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来袭:腹黑总裁偏执爱 第960章 纸是包不住火的


一秒记住【捧手小说网 www.0731xf.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960章 纸是包不住火的

  米容星眼睛一闪,在原地转了个圈,望着这豪华的别墅,他惊讶万分,“这屋子以后就是我的?”

  巴哥勾唇一笑,戳了下他的脑袋,“你想得美!”

  “对,这儿除了你小爸爸,还有邵骏飞呢。”小酸菜提醒道。

  米容星又愣了愣,忽然想起什么,他小胸脯一挺,“我才不要嫁呢,姥爷说了,我姓顾了!我叫顾琦星。”

  凌琦阳兄妹俩互视一眼,一脸疑惑……这“名字”没听爷爷公布呀。

  于是,凌琦阳提出疑问,“米容星,你已经改好名字了?”

  “嗯,姥爷说到伦敦就改。”

  “哈哈哈……”凌琦月拍着小手笑,“你还是那么笨,到了伦敦,我们三个人都会用英文名字,你当然改名了。”

  “不跟你们说。”米容星噘起小嘴走了。

  来到沙发前,他深吸一口气,勇敢地走到顾锦成跟前,“姥爷,有件事我想跟你商量一下。”

  看外孙主动来跟自己谈事,顾锦成不无惊喜,小家伙的胆子大多了啊。

  “你说。”他温和一笑。

  “请问,我现在是不是顾家人?”

  “是啊。”

  “那你帮我的名字改好没有?”

  顾锦成马上看了眼身边的妻子,陈怡兰笑了笑,“星儿,你别慌,这次回去就帮你改。”

  “姥爷,我要叫顾琦星,你们以后别叫我米容星了,我要叫顾琦星。”

  顾琦星?

  顾锦成邃眸一闪,摸了下他的头,“好,好听,姥爷答应你。”

  米容星的神情明显一松,“还有一件事。”

  “说!”

  “我不要跟妈妈一起嫁人。”

  “噗……”陈怡兰笑喷,“星儿,虽说你要嫁人了?”

  “小公主说,妈妈要嫁给小爸爸,那我就要跟着妈妈一起嫁。”

  他话音一落,在座的大人们都笑起来,邵兵拉过他的手,笑着说:“好啊,你嫁过来之后那就叫邵琦星了。”

  米容星凤眸一瞠,拔腿就跑,“我不要嫁!”

  哈哈哈……

  晚上,邵家大院灯火通明,欢声笑语不断。

  因为邵老爷子早让管家他们有所准备,所以晚上的酒宴办得非常隆重,小爷爷那边的亲人也都到了,加上顾家在这边的亲戚朋友,大家齐聚一堂,热闹非凡。

  郑易桦和顾欣妍穿戴一新,手挽手,举着酒杯接受着众多亲人们的祝福。

  小爷那边的大媳妇突然发现今天青凤没有参加,遂奇怪地问兰母,“怎么一回事?这么隆重的酒宴,他二姑一家人怎么不参加?”

  兰母神色散乱,目光躲闪,“听说有事出远门了。”

  “没有啊,青凤下午还跟我通了一个电话,她说她在家呀。”小爷大媳妇又抻长脖子四处张望了下。

  “那我不清楚。”兰母不想多说,转身离开了餐桌。

  这大媳妇立刻跟她自己那边的人交头接耳起来,没一会,许多人都发现邵家二姑不在现场。

  话传到了小爷耳朵里,他忍不住当着这么多客人的面问邵老爷子,“大哥,青凤呢?还有志明怎么没来?”

  黎志明与郑易桦在网球场比赛,这邵家家族的人可都看得明白,这俩个小年青绝对是生了意见的,俩人并不友好。

  小爷问话一出,许多人都不解地看向老爷子。

  邵老爷子瞟了眼顾锦成,淡淡地回:“身体不适,她就不参加了。”

  “那二女婿也得来啊,这烨儿明天都要去部队了呀,不来饯行说不过去。”

  “哎哎,你喝酒,她是小辈,你就别关心了。”邵老爷子不耐地朝自家弟弟摆摆手,转移话题,“来来,你还是跟顾董多聊聊生意经。”

  顾锦成一笑,朝自己的妻子使了个眼色,然后才端着酒杯跟小爷他们交谈起来……

  陈怡兰端着酒杯装作找人的样子慢慢地观察着在场闲聊的一些人,路过小爷那边的女人堆时,忽听一人说——

  “我听说青凤是被老爷子赶出去的。”

  “是吗?为什么要赶她出去啊?”

  “据说害了顾小姐,造成顾小姐跟他儿子滚在了沙发上……被邵烨发现后,邵烨跟志明就扭打在了一起,俩人都受伤了。”

  “什么?邵家出了这么大的丑事啊?”

  嗡……陈怡兰脑袋一晕,浑身一颤,手中的酒杯差点落了地。

  难怪,难怪郑易桦的唇角有淤青,难怪邵老爷子会进医院,这不是被气的吗?

  “嘘……嘘……”

  有人瞟见了陈怡兰,议论声嘎然而止。

  陈怡兰不知道自己怎么走下回廊的,扶着院子里放水果的长桌一角,她努力地呼吸着,让自己的心慢慢趋于平静。

  好一会,她才挪步朝后花园方同走去……

  灯光映照着碧蓝的游泳池,波光闪闪,夜色迷离。

  顾欣妍和郑易桦坐在太阳篷下的白色藤椅上,安静地望着水面……

  咚!顾欣妍一扬手,手中的一颗雨花石落进了池里,漾起了一圈波纹。

  郑易桦一笑,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诺,我还是想跟爸爸妈妈去道个歉,明天早上我就要走了,这件事总不能搁在心里不说。”

  “小哥,事情都过去了,我觉得还是不要说的好,我怕妈妈多想。”

  今天母亲对邵兰兰的态度明显不大好,顾欣妍是很清楚的,若知道青凤对自己动手脚,想谄害自己,搞坏自己的名声,母亲可能更受不了。

  大家的生活刚刚趋于平静,别因为她的事又搞得人心慌乱。

  “可有些事是纸包不了火的,今晚青凤一家人都没有过来,难免有人会说闲话。”郑易桦认真道。

  顾欣妍不以为意,“我想妈妈一直跟爸爸在一起,没空去凑女人堆,应该不会发现青凤不在。”

  “奶奶!奶奶……”

  忽然,不远处传来小酸菜的叫声。

  顾欣妍一怔,急忙站起来,左右一扫视,发现一抹蓝色的身影就站在他们身后的花坛边,小酸菜一叫,她才移步离开。

  “妈妈?”顾欣妍紧张地握住了郑易桦的肩膀,心紧了。

  “奶奶,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小酸菜和凌沫雪走过来。

  陈怡兰淡淡一笑,“屋里太闷,奶奶才出来随便走走,看看外面夜景,真的很美。”

  “奶奶,我也是陪妈咪出来散步的,要不,我现在陪你走走?”小酸菜乖巧道。

  陈怡兰很淡定,“好,你陪奶奶走走。”

  “妈,那我去找欣妍他们聊天了,再见。”凌沫雪朝她们挥了下手,往泳池这边走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