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运农民 第1651章 陈芝麻烂谷子


一秒记住【捧手小说网 www.0731xf.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没死在里面?那真可惜。”清玄将一杯刚烹好的茶放在鼻子下面嗅着,“我还等着你死之后,把你的骨灰放到东陵里面,介绍我都已经想好了,就是前朝的最后一个太妃。”

  “你越是这么说,我越想活着。”天阑一把将脸上的面具摔到桌子上面,端过其中一杯茶,“味道不错,这些年又出了新茶?”

  在茶杯中,一朵花骨朵缓缓的绽开,不光是让人闻着感觉香,看上去也是一个美好的场景。

  清玄将第一遍茶倒在一旁的杯子里面,一边弄着手里的茶杯一边说道:“你今天应该看到了钱多多,这就是他弄的茶。这茶不光是闻上去香,喝起来还能让你感觉到别的东西。”

  听清玄这么一说,天阑更加好奇,直接把一杯茶牛嚼牡丹一样的倒进嘴里,还不忘砸吧砸吧嘴。

  这副姿态看得清玄直摇头,“看看你这个样子,说出去都会毁了别人心目中对前朝后宫女人的想象。”

  天阑白了清玄一眼,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顺便将一旁的茶点端到自己跟前,“我要是一个合格的前朝后宫女人,估计你这一辈子都见不到我这个人。”

  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裹小脚读三从四德,哪怕是高贵一点儿的女人,也不能接触武学。

  清玄知道一些事情只能暂时说一下,说多了也会被天阑厌烦,所以只好转移的话题,“南玄死了,你心里有没有别的想法?”

  天阑伸手拿茶点的动作一顿,一时间没有了别的动作。

  本来还在清洗东西的清玄有些疑惑的看向天阑,哪知道正好看到天阑睁大了双眼,眼泪啪哒啪哒的往下掉。

  这样子就好像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不可思议,也最让她伤心的事情。

  天阑的样子吓得清玄差点儿把自己宝贝了好几的茶具丢到地上,他把茶具随手往桌子上一放,连声问到:“你没事吧,你别吓我,你年纪都这么大了还搞这种小孩子的东西,真的会吓死人的!”

  清玄锲而不舍的呼唤终于唤回了天阑的思绪,她转头看向清玄,“什么时候死的?”

  “你闭关后没多久,就死在了自己家里面,是急症。”清玄看天阑没事,这才继续坐在椅子上,打算把自己刚才没做的事情做完。

  “急症?”天阑的思绪渐渐回笼,眼神犀利的盯着清玄,“说,这件事和你没关系,还有紫云以及霁茶的事情都和你没关系!”

  清洗的动作有稍微的停滞,天阑脸上布满的不可思议。

  这样的反应证明了,这件事的确和清玄有关系!

  “清玄,你是不是忘了当初到底是谁在战乱中救了你,还看你有武功天赋把你送到了云之派,你还是不是人!要不是南玄的话,你早就碎成了一团肉渣!你现在的名字就是南玄给你的,每次别人叫你清玄元长老的时候,你心里就没有一丁点儿羞愧?”天阑摇着头,显然是不相信自己看了这么久的人,竟然就这么看走了眼。

  “他们的意外和我没关系,我只是没有追究之后的事情。”清玄低垂着眸子,让人看不清他到底在想啥,“这件事云之派牢牢的牵扯在里面,我就算一开始知道些什么,也不能做出任何抉择。”

  这句话可以说是给天阑造成了极大的震撼。

  啥叫云之派牢牢的牵扯在里面,云之派能够传承这么多年就代表了这是一个不喜欢惹事的门派,可是这一下子惹了这几个身后有着不少势力的几个人!

  看天阑还是有些懵的样子,清玄只好和天阑说明,当年到底发生了啥。

  天阑闭关之后,清玄也有想过要不要闭关或者去无名山寻找更高的进步,可是现在元长老就只剩清玄一个人,那也只能再等一段时间。

  可就是这段时间,吉省传来了孟南玄得了急症身亡的消息。

  清玄之前还找孟南玄要了琉璃珠,自然不认为这个消息是真的,但是后来门派内其他人的嘴脸让清玄不得不相信,这件事是真的。

  不光是真的,里面还有云之派当了推手。

  那些眼皮子浅的长老眼睛里看的都是孟南玄当年攒下的东西,所以就联合着别人把孟南玄弄死,可是最后啥都没弄到。

  因为自己想要的琉璃珠已经在手里,研究只是时间的问题,再加上平常对孟南玄的感情有些复杂,清玄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咋处理。

  清玄知道这件事对云之派的影响不好,然而也只能处置一批没能力的长老,有能力的长老还是要高高举起轻轻放下。

  本来以为这件事只是偶然,没有想到这些人始终没有抱着好的心思,接连参与进别人的行动中,在一些事情中获利。

  后来参与的人太多,哪怕受害的人是清玄认识的人,或者是看好的后辈,清玄也没有办法再治理。

  因为这些人已经抱团,只要处理了其中的任何一个人,之后都会造成整个云之派的崩塌。

  掌门管不了事情,清玄也没办法力挽狂澜。

  就这样清玄只能冷眼旁观这些人做的每一件事情,但是也只能看着。

  “你撒谎。”天阑指着清玄的鼻子,语气中满是不信任,“乾玄那么厉害的一个人,你可不要说他们那些人,就能把乾玄解决掉!”

  “乾玄的事情……我的确无能为力,因为乾玄中了别人的圈套,之后内力尽失,任人鱼肉。”清玄眼中也有些许哀伤,“你知道乾玄不是一个低调的人,他又有着特殊的能力,之后的事情你也能想象的到。”

  清玄的话音还未落,天阑就捂着胸口干呕起来。

  等到干呕声渐渐停止,清玄才再次开口,“你这次能够出关也是一件好事,虽然我不能阻止当初的事情,但是我们可以给他们报仇。”

  天阑呆愣得看着窗外,此时的天阑根本不像是一个强大的人,而是一个失去了自己三观的人。

  “云之派现在都这个样子了,也是该变一变,但是……”天阑眼睛通红盯着清玄,眼中有着一颗眼泪要落未落,“乾玄最后……有没有你的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