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来袭:腹黑总裁偏执爱 第614章 妈,爸爸喊你搓背


一秒记住【捧手小说网 www.0731xf.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听到顾明煊的声音,米志博赶紧往后退了几步,顾欣妍则开了车门,又走了下来。

  顾明煊的车子已停下,车门打开,出来的是凌沫雪。

  原来,他们夫妻在楚家吃过晚饭坐车回来了。

  “姐姐,出什么事了?”凌沫雪关心地上来问。

  “没事,刚才……刚才我跟米志博不期而遇,俩人说了点话。”顾欣妍淡淡一笑,尔后,扭头瞪了米志博一眼,“还不快走?”

  米志博迟疑,看看她俩,又看了眼顾明煊的车子,蠕蠕唇,最终一句话没说,转身,落寞地离开了……

  “姐姐,你来这儿做什么?”凌沫雪又奇怪地问。

  顾欣妍一笑,“不是想去楚家看你们嘛……咦,你们怎么没带孩子回来?”

  凌沫雪摇摇头,“我父亲一定要留下他们,没办法,我只好跟明煊先回家,让孩子在楚家住两天。”

  “啊?那我星儿不是又没伴了?”顾欣妍惊讶。

  比她还惊讶的还有顾锦成夫妇俩。

  “明煊,你自己过去接妻儿,怎么没把孩子接回来呀?”陈怡兰埋怨道。

  顾明煊淡淡道:“现在暑假,随孩子在哪里玩。”

  “你说得轻松,你爸在担心你岳父抢了他心爱的孙子。”

  凌沫雪听了好笑,“妈,你跟爸爸说,我那个老爹是不会跟他抢阳阳的,他只盼我多生几个,到时候再给他一个孙子就好。”

  陈怡兰听了眉眼舒开,喜上眉梢,“好好,多生几个,你们有这个想法就好,”她上了楼梯,眼睛一转,又回头,“雪儿,这段时间不行,你得让明煊多注意身体啊。”

  这话说得夫妇俩尴尬地互视一眼,凌沫雪脸色泛红,点了下头,“妈,我知道。”

  进了卧室,俩人洗完澡躺到床上,凌沫雪正想给丈夫按摩,房门敲响了。

  凌沫雪朝丈夫眨了下眼,“你妈。”

  打开门,夫妻俩果真看到了“伟大”的母亲,她端着一杯热气腾腾的牛奶,“雪儿,让明煊喝完再睡。”

  “好。”凌沫雪接过去,微微一笑。

  陈怡兰犹豫着迈开脚步,眼角余光瞟到媳妇要关门,她又快速回身,“雪儿,你……你可以去客房睡,妈妈今天帮你又新换了床单。”

  她话刚说完,床上的儿子忍不住了,“妈,爸爸喊你搓背!”

  “什么?”陈怡兰微讶。

  “爸爸喊你去搓背!”

  “哦。”陈怡兰急忙离开。

  下了楼,她突然觉得不对,丈夫喊自己,自己没听到,儿子在房里怎么就听到了?

  走进房间,她看到丈夫已靠在床头看书,俊脸微绷,哪里有想跟她说话的表情。

  她无奈地摇摇头,又幽怨地说了声:“老公,你大儿子真是不像话,想要老婆都不顾身体了。”

  顾锦成抬头瞪了她一眼,“这种事,男人自有分寸,你别操那份心。”

  “你又帮你们男人说话。”

  “我帮的是我儿子,那个死公爵不是想要个孙子吗?这明煊早点造个孩子出来,也省得我担心。”

  “雪儿还年轻,生孩子也不差这一年半载。”

  “怎么不差?这楚磊不回江珊岛,危险就随时在。”顾锦成放下书,想了想说,“我看我们还是带着孩子回伦敦去吧,下周我有个商业会议要开,你跟我走。”

  “你不是说一个人回去吗?”

  “改变主意了!”

  ……

  楼上,凌沫雪替丈夫按摩完,躺到他身边轻轻问道:“老公,你养病这段时间不喝酒,不抽烟,你说我要是能怀上,是不是很好?”

  “现在想做?”顾明煊暧昧地眨了下眼,双手紧抱着她。

  凌沫雪推开他一点,羞红着脸,“我只是这么说说啦,哪里想啊,说过一周一次的。”tqR1

  “别那么死板,这种事想来就来。”

  “现在不想,我只是期望能快点怀上个孩子。”

  “……”顾明煊脸色微微一黯,心里酸涩不已,“老婆,我生病,不能生了怎么办?”

  “胡说,你又没得男性病。”

  “那如果……”

  如果有那种病呢?

  凌沫雪抬头盯着他的脸,顾明煊刚吐出的话头就绕弯了,“我觉得吃了药对生孩子不好,还是迟点的好,老婆你说呢?”

  凌沫雪一笑,“有道理,那我吃避孕药吧,先不怀孕了。”

  “不用吃。”顾明煊急忙道。

  “怎么能不吃呢,一旦怀上就没辙了,为了后代健康,我还是避孕吧。”

  顾明煊抽着俊脸,呵呵假笑,“那药多少都有点副作用,还是……还是我来避吧。”

  “也好,我明天就去买安全套。”

  呃……顾明煊皱眉,心里泛苦,我的“性”福生活呀。

  顾欣妍今晚并没有跟着顾明煊夫妇及时回家,因为车子开到一半路时,她接到一个电话就调转头走了,对顾明煊夫妇交代是去朋友家玩。

  其实她开车到了南门贫民区,在车里换了衣服来到了郑家。

  “大姑姑,不好意思啊,我联系不上郑易桦,我哥他又出差去了,这下郑妈妈身体不舒服,我想求助沫雪,可想到她要照顾我妹夫,我只好给你拔了电话。”

  当顾欣妍走进郑家院子时,姚素素虽困惑她的打扮,但还是喋喋不休地向她解释,语气着急忙慌的。

  “郑妈妈全身乏力,吃不下饭,我让她去医院又不肯去,家里又没其他人,你说怎么办?”

  “送医院啊。”顾欣妍不由分说,抬手推开了郑母的房门。

  看到昏暗的灯光下,一室简陋的家俱,顾欣妍心里滑过一丝悲哀,扭过头,她对郑素素轻声道:“别暴露我的身份,就说我是你朋友。”

  “好好,我听你的。”

  姚素素点头,这才理解顾欣妍为什么要穿得普通,还戴上假发。

  原来这样才贴合她姚素素这一平民阶层。

  走到郑母的床前,郑素素推了推她,“阿姨,我叫了一个好朋友来帮忙,她有车,可以送你去医院。”

  郑妈妈迷糊地睁开眼睛,望着高高立着的顾欣妍,眼睛又眯了眯,“她……她是谁?”

  “我朋友。”姚素素大声地回,“她姓……”

  “阿姨,我叫阿妍。”顾欣妍接了话。

  郑妈妈这才微微一笑,“对不起,害你累了一趟,阿妍姑娘,我……我不去医院了,你带素素回去睡觉吧,她明天还有工作。”

  顾欣妍心里泛酸……

  就两句话,她就听出这个郑妈妈是多么的善良和质扑,有着替他人着想的高尚品质。

  “阿姨,今晚我不回家,我要陪着你。”姚素素紧紧地抓住了郑妈妈的手,声音都哽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