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战警 第1章 被咬


一秒记住【捧手小说网 www.0731xf.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超合金颅骨Lv1改造已经完成……大脑核心机群×1M开始自检,嘀嘀,链式连接技术Lv1稳定有效,机群克隆技术有效,应急自毁防御技术有效……脑细胞修复机群Lv1×1/1B完整运行……”

  “心脏核心机群×1M开始自检,嘀嘀,有机体修复机群Lv1×1/10B稳定运行,肠胃材料采集机群Lv1×1/100B稳定运行,左眼球视网膜机群Lv1×1/1B完整运行……超合金颅骨Lv1完整有效,超合金心脏Lv1完整有效,超合金左眼球Lv1完整有效。”

  “自检完成,机群能量已经耗尽,深层睡眠唤醒,周岩即将醒来。”

  ……

  “呃。”

  周岩吟呻着睁开眼睛,强烈的饥饿感阵阵冲击他的大脑,让他从无力中挣扎着坐起来。身体好似躺了一万年,都快生锈不听使唤。

  “呃、呃、呼、呼,我在哪?”

  眼前一片黑暗,好一会才渐渐看得清物体。他躺在一张好像医院的病床上,但周围却有着水管、电柜、风箱等设备,分明是一个地下室机房。头顶一盏日光灯,似乎有点儿接触不良,一闪一闪。

  “我在哪?”

  周岩掀开薄薄的白色被子,想要下床,发现自己竟然没有穿衣服,赤身体裸。他被饿得双眼眩晕,根本就没有管自己是不是裸着身,就挣扎着下床。

  啪嗒一声。

  手背一痛。

  他的双手都扎着吊针,用胶布固定在手背上。顺着吊针的管子,周岩看到,自己的双手竟然吊着足足有十个、水桶那么大的吊瓶。

  吊瓶已经全部空了。

  “谁在耍我!”周岩咬着牙将两根针头拔下来,手背顿时鲜血直流,他赶紧又把胶布捡起来,黏在手背上。

  黏完胶布,他豁然发现,自己的警服就放在枕头旁边,随意窝成一团,包括四角裤在内,全都皱巴巴的,上面还有大团黑色的污渍。

  顾不得许多,直接开始穿衣服。

  身体虽然还是十分饥饿,但至少渐渐活动开,不再跟锈死一样,动弹一下都酸疼。

  穿衬衫的时候,周岩忽然伸手摸在自己的右胸上,并惊呼起来:“我的伤疤呢,我的刀疤呢,刀疤怎么不见了……老天,我不会在做梦吧?”

  跟着自己十年的刀疤竟然不见了。

  周岩无法解释,只能认为自己在做梦。

  “但是为什么梦里面会这么饿,我快要饿死了,该不会成为第一个做梦饿死掉的人吧?”穿好衣服,运动鞋也找到了。

  甚至在机房的门口,他还找到了自己的配枪,一把92。

  打开弹夹,里面有十颗子弹。

  “好险,枪没丢,要是丢了,我这个派出所所长也不用干了。”周岩心中松了口气,作为街道派出所所长,他平时很少带枪,毕竟丢了后果很严重。

  这一次是出任务,才把枪带着,还申请了十发子弹。

  “不过我到底是在做梦,还是没做梦,我记得我之前在干什么……我好像在抓捕网上通缉犯?”

  记忆有些混乱。

  周岩拍了拍脑门,总感觉自己现在的状态不太对劲。

  “也许是饿的,不管了,枪在、子弹在,先离开这里,出去再说……哦,对了,我的手机呢?”

  走到门口,周岩才想起来,自己裤兜里没有手机。

  他赶忙回来四处找手机,但是把床都掀了,依然没有找到手机。

  “手机竟然丢了,晦气!”

  摸了摸咕咕叫的肚子,周岩只能自认倒霉,打开房门,走出去。外面是个地下室停车库,但是没有一辆车,光线比较暗,没有灯光。

  显得有些阴森。

  “这是哪?”

  他带着疑惑,右手握住手枪,小心翼翼的借着昏暗的视线,向楼梯的地方抹去。走到楼梯才发现,自己在负二楼,负一楼的大门锁着,通往一楼的大门竟然也锁着。

  “有人没有?”

  “有人没有?”

  连续喊了两声,没有人回应。

  “怎么搞的!”

  周岩又气又饿,有火发不出,只能下楼回到负二楼地下室,继续摸索另一个楼梯出口。上了一楼,大门同样被锁起来。喊人也没有人来给他开门,等连续把四个地下室的楼梯出口都摸一遍,再也忍不住。

  鼓起身体最后一丝力量,硬生生将门踹开。

  门一开。

  入眼处一片狼藉,垃圾扔得到处都是,似乎是一个商场,但是已经被搬空。他已经可以透过破旧的玻璃墙,看到大楼外面的景象。

  “这,这不是汽车东站一块吗?我记得了,我记得我之前就是在这里追捕网上通缉犯……后面怎么了,又记不得了。”

  记忆断片。

  周岩想不起来,只能作罢,他很快认出自己所在的地方,应该是置业广场的沃尔玛超市。沃尔玛因为门口封路修地铁,还是经营不善,早已搬走。整个大楼都空了,物业方也没有整理,要等到路修好再往外出租。

  他加快脚步,走出空荡荡的超市,在门口,看到一大摊黑色的污渍。

  作为一名办案多年的民警,周岩敏锐的发现,这一摊黑色污渍,很可能是血迹。这时候他又低头看着自己的警服,上面也有黑色的污渍,之前没多想,现在想来,这根本就是已经干透的血。

  他抖了抖衬衫,发现上面还破了几个洞。

  “这不是我的警服吧,怎么像是被捅了几刀一样?”他掀开衣服自己的肚子和胸口,皮肤有点脏,但没有任何伤口,“我没受伤……也不对,我右胸的刀疤也没了,不对劲,不对劲,这刀疤跟了我十年啊。”

  他想要说服自己,现在正在做梦。

  但梦里面有这么真实的景象吗。

  这一切太真实了,包括他的饥饿感、手上的触感、鼻子里的呼吸,还有身体每一处的感官,都在告诉他,这是现实,不是梦。

  就在此时。

  被封住的道路边、隔板隔开的小道上,一个穿着黑色外套的人,歪歪扭扭的向他走过来,像是一个残疾人。

  “正好,找个人问问情况,我今天是怎么了,不太对劲啊。”

  他向残疾人走去,但越靠近,越觉得不对劲。

  这个残疾人的走路姿势,怎么这么像是美国电影里演的,那种丧尸。而且他的头发,乱糟糟的,还低着头,根本不看路。

  不过身为无神论者,周岩只是一闪而过的疑虑,随即心里就自嘲起来。

  世界上哪有什么丧尸。

  “喂,你好,麻烦问一下。”周岩喊道。

  话刚喊出口。

  那个残疾人猛然抬起头。

  令周岩顿时浑身起鸡皮疙瘩,这个人的脸十分恐怖,好像被什么东西啃掉了一半,肉都发黑了,跟电影里的丧尸,几乎没有区别。

  一双通红的眼睛,立刻盯上周岩,然后从歪歪扭扭的走路姿势,迅速切换为奔跑。

  冲着周岩奔跑过来。

  “靠!”

  周岩骂出一个脏字,想要拔腿跑,但他实在没有力气跑,肚子都快饿瘪。慌乱之下,赶紧抬起手中的手枪,大喊道:“你是什么东西,不要过来,再过来我就开枪了!”

  丧尸没有回应,越跑越近。

  眨眼就来到周岩面前,张开大口,嘴唇都烂掉了,露出白色牙龈。

  周岩紧张、激动,但他没有慌乱到不知所措,当断就断,直接扣动92的扳机。连续扣了几次,92毫无动静。

  “保险没开!”

  周岩又惊又悔,不经常练枪,连保险都忘了。

  但不等他重新打开保险,丧尸已经冲过来,张口向他扑咬,伴随着浓郁的腥臭味。周岩只能抬起左手格挡。

  接着手臂剧痛。

  丧尸已经咬中他的手臂,使劲撕咬,要把肉撕下来吃掉。

  “啊!”

  周岩强忍着疼痛,快速打开手枪保险,然互学着电影里的样子,颤抖着手冲丧尸的脑袋扣动扳机。

  砰!

  92一声脆响,手臂上的撕咬瞬间停止,丧尸就这样死掉。再被周岩甩开,栽倒地上,流出一滩腥臭的黑色污血。

  周岩捂着自己被咬伤的胳膊,整个人瞬间瘫软下来,一刹那心头万念俱灰。

  “我被咬了……我被咬了……我要变成丧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