捧手小说网
捧手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王者荣耀之剑道纵横 > 第29章:赌约

王者荣耀之剑道纵横 第29章:赌约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呵呵,你就尽情的放狠话吧。”

  电话那头,盛超讥笑起来。

  “有话说,有屁放,拿着吴水桐的手机,在我这宣示主权吗?”

  元殊不屑的一笑,旋即不耐烦道。

  “一个月以后,也就是二月九号,在我们今天见面的地方,我会举办一场王者荣耀擂台赛,到时候,给我洗干净脖子吧。”

  “怎么,想要在游戏上让我难堪么?”

  元殊换了一只手拿着手机,轻哼道。

  “不止是游戏,还有很多同学的面,我要在那一天,让你感受到,什么叫做耻辱!”

  语气陡然变化,盛超怒吼道。

  “好啊,我等着。”

  元殊没有拒绝,嘴角轻掀,道。

  “十点整,届时,我们之间,也做个了断吧。”

  盛超再度冷声道。

  “为了吴水桐么?”

  “当然,你让我的女人伤心,我自然要替她报仇,这次擂台赛,我会采用solo以及5v5对抗赛的形式进行,我给你机会,你可以去寻找帮手,这样的比赛,很公平吧,更何况你有一个月的时间可以练习这个游戏,希望到时候再见面的时候,你不是以白银段位出现在我的眼里。”

  “照这么说,我还要感谢你了?”

  元殊嘴唇轻轻的动了动,说道。

  “那是你的事,我只是在以我的方式来击垮你,让你声名狼藉罢了。”

  盛超说的相当的无所谓,而元殊,则是继续道:“你是不是对你自己太自信了,给你句忠告,你的自大,或许会成为你注定失败的结果。”

  “别净说漂亮话,你怎么不说自己太瞧不起人了呢,你以为你能有多大进步?我现在可是堂堂正正的白金选手,你以为这一个月我不会进步?少说废话吧,一个月以后的上午十点整,我在电竞社里等着你。”

  “既然这场擂台赛注定会备受瞩目,那么不妨,我们定个奖惩吧,不然所有的结果,都对你有利。”

  “什么?”

  “如果我赢了,你就要当着所有观众面,在我面前下跪。”

  微微沉顿,元殊一口气说道。

  “好啊,那如果你输了呢?”

  似乎对于元殊能赢过自己就没有希望,所以盛超也是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你不是很想看我在你面前下跪么,那么我就照搬好了。”

  元殊不假思索的道。

  “不行,你若和我平等,那可看不出差距,我不仅要你下跪,而且,还得磕三个响头!”

  立刻的否定,盛超补充道。

  “好,这赌约,我接了。”

  元殊同样没有拖泥带水,立刻就答应了下来。

  “好,希望你不会为自己太狂妄自大而后悔!”

  盛超大叫一声好,提高声音道。

  “这话应该是我原封不动送给你的,我已经录音完毕了,你我谁都无法反悔,一个月后,电竞社见。”

  “哼,奸猾的小子!”

  “嘟嘟嘟···”

  没等元殊再说话,电话那头,便是立刻挂上,将录上的一分多钟的音频保存好,元殊双手插兜,便是朝着公交车站行去。

  对于自己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接下赌约,元殊其实内心,还是有一点紧张和不安,盛超说得对,他给自己这一个月,不见得自己就能够真正的打败他,看似是在给自己时间成长,但是他,依旧会和自己同步的增长实力。

  这种一石二鸟的举动,元殊在玄幻小说里经常见到,都是一些老掉牙的套路,大反派们一般都借此让主角活得时间久一点,最后因为托大等原因,让主角完美击杀。

  当这种事情真切的发生在自己身上时,元殊还真的有那么一瞬间,没什么自信,虽然自己已经是黄金二的段位了,但是盛超比自己,还要高出一个多小段位,而且他擅长刺客,而自己虽然也想用刺客打出一番天下,但现实是,他不过是个专门使用坦克的新人罢了。

  “还要召集人手···”

  元殊知道盛超有一个名叫for什么的战队,solo赛之后,还有着五对五的对抗赛,他还要寻找四个队友,才有实力抗衡盛超的for战队。

  关于赌约的事情,元殊也和陈昊然通了气,当听到元殊接下赌约的时候,电话那头,陈昊然有些责怪的道:“哎呀殊儿,你怎么这么大意啊,那盛超,明显就是想让你下不来台,他就是在对你使用激将法,不是我泼你冷水,这一个月以后的比赛,我劝你真的不要接,胜算太低了!”

  “你听我说昊然,找人的事,总归有办法的,最主要的是,要提升我自己的实力,这才是我们整个赌约的转折点,你放心吧,这一点,我会自己拼命努力的去练习的,一个月以后我也要组建一个战队,你的射手不错,要不要在我的战队里,当个主adc,我这个位置,可以留给你。”

  关于陈昊然所说的,元殊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但是他接下来也得接,接不下来更得接,这就是一场没有后路的赌约战,元殊知道,虽然这次擂台赛规模不可能庞大到轰动全校,但是来观战的人数,也绝不会是寥寥数几。

  所以这一战,一定是决定了他和盛超名誉的一场战斗,谁笑到最后,谁才是赢家,而且,谁笑到最后,谁笑的最好。

  ¤\OK首l发27@0b3%{7=t5F9R

  “行吧,先这样吧,但是我觉得人手问题,还得你自己去找,我的实力虽然是白银,但是我的主业不是王者,如果是lol,我绝对可以胜任adc的位置,暂时先这样吧。”

  电话那头,陈昊然显然是对自己信心不足,有些打退堂鼓的不确定道。

  “没事的昊然,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不着急,这个位置,我先留给你,如果到最后你还是不想要,我就给别人。”

  元殊没有责备陈昊然胆怯的想法,这件事从始至终,都是因他而起,所以最后去解决的人,还得是他自己。

  挂了电话,元殊便是看到公交车靠站,上了车之后,他没有着急去联系别人,而是打算着,先在最后两天赛季结束之前,达到铂金五的水平。

  虽然在段位上,元殊可以说是乘着火箭追赶盛超,但他知道,自己擅长的位置还是太少,而且随着玩的次数增多,元殊也有所发现,专精坦克,真的是只能hold住前期,一到中期,就要拼谁家的坦克更肉,这样到了后期,才能抗住更多的伤害。

  所以想要carry全场,只有选择射手或者刺客,法师也是中后期的英雄,而且多数法师还是一套爆发,虽然可以左右战局,但是无法决定战局的走向,射手或许可以有着决定战局走向的能力,但是唯有刺客,才能够打破战局平衡的本事!

  大走向只是决定了大体的趋势,但是打破战局,形成多打少,或者是切掉重要的后排,一个好的刺客,往往是改变战局的主导,改变和决定之间,有着太多的断层关系,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改变和决定,有时候真的是宛若鸿沟。

  回到家中,元殊接到了夕媛晴的语音聊天请求,接通之后,他便是将下午所发生的一切,和她一并讲了出来。

  “你可真行,又打架。”

  虽然被夕媛晴说教了一句,但是以元殊对她的了解,这句话绝对不是在责怪他什么,而是略微责备的语气里,有着一丝欣赏,以及赞同。

  “那怎么办,人家的大靴子都要踢到我脸上了,我还等着破了相报告校长吗?”

  无奈的说了起来,夕媛晴听到元殊故意操着的强调,也是忍不住的轻笑出声。

  “怎么样,受伤严重么?”

  语气变得正式一些,夕媛晴关心道。

  “放心,没大事,你又不是不了解我,抹点创伤止痛乳膏就好,这种挫伤擦伤之类的,就算是伤到骨头,这药可比云南白药喷雾剂和气雾剂要好用多了,一晚上就有好转。”

  元殊微微一笑,不在意的道。

  “不过这个吴水桐还真是有点婊啊,享受着你们俩对她的好,还要强行给自己洗白。”

  夕媛晴咂了咂舌,冷不丁的说道。

  “也不能全怪她,其中也有我自己陷得太深的缘故,没有看得更远。”

  叹了口气,元殊振作道。

  “五条腿的蛤蟆没地儿找,但是两条腿的人,可到处都有,听你晴姐我一句话,别吊死在这女的一棵树上,好女人有的是,实在不行,跟我也成。”

  听着夕媛晴一通的安慰,感到有些不对的元殊,忍不住的笑骂道:“夕媛晴,你这个可有点老王卖瓜,自卖自夸的嫌疑啊,怎么着,趁机占我便宜?”

  “切,谁稀罕占你便宜,姐这么漂亮的,追我的都排到姥姥家去了~”

  夕媛晴傲娇的说道。

  “你可歇菜吧,不过说句实话啊,我不选你,也是因为,我对你没兴趣,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我还真就做不了你的跟屁虫。”

  此时的元殊,大大咧咧说道。

  “得了吧,你那明明就是不行,虚了吧你。”

  夕媛晴此时也是不甘示弱。

  “行了,不跟你扯淡了,我准备躺床上歇会儿了,哎,右手伤了,干啥都受影响···”

  懒散的倒在了舒适柔软的大床上,元殊伸了个懒腰,打着呵欠道。

  “唉哟,好猥琐哦,右手啥都干不了了是吧?”

  夕媛晴那边,也是坏笑的说道。

  “对不起,我习惯左手,让你失望了,作为右撇子,比较失败。”

  元殊同样是没有被说的接不上话,反驳道。

  “切,就你还左手,我还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呢。”

  “这不是掏粪男孩的歌么,前些天我还在朋友圈里,见到一大哥发自己的自拍视频,配着动作还挺搞笑,只不过台词是666.。”

  “你可快别黑tfboys了,小心人家千千万的粉丝打死你!”

  夕媛晴嫌弃的说了一句,连忙制止道。

  “我也是听别人这么叫,再说了,粉丝和路人黑之所以会不停掐架,跟明星一点关系都没有,有时候不是粉丝刻意招黑,谁会无缘无故的去黑明星,就算明星自身出了问题,也不应该被道德绑架,就像赤赤那件事,人家分不分手,结不结束爱情长跑,和你有什么关系,不相信爱情那太好了,反社会人格群体欢迎她,邪了门,非要刷存在感?”

  说到这里,元殊也是气儿不打一处来。
猜您还喜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