捧手小说网
捧手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棱镜起源 > 第十九章 洞顶有人

棱镜起源 第十九章 洞顶有人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十九章洞顶有人

  这是我来到这个小岛上的第三十一天。整整一个月。

  在上一章里我曾提到过,为了弄清楚那座棱镜所启动的棱镜计划,我决定再一次回到山顶的那个火山口。争取搞明白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可现在我所要面对的问题,就是大雨。

  一场突如其来,没有任何征兆的大雨。

  这场大雨一连下了三天。期间就没有停歇过。二期,就这么被困在了山腰上的某个岩洞里。

  这个这个岩洞深不见底。深到让我怀疑里面是不是还生活着其他的动物。例如熊,或者其它的一些大型野兽。

  这种天然形成的洞穴实在是一个绝佳的庇护所。它不仅能够遮风避雨,甚至是只要在门口放上一些障碍物,那将成为一个安全性极高的......房子。

  我已经做好了打算。趁着现在下雨,我可以先把这个洞穴里面的情况探查清楚。然后等我从山顶下来了之后,就可以着手把这里改造一下。这样一来,别说是像前两天那样的飓风了,就算是山洪海啸,那地狱下来也是没有问题。

  而且再说了,这场雨看样子还得再连续个几天。在这里面等着也是白等着。倒不如找些事情让自己忙碌起来,这会让人忘记时间的流逝。同时也能让人忘记一些事情。

  忘记一些事情。

  比如我现在的处境,以及我的父母,朋友,同学。

  当然了,还有喜欢的人。

  这些都回给我活下去的勇气。让我不至于被孤独打败。

  试想一下,一个人,一堆火。洞穴外面是呼啸而过的风声。

  这么描述可能不会让你产生那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可现实就是这样。往往一些微小到不足以动摇你的事情,其实对你而言就是致命的。

  没错,说了这么多,

  我想家了。

  我想我的父亲母亲。父亲因为要还房贷,拼了命的工作。所以身体不是很好。再加上前不久又查出了肾结石。身体的状况一度下降。

  我的母亲身体倒是硬朗。我并不是说女人不行。可作为一个比较传统的女人家,我想她还是需要一个男人来作为依靠的。

  可我现在在哪里?我原本以为在论文答辩完毕之后,可以找一份工作,借此来减轻他们的负担。可是现在我竟然出现在了这么一座诡异的小岛上面......

  甩了甩头。

  这些负面情绪会在原有的基础上大幅度增加一种消极情绪。这是一个人在野外所要激励避免的。

  我现在要做的,是用手中这支还剩下一半的火把,对身后这个巨大的洞穴进行探索。

  不用担心食物的问题。

  我在之前的一段时间里曾冒着危险出去过一次。在那一次外出之后,我想我已经找到了足够吃上一天半的食物——

  虫子。

  看着手上那一兜不断蠕动的虫子,这简直就是绝佳的蛋白质。

  虽然能为我提供的能量不足以平衡将要消耗的。

  点亮火把,我现在要开始往里面走了。

  这个洞穴看上去有点像是天然形成的。周围的岩石是花岗岩,上面的纹路还算是清晰。不过很明显已经有了风化的痕迹。

  最喜爱往里面走了一段距离。里面并没有出现我所预想的东西。

  也就是说这个洞穴里并没有野兽生活的痕迹。相反,在继续往里挺进了十分钟左右的时间,我看到了一个人。

  一个两手环保在胸口,两眼泛着绿光倒吊在洞穴顶部的人。

  我大吃一惊,下意识转身就跑。可还没跑出几步我就愣住了。

  这一路往里面走进来,我的确没有发现洞穴的地面上有什么野兽活动的痕迹。可头顶上,我却一直没有注意。

  我都上吊满了眼睛闪着绿光的人。如蝙蝠侠一般。

  完了。浑身一个冷战,全身毛孔几乎瞬间炸了开了。

  这他么逗我呢?这里面怎么有这么多人?这些人眼睛里怎么还他么的闪着绿光?难道是......

  饿了?

  倒吊在头顶的人被手中的火把的烟火一熏,纷纷蠕动了起来。

  更有几个人眼睛猛的睁开,两只如龙眼般大小的眼睛瞬间就锁定在了我身上。

  “卧槽!”大骂一声,脚下加速我就开始往外冲。

  天杀的,要是早点知道这里面住着这么多的蝙蝠侠,老子就算是蜘蛛侠也绝对不会再往里面走了。

  可是现在已经晚了。

  也不知道是被大量的烟火刺激,还是被我的叫声惊吓到。掉在头顶的那些人纷纷蠕动了起来。

  距离我最近的那个人手臂猛地一张,手臂的长度瞬间就挡住了我的去路。

  借助着火光,我还能隐约看到一张类似于床单一样的东西连接着他的手脚。手臂经过这么一张,几乎是完全封住了洞口。而没有了手臂的遮挡,他的那张脸也是显露了出来。

  狐狸脸?还长着獠牙?我靠,这他么还是人么?

  我头皮一炸,下意识就要往后退。

  可就这么一退,后脑上传来的触觉让我立马就意识到身后站着一个什么东西了。

  机械般的扭过头,身后一个倒吊着的人,那张脸直接就贴了上来。

  冰凉。除了冰凉已经没有什么感觉可以形容了。可即便是这样,我还是没有放弃逃生的念头。

  神经质般的伸手按住他的头,二话不说脸就是往前一探。

  啵一个。

  老子的香吻都给你了求你千万别追了好不好。

  什么叫做事与愿违?这个被我强吻一口的人可能有点蒙圈了,一时间有点反应不过来。可其他的人不干了。“扑啦啦”手臂张开的声音响成一片。那种床单一样的东西在洞穴里张开,带起来的风全都吹了过来。

  手里的火把被这么一吹,原本就风烛残年的它火苗再一次弱了下去。而与此同时,带来的就是我的视线范围再一次缩小。

  其他人该不是吃醋了吧?难道要我每个人都亲一遍才能放我走?

  那也行啊!只要能让我走,别说是接吻了,就是......

  咳......
猜您还喜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