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来袭:腹黑总裁偏执爱 第619章 一早起来就犯病


一秒记住【捧手小说网 www.0731xf.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需要一个助理。”顾浩然吊儿郎当的一笑,“女的。”

  “臭小子,姐跟你说正经的,我有个朋友喜欢拉小提琴,长得也很帅,我觉得他可以跟你去搞搞音乐,你带带他,可以吗?”

  顾浩然停下脚步,神色诧异地盯着她,“姐,他不会是你喜欢的人吧?”

  顾欣妍脸皮一热,心虚了,“胡说八道!姐什么时候喜欢过这样的男孩子?”

  “真是男孩子啊,这么说,他比你小?他还比较穷,然后你因为喜欢他,欣赏他,就想帮他实现理想?”

  好吧,顾家男人的推理能力都不是盖的,观察明锐。

  连这个浪荡不羁的二公子也不例外。

  “我懒得跟你说。”顾欣妍推开了自己的房间。

  正要关上,顾浩然一脚抵住她的门,嘻皮笑脸,“姐,这没有什么难为情的,如果他真喜欢音乐的话,我可以带他,但你得搞清楚,我是带乐队去国外演出,他有时间吗?”

  “……”顾欣妍张大了嘴,是啊,他有时间吗?

  顾浩然好笑地盯着她的眼睛,“姐,我觉得你可以先把他介绍给我认识,等我回国演出,或让爸爸哪天接受我进驻金帝娱乐公司,我就可以让他过来了。”

  “那要多久?”

  “下半年左右吧。”

  顾欣妍算了下时间,这就是说郑易桦读大四,实习的时候刚好可以跟顾浩然去搞音乐。

  “好吧,有机会我介绍你俩认识。”

  顾浩然走了,顾欣妍关上门靠在门上,想起刚才自己与弟弟的一番话,突而涩然一笑……

  不想管郑易桦的,结果还是忍不住。

  看来,真该找个时间与他好好谈谈了,时间拖得越长,这嘴就更难以启开了。

  ……

  翌日清晨,凌沫雪拉着顾明煊的手在院子里跑步。

  顾欣妍穿着休闲服装,眯着眼靠在露台栏杆上,望着这对恩爱夫妻,唇角禁不住扬起明媚的笑。

  凌沫雪看到了她,扬扬手,“姐,下来跑步。”

  顾欣妍摇头,“不了,我站在这儿欣赏风景比较好。”

  顾明煊抬头扫她一眼,也没说话。tqR1

  顾欣妍朝他笑笑,觉得他穿着白色运动衫,留这么一个小平头,怎么看怎么像以前年轻时的毛头小子,明媚阳光,别提多帅了。

  “明煊,你好帅!”她禁不住喊了声。

  顾明煊轻嗔,“一早起来就犯病。”

  “哈哈哈……”凌沫雪笑,拉了拉他的手,朝他挤挤眼,“是很帅。”

  顾明煊温暖一笑,“说你爱我。”

  “好,老公,我爱你。”

  “美。”总裁心里甜丝丝的,俊脸更明媚了。

  在后院健身器械上做单杆运动的顾锦成听到女儿喊声,遂停下动作,转身朝儿子媳妇看了眼。

  眼见儿子红光满面,精神勃发,他脸上也不着痕迹地滑过一丝舒畅的笑意……

  看来,大儿子真的没事了,夫妻又如此恩爱和睦,那下周自己带孙子,孙女离开应该没什么问题。

  “明煊!”这么想着,他就喊了声。

  顾明煊奇怪地看他一眼,然后扭头对小妻子说:“你先回屋洗澡,我去问问爸爸有什么事。”

  “嗯。”凌沫雪松开他的手,朝他微微一笑。

  “爸,有事吗?”顾明煊扯下脖子上的毛巾,走到父亲跟前。

  顾锦成双手揉着腰,直截了当地说:“过两天我就跟你母亲回伦敦了,走之前跟你们商量一下,这阳阳,月儿暑假,我也想一并带过去,你有没有意见?”

  顾明煊微怔,望着父亲,“爸,他俩能同意吗?”

  “不同意也得跟我们走,雪儿曾经许诺,寒暑期孩子们可以由我带在身边教育。”

  “不是说十八岁之后交与你吗?”

  “十八岁之后还能好好听我的?这教育就得从小抓起。”

  顾明煊一笑,“爸,你不会像以前管我一样管他们吧?”

  顾锦成眉头蹙起,“小子,我把你管得算差吗?你不是一直很出色?”

  在父亲嘴里得到这样的肯定,顾明煊心里还是有点喜悦的,他拿毛巾擦了下额头上的汗,“好吧,我跟雪儿说一下,如果孩子们也没意见,我自然同意。”

  虽说儿子要跟媳妇商量一下,但顾锦成能肯定凌沫雪没意见,见儿子还要练器械,遂轻拍了下他肩膀,“身体刚复原,别太剧烈。”

  “是,爸爸。”顾明煊点了下头。

  顾锦成回屋,走上二楼,忽听三楼楼梯口又传来外甥的哭叫声:“你是坏妈妈,我现在都开始讨厌你了!”

  顾欣妍的声音不轻,透着薄怒,“不是说好这一周不去你爸那儿吗?为什么又突然想去?”

  “啊……嗷,讨厌的顾欣妍,你整天想把我关在家里,你坏你坏!我就要出去,我在家里没有伴,我要让爸爸陪我去儿童乐园玩。”

  “不准去!”

  “就要去!”

  顾锦成剑眉一拢,大步迈上楼梯,坐在走廊地毯上撒泼的米容星听到沉重的脚步声,嘴巴一闭,收了哭叫,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

  顾欣妍一怔,儿子就已经躲到她身后去了……

  “爸。”顾欣妍朝上来的父亲一笑。

  顾锦成面无笑容,严肃地指着抱母亲大腿的外甥,语气不容置喙,“今天就让他出去跟他爸见面,天黑之前必须回来!”

  嗯?米容星眨巴了凤眸,悄悄探出头,小心地望了眼威严的姥爷。

  “爸,这周不是他们见面的时间。”顾欣妍解释。

  “那男人虽不是好东西,但怎么也是他亲爹,你让那男人带儿子的时候别拖着女人,否则这辈子就别想见星儿了!”

  “哦。”顾欣妍应答,等父亲下楼,她从身后一把拉出儿子,不悦地睇着他,“听见没有?这次是姥爷开口同意的,妈妈可没答应。”

  “妈妈你别担心,这次姜蔓丽不敢欺负我。”米容星抹了下脸上的泪珠,“我跟爸爸吃顿饭就回来。”

  “这么听话?”

  “嗯啊。”米容星点头。

  “好吧,那我打个电话去。”

  ……

  米志博今天爬迟了,穿着睡衣懒洋洋地从房间里出来,忽听厨房里传来“哐当”一声,他墨眸一瞠,懒散的身子顿时挺直了。

  几步跨到厨房,见姜蔓丽挺着大肚子慢慢蹲下来去捡地上的锅铲,结果地砖上有水,油沾上去之后,她脚一移,又“叭”的一声侧倒在了地上。

  这下她像个四脚朝天的大乌龟,试着往两边翻转半天都没有起来。

  “阿博,你……你扶我一下。”

  她可怜兮兮地望着赶来的米志博,朝他伸出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