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战警 第45章 调解


一秒记住【捧手小说网 www.0731xf.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中午的时候,李耀等人顺利找到变异植物,返回营地。

  科研班的教授专家们,根据周岩的研究,抓紧研究变异植物、变异婴儿、婴儿母亲的骸骨。

  争取早日解开进化的秘密。

  这边。

  周岩已经跟管委会的几位主任讨论过一遍,从名单中挑选出二十名队员。他挑选的人员,主要看年龄、性别、末日前的职业,没有太仔细,也不需要太仔细,就按照以前招合同制民警的方法,简单招人即可。

  一个营地三千八百人,二十名治安队员绰绰有余。

  况且还有三十名辅助的流动队员。

  足可以把整个翡翠湖营地治安,纳入周岩的完全掌控之中。哪怕营地里都是幸存者,家人在灾难中失踪或者死亡,导致他们的精神多多少少有些不稳定。

  队员中算上他自己,男队员十二名,女队员八名。末日前多是公务员,或者干过保安、协警等与执法有关联性的工作。

  人员选定,立刻召集起来。

  下午就带着治安队的十九名固定队员,在生活区的金星商业城,找了临街的几间门面房,作为治安队的办公室。

  打扫房子,摆放桌椅,制作标牌。

  一整套工作做完,已经下午四点钟。

  周岩擦了擦头上的汗,他一点也没有疲劳的感觉,纳米机器人可以持续不断给他提供能量,让他时时刻刻精力充沛。

  手中拿着一个工作小本子,周岩看着十九名队员,开口道:“虽然我们已经互相认识,但还是先来点个名,王珏。”

  “到。”

  “王禹帆。”

  “到。”

  王珏、王禹帆、李正武、朱时超、姚源、郑辉、谢阳阳、操晓军、蒋冠科、张远骏、沈安,这是十一名男队员。年纪最大的朱时超已经五十三,是名老交警;年纪最小的操晓军才十九岁,干过城管。

  张华华、卢梅、王莉莉、徐莉莉、李兰、郑晶晶、高洁、朱明星,这是八名女队员。年纪最大的李兰四十五岁,在居委会上过班;年纪最小的高洁二十二岁,安徽警官职业学院学会计的。

  “好,人都到齐了,我先说一下我对治安队的构思,计划是分成四个组。”

  周岩看了一眼写着一些看不懂字句的小本子,说:“负责治安巡逻的巡逻组;负责维持秩序的纠察组;负责走访帮扶的便民组;负责案件调查的调查组。一个组五个人,你们自己看要进哪个组,然后各自推选一位组长。顺便,我带调查组,你们推选个副组长。”

  很快,四个组安排好。

  便民组组长李兰,组员张华华、郑晶晶、蒋冠科、沈安。

  纠察组组长朱时超,组员卢梅、高洁、谢阳阳、操晓军。

  巡逻组组长王禹帆,组员李正武、王莉莉、徐莉莉、郑辉。

  调查组副组长王珏,组员张远骏、朱明星、姚源。

  “暂时就按照这个方案,各组组长负责起来,等会还得过来三十个流动队员,一个组再挑七八个人帮忙……我的要求是,大家先摸索着做事,现在情况跟末日前不一样,怎么定规矩,需要摸索着来,下个月我们争取出一套《治安条例》。”

  “队长,会不会太正式了?”大眼睛的张华华傻乎乎问,有些没进入状态。她今年三十一,有个四岁大的儿子一起幸存下来。

  “如果不正式,营地没必要成立治安队。”

  ……

  一个下午时间,周岩就把治安队给成立起来,并迅速进入工作状态。三班倒的工作作息,6点、14点、22点换班,全天24小时都保持有队员在营地内巡逻。

  因为警察服装不够,治安队都戴着红袖章,身穿那种反光背心,权当是制服。

  一个组配一台对讲机,随时保持消息畅通。

  下午六点钟,周岩按照刚刚出炉的排班表,来值第一趟班。跟他一起值班的,还有另外三名队员。

  本以为刚刚才成立治安队,不会有人来报案,谁知道才把对讲机的频道对好,就来了任务。

  是管委会的陶主任亲自通知。

  “治安队,治安队,西大门发生纠纷,你们赶紧过去看一看。”平时这种纠纷,一般是班内解决,要不然就交给管委会解决。

  现在管委会主管大局,这种纠纷就落在治安队头上。

  “治安队收到,治安队收到,这就出警。”周岩习惯上,依然把自己的工作,当作是出警。

  留一名队员在办公室值班,周岩三人坐上电动巡逻车,迅速赶往西大门。

  到了西大门,才发现一群人挤在营地门口,吵吵闹闹。战斗班的站岗人员,站在城墙上,好整以暇的欣赏热闹,没有下来劝诫的打算。

  没有报警灯,出场不是很拉风。

  周岩只能拿起大喇叭,冲着吵闹的人群喊:“都停下来,都停下来,不相干的人员往外走,相关人员把情况告诉我们治安队,我们来解决。”

  说完,带着两名队员,向人群里挤去。

  又示意两名队员把看热闹的赶走。

  昨晚开晚会,大家都知道治安队成立的事情,因此人群很快散开,留下争吵的当事人。当事人只有两个人,脸红脖子粗,衣服都扯烂了,看样子之前打过一架。

  周岩冷着脸。

  嘴角上特意留的胡子让他看上去显得不那么年轻:“有什么问题,跟我说。”

  “你就是新来的治安队长是吧,好,你来解决,这个人前两天调戏我老婆,被我逮住了,还死不承认,今天见到面又在我面前侮辱我,你说我该不该打他!”

  “我调戏你个屁的老婆啊,那是你老婆吗,你老婆早他妈变成丧尸了,我跟香兰是你情我愿的,都世界末日了,你妈比还在扯什么老婆老婆的!香兰愿意跟哪个,那是她的愿意,你有什么资格管!”

  “我艹你妈,你再说一句试试!”

  “说就说,怕你啊,我艹香兰管你屁事!”

  “艹你妈,我今天非得弄死你!”

  两人说着,又要扭打在一起。

  围观的不少人,开始“打”、“打”、“打”的叫着起哄,连战斗班的站岗人员,也跟着起哄,刺激两个人眼睛都红了。

  “队长,这……”两名队员没了主意,都看着周岩。

  周岩眯起眼睛,在两人快要动手之前,忽然连踢两腿,将两个人都踹趴在地上。这是他学自王芸的跆拳道动作,作为直接的大脑皮层刻录,他对动作的掌握,比学十几年跆拳道的专业人士,不差分毫。

  两人被踹倒,全都懵逼,愣愣的看着周岩。

  周岩抬起大喇叭,十分平静的说道:“我让你们说问题,不是让你们打架,在营地里敢动手,姚源、沈安,都给我铐起来带走。”

  姚源和沈安都带着手铐,这还是周岩从东凤路派出所带回来的手铐。

  地上两人还不情愿,被周岩一瞪眼,顿时不敢不敢言语了。

  等把两人带上电动巡逻车后面坐着,周岩才重新用大喇叭对周围的幸存者说:“治安队已经成立,以后营地里、营地外,一切大小矛盾,语言调解不了的,都请大家报告治安队,由我们来调解。”

  说完,登上电动巡逻车,离开现场。

  留下一群人,面面相觑,感觉新来的治安队长,不是个善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