捧手小说网
捧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今天过来吃糖吗 > 61.番外6

今天过来吃糖吗 61.番外6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此为防盗章

  正好那年是高一下学期, 全家人用暂时把精力放在学习上,跳舞的事先搁一搁为理由, 想方设法地让她转移注意力。

  请假在家的半个月, 江音音没让父母担心,她好像真的做到彻底告别脚套, 告别芭蕾舞鞋了。

  那天是礼拜一,五月上旬, 她返校的日子。江母和班主任、学校领导打了招呼,亲自开着车把她送到教学楼底下。

  做母亲的为了顾及孩子的感受, 特意避开早上校门开的高峰期,到的时候校园的林荫小道上空无一人——没有外人会注意到她腿脚不便。

  在江母的搀扶下, 江音音慢慢下了汽车, 脚踩在地上的动作还有些不自然。

  她被放不下心的母亲扶了一路, 可到了楼梯口,一通紧急电话让江母速速回单位——这楼梯还是要江音音自己上去。江音音低垂着眼,也明白不可能自己上学的时候还要母亲陪着走路。

  江母心疼女儿,看江音音捏着裙摆在原地一动不动,知道她还是迈不过自己心里那道坎。

  树叶落在地上,发出细微的沙沙声。江音音瞥到手表的表面上,再有5分钟就该下课了。她再不上去就该被刚刚下课的同学围观了。

  她虽话少缄默, 但骨子里倔, 怎么会愿意当任人观赏的猴子呢?

  江音音咬咬牙, 朝着台阶迈出了第一步。她扶着楼梯扶手, 走得小心翼翼走得慢。

  “阿姨, 请让一下。”一抹红白色的身影拐进楼梯道。

  闻声,江母向后看去,是一个看着高高瘦瘦的男生。在侧身让路的瞬间,江母生了个主意,道:“同学,等一等,请问你忙着上楼吗?”

  许湛的身形顿住,他脚上蹬着一双干净的白色帆布鞋,红白相间的运动款校服将他衬得清爽好看。

  他看了看江母,又看了看面色不自然的江音音,摇了头。

  江母说女儿的脚受伤了走路不便,希望他能在她边上看着她走回教室就好。也不用扶,就是帮忙看着。

  显然他是从没遇到过这样的请求,有点诧异,眨眨眼,应了个“行”。

  攥着手机的江母立刻同他道谢。

  许湛没回,两腿一迈便站到了江音音边上,“走吧。”

  江音音的“嗯”说在喉咙口,声音小得几不可闻。

  同校男同学在边上,她不想就这么丢人,闷头就走,一瘸一拐的步子快了一倍。

  江母在后头殷切切的,见女儿走得比较自如了,悬着的一颗心放下不少。然后又想起什么似的,拉开包拉链,往上走了几大步,“同学,拜托你了。”

  手上突然被塞了张购物卡的许湛动作一僵,生硬道:“不用。”

  同时,江音音也猜到自己母亲给他塞钱了,脸上充满尴尬。

  等母亲走了,她很不好意思地红着脸,小声道:“我妈她……不是那个意思,抱歉。”

  对方没回话。

  他似乎不是一个爱说话的人。

  ——幸运的是,江母对这个小插曲没放在心上。后来许湛成为他们女婿,没意识到他就是当时那个男生。

  等上了高一教室分布的那层楼,江音音停下来道:“我是高一5班的,教室就在那边,我自己过去好了,今天谢谢你。”

  许湛道:“不用。”

  江音音的脚步努力加快,余光看到了跟着走过来的许湛。

  可能他也是高一届的,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呢……

  下课铃敲响,开始有同学三三两两地从边上的教室走出来了。接着就听到有人喊他。

  “许湛你怎么才来?”

  “湛哥!”

  “这女生是谁呢?”

  “该不会是……”

  注意到她的异样,许湛一个眼神扫过去。有眼力见的闭了嘴,没眼力见的兴致更高。

  一时间起哄的声音比原来更多了,两人好像被包围了。

  本就走得不大利索的江音音僵在了原地。

  这应该就是他所在的教室吧……她的耳边充斥着半不着调的笑声和口哨声。

  她没有穿校服,一条白裙子在红白校服中显得格格不入。

  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她,她低头,看着自己的脚。

  因为伤还没好透,所以还不能穿运动鞋,脚上的是一双又软又舒适的方头鞋。

  长年累月的芭蕾舞练习让她的脚背比常人更弓起一点,被鞋面包住的脚趾也不是特别好看。不过,以后她就不能跳舞了,两只脚不用再塞在芭蕾舞鞋里了。

  许湛蹙了蹙眉,话里带着恼意:“吵什么吵,都闭嘴。”

  由于他的震慑,周围一下子安静了。

  江音音抬起脸,这是第一次正面看他。

  这个男生有点眼熟。2班……她本就不怎么接触班级以外的人,现在见到了怎么也想不起来对方叫什么名字。

  那些好奇打量的人让她窘迫,最终她深吸一口气,作出决定:“谢谢…我先走了。”说完,她就迈开步子。

  2班和她所在的5班离了一段距离,她一刻不敢停,拼命想要脱离大家的视线,想要掩盖自己腿脚不利索的情况。

  最后偏过脸看她逃离般的拐进5班,许湛冷着脸,走进自己的2班。

  刚刚起哄的人个个面面相觑。

  从那天以后,整个高一都知道5班多了个小瘸子,不知是谁传出去的。

  完全忽视大家或嘲笑或同情的眼神,江音音做不到。她那么要强,宁可被所有人嘲笑,也不愿意受到一点同情。可时间久了,心态也就麻木了,她不负母亲的期望,一心扑在学习上。

  晚上做学校的作业做到11点,再用最快的速度刷一份自己买的课外试卷,简单的题不写,复杂的题写思考步骤,再解不出的题留到第二天问老师。

  短短的时间,本就在班级前十的她在年级的排名有了质的飞跃。

  除去每天学到12点往后,还腾出一点时间艰难地……复健。

  那学期的期末考试,她考得很好。等高二分科,她打算进理科班,A班应该是稳了的。就是心里忍不住遗憾,要是脚也能这么快恢复该有多好?

  也正是出成绩那天。

  张贴成绩表的布告栏前人围得水泄不通。等江音音察觉自己已经被挤进人群里了,已经没法顺利走出去了。

  哪哪都是人,她瘸瘸拐拐,好几次被推搡得重心不稳,走得十分狼狈。

  眼看着好不容易挤出人群了,忽然有只手伸过来故意恶作剧,把她的头绳拉扯下来。

  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瞬间披散在江音音的肩头。

  这时候披头发实在做不到什么美观,只能再添一份不堪罢了。

  “小瘸子要摔了!”不知是哪个女生尖锐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还顺带着把江音音的外号喊出来了。

  江音音确实一个踉跄,身子往后仰去。

  在她后面的几个人下意识地再往后躲,一时间人挤人,有人被踩到脚了,吃痛地大叫。本就杂乱无序的人堆更乱了。

  尖叫声,惊吵声,还有即将摔倒的江音音……

  突然之间,有一只手从她的后背绕过去,稳稳当当地环住了她的腰,将她接在怀里。

  这一幕,让在场的人都不约而同地想到一个词——英雄救美。

  这是江音音第二次正面接触许湛的目光。

  她的头压在许湛的胳膊上,怔忪地望着他。

  许湛的视线只停留了两秒,下一刻便落在地上那根被人踩过好几脚的浅色头绳上。

  江音音也看到了,声音小小的:“掉在地上了,我不要了。”说着,她鼻子一酸。

  她习惯把马尾扎高扎紧,根本不可能松了掉下来的,刚才头发被人狠狠一拽——必然是有什么人故意整她的。

  再对上许湛的眼睛,好像心里的那一点难过泛滥成灾了。

  许湛看到怀里的人眼眶红了。

  中途有男人上前委婉的询问联系方式,井素儿懒懒地看过去,回绝:“我有男朋友了。”

  等走远了,她脚步慢下来,低着头,睫毛颤了颤,意识到他们已经分手了。

  就这样,井素儿红着小脸,醉醺醺地宣布:“我,井素儿,两周之内追不回白景阳,名字倒过来写!”

  不用说,这白景阳一定是她念念不忘的前男友的名字。

  说完这话,她挣开侍者的搀扶,在江音音那儿找了个支点靠着。

  这样的井素儿性感又可爱。江音音不由得想到了安清甜,于是随手照了张灯下的合影发给安清甜。

  微信很快收到回复。

  ——一颗甜糖:吃醋了,要音音亲一口才能哄好!

  江音音看了失笑。果然啊,还是清甜更可爱一点。
猜您还喜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