捧手小说网
捧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探秘者 > 第一百四十章 完结篇

探秘者 第一百四十章 完结篇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雪珠的声音充满了怨恨:“一对奸夫淫妇,我成全了你们!”

  郑菲菲断断续续地说:“我和他……之间虽然……也有过……一次……但是我知道……他的心里……只有你……你也看……到了……我和他……孩子……已经……”

  她的话没有说完,却已经泪流满面,她继续说:“我……只求你……原谅……为了他……你们……”

  我望着李雪珠,想起我和她之间的点点滴滴,禁不住热泪纵横,连声音都有些哑了:“你第一次到我们寝室里来,钻进我被窝之后,我就认定你是我的女人。后来无论你对我做过什么,我都不会恨你,因为我知道你有苦衷。还记得在乡里的招待所,我对你说过的那些话吗?如果奶奶不同意,我就带着你远走高飞,我们天涯海角,生死相依!一切因果都在我的身上,求你放过他们。来吧,杀了我,我愿意用自己的生命,换回你的爱!”

  说完之后,我闭上眼睛,以身殉鸟。等了半刻却没动静,我睁开眼睛,见鬼王庞大的身躯向我们扑了过来,随着一声尖利的鸟鸣,阴师鸟突然变大了好几倍,挡住了鬼王!

  鬼王厉声道:“居然敢背叛我?”

  鬼王和阴师鸟在我们的头顶展开了一场恶战,只觉得片片羽毛如黑雪般飘落,阴师鸟渐渐不支,发出一阵阵悲鸣,但仍努力支撑着。我不能袖手旁观,往祭台冲过去拿紫阳神剑,一股力道将我撞出了平台,我以为会朝深渊下面坠去,哪知竟然和李雪珠一样漂浮在空中。

  只见李雪珠的手一扬,已经将祭台上的紫阳神剑握在手中,她如离弦的箭一般笔直朝鬼王飞了过去,将紫阳神剑插入鬼王的后心,鬼王发出一声哀嚎,幻化成一个三头六臂的怪物,两只手抓着她,还有手拔出了紫阳神剑,朝她的胸口刺过去。

  郑菲菲气若游丝,强争着一口气说:“小罗……夺剑……攻百汇……”

  我心念一动,已经飞到鬼王的头顶,奋力抓住鬼王那支握剑的手,把剑抢了过来,然后对准鬼王头顶的百会穴,用力插了下去。

  我以为这一插定会成功,哪知一插之下,居然像碰到钢铁一般插不进入。我情急之下,扯出奶奶给我的玉坠,大喊着:“太姥爷帮我!”

  我将玉坠摁在鬼王的头顶,一道刺目的金光过后,紫阳神剑直直插入了鬼王的百会穴。鬼王发出巨大的嚎叫,身体里面透出一道道的白光,白光闪烁中,鬼王的身躯化成了灰烬。阴师鸟变回原来的样子,停在李雪珠的肩膀上,羽毛脱落了不少,像一只秃鹫。

  我望着李雪珠,只见她痴痴地看着我,眼中尽是泪水,脸上却带着一抹欣慰的笑意。我伸手去拉她,却被她躲开。我问道:“为什么?”

  她满目悲戚地摇了摇头,低声说:“已经晚了,我现在是魔妾,不是正常人,回不了阳世。你赶快用玄天玉玦打开祭台上的空间之门,你们回去吧!替我谢谢菲菲姐,有她照顾你,我就放心了!”

  我往前一抓,却抓了一个空,只见李雪珠朝后面退去。我心中大恸,努力朝她飞过去,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隔开,眼睁睁地看着她被吸入那个黑洞中。

  头顶的水灵儿飞回手臂,我掉到祭台边上,只见祭台的中央有一个不规则的洞眼,我拿出玄天玉玦正要放进去,却被刘根生一把抢了过去。飞快地将玄天玉玦放入那个洞眼,只见整张祭台翻转过来,光线迷离,就像一面透明的镜子。我转身过去抱起郑菲菲,韩伟超扶着朱勇跟在我身后,一起来到镜子前。

  我见刘根生的双脚就像被什么东西融化了一般,而且那种现象正在往上移动,很快就到了腹部,我惊骇地望着他,没等我说话,只见他微笑着说:“我愿意留下来陪着她!”

  他用力推了我一掌,使我跌进了镜子里。当我睁开眼睛时,发觉现身于天官坟的墓碑前。眼前站着齐叔叔,还有不少士兵。

  齐叔叔惊喜地看着我:“你们终于回来了!”

  我望着齐叔叔,大声吼起来:“还等什么?赶快救人啊!”

  有士兵从我手上借走已经昏迷不醒的郑菲菲,上了一辆车子,朝市里疾驰而去。我转身默默地望着墓碑,手轻轻抚摸上去,它好像只是一块普通的墓碑,那么硬,那么冰冷无情。

  我脸上的泪水已被寒风吹干,心爱的人永远留在了那个神秘的地方。

  如果我早一点到,是不是能够救出她呢?然后我们俩离开这里,实现我对她的承诺。

  然而这世界上没有如果!

  后记

  奶奶的追悼会非常隆重,听说有好几个重量级的大人物都来了。我没去参加,怕再一次伤心。

  齐叔叔非常遗憾地告诉我,由于流血过多,郑菲菲没有抢救过来。应郑阴阳的要求,遗体放在他家里。

  我来到这栋熟悉的别墅,院门和大门都开着,没见到保镖。我走了进去,见郑阴阳仰着头靠在沙发背上,看了我一眼之后闭上眼睛,缓缓吐出了四个字:“菲菲走了!”

  当我看到他的眼角有泪水滚落的时候,内心也是一阵揪痛,我三步并作两步跑上楼,推开郑菲菲的房间,见她躺在床上,一副熟睡的样子,只是在她的头顶上方,多了一盏长明灯和一个点着香的小香炉。

  我坐在床边,看着她那张熟悉而美丽的面容,不禁悲从心来,她是个好女孩子,可惜爱上上了我这孤命男人,今生是我欠她的,如果有来生,如果没有让我遇见李雪珠,我愿意用一生的爱去呵护她。

  当我轻轻替她整理额前几缕凌乱的头发时,看到几颗晶莹剔透的泪珠从她的眼角滑落,那是她的泪,也是她的心。

  我知道彼此虽然阴阳相隔,但还是有感应的。冥冥之中很多事情,都无法用科学去解释,正如我太姥爷的考古笔记所写的那样:不要认为没有见过,就确定不存在!

  我不知怎么离开郑阴阳家的,回到那栋居住了十年的老楼。第二天,我拒绝了齐叔叔的安排,独自一人带着奶奶和爷爷的骨灰上了火车,火车启动之后,我望着高楼大厦和街边的人流,忽然觉得有些陌生起来,这座城市不属于我,我也不属于这座城市。人生在世几十年,在任何地方,都只是匆匆的过客。人的一生,细想起来,竟有些可悲,为了各自的目标,拼命的去追求,可是往往到头来,镜花水月一场,什么都是空的。

  回到家乡,本欲将奶奶和爷爷安葬在我父母坟墓对面的龙角上,但那里已经有了个坟墓,是大牛他爸二狗的。我在父母坟墓的上方,另外给他们选了一块地,隔着水库和憨姑的坟墓相望。

  大牛赶了回来,为上次没能见到我而遗憾,他又黑又壮,真像一头牛。我们三人在柴头家醉得一塌糊涂。

  次日一早,乡里和县里的一些领导和生意人,不知怎么得到了我回乡的消息,一大早就有小车把村口堵了个严严实实,求我帮他们去看风水。

  大牛和柴头送我从后山走了。

  我没有回北京,而是去了其他的城市,成了一个流浪在古玩界的游子。我靠着在玉和斋所学的本事,玩转了古玩界。

  我虽然是天盟教的教主,可无心去折腾,我相信齐叔叔他们有更好的管理办法。尽管我心中还有很多疑问,但都找不到答案了。

  记得第一次上考古课的时候,老师就曾经说过,考古是根据发掘出来的古物,还原历史真相,但很多真相却是无法探知的。

  在整件事中,我身边的每个人,都有我无法知道的秘密,既然我无法探究,倒不如就永远让其掩埋在尘埃中。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在几年后遇到一个人,才渐渐解开一些。而且我藏在娘娘庙后面林子里的八宝分金定穴铲,居然到了他的手里。他告诉我,紫禁城有阴有阳,阳在上面,阴在地下,地下那处看似一块平台的地方,真正名字叫望天台,站在望天台上可以控制全国各处的麾下势力。金銮殿内虽然坐着皇帝,可皇帝也得听下面的。这就是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想下去的原因。

  由于鬼王打开了幽冥通道,无数鬼魂为祸人间,我为了天下苍生,在他的帮助下,引出阴师鸟再一次进去,与魔王进行一场生死之战,李雪珠为了保护我,被魔王打得飞灰湮灭。

  有一次我打电话给齐叔叔,他很意外我的失踪,极力让我回去,我拒绝了。我听他说郭台的墓碑是天外来石,至于为什么能够显影,科学家们尝试了很多种办法,都没能给出准确的答案。如今那块墓碑被藏在一处比银行金库还牢固的国宝收藏室内,听说那里面还有几件我太姥爷找到的神秘物件。在紫禁城内钟方江住过的那间小屋中,有工作人员发现了一个很深的地洞,考古人员进去之后,发掘出一座明代的墓葬,经过验证,墓主是永乐皇帝的一个早夭皇子。

  我那个叫朱勇的同学,因毒性入脑,成了痴呆,而另一个叫韩伟超的,据说卖了几件极品珠子,成了富豪,不久前突然失踪了。

  我离开北京没多久,王秀姑、明老、云老他们三个人相继仙逝。郑阴阳倒是活得很潇洒,正在一处限制自由的地方,为国家发挥余热。

  我见到郑阴阳是在十几年后,那个老家伙居然再一次利用我。(作者注:本卷已经完结)
猜您还喜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