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运农民 第1745章 没威胁


一秒记住【捧手小说网 www.0731xf.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说起钱晋康,其实到现在我都没忘了钱晋康。”段锦一突然笑起来,只是笑中多是不怀好意,“钱晋康身上的肉,可是我吃过第二好的肉,吃一块就能少练五年功,一个庸才都能成为段家的十大高手……”

  钱多多额头上青筋蹦起,一只手插在段锦一的心口,竟生生把段锦一的心挖了出来。

  段锦一脸上的笑容顿时变成得意的笑容。

  他得意的是,钱多多还是没有经受住他话中的信息,选择给了他一个痛快。

  “你以为我会杀了你?”钱多多轻声问道:“不会的,我要让你活着,看我是咋样把那些弄死我父母的杂碎,一个个送去和你作伴。”

  段锦一的心脏完好无损的在空气中跳动,那掏出心脏的口子十分平滑,钱多多又从原路将心脏放了回去。

  只是放回去前,钱多多还在段锦一的心脏上留下一个小东西,只要段锦一的心脏还在跳动,那疼痛就会伴他一身。

  将手放在段锦一的胸口,钱多多用内力毁去段锦一的声带,随后用内力让段锦一胸口的伤口愈合起来。

  段锦一的眼睛越睁越大,他没有想到钱多多还有这用的手段,这样的手段……

  段锦一啊啊的叫起来,可是声带被毁了,叫啥别人也听不见。

  钱多多看了一眼自己的杰作,顺手将段锦一变成了第二个岳超群。

  能听能看能感知,却动不得说不得做不得,连生存都要倚靠别人。

  这时候段锦一的嘴边已经有了涎水,钱多多啧了一声,“你二儿子,就是跟段霎弥长得一样没有名字的那个儿子跟我讲,他俩都是你的儿子。”

  段锦一睁大双眼瞪着钱多多。

  “你用这个眼神看我,就让我怪不好意思的。”钱多多摸摸下巴,脸上没有一点儿不好意思的样子,“他说你们之所以父子鉴定不对,是因为你是特殊的例子,说白了就是你生物没有学好,感觉全世界都背叛了你。”

  在和假霎弥谈过之后,钱多多也有些疑惑,所以就去问了下张灵儿。

  虽说张灵儿是农作物这边的人才,可是生物这方面的东西还是了解一下,直接给钱多多甩了一个新闻链接。

  新闻内容是,一个人有巨大的胎记,实际上是在母胎中吞噬了自己的同胞兄弟,然后这个人的遗传因子也不是他的,而是他同胞兄弟的。

  结合起假霎弥说的胎记,钱多多就明白,段锦一也是这个个例。

  为了让段锦一不自在,钱多多把那新闻找出来,给段锦一一行行的看,他不想看就一个字一个字的念给他听。

  妈的,让老子难受,老子就让你一辈子不自在!

  以后的日子段锦一没法说话,也没法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赎罪,只能一直愧疚下去。

  现在段锦一已经闭上眼睛,钱多多摇摇头叹了一口气,“听说,您的第一个妻子也是唐僧肉,那您还真是一个有意思的人。”

  段锦一的眼皮子抖了下,一行浊泪从他的眼角留下。

  钱多多嗤笑一声,抓住段锦一的衣领子,就往山外面飞去。

  不知道段家的人在哪儿,但是放在路边上绝对没问题。

  钱多多找了一段路,路上还是有来往的段家人,将段锦一往地上一扔,打开段锦一的手机就开始放歌。

  好在段锦一的手机是指纹解锁,不用再费劲找密码。

  声音惊动了本就害怕的人,钱多多拍拍屁股往云糖在的地方飞去,不留下一片尘土。

  云糖这边好半天没有看到钱多多的人,也没有接到钱多多的消息,已经开始有些急躁,一个劲儿的在房子里转圈。

  一转头看到钱多多已经过来了,云糖这才松了一口气。

  “过程中有啥意外没,我看到那俩巫师弄的虫子都到了你身上,你有事没?”看到钱多多的第一时间,云糖就没忍住问了出来。

  在监控里看不出虫子的下落,但好歹能看出来人脑袋在钱多多的头上炸了,以及第二个黑衣人的动作。

  “事就有一点儿,就是今天的菜别有线和白的东西。”钱多多摸摸肚子,无可奈何的说道:“看了刚才那些虫子,有些倒胃口。”

  云糖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啥比较好。

  但是人看上去没啥伤,云糖就让钱多多上车,去县城里找吃的。

  “我记得是云省人还是壮省人的,喜欢吃虫子。”钱多多说着说着打了一个哆嗦,“看刚才那虫子的样子,我真佩服你们南方人。”

  云糖平心静气的开着车,没有告诉钱多多,鲁省人还吃蝎子。

  这只是一个大范围的喜好,又不是每个南方人都喜欢!

  这些话解释起来也没啥意思,云糖挂着牵强的笑容,一路飞奔到县城。

  在钱多多进山的时候,云糖就已经预定了一桌饭菜,现在正好是上菜的时候,不多不少刚刚好。

  钱多多也就不和云糖说刚才到底发生了啥,只管着吃饱喝足,然后好好的歇一顿。

  吃的时候钱多多还在想,要是那些虫子不在人脑袋上待着,说不定还是道蛋白质丰富的菜肴。

  “这次段家应该不敢再动这边的东西,但是我怕他们会下些别的绊子。”云糖吃的东西没有钱多多那么多,没一会儿就开始担心起正事来。

  “没事,也就段锦一和我不对付,其他的人还没那么傻要和我作对。”钱多多得意的挑了一下眉头,“这次做英雄,也算是给段家一个教训,他们没有那么多资本跟我继续作对,只能好好的夹尾巴做人。”

  “那段……”云糖注意到钱多多的眼神,把剩下的俩字咽了下去。

  段锦一?段锦一已经不是威胁。

  当一个武林人被废的时候,在武林的层面上他就已经没了威胁,要是行动不便,在哪方面都没了威胁。

  哪怕不知道段锦一现在啥状况,云糖也能猜出一个大概来。

  原本云糖还在担心钱多多会妇人之仁,现在看来都是云糖的多心,钱多多对于朋友才会一直下不定决心,对于仇人来说那绝对是阎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