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来袭:腹黑总裁偏执爱 第832章 盯着不老实的女儿


一秒记住【捧手小说网 www.0731xf.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832章 盯着不老实的女儿

  “妈妈!”米容星已经跑到舷梯上去了,他挥着手,“妈妈,小爸爸,再见!”

  俩人的注意力马上被儿子吸引,他们走过去,微笑着跟他告别。

  当孩子们都上了飞机时,楚磊的车子才赶到,他牵下小叮当,把一只小行李交给了保镖。

  看到迎过来的凌沫雪,他说:“你们临时这么一决定,害我好多东西都来不及给叮当收拾。”

  “爸,没事的,邵家的家境比我们顾家还殷实,那儿什么东西都有。”说完,她摸摸小叮当的脸,微笑着问,“叮当,去京都开心吗?就要坐飞机啦。”

  “开心,谢谢妈妈。”小叮当热情地抱住了她的腰。

  凌沫雪弯下腰亲了亲她的脸,“宝贝,去那儿好好玩,别害怕,你是妈妈的女儿,他们非常爱你的。”

  “嗯。”小叮当乖巧地点了下头,又仰头看了眼走过来的顾明煊,小嘴张了张,最终还是没有叫出“爸爸”这两字。

  “叮当,来,我抱你上飞机。”顾明煊张开手,眼底浮着一丝笑意。

  小叮当害羞地转身抱住了楚磊的腿,“我要姥爷抱。”

  “好好,姥爷抱。”楚磊对这个爱黏他的女孩宠得很,抱起她径自上了飞机。

  顾锦成随后上去,等孩子们坐好,他轻拍了下楚磊的肩膀,“等我回来一起喝一盅。”

  楚磊似惊喜又似不屑地挑了挑眉,“看我心情。”

  顾锦成勾唇,淡淡地掠过一抹笑意,“过去的事都清了吧,别再放心里了,我都没记恨你。”

  “我有什么好让你记恨的?”楚磊瞪着他,“你处处让她听你的话,根本就不爱她。”

  “嗯?”顾锦成一愣,“你恢复记忆了?”

  “没有。”楚磊傲慢地一甩手,转身下了飞机。

  顾锦成蹙眉嘀咕一声,“我怎么感觉你已经什么都想起来了呢。”

  飞机起飞了,大家望着它慢慢在空中成了一个小白点,又渐渐消失……

  顾欣妍趁大家没注意,搂着郑易桦的脖子,踮起脚亲了下他的脸,轻轻道:“去我酒店翻译?”

  “不了。”郑易桦的脸色微红,深情地望着她,“我还是回南门小屋里工作,那儿清静。”

  “你怕我会吵你?”顾欣妍撒娇地拧了下他的手臂。

  郑易桦扬唇,“对,说得非常正确。”

  “坏蛋。”

  顾欣妍知道自己是无法改变他决定的,笑了笑,从包里掏出一副茶色墨镜替他戴上,又拉住他的手,“走吧,那我送你回去。”

  “欣妍!”他俩刚要走,陈怡兰走了过来,“你们这是要去哪?”

  “妈,易桦要抓紧时间翻译论文,我现在送他回去。”顾欣妍认真回答。

  陈怡兰微拧了下眉,“回那个出租屋里?”

  “嗯。”郑易桦点头。

  “别去了,现在大院里很清静,几个孩子又不在,你就到那儿工作吧,一日三餐,我们吃什么,你也吃什么。”陈怡兰手一挥,处事利落。

  “阿姨!”郑易桦上前一步,“我还是回去吧,那边我呆得习惯。”

  “嗯?”陈怡兰不可思议地盯着他,“我们家……你呆得不舒服?”

  “阿姨,我不是这意思,我只是过惯了原来的日子。”

  陈怡兰目光幽幽,别有意味地投向了顾欣妍,顾欣妍扬颜一笑,“妈,我们家规矩多,还是让他回家吧,那边他自由。”

  哦……我们家不自由了?

  陈怡兰的眼睛更深幽了,她微微眯起眼,看俩个年轻人的神色更加怪异。

  好一会,她说:“那随便你们吧,不过,欣妍,你晚上得给我回家。”

  顾欣妍吐了下舌头,她明白了,母亲想让郑易桦呆在她的眼皮底下,莫非就想“盯”着她这个不老实的女儿而已。

  免得他们犯“错误”!真是操心。

  顾明煊搂着小妻子朝这边望了眼,见顾欣妍和郑易桦坐上车走了,他才慢慢走到母亲身边,“妈,这几天我们也不去大院了,等爸爸回家,我们再过来。”

  陈怡兰顿了一下,随后她无奈地一笑,摆摆手,“行行,你们都自由浪漫去,我老太婆一个人呆在家,清静!”

  语罢,她朝不远处的楚磊礼貌地点了下头,坐上车,让老李开走。

  “明煊,那我跟爹地走了,你去上班吧,晚饭再见。”凌沫雪也接着跟顾明煊告别。

  “嗯,我让曹辉带人跟着你,你手机不离身,如果有事及时打我电话。”顾明煊温柔地抹了下她额头上的汗珠子,“天热,注意防暑。”

  “我知道,谢谢老公。”凌沫雪微笑着与他拥抱了下。

  楚磊朝他们夫妻俩望了几眼,淡淡一笑,先坐上了车。

  没一会,凌沫雪拉开车门坐到了他身边,小车启动,她开心地握起楚磊的手,微笑着问:“爹地,就要见着妈咪了,你会不会紧张?”

  “不紧张。”楚磊淡然道。

  可没过一分钟,他就掏烟,发觉忘带打火机,他怅然地叹了口气,把烟盒又放进了裤袋里。

  凌沫雪抿唇一笑,从包里掏出一只打火机递过去,“送给你,但在车里别抽。”

  楚磊翻转着这只纪梵希金色打火机,奇怪地问:“你也学会抽烟了?”

  “没有,这是明煊的,他说自己要戒烟,让我监督他。”

  “嗯,不错,有空爹地在上面雕个花样,留个纪念。”

  闻言,凌沫雪的笑容微滞,眼前浮现出自己在酒吧套房里拾到的那只刻有“辰”字的打火机。

  时间过去好多天了,凌景琛到底查到什么没有?

  车子到了楚家,楚磊说要去洗个澡再做个头发,让凌沫雪先去白家把夏燕妮接过来。

  “爹地,你不亲自去接吗?”

  “不了,免得那个白老头看到我不舒服。”

  凌沫雪不强求,坐着曹辉开的车来到了玫瑰园,车子刚到小区门口,她忽见一辆白色小车从里面开出来,坐在驾驶座上的女孩子很像白露。

  她奇怪地皱了下眉,等到白家门口下车,她迅速开门进去,扯嗓叫:“妈,妈!”

  夏燕妮披着头发从楼上下来,神色匆匆,“雪儿,出什么事了?”

  “妈,小露是不是出去了?”

  “是啊,她说要去送送少枫,少枫在医院,过会要回海滨。”

  “妈,你怎么没派人跟着妹妹呀?”凌沫雪担忧道,“她现在的心情也不是很好,如果再出意外怎么办?”

  听到这话,夏燕妮神情一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