捧手小说网
捧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许你情深,总裁请放手 > 192.192章 你许我一世情深,我赠你一生长安【大结局】

许你情深,总裁请放手 192.192章 你许我一世情深,我赠你一生长安【大结局】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两个月后

  A市一家著名西餐厅内,一对面容出众的男女迎面而坐。今天是凌晨希这个月来的第十场相亲会,对方是叶氏财阀的小女儿叶萌萌。

  “叶小姐,需要自我介绍吗?”凌晨希抖开餐巾放开腿上,神色淡漠。

  叶萌萌打小就受到了极好的教育,虽然第一眼看到凌晨希就心动了,但仍保持着温婉的姿态道:“不用,A市谁不知道凌总的大名。”

  凌晨希的眉间几不可见地皱了皱,金边眼镜下有抹冷色闪过:“叶小姐,我们开始今天的正题吧,你应该知道一点,你是我第十位相亲对象。偿”

  叶萌萌闻言,脸上扬起一抹自信,她笑了笑:“凌总,你也是我的第十位相亲对象,如果可以,我希望我们都可以不需要第十一位。”

  话间之意是她对他很满意,而且势必要征服他撄。

  凌晨希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些:“叶小姐,不晓得你知不知道我有一个四岁多的儿子?”

  “我不在意。”叶萌萌在接受父亲的相亲安排之时就已经知道凌晨希了,她不仅知道他有一个儿子还知道他在两个月前曾公开过未婚妻的身份,但是听说不久前,那个女人死了,所以才有了今天能与他面对面的机会。

  “我在意。”凌晨希切着牛排,缓缓道:“我只想给儿子找个母亲,希望叶小姐对我不要有任何心思,结婚后,我们会分居而住,我不会损了叶小姐的清白。”

  叶萌萌的脸色微微有些变了:“你的意思是说让我嫁给你,给你的孩子当保姆?”

  凌晨希手下的动作顿了顿,他凉薄的唇掀了掀:“不全是,凌太太该有的金钱和地位你都会有,叶氏的也会因为有我的注资更上一层楼,无疑,这笔买卖很合算不是吗?”

  叶萌萌向来心高气傲,但此时良好的教养只是让她握紧了手心,然后依旧带笑看着凌晨希道:“凌总,我知道你比较幽默,但是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凌晨希已经放下了手里的餐刀,他拧眉看向叶萌萌:“叶小姐,我不知道你那里听来的谣言,但是事实上,我一点都不喜欢开玩笑。你说得对,我只是想给小宝找个母亲陪伴他的成长,而从刚才的一番交谈下来,很显然,叶小姐不是我要寻找的对象。”

  叶萌萌“蹭”地站起身,端起桌上的红酒朝凌晨希泼过去:“凌晨希,你欺人太甚!”

  她放下酒杯,踩着十一公分的高跟鞋高傲的离去,凌晨希不缓不急地拿着餐巾擦拭着,眸光里却有一抹冷意闪过。

  眼前出现一双擦得锃亮的皮鞋,视线上移就对上陆雁南那张淡漠的脸。

  凌晨希笑了笑,脸上没有一丝尴尬,他把餐巾丢到桌上,又换了条新的手巾拭着手:“阿南,早来了十分钟。”

  陆雁南眉心紧蹙,拉开他对面的椅子坐下,示意服务员换了一套餐具,才看着凌晨希开口:“你让我来不会就是看你被女人泼酒的狼狈画面吧?”

  “很狼狈吗?我并不觉得。”凌晨希挑了挑眉,不以为然。

  陆雁南淡漠的目光扫了他一眼,惜字如金:“恩。”

  凌晨希的动作顿了顿:“我让你来,是想问你六年前路曼那个案件翻案的机率大不大?”

  “你自己也是学法律的,难道不知道法律最讲究的就是证据吗?有了证据,什么都好办。”

  凌晨希晦暗莫生的笑了笑:“如果我有人证,你有几成的把握帮我翻案?”

  人证?当年唯一的人证乔珊已经死了,哪里来的人证?陆雁南拧眉,开口的话语有些凝重:“阿晨,我知道你的心思,但是伪证这条路行不通。”

  “你都说我自己也是学法律了,怎么会不清楚利害关系,我现在只需要一句话,如果我有人证,你胜诉的几率有多大?”

  陆雁南抿了抿唇,神色笃定:“百分之一百。”

  “那好,我要她坐穿牢底。”

  凌晨希的脸上有阴狠一闪而过,陆雁南暗吋了良久,都没想到他口中的那个“她”是谁。

  胡乱猜测向来不是他的风格,他看着凌晨希转移话题道:“我听说,这两个月你一直在相亲,路曼能同意?”

  凌晨希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眸光黯了黯:“我就是在完成她的心愿,她说要我找个能好好照顾小宝的好女人。”

  “然后你就同意了?”陆雁南诧异不已。

  “我能不同意吗?”凌晨希执起酒杯刚放到唇边又怅然放下:“对了,她还不让我喝酒。”

  陆雁南的唇角动了动,最终什么话都没有说,他不是楚宁,有些话他不会说也不想说。

  而此时,仁德医院VIP病房内,凌小宝笨手笨脚地爬上一张病床,捏着睡着的女人的耳朵生气地吼着:“妈咪,你赶紧给我醒醒,你再不醒,小宝就要有后妈了!”

  路曼睡得正酣,感觉有人在耳边吵吵闹闹,心不甘情不愿地睁开眼睛,待看清凌小宝气鼓鼓的脸蛋之后,心里刚起的一团火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凌小宝,妈咪是病人,你不能虐待病人!”路曼苦着一张脸,拍开他的小胖爪,她死里逃生容易么!为什么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来虐待她,不是说儿子是上辈子的情人吗?她怎么觉得小宝这两个月就像她上辈子的仇人一样,动不动就对她吹胡子瞪眼!

  “我问了医生伯伯了,他说妈咪已经好了,再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凌小宝磨了磨牙,瞪着路曼,顺便把他带来的一张照片摔给她:“妈咪,今天跟爹地相亲的女人长得可漂亮了,你难道一点危机感都没有吗?”

  路曼默默地捡起他摔过来的照片,柳眉杏目瓜子脸,确实漂亮,她把照片揉了,扔进垃圾桶,然后脸转向凌小宝幽幽道:“你哪里来的照片?放心,在你爹地眼里,你妈咪永远是最漂亮的。”

  凌小宝撇撇嘴:“妈咪,我真不知道你是哪里来的自信!”

  “你爹地给的!”路曼说得好不害臊。

  “啧啧啧!”凌小宝闻言恨铁不成钢道:“妈咪,你刚才不是问照片是哪来的,小宝告诉你,照片是爹地给我的!爹地早上出门前还问我喜不喜欢照片上的阿姨,前几次他去相亲从来不会拿照片问小宝的,这说明什么?”

  “说明什么?”路曼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

  “说明爹地对这个阿姨有意思!妈咪,你到底做了什么事啊,爹地为什么会两个月都不跟你讲话,还天天去见不一样的阿姨!”

  路曼眸光一黯,她缩了缩脑袋道:“大概你爹地气还没消……”

  “妈咪,你犯了什么大错了?”在小宝的印象中,凌晨希从来都没有真正跟他生气过,而他竟然能两个月不理路曼,肯定是她犯了天大的错!想至此,凌小宝毫不怜惜得揉着她的脸蛋:“幼儿园老师说,知错能改才是好孩子,妈咪快去跟爹地道歉!”

  路曼一脸无辜:“我没做错事情啊,为什么要道歉啊?”

  她不过是多说了几句话而已,而且那时候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所以说的句句都是大实话,都是凌晨希小心眼爱计较才对!

  “妈咪,你气死我了,你是存心要让爹地给小宝找后妈是不是?”凌小宝气呼呼地往病床上一坐,铁架子因为他的动作震了震!

  路曼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你爹地不是还没找吗?我都不急,你急什么啊?”

  凌小宝哼了声,直接翻了白眼,不想理她。

  路曼见状,拉着凌小宝的小胖手,谄媚道:“小宝少爷,生气了?”

  凌小宝凉凉地“哼”了一声,头也没回。

  “小宝少爷啊……”路曼语重心长道:“你是不是不想要后妈?”

  凌小宝无比确定以及肯定地重重地点了下头。

  “那你帮我去你爹地的书房拿一样东西好不好?”安娜想了想,又补了一句:“不能让你爹地发现。”

  小宝拧眉:“妈咪,这是偷,不道德。”

  路曼的脸上划过几条黑线,索性双手一摊:“没有那样东西,你爹地是不会原谅我的,在我和后妈之间你自己选择!”

  凌小宝咬着手指思忖了片刻:“长什么样的?”

  路曼眼底一喜,马上趴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句。

  夜晚,别墅书房内

  穿着毛茸茸睡衣的凌小宝蹑手蹑脚地逼近书房,为了帮路曼拿东西,他故意装睡骗过了凌晨希,而在十分钟之前,他在门缝里亲眼看见凌晨希回房休息了,这才悄悄开门出来。

  书房的门把手有点高,他需要踮脚才能使劲,“咯噔”一声,凌小宝朝四周看了一眼,小身子缩进门内,轻轻合上门后,他拍着胸膛舒了口气。

  按照路曼的指示,他径直朝书桌的方向走去。

  打开第一个抽屉,没有妈咪要的东西,第二个,第三个,也没有……

  现在只剩最后一个了,可是抽屉太高了,他够得着看不到啊!怎么办?

  凌小宝当机立断手脚并用爬上凌晨希的檀木办公椅,当他颤颤巍巍地站上椅子上往抽屉里面看的时候,顿时眼睛一亮,找到了!

  胖乎乎的小手毫不迟疑地朝那个黑绒小方盒伸过去……

  ***

  次日,凌小宝看到路曼的时候聋拉着一张小脸,路曼一看就瞬时不好了:“没找到吗?”

  凌小宝摇了摇头,把一直藏在身后的手伸出来,其上躺着她要的那个方形黑绒盒子。

  路曼摸了摸小宝的脑袋,喜不自禁地接过盒子打开,下一瞬就傻眼了,她震惊地看着凌小宝:“小宝,怎么是空的,里面的东西呢?”

  凌小宝扁了扁唇,有些委屈。

  她顿时了然,“啪嗒”一声关上盒子,迟疑道:“你被你爹发现了?”

  凌小宝看了她一眼,吞吞吐吐道:“爹地说,他要把戒指拿去送给昨天那个阿姨,反正妈咪也不要了!”

  “他敢!”路曼眸中闪过狠光,急火攻心,把被子一掀就打算下床去找凌晨希理论。

  病房门这是被人推开,路曼要算账的人突然就出现在她面前,她一口气冲到他面前,揪住他的衣襟恶狠狠道:“凌晨希,谁允许你把我的东西拿去送人了?”

  凌晨希拧了拧眉,不动声色地把她的手拿下来,目光并不曾在她身上停留半瞬,径直朝凌小宝走过去把他抱起来,不悦道:“爹地早上不是跟你说过要带你去见叶阿姨,你怎么又跑来医院了?”

  “哦。”凌小宝象征性地动了一下,并没有任何拒绝的表象。

  路曼瞬间傻眼了,谁昨天还口口声声地教育她说自己不要后妈的,就这么一夜的时间就被策反了?她有些恼怒地跺了跺脚:“凌小宝,不准去见什么叶阿姨,到妈咪这里来!”

  凌小宝把头埋进凌晨希的胸膛,眼角余光弱弱地扫了她一眼:“爹地说,小宝要听话。”

  “你爹地的话你听,妈咪的话你就不听了吗?”路曼气得咬牙切齿,把目光移到那张寡淡的脸上:“凌晨希,你到底什么意思?把我救回来,让人把我照顾得无微不至,自己却对我不闻不问,不闻不问也就算了,伤好之后还大张其肆地去相亲给小宝找后妈,你要是这么不待见我,干脆让我死了算了,为什么还要救我回来!哦,不对,救我回来的是季煦,医生说我再几天就可以出院了,出院后我就回英国!”

  凌晨希的寡淡的面具终于一点点碎裂,他接近隐忍地开口了这两个月来对她说的第一句话:“你想回英国就回去,这次我不拦着你!”

  他说完抱起小宝毫不犹豫地转身,路曼却急了,她说这些话本就是置气,她住院的这两个月,季煦时不时就会来看她,而该说的话也早就说清楚了,她怎么可能再回英国?

  她着急地蹲身子,朝凌晨希的背影压低声音道:“凌晨希,我疼!”

  凌晨希的手本已握上门把手,听到路曼的声音,脸色一变,连忙放下小宝朝她阔步走过去。

  他扶着她他肩膀,眸色中掩饰不住担忧:“哪里疼,是不是伤口?”

  路曼反握住他的手,眸中划过一抹算计:“我就知道你舍不得丢下我!”

  凌晨希额上青筋暴起,他毫不留情地拂开她的手,开口接近隐忍:“路曼,作弄我很好玩吗?”

  路曼重新握住他的手贴在腮边,眸色晦涩道:“我如果不装疼你会理我吗,说不定你出了这道门后就真的给小宝找了一个后妈了,凌晨希,我决不允许。”

  凌晨希这次没有甩开她的手,而是很平静地看着她:“两个月前在海边,是你把戒指还给你,是你让我找一个对小宝好的女人给他当妈妈,是你让我忘了你,我都按照你说的做了,你现在有什么理由责怪我呢?”

  路曼握着他的手颤了颤,绵长的睫毛在她眼睑上落下一层剪影:“凌晨希,我后悔了,那时候我以为我会死……”

  “然后?”凌晨希薄凉的唇动了动,对她的话语并没有多大的动容。

  然后?路曼眸光一黯,本来想让小宝把戒指拿回来,然后告诉他她想做他的妻子,一辈子陪着他,可是现在连戒指都没有了还有什么然后?

  她尴尬得放开他的手,垂眸黯然道:“对不起。”

  凌晨希咬了咬牙,脸上变得生硬无比:“路曼,这就是你的道歉吗,这么词单力薄的道歉我不接受,如你所愿,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从今以后,我们互不干涉!”

  路曼抬头震惊地看着他,她嗫嚅着:“你不要我了?”

  凌晨希看着她泫泫欲泣的模样,心底早就软了,但是此刻他的心里还憋着一口气,因为在两个月前他还无意在小宝口里得知她打算永远离开他的念头,这令他怎么都无法释然,他可以任她打骂,他可以无底线地纵容她,可是为什么她只想离开他?若不是方慧那件事来得突然,他是不是真的一辈子都见不到她了?每每一想至此,他心里这口气怎么都无法平复下来。

  他隐忍着,抿唇沉默,费了很大的努力才克制住想要抱抱她的冲动,他已经两个月没有抱过她了,天知道他有多想念她在自己怀里的感觉,但是这一次,他不想服软,他想让她自己认错,但是他等了两个月,她竟然没有一丝悔改的念头,还怂恿小宝去他书房偷戒指,这真的是让他想把她吊起来打的心思都有了。

  “你真的不要我了?”路曼捧着他的脸,眸中已有泪意闪动,好似下一秒就要化成一滩水一般。

  凌晨希的双手把她的手扯下:“对,我不要你了。”

  他淡漠的开口,几乎不留一丝情面。

  路曼呆愣在原地,她怔怔地看着他,泪水从腮边滑下:“那我怎么办?”

  “你可以去找你的季煦,回你的英国。”凌晨希友好的建议,可若是路曼此时有细听的话就会发现他言语间的醋意。

  凌晨希不打算多做停留,因为他怕自己再多看她一眼,他就会把持不住自己。

  他叹了口气,打算起身的时候,路曼却突然伸手挂上了他的脖子,想被遗弃的小狗般可怜道:“凌晨希,我知道错了,我不会再说那些话气你了,我也不会再想着离开你,我想和你结婚,做真正的凌太太,我想陪你度过你的每一个生日,想学习烹饪养好你的胃,我还想给你生个白白胖胖的女儿,你不要赶我走好不好?我爱了你这么多年,没有你我该怎么办……”

  她说着,双唇贴上他的唇,起初只是小心翼翼的试探,看凌晨希没有拒绝她,这才胆大得吮住他的下唇,他们之间的亲密,大多是他主动的,现在换了角色,路曼做到这一步的时候已经有些不知所措了,况且凌晨希还是没有回应的意思,她脸色一黯,打算离开他的时候,却感觉后脑勺被扣住,凌晨希在她的唇上狠狠一咬,用力吮住她的双唇,舌尖更是霸道地侵入,辗转良久,才结束这个霸道而强势的吻。

  路曼的唇有些红肿,她打算抬手摸的时候,看到凌小宝捂着眼睛欲盖弥彰的样子,顿时懵逼了。

  凌晨希好笑地揉了揉她通红的耳垂:“现在才想起小宝还在场,是不是有点后知后觉了。”

  路曼一阵恼怒,推开他迅速爬上病床,拿被子把头一盖,真是丢死人了!

  耳边,父子俩的对话声一字不漏的传来。

  “爹地,妈咪怎么了?”

  “因为被小宝看到妈咪偷亲爹地,所以她害羞了!”路曼磨了磨牙,她现在只想抽人!

  “哦!”凌小宝了然道:“那爹地还给小宝找后妈吗?”

  她在被窝中悄悄竖起了耳朵,凌晨希瞥了一眼病床上的那一团,故意卖关子道:“看你妈咪的表现!”

  “妈咪一定会表现得很好的!”凌小宝替她信誓旦旦地保证,路曼瞬间就默了。

  表现?她刚才表现得还不够好吗?还要她怎么表现!

  被子被掀开,路曼一抬眼就对上了凌晨希戏谑的眸:“病房里暖气开得这么足,捂着被子不闷吗?”

  路曼死鸭子嘴硬:“不闷,我怕冷。”

  凌晨希挑了挑眉:“我先送小宝回去,再回公司处理一些事情,下午晚点再来陪你。”

  他终于恢复往日的模样,路曼神思一动,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好好休息。”他俯身在她额角轻轻一吻。

  路曼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她扯住他的西装裤:“等等。”

  凌晨希有些疑惑地看着她的手:“怎么了?”

  她朝他摊出手:“你把昨天我让小宝拿的东西先还给我。”

  凌晨希耸了耸肩:“没带。”

  “胡说,刚才小宝还说你要拿去送给那个什么叶小姐!”

  “不这么说你会着急吗?”

  凌晨希的眼底尽是揶揄,路曼恍然大悟,她看着悄悄躲到他身后的凌小宝,阴测测道:“凌小宝,这笔账妈咪出院跟你清算。”

  凌小宝探出头,今天爹地妈咪能和好,他可是大功臣呢!

  他朝路曼调皮地吐了吐舌头:“妈咪,明天见。”

  凌晨希和小宝走后,病房里又恢复了寂静,安娜突然有些不习惯,她背上的枪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当初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没想到竟然能捡回了一条命,真是万幸。

  时间已经快接近年关了,安娜沉思了片刻,从抽屉里取出画册,这几天,她的手已经可以活动地很自如了,她就是想按照自己的想法,把小宝喜欢的童话故事逐一画下来,当做给小宝的新年礼物,这是这辈子她送给孩子的第一份礼物,所以她作画的时候很认真,以至于一个人开门走进来都不知道。

  直到那个人在她身边坐下,她才惊觉地抬起头。

  林瑶凝着她手里的画,抿唇笑了一下,六年的时间并没有在她脸上留下过多岁月的痕迹,她依旧如六年前端庄典雅。

  “画得真好。”林瑶由衷地赞叹了一句。

  路曼合起画册,纵使六年不见,林瑶依旧是她的长辈,面对她的夸赞,始终有些不好意思。

  “伯母。”她的突然出现,她不知道自己该以什么样的姿态面对她,说话的时候后背挺得笔直。

  林瑶倒是比她坦然得多,她的手覆上她的脸颊,眸中有些恍惚:“还疼吗?”

  大概是从外面刚进来的缘故,她的手心有点凉,路曼愣了愣,才意识到她说的是什么事情。

  二人当年的最后一次见面是在凌晨希的订婚宴上,那时候她因为乔珊的事情,狠狠得甩了自己一巴掌。

  路曼眸光闪了闪,把她的手拉下:“早就不疼了,伯母,我不怪你,那种情况,换做任何人,都忍受不了。”

  林瑶反握住她的手:“是我们凌家对不起你,你还愿意接受凌家吗?”

  路曼不动声色地把手抽回,对她扯出一丝和善的笑意:“我会和小哥哥结婚,我们以后不住在凌家。”

  林瑶闻言,讪讪地把手缩回:“曼曼,阿坤或许是造成你爸妈死亡的间接原因,但不是他害死你爸妈的。当年,你爸爸扬言要把药方毁掉也不投入生产,可阿坤却不允许,因为头批药妆上市反响效果特别好,他想趁热打铁扩大凌氏的市场份额,但是你爸爸是有原则的人,于是两个人在办公室里大吵了一架后,你爸爸就带着你妈妈打算悄悄去工厂毁掉所需的原材料,没想到在路上出了车祸,我们得到消息的时候,医院已经下达死亡通知书了,杜女士因此责怪了我们多年,以至于死之前都不肯见我们一面,而是直接把你托付给了小希。”

  路曼的神色动了动:“伯母,外婆真的是因为救小哥哥而死的吗?”

  林瑶有些惊讶:“小希这么给你说的?”

  路曼的心咯噔了一下,林瑶讶异的神色提醒着她这件事情另有隐情,她晦涩道:“他又瞒了我什么了吗?”

  林瑶叹了口气:“杜女士是救了小希不错,但是那道枪伤并不会致命,你被绑架的时候,她已经是肺癌晚期了。”

  许多年前的真相一起摊开在眼前,路曼浑身瑟缩了一下,鼻子却禁不住酸涩起来,她嗫嚅着:“谢谢您让我知道了当年的真相。”

  原来当年的事情竟然是这样的,路曼自嘲笑笑,若不是凌晨希早有准备,她是不是会误打误撞毁了凌氏?

  她阖了阖眸:“对不起,我差点害了凌氏!”

  林瑶摇了摇头:“这不是没有吗?别自责了。”

  林瑶来的时候带了鸡汤,她站起身盛了一碗,舀起一口吹凉了喂到她嘴边:“尝尝,看我的手艺有没有退步,小希这五年都不怎么回家了,我也几乎没有下过厨,我今天跟你说这么多,只是希望你们两个之间不要再有什么心结。”她顿了顿,又道:“你凌伯父本来今天也想跟我过来,但是你知道他那个性格,让他拉下脸来给小辈道歉,还不比杀了他强些!你要怨要恨,我都不反对,毕竟事情摆在那里,怎么说都有凌家的错,但是我只希望你不要把罪责牵就到小希身上,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是过得最辛苦的一个。他对你的心思,我这个做母亲的早就看出来了,当初他要和乔珊订婚的时候,我虽然诧异,但是我还是尊重他的决定,可若是我知道后来会发生这么多事情,当初我一定会阻止他。”

  路曼就着她的手含了一口汤,汤很美味,可是她的喉头却很苦涩,她把画册放到一旁,接过碗:“很好喝,伯母的手艺没有退步。”

  林瑶拍了拍她的手,释然道:“喜欢喝我以后就经常给你炖。”

  “不用这么麻烦,医生说我过两天就可以出院了。”

  “傻孩子,你不住院难道不能给你炖汤吗?”

  路曼忍住眼底的泪意,对她重重地点了点头:“恩,谢谢伯母。”

  “孩子都那么大了还叫伯母啊?我自己没有女儿,所以一直想有个女儿,当年你在凌家,我也是一直把你当成女儿一样疼爱,那时候总幻想着你能叫我一声妈妈,如今,你跟小希已经走到一起了,怎么也得改口了吧?”林瑶打趣着。

  路曼的脸上有些害臊,她低头喝着鸡汤掩饰着自己的紧张:“伯母,我还没跟小哥哥结婚呢!”

  “不都是迟早的事情?”林瑶笑了,眼角细细的鱼尾纹此时看起来也分外和蔼可亲:“好了好了,我知道你脸皮薄,就不为难你了,等你们结婚以后,有的是机会!”

  她看着路曼把汤喝完,起身收碗的时候,看着路曼温和道:“下午约了人谈事情,我先回去了,明天我给你换个口味。”

  路曼用力地点了点头,林瑶莞尔一笑,转身离去。

  “妈妈,谢谢您!”身后传来很轻很轻的一句叫唤,林瑶顿住了脚步,眼里酸酸麻麻的,但是她没有回头。

  路曼不会知道的是,房门关上的瞬间,二十多年不曾流泪的林瑶脸上淌下两行泪水,花了她精致的妆容。

  ***

  今天是路曼出院的日子,在医院关了两个月,没有哪一天比今天更让她开心了。

  凌晨希看着她兴奋得快飞起来神色,拧了一下她的鼻子:“别蹦跶了,医生说可以出院,但并不代表你可以肆无忌惮。”

  路曼抱着他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我开心啊……”

  她话语未落,病房门就被人用力推开,乔意之跑到二人跟前,扯着凌晨希的手,一脸急色:“阿晨,淘淘呢?你把淘淘带到哪里去了?”

  路曼诧异的目光在二人身上扫视着,凌晨希抬手碰了碰她的头,温声道:“你先去收拾东西。”

  他说完看向乔意之,面容已经不见一丝温和:“自然去了她该去的地方!”

  “阿晨,你对淘淘做了什么?”乔意之手上的劲更大了些,路曼看见凌晨希手臂的西装都被她捏出了褶皱。

  顿时有些不悦地开口:“乔小姐找女儿都找到我的病房来了,是不是有点搞笑?”

  乔意之闻言,这才把头扭向路曼,她恶狠狠得瞪着她:“路曼,是你对不对?你记恨我怂恿方慧绑架你,所以要报复在淘淘身上对不对?”

  路曼神色一冷:“果然是你!仗着你这句话,我如果真的要对淘淘做些什么不也合情合理?但是乔意之,我没有你这么卑劣,不会因为大人的一些事情而怪罪到孩子身上,还有,我不想看到你,请你滚出我的病房!”

  她狠狠地扯下乔意之握着凌晨希的手臂:“乔小姐,请自重,这是我的未婚夫。”

  乔意之浑身一震,她看了眼路曼,又哀求地看着凌晨希,目光楚楚可怜:“阿晨,我知道这次的事情是我的错,我嫉妒路曼所以我才会怂恿方慧,我自知罪孽深重,但是淘淘是无辜的,你把她还给我好不好?”

  路曼最见不得乔意之这副白莲花的模样,她咬牙道:“乔小姐,你既然自知罪孽深重,怎么不去警局忏悔?孩子失踪这种大事警察难道不管吗?”

  凌晨希拧眉开口:“曼儿,你先去收拾东西。”

  他此刻的模样在路曼看来就是在维护乔意之,她顿时怒火中烧,狠狠地瞪着凌晨希:“凌晨希,到现在你还维护着她吗?因为你那该死的破愧疚?我告诉你,十三年前这个女人根本没有被绑架,是她和王源串通好了说是要试探你的真心,我不明白,一个连真心都要试探的女人,有什么值得你愧疚的!”

  乔意之脸色一白,她浑身往后踉跄一步:“路曼,你不要血口喷人,我会设计让自己面目全非,双目失明吗?”

  路曼冷冷一笑:“一个人最狠莫过于对自己也狠,乔意之你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到王源最后会反悔对不对?”

  “不是这样的,阿晨,你别听她胡说!”乔意之惶恐地摇着头:“是王源嫉妒你,所以才绑架了我……”

  看着凌晨希越来越冷的神色,乔意之的心顿时沉了下去,她知道她现在再怎么解释凌晨希都不会相信她了。

  “出去!”凌晨希薄凉的唇毫不犹豫地吐出两个字。

  “淘淘,只要你把淘淘还给我,我保证不会再干扰你们了!”路曼不知道为什么乔意之认定淘淘一定在凌晨希手上,于是探究地看了眼凌晨希,却见他嘴唇动了动。

  “这世上再也没有淘淘了!”这话一出,不仅乔意之呆在了原地,就连路曼也震住了。

  “没有淘淘,她死了?你把她杀死了?她只是个孩子,凌晨希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乔意之抓了把头发,面容有些可怖,她朝路曼扑了过来,“路曼,该死的人是你,你为什么不去死!”

  凌晨希把乔意之往后一甩:“乔意之,我最后说一句,滚!”

  乔意之跌坐在地板上,有些失魂落魄,这时一声脆脆的童声响起:“妈妈,你怎么坐在地板上啊!”

  乔意之听见声音怔了片刻,她不可置信地扭头,看到林生牵在手里的淘淘时,慌忙起身跑过去:“淘淘,快让妈妈看看,你有没有事?”

  淘淘只是个孩子,揉了揉她妈妈的脸颊道:“妈妈,我没事,爸爸刚才带我去买糖果了。”

  淘淘摇了摇手里的棒棒糖,笑得一脸单纯,乔意之却愣在了原地:“你叫谁爸爸?”

  淘淘抬头看了眼林生,笑得一脸灿烂:“妈妈,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林叔叔就是我爸爸,我很喜欢爸爸的!”

  林生抱起地上的淘淘,看都不看乔意之一眼:“乖女儿,告诉爸爸你的新名字叫什么?”

  “林舒。”

  乔意之目龇欲裂:“林生,你凭什么跟我抢孩子?”

  林生面色一冷:“就凭我是孩子的父亲,而且乔小姐已经接到法院的传票了,你觉得你还有资格说这句话吗?”

  林生朝二人点了点头,抱着林舒离去,乔意之也急忙跟上去,路曼看着凌晨希,顿时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凌晨希揽了揽她的肩膀,温声道:“怎么了?”

  “淘淘竟然是林生的孩子,你一直都知道吗?”

  “大概猜到了。”

  “那林生自己不知道吗?”

  “乔意之不肯承认,而且那时候碍于我的关系,他一直不敢去证实。”凌晨希额头抵着她的额头:“现在相信我的清白了没有?”

  路曼叹了口气:“我只是在想杜姐要怎么办,好不容易才和林生修成正果,这下子又冒出一个孩子。”

  “个人自扫门前雪,阿生会处理好的。”凌晨希俯身在她的唇上啄了啄,眼底笑意浅浅:“等下出院后,先跟我去见一下阿南。”

  路曼秀眉一拧,因为当年的事情,她一提起陆雁南心里就不舒服,声音也没好气:“见他干嘛?”

  “翻案。”

  凌晨希口中吐出的这两个字又把她震惊了,她诧异地看着他,不可置信道:“你说什么?”

  “我找到乔珊了。”

  路曼看到坐在陆雁南身边的乔珊的时候,仿佛被雷劈了一样愣在了原地:“你不是死了吗?”

  乔珊的唇角扯出一丝释然的笑意,比起当年的咄咄逼人,她现在的锋芒收敛了很多:“我死了怎么帮你翻案?”

  凌晨希悄悄握住了她颤抖的指尖,安抚着:“听她讲下去。”

  乔珊在二人身上扫了一眼,才看着路曼歉意道:“当年的事情很抱歉,但是我有不得已的苦衷……”

  乔珊说了很多,有关当年订婚宴上的真相,有关于乔意之怎么帮助她假死,还有她有一个十三岁大的儿子,孩子跟他父亲姓王。

  “凌晨希,我突然不讨厌乔珊了,她不过是爱错了一个男人,如果当年换做我是她,我也会为了保护小宝答应乔意之的要求。”她顿了顿,把目光移到凌晨希脸上,嫌弃无比:“当年你真瞎!”

  凌晨希眸光深了深,揽住她的肩膀:“现在不瞎就好!”

  路曼笑了,她也不是那么爱计较的人,况且此刻她已经拥有了全部,天空有白白的絮状物飘了下来,落在她的手心,她出生以来从来没有下过雪的A市竟然下雪了。

  “凌晨希,你看见没,天气预报说这几天有可能下雪,竟然真的下了……”

  “看到了。”凌晨希声音淡淡地听起来一点都不兴奋。

  “你看到雪不高兴吗?”安娜扁了扁唇,她不高兴了。

  凌晨希无奈地揉了揉她的脑袋,裹紧了她的围巾和帽子,只露出一对眼睛在外面,笑道:“伤口疼不疼?能走吗?”

  “不会疼了,去哪里?”

  “不是说在初雪里和爱的人牵手走,会一直走到白头吗?”凌晨希盯着她,眉眼很认真。

  路曼鼻头一酸,嗔道:“你还记得啊?”

  “嗯,记得。”

  “凌晨希,我的东西,你还没还给我呢!”路曼抱着凌晨希的胳膊,又一次提起戒指的事情。

  凌晨希胳膊肘把她的手夹紧,笑道:“一会就给你。”

  “那么说你现在戴上身上咯。”路曼眼睛一亮,在他身上胡乱摸了一通也没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在哪呀?”她抬头眼巴巴地看着他,雪花落在她的睫毛上,衬着她一双眼睛水灵灵的。

  凌晨希抿了抿唇:“现在就要?”

  夜幕已经降临了,他们此刻站在广场的中央,周围人群不多,可是四周灯火璀璨,看起来不失为浪漫,还有漫天飞舞的雪花,路曼故意道:“我觉得A市若再要下雪的话,起码再等几十年,所以你看你现在求婚的话,多有意义,至少几十年不重样!”

  “皮厚!”凌晨希拉下她的围巾,拧了拧她的鼻子:“如你所愿!”

  漫天雪花飞舞,手指上的金属环带着凌晨希的体温,有些温热,路曼一直在笑,她仰头问凌晨希:“人家求婚都是单膝下跪,你怎么是不问我的意愿直接套的?”

  凌晨希的大掌把她的手拢进手心,抵着她的额头,呢喃着:“你不愿意吗?”

  “我想说你没有诚意,你看别人家求婚都会送花说一大堆的爱情宣言,你一句都没说。”

  “我喜欢用做的!”凌晨希覆在她耳边,意味深长地耳语了一句。

  路曼脸色一臊,这婚求得,她怎么觉得这么无赖呢?虽然心里甜滋滋的,但是却不免有些小失落。

  凌晨希看懂了她的心思,勾唇一笑,流动的墨黑眸子里藏着熠熠星光,他微凉的唇瓣贴上她的,轻轻吻住,浅尝辄止后松开,大掌贴上了她的眼睛,周围气温很低,可他的掌心却是温热的。

  “曼儿,我怎么忍心让你失望!”

  他手指松开的瞬间,安娜眼前出现一道五彩的光,万家灯火寂灭,只余广场对面的几个大荧灯上几个灼灼发亮的字。

  “路曼,我爱你!”他在她耳边轻声道,话落,灯火等二连三的燃起,美得像一条舞动的长龙,可那几个灼亮的字却久久不去。

  四周的一切躁动都与她无关,她现在眼里只有他在灯火里流光四溢的眼睛,她笑得几乎要落泪:“凌晨希,我也爱你。”

  两颗头颅挨近,四片唇紧紧相贴,远处,忽然响起了一片钢琴声,渊远悠长,四周似乎有花瓣的流动的香味,路曼觉得此时的自己像是活在童话世界里一样。

  凌晨希稍稍拉离了她的头,嘴唇朝一旁努了努:“看,谁来了?”

  “小宝!”

  广场上不知何时多了一部钢琴,身穿小礼服的凌小宝双指灵活得在琴键上跃动着,听见她的叫唤,从旁边的小章手里抢过一束花,扑通一声跳下椅子朝她跑过来,原来不是她的错觉,此刻的地面上积着一层花瓣,上面还落着白白的雪,小宝朝他们跑来的时候,扬起了一地的花瓣,很美。

  小宝跑到她面前,天气冷的缘故,鼻头冻得红彤彤的,他说:“妈咪,喜欢我跟爹地给你准备的这份出院礼物吗?”

  凌晨希从他的手里接过花,郑重得递给她,笑道:“孩子妈,喜欢吗?”

  这句孩子妈,让安娜红了眼眶,她俯身抱住小宝,心疼地把他的围巾拉高:“妈咪喜欢!”

  凌晨希把小宝抱在怀里,把他的一只手贴在自己的脸上给他取暖:“冷吗?”

  小宝在他怀里咯咯笑着:“不冷,小宝觉得心里暖呼呼的,妈咪,你冷吗?”

  路曼摇了摇头,把他的另一只手贴在自己脸上:“妈咪也觉得暖呼呼的。”

  凌晨希把两个一大一小的孩子拥紧,这一瞬他怀里的就是整个世界。

  曼儿,你许我一世情深,我赠你一生长安!

  【正文完】

  ---题外话---结局了,感谢宝宝们一路的陪伴,我们新文里见,么么哒爱你们。
猜您还喜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