捧手小说网
捧手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之虎 > 第三百九十九章 细作在行动

大明之虎 第三百九十九章 细作在行动

    李用早就敞开了心扉,是以,不论韩氏说什么,他也只是笑笑,没有再说什么。

    “姐,你那是不是有新式织布机的图纸啊,能不能给我看看,我家那个,想在家打一台,让他娘在家也可以织布,节省一点”。吃到一半的时候,韩氏提了一句。

    “怎么,你现在钱不够花?缺多少,我给你,暂时家里还有些余钱”。韩二妮大度的说,以前家里穷的时候,大姐也没少贴补自己。

    “也不怎么缺,而且老太太在家也没事,你就给我看看就是了”。韩氏祈求的说,看一眼又没什么事。

    “不行,这事没商量,这图纸可是机密,你要是缺钱,别说借了,给你都行,这图纸,免谈”。韩二妮坚定的说,别说是大姐了,就是自己男人想看都不行。

     “哼,小气的,以前白疼你了”。韩氏气呼呼的说,吃过饭以后,也不坐一会,直接就走了。

    “大用,你说,我姐家,是不是有什么困难了”。大姐甩着脸色走了,韩二妮心里也不大好受。

    “她能有什么困难,现在一个月三两银子,他男人在码头,一个月也是三四两呢,一个月六七两银子不够花”?以前一两银子,都能花两三个月,现在就金贵了?李用不客气的说,自己好心,却被甩脸色,心里也不大高兴。

    “去去去,一边去,那可是我姐,也许有什么难处,不好意思说呢”。韩二妮推了男人一把,没好气的说。

    “你还别说,我今天还真得给你算算来,你看你们作坊,一个工人,一个月普遍是二两多,到三两的工钱吧,她娘在家,还要看孩子,还要做饭洗衣服,那么,她有多少时间去织布,一个月下来,顶多能挣个一两银子,再说了,你们姐妹俩关系好着呢,她有事缺钱,会不跟你说”?韩二妮蹬了一下,结果把孩子惹哭了,李用有点不大高兴。

    “我看啊,她不是想挣钱,她是想要你的图纸吧”。李用忍不住冒出来一句。

    “不可能,她要图纸有什么用”。韩二妮反驳道,她才不信呢。

    李用板着脸说:“我可警告你啊,而且你肯定也开会知道了,现在是非常时期,你最好看着你姐姐点,别犯错误,犯了,那可是要命的大错啊,到时候,就晚了来不及了”。

    李用在学院都接到了秘密通知了,闲杂人等,不准进入书院,而且,警戒都提高了一个档次。

    正在刷碗的韩二妮,听到也是愣了一下,因为是大姐的缘故,自己倒是没有想到这一层。

    “不可能,不会的”。韩二妮小声的嘟嚷,不知道是自言自语,还是说给李用听的。

    “不行,我明天得找她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可不能让她干傻事”。韩二妮心事重重的,一晚上都没有睡好。

    同样没有睡好的,还有纪奴娇,辗转反侧的,就是睡不着,老是想着白天的事情。

    “怎么了,有什么心事”?王虎拉了拉那洁白的手臂问道。

    “啊,把你吵醒了啊”。纪奴娇羞红了脸说道,自己动静没有那么大吧。

    “说吧什么事,看把你愁得”。王虎小声的问,在这里,纪奴娇没什么亲戚,而且性子又好,他还真怕有人欺负她,或者受气了呢。

    纪奴娇沉吟了一会,说:“今天在作坊里,有件事挺怪的,我让小丫跟着了,可是,心里面还是有点担心”。

    “我们作坊有个丫头叫小青,就是这一次跟着大军来的百姓之一,分配到我这里才两天,她竟然知道咱们两的关系,知道我是你的妾室,我就感觉有点奇怪,就让小丫跟着她了”。

    王虎抱着纪奴娇,说:“那跟着就是了,那你愁得什么,辗转反侧的,都快把被子给挤掉下去了”。

    纪奴娇娇声的说:“哪有掉下去,我这不是心里面担心吗,你给我支个招吧”。

    “这样吧,你从明天开始,就在她面前说我坏话,说我对你不好,打你什么的,一直说,过几天,你看看,她有什么反应没”?现在还为时尚早,王虎不想把这些人抓起来。这些人肯定都是探路的,后面还有一大串呢。

    “哎呀,你出的什么馊主意啊,这怎么说,你对我挺好的,我可不会说谎”。纪奴娇掐了王虎一下,什么人吗,就知道出馊主意。

    “行了,赶紧睡觉,不然把你扔出去,现在就让你看看我多坏”。王虎坏笑着说。

    “哼,你敢,我就不出去”。纪奴娇抓住床单,鼻子一翘,娇声的说。

    “哈哈,你看我敢不敢”。王虎大笑着,把美人压了下去......

    “主管,你这脸怎么了”?小青看到纪奴娇一晚上不见,脸色竟然多了好几道淤青,关心的问。

    “没,没什么”。纪奴娇捂着脸,走进办公室,俏脸,早就羞红了。

    “都怪你,大坏蛋”!纪奴娇嘴里咒骂道,自己昨天不小心把帷帐给拉断了,砸到了脸上,结果当时没感觉怎么样,早上的时候,就有点淤青和肿了。

    为此,早饭的时候,可是被小兰几女,笑话了好久。

    “主管,不会是大人,真的打你了吧”。午饭的时候,纪奴娇木出去吃,反而小青端着饭盒,过来关心的问。

    “恩,昨日他喝酒喝多了,不小心打了我几下,不过,没大碍的”。那种事怎么好解释,忽然间想起来昨天王虎说的话来,于是脱口就说了出来。

    “大人怎么能这样啊,下手可真狠”。小青义愤填膺的说,替纪奴娇打不平。

    “行了,吃饭吧,过两天就好了”。纪奴娇小声的说。

    “哎,主管,话可不能这样说,他打你,就证明你在他心里的地位变了,以后,肯定还会打你的”。小青好像一副过来人的口吻说道,现在的她不像是十八九的,反而是像二十八九岁一样。

    “那,那怎么办啊”?纪奴娇惊慌的说,那模样,就跟真的挨打了一样。

    “我也不知道啊,那可是大人”。小青眼角闪过一丝喜悦,可是,嘴上却是说着不知道,现在时机还早,不能说的那么明显要循序渐进才行。

    在心里,小青很满意,看起来,这纪奴娇可以做为自己的突破口了,要真是成功了,那可真是太棒了,毕竟,即便是王虎不喜纪奴娇,那也是最亲近的人之一啊,知道的机密,肯定很多。
猜您还喜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