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战警 第46章 人性化管理


一秒记住【捧手小说网 www.0731xf.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王香兰是个普通妇女,丈夫和亲人都死在末日灾变之中。悲伤过去后,或许是空虚,她跟营地里同样失去老婆的两个男的,发生了纠缠不清的关系。

  闫凯和王香兰的关系,只是随便玩玩,排解孤苦的寂寞。

  李复却把王香兰当夫妻一样,试图重新建立家庭关系,只是王香兰不愿意,依然保持着和他和闫凯的关系。

  于是李复开始找闫凯的茬,闫凯也不断挑衅李复,两个人争风吃醋在营地不是什么新鲜事。

  这种案子,周岩没少经手。

  越是成年人的世界,围绕性所展开的事故就越多,每年因为男女关系引发的矛盾,不在少数。

  “姚源,去一趟后勤班的卫生队,把王香兰找过来。”周岩审问清楚闫凯和李复,没有着急做结论,让人把王香兰找过来。

  王香兰在一刻钟后到来,并不是漂亮的女人,年纪约莫三十四五,只能说气质还不错。

  周岩冷着脸问道:“你是不是跟闫凯、李复都保持着性伴侣关系?”

  “我不认识这两人!”

  “香兰,你现在就当着治安队的面,跟闫凯断了关系,我们还像以前一样!我对你好!”李复顿时激动起来。

  闫凯哼一声:“你算什么东西,香兰凭什么跟我断!”

  “我不认识你们两个,你们两个丢人现眼不要带上我!”

  “王香兰,你到现在还不想跟闫凯断绝关系是吧!”

  听着三人要吵起来,周岩端起茶杯,润利润嗓子:“都不要吵了。”

  没人听,三人还在吵。

  周岩猛拍桌子:“都给我闭嘴,没听到是吧!我是请你们来喝茶的吗?搁在以前,你们这狗屁倒灶的事情,有多远给我滚多远!现在情况不同,世界末日,说不定哪天人就死掉了,所以,我不管谁跟谁好。”

  三个人被周岩喝住,闷着头不说话。

  周岩自顾自的说:“男女关系的事情,只要是自愿,想怎么搞我不管你们。但是,谁也不能强迫别人的意愿,更不能因此动手打架。这一次先不处理你们,下一次再给我发现你们没事干互相找事,别怪我把你们腿打断。”

  王香兰不服气:“你凭什么把人腿打断,你以为你是谁啊!”

  “不要管我是谁,记住我说的话,包括你王香兰。末日之前,警察打人还有舆论监督,但是现在,营地的治安只要我负责一天……我能杀丧尸,也能杀人!郑晶晶,给闫凯、李复每个人记个过。”

  吓唬闫凯、李复、王香兰一番,周岩把人给放回去。

  靠在椅背上,忽然感觉分外轻松,末日前,办理这种纠纷的案子,讲道理讲不通,打又不能打,能窝一肚子火。

  但是现在。

  周岩根本无需顾及什么,一切都能按照自己的心意去做。

  他昨天晚上跟管委会的四位主任谈过,交流治安管理的底线所在。

  用主任陶金勇的话来说,成立治安队就是为了把营地秩序常规化,为今后的军事化管理奠定基础。

  虫子越来越厉害,政府救援迟迟不来,营地必须自救。

  自救的第一步就是要尽力在这个末世好好发展下去,活下去。

  营地前期是自发聚拢在一起,人心惶惶。管委会主要调节幸存者的心理问题,管理不算严格,以疏导、劝说为主。

  但再过一段时间,营地将继续向外探索,甚至迁徙出合肥市里。

  这里距离巨虫世界实在太近,异种巨虫的威胁始终存在,而且除了并不坚固的城墙,基本上无险可守。体型大一些的巨虫,譬如虫蛆蚣这种,可以做到无视城墙,直接冲进来屠杀幸存者。

  丧尸也是巨大的隐患,须知在地铁站等低洼地带,大批丧尸聚集,随时可能爆发尸潮,威胁营地安全。

  所以为了应对将来可能的局面,营地军事化步骤必不可少。

  治安队就是军事化的一个铺垫。

  等幸存者适应这种常规化的秩序管理,就能顺利戒严,进入军事化管理的体系当中。毕竟现代人的独立意识强,而且很多人对未来是悲观的,精神状态也不稳定,一上来就军事化管理,会引起很大的反抗。

  只能一点一点润物细无声。

  “我始终不相信,没有其他幸存者存活,你周岩就是一个很好的案例。你能活下来,别人肯定也能活下来,我们营地将来会团结所有幸存者,重新建立我们的文明,恢复秩序,是第一步。”

  陶金勇当时十分富有感染力的说着。

  周岩并不是愣头青,会被陶金勇几句话就忽悠出一腔热血。

  他仔细权衡利弊,这确实是一个发展的可行道路——不管末日前还是末日后,他都是孑然一身,以前为荣誉为职责,做一名警察;现在为人类为职责,继续做一名治安队长,没有什么差别。

  他希望自己能融入到一个稳定的组织当中。

  虽说一个人不是活不下去,但跟着组织行动,比一个人流浪生活,便捷太多。不管是生活上,还是对真相的探索上。

  况且真要一个人生活,他怕自己有一天会发疯,人毕竟是社会动物。

  他希望有一天,社会能够恢复到正常的范围内,自由生活。

  ……

  姚源和沈安收拾收拾就开车去巡逻了。

  周岩和郑晶晶留在办公室值班。

  郑晶晶是个年轻漂亮的女生,二十五岁正是花儿般绽放的年纪,在营地里受到很多人的追捧。陶金勇有意让周岩将郑晶晶塑造成治安队的一枝花,以美色来减轻幸存者对治安队的不满。

  治安队的任务,注定了要承担末日前警察和城管一样的骂名。

  “队长,为什么我们不把闫凯和李复拘留起来?”郑晶晶好奇的问道,她不是合肥本地人,从黄山来合肥读大学,大学毕业后考上公务员,就留在合肥园林局工作。

  “我不打算实行关押制度,营地人手紧缺,每个人都有工作,关押不是惩罚是奖励。我打算把劳改制度稍微改一改,再加点体罚进去……争取尽快出一套惩处制度,对了,你们大学生脑子活,多想一想《治安条例》怎么去拟定。”

  “可我以前没有接触过执法相关的内容啊?”

  “多看书,安大、合工大的图书馆,不是对外敞开吗,你有空闲就去翻翻法律方面的书,再结合现在世界末日的情况,和营地的具体人员构成,去思考。”

  “好吧。”郑晶晶点头,忽然又跳跃思维,道,“哎,队长,你今年真四十岁了吗?”

  周岩没有打算再回答类似的问题。

  他拿起小本子,在上面画出“Ω”、“∑”、“Θ”、“Ψ”四个符号,然后递给郑晶晶看:“你是大学高材生,认识这四个符号吗?”

  “哦,希腊字母。欧米伽Ω、西格玛∑、西塔Θ、普西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