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战警 第24章 虫战于路


一秒记住【捧手小说网 www.0731xf.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雨越下越大,雨刮器快速摆动,每一次摆动,只能清晰一两秒钟,接着车前玻璃再度被雨水占领。

  熟悉的街道,陌生的场面。

  周岩凭着记忆驾驶揽胜极光,在东一环上飞驰。

  畅通一环工程,让一环路几乎都是高架和下穿桥,没有直接相交的道路,这里也没有战斗过的痕迹,更没有战壕堵路。

  所以周岩可以快速从三里街附近,行驶到裕丰花市路段,从东一环向南一环过度。

  裕丰花市是一个五岔路口,有立交桥,周岩可以从桥下走也可以从桥上走,为了安全起见,他走了桥下。

  毕竟已经三个多月没有人检修过立交桥,谁知道会不会出问题。

  桥下有不少废弃的小汽车。

  周岩得放慢速度,仔细拐弯,少不得磕磕碰碰,勉强杀出一条路,穿过堵塞的立交桥,进入南一环路。

  正当他驶入南一环,准备踩油门加速时,忽然前面一条横在马路上的人行天桥,嘭咚一声倒塌。

  变故太突然,周岩心中一慌,猛打方向,差点发生侧翻、

  等他把路虎停稳了,豁然发现,人行天桥并不是自然倒塌,而是被一只巨大的怪物所撞倒。

  这是一只超大型的虫子怪物,类似螃蟹,又像蜘蛛。

  八条尖锐的腿,仿佛打桩机一样、每一步都能把水泥路面扎出一个洞。头顶两只螯肢,像是两把长枪。

  整个身体的比例非常悬殊,腿细长细长足有十几米,身体却只是不足一米直径的圆形,头部更是小得跟足球差不多。

  周岩还没看清楚,长腿虫子的一只尖锐长腿,就抬起,扎下。

  狠狠把周岩的路虎给扎一个透彻,天窗玻璃哗啦啦碎掉,长腿从前后排座位的中间部位,一直扎破底盘,扎到地面。

  吓得周岩浑身直冒冷汗。

  这条长腿如果扎偏一些,绝对能把他串成肉串,面对这样的强大的怪物,纳米机器人集群显得微不足道起来。

  “我正在被虫子猎杀……”此时此刻,这个念头在他的脑海里不断盘旋。

  心有不甘,想要逃跑,但是又怕下车之后,更容易被长腿虫子当作捕食目标,直接一长腿扎过来。

  滋啦!

  长腿虫子将自己的长腿从路虎中抽.出来,差点把路虎给带翻了。

  周岩双手紧握住方向盘,一动不敢动。

  “怎么办?”

  “我还不想死!”

  他的心脏怦怦直跳,强劲有力,发出金属撞击一般的沉闷心跳声,哐当、哐当、哐当。他抬起头,眼睛透过天窗,死死盯着长腿虫子。

  一旦对方再度扎腿过来。

  即便是暴露,他也必须逃离路虎车。

  大雨纷纷扬扬下着,车里已经进水,真皮坐椅上的水珠很快汇聚成一片水洼,水滴都溅到他所在的驾驶座位上。

  长腿怪物根本就已经发现周岩这个活食。

  它扎完第一次,很快就抬起一只长腿,准备在扎第二次。周岩心中发冷,但是没有慌乱不知所措,迅速镇定下来。身体紧绷,准备在长腿虫子扎下的瞬间,打开车门,然后下车就地躺倒,滚入路虎车底下。

  看看能不能逃过长腿虫子的猎食。

  但就在长腿虫子的长腿即将扎下时,忽然间它停住了,并且将长腿收回去。八条长腿在路面上啪嗒啪嗒转动,将头部扭到另一个方向去,背对着周岩和路虎车。

  “这?”

  事情有转变,周岩蓄势待发的身体,随即停止弃车而逃。从右侧的车窗看过去,他很快就明白,为什么长腿虫子停止猎杀自己。

  因为又有一只巨大的虫子赶过来。

  一只与长腿虫子外形差异巨大,异常恶心的虫子。

  来的虫子大概有五米长。

  背部黄绿色,一节一节的环形硬壳相连,腹部则伸出五六双细小的短腿,短腿同样尖锐。尾巴上有两根弯曲的尾刺,头胸部则弯曲挺立着,那一段的腹部仔细看有点胸脯的意思,两根反关节的尖锐爪子,被胸脯控制,随意舞动。

  头部是典型的昆虫造型。

  小,有螯肢、有触角、有眼睛,眼睛里的瞳孔细狭,闪烁着妖异的光芒。口器中也不知道是雨水、还是口水,滴答滴答连成一条线。

  整体造型,仿佛一只长了爪子的大蛆虫。

  长爪蛆虫就这样、跟蜈蚣走路一样快速走过来,直冲长腿虫子。长腿虫子发出类似“噗呲”的尖锐啸声,警告长爪蛆虫不要靠近。

  长爪蛆虫毫无反应,依然快速冲撞。

  雨势浩荡。

  两只巨大的诡异虫子,就这样在五秒钟之后,厮打在一起。翻滚、跳跃、撕咬、对刺,从路边一直打到路旁楼房,将楼房都差点撞塌。

  伤口很快出现。

  流出黄铜色的血液。

  周岩一见,顿时惊悟:“是黄铜色的血液!和虫蝙蝠、虫巴士一样的血液,这两只大虫子,绝对是来自于那片赤红色荒凉大地!”

  他想要发动路虎,趁着虫子大战,离开这里。

  路虎车却怎么也打不着火,应该被长腿虫子那一腿,扎坏了。所以只能偷偷打开车门,向马路对面的楼房小跑过去。

  这个时候必须溜走,否则胜利的虫子,肯定会把他吃掉。

  尽管很不习惯,但必须得承认,现在的他在这些巨大的、怪异的虫子面前,就相当于一道零食。

  可万万没想到,才打开车门,还没来得及走两步。

  那边正在战斗的长腿虫子,忽然松开正在与它搏斗的长爪蛆虫,一个跳跃,从二十五米开外的路边直接跳过来,落地时扎出八个深深的坑洞。

  再然后抬起一只长腿,瞄准周岩,狠狠扎下。

  周岩想要躲开,甚至想要立刻生产类肾上腺激素,加快自己的爆发力。但这一切都晚了,长腿的尖端,仿佛一把刺刀,从他的后背扎入,再从肚子上传出来,将周岩死死钉在路面,血崩了一地。

  “额……”

  周岩口中吐出大团血沫,甚至混合着破碎的内脏,身体瞬息瘫痪。

  没有痛感,大脑都还是清醒的,思绪没混乱,只是有些惆怅,觉得自己死得也太仓促了一点。

  噗嗤!

  长爪蛆虫袭来。

  长腿虫子抽出刺刀般长腿去应战。巨大的惯性,将周岩高高抛起,再摔倒在倒塌的人行天桥栏杆上。

  几声骨折应声而至。

  保持着别扭的坐姿,瘫痪在地。

  目光正对着击杀自己的长腿虫子,一双眸子,已经渐渐虚焦,看不清前方的物体。雨越下越大,倾盆之势,冲刷世间的万物。

  在周岩的身下,血混合着雨水,向远处流淌,殷红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