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来袭:腹黑总裁偏执爱 第69章 好爱好爱你


一秒记住【捧手小说网 www.0731xf.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而此时的米容星趴在凌琦月的枕头边,小手指轻轻地抚了下她绯红的脸颊,不紧不慢地说:“小公主,你快点醒来,以后我会保护你,不让你再害怕了。”

  保护?

  凌琦阳闻言皱起眉,拿开他的手,“你不是说会游泳吗?怎么还让我妹妹沉到水底下去?”

  米容星红了脸,嗫嚅,“我……我当时太紧张了,没能抓住她的手。”

  “别吹牛,你明明不会游泳。”

  米容星低下头,被人看穿的滋味不好受,何况这是未来老婆大人的哥哥。tqR1

  他交织着手指头,眼睛乌黑地转动着,思忖半晌后,又结结巴巴道:“我家有钱,我以后请保镖保护小公主。”

  他话刚说完,凌琦月突然睁开眼睛,两只手往空中抓了一下,嘴里喊了声:“爹地!”

  “啊!”米容星吓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摇着手,小脸苍白,“我不是爹地,不是啦!”

  坐在沙发上的凌沫雪和顾明煊同时扑过来,俩人望着凌琦月,异口同声,“酸菜,你醒了?”

  可凌琦月望了眼天花板,闪亮的眼睛瞬间又黯淡了下去,手一软,她又闭上了眼睛。

  “妹妹……”凌琦阳握住了她的手,小眉头皱得紧紧的。

  凌沫雪心里一揪,刚转过身,两只手臂就抱住了她,一股男人的清冽气息轻拂在她耳畔,“没事,她只是做梦。”

  额角抵在他肩膀上,凌沫雪捂住了嘴……

  “米容星!”顾欣妍上楼来叫儿子了,没等她把门推开,米容星就像一只小狗似地窜了出去。

  “妈妈,走走,你别进去。”他拖着母亲下楼。

  顾欣妍奇怪地望着他,“为什么这么紧张地赶我走?”

  “我发现舅舅很喜欢小公主妈咪呀,免得你扫兴!”米容星坐到沙发上,小手一挥,“你回家,我今晚跟姥姥睡,等小公主醒来。”

  顾欣妍被他气得拎起包当真一个人走了。

  夜色慢慢深了,顾家大院渐渐陷入了一片静寂中,偶尔,后院传来几声狗吠声。

  三楼,凌琦阳已躺在妹妹身边睡着。

  床边的椅子上,凌沫雪握着女儿的手慢慢松了,眼皮不停地耷拉下来,就在昏昏欲睡中,一双手伸过来轻轻抱起她,“躺沙发上睡吧,把酸菜交给我。”

  凌沫雪一震,脑子清醒,她挣扎着下来,摇摇头,“不,你睡,我是她的妈咪。”

  “我是她的……爹地。”

  “……”凌沫雪倏地抬起眼皮,望着他一本正经,又略带疲色的脸,心里五味掺杂。

  想笑笑不出,想哭哭不出。

  顾明煊的手轻抚在她脸上,低头,他温柔地吻了下她的额头,“你没听到酸菜一直叫我爹地吗?”

  “她以为爹地死了。”凌沫雪心酸道。

  顾明煊蹙眉,“这话什么意思?你未婚夫到底有没有死?”

  “我没有看到他的尸体。”

  “这么说,你并不肯定他真的死了?”

  “嗯。”

  顾明煊抿了下唇,又一把搂过她抱在怀里,很霸道地说:“那你也别去想他,你现在有我了!”

  这话听起来很无理,可落进凌沫雪耳里,却字字带着甜蜜钻入心扉……

  她真想说:顾明煊,我是因为怀疑你是他呀!否则,我一定会说Jack死了,他坟头的草都长得两米高了。

  凌晨一点,别墅里突然走出了三个人,一个清瘦的女人双手捧着一只装满清水的大碗,嘴里念念有词。

  另一个老点的女人走在最前面,手里挥着一件公主裙,叫着“凌琦月”的名字。

  走在最后的就是顾大总裁,他神情严肃,像保护神似地慢慢跟在两个女人身后。

  因为凌琦月还在发烧,奶妈建议有凌沫雪亲自喊魂,凌沫雪不想失去任何一个能唤醒女儿的机会,便听从了她的意见。

  听到响声的陈怡兰穿着睡衣出来了,她站在回廊一角,静静地望着他们在游泳池边绕着圈走……

  时间在窗口慢慢流逝,当天空出现一丝鱼肚白时,床上的凌琦月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偌大的房间里,她闻到了沁人心脾的花香,转过头,她看到床头柜上的台灯亮着,再过去一点,是一只花瓶,瓶上插着鲜艳欲滴的花朵。

  这是顾明煊半夜里在后花院里摘的。

  “锅锅。”她转向另一头,奇怪地看到凌琦阳睡在自己身边,哥哥的脸上笼着一层橙红色,美得就像花一样。

  伸手,她轻轻地摸了下他的脸,眼睛一闪,她马上坐了起来。

  原来这儿不是自己的家呀!

  她掀开毯子下了地,再抬起头,看到沙发一角有人,使劲地眨了下眼睛,才看清那儿坐着的人正是她喜欢的帅叔叔和妈咪。

  帅叔叔靠在沙发上,一手搂着妈咪,妈咪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他的脸贴着妈咪的头顶,样子很亲密。

  凌琦月愣了好一会,小嘴才咧开,笑纹倏然蔓延到耳朵边……

  妈咪也喜欢上帅叔叔了!

  好耶……好耶!

  她高兴地轻轻走过去,情不自禁地伸出小手,摸了下顾明煊的鼻子,顾明煊微蹙了下眉,身子侧了一下,另一只手又挽上了凌沫雪……

  这下把凌沫雪整个人都抱在了怀里。

  凌琦月偷笑,抬腿爬上沙发,凑过脸,在顾明煊的脸上落下一个吻,那湿糯的小嘴唇沾在脸上,神差鬼磨地让顾明煊微扬了眉梢,脸上浮起了一丝笑意。

  “叔叔,你做梦娶到老婆了是咩?”凌琦月淘气地轻喃了声。

  顾明煊眉心一拢,又听到耳边有稚嫩的声音,“酸菜好爱好爱你哟。”

  酸菜?

  顾明煊蓦地睁开眼睛,垂眸看了眼怀里的凌沫雪,又转头看向自己的身后……

  “酸菜!”他惊喜地叫了声。

  “叔叔!”酸菜扑到他背上,一双小手紧紧地搂住他脖子。

  凌沫雪被吵醒了,看到眼前放大的一张软萌小脸蛋,她愣了愣,随即激动地红了脸,伸手把她和顾明煊一起抱住,哽咽道:“宝贝,你醒了?你醒了?”

  顾明煊心里一悸,脸颊微微泛红。

  “妈咪,我好了,我的头不疼了,你摸。”酸菜转身坐到顾明煊的腿上,拉起凌沫雪的手放到自己的额头。

  “是,是的。”凌沫雪热泪盈眶。

  声音过大,还在睡梦里的凌琦阳翻了个身,忽儿听到妹妹的声音穿入耳朵——

  “我现在好幸福呀,妈咪,你嫁给帅叔叔好不好咩?我喜欢这里的家。”

  凌沫雪当即尴尬地红了脸,抬眸偷瞟顾明煊一眼,却见他笑微微地望着自己,那深邃的眸子灿亮如星。

  心口一个激荡,她娇羞地低下头,“妈咪……会考虑的。”

  “哦耶,叔叔,你听到没?”

  凌琦月高兴地看着顾明煊,小嘴叽呱个不停,“你不要选美行不行?我妈咪同意了呢,虽然她有拖油瓶,但你可以直接做爹多好啊,如果你嫌弃,我和锅锅可以去巴黎的。”

  床上的凌琦阳坐了起来,眼睫一眨,神清倏然变得清明。

  顾明煊怜爱地捏了捏凌琦月的小鼻尖,俊脸在灯光的笼罩下多了抹柔色,“小傻瓜,你不觉得你妈咪有了你们更有魅力?”

  “魅力是什么东东?”

  “酸菜,锅锅醒了,”凌沫雪窘迫地打断了他们之间的谈话,抱过酸菜放到床边,摸摸她的头,“跟锅锅呆在这,妈咪洗一下脸,我们就回家。”

  她说完就去了顾明煊的洗漱间,看着镜中的自己脸色发红,眼神娇羞,不由暗自责备了自己一声——

  “怎么能胡思乱想?嫁给顾明煊……绝不是女儿想得那么简单。”

  掬水冲了把脸,凌沫雪顿了顿,随即她转过身走到豪华的按摩浴缸前又环视了一圈,终于在架子上看到一把梳子。

  可是,这牛角梳子也太干净了吧,连根头发都找不到。

  凌沫雪有点懊悔,昨天晚上那么好的机会,她竟然帮女儿招魂回来后,人累得靠在沙发上就睡着了,忘了到“老虎”头上拔毛。

  俯下身,她又睁大眼睛察看浴缸的每个角落……

  “哎,小妈咪,你找什么呢?”忽然,她的腰被一双遒劲的手臂给搂住了,随即一张温热的唇轻咬了下她的耳朵,声音沙哑磁性,撩得凌沫雪全身紧绷。

  “不是啦,我……我只是好奇看看。”她一心虚就禁不住结巴。

  “想不想试下泡在这浴缸里的滋味?”

  “不用,我……我回去洗。”

  凌沫雪用力掰开他的手指,刚迈开一步,男人手臂一转,她又跌进了他的怀里。

  下巴被男人的手指挑起,顾明煊低下头来,唇角扬起一抹邪魅的笑,另一只手暧昧地滑过她背脊落到腰间……

  “过几天,我希望你在我面前大放光彩,艳冠群芳!”

  “啊?”凌沫雪迷惑,“你这话什么意思?”

  不会让她在他浴缸里洗澡吧?

  顾明煊则浅浅一笑,这小妈咪报名参加选美还要继续对自己隐瞒?

  好吧,那就依着她,权当自己也不知道。

  “没什么意思,随便说说。”他拉起凌沫雪的手,“走,我送你们回家。”

  陈怡兰爬得早,在院子里散步时看到顾明煊抱着笑逐颜开的凌琦月出来,她微怔——

  这孩子好了?

  “奶奶!”凌琦月看到陈怡兰,开心地摇着小手。

  陈怡兰心里一动,望着那张比初升太阳还要美丽的小脸蛋,她莫名地感觉舒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