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来袭:腹黑总裁偏执爱 第565章 令人伤感的送别


一秒记住【捧手小说网 www.0731xf.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餐厅里,主人们的早餐都准备好了,一干佣人整齐地排在后面,大家都安静异常,默默地吃早饭。

  嘀……刚吃完,门外响起一记汽车喇叭声,凌景琛来接顾明煊了。

  凌沫雪走出屋子,感激地朝他点了下头,然后回屋拖出行李箱,让凌景琛放进了后备箱。

  “昨天晚上那俩个人抓到了是吗?”她问。

  “嗯,抓到了,刘胖子关押在警察局里,司马晴惠逃跑的时候摔了一跤流产了,还在医院,有人看管。”

  “恶有恶报!”凌沫雪想着丈夫为了抓到范逸东而延迟了治疗时间,心里很是难受,她说,“哥,这次绝不能心软,让她把牢坐穿!”

  “嗯,法律会惩罚她的。”

  “明煊已把他们的所有犯罪证据都交给了律师,剩下来的事情需要哥哥出面指证的时候,你去一下,如果有什么问题,哥你打电话我。”

  “好的,我知道了。”

  这时,顾锦成出来了,他的身后是陈怡兰,顾欣妍,她俩各自牵着顾明煊的一只手,缓缓步下台阶,样子亲密。

  凌沫雪眼眶一热,这样温馨的画面从未见过,顾欣妍清楚丈夫的病情,这婆婆应该不清楚,为什么她眼里也亮晶晶?tqR1

  “老公,上车吧。”凌沫雪过来扶顾明煊。

  顾欣妍松开了他的手,凌沫雪挽住,向前跨了一步,忽然见丈夫被谁牵扯住了,扭头一看,婆婆根本没有松手。

  “煊儿。”陈怡兰转身到了顾明煊跟前,抬手摸着他英俊的脸庞,眼角挂着泪滴,哽咽道,“看着妈妈。”

  顾明煊唇角微颤,垂下眼帘,模糊地望着母亲的脸,“妈。”

  “煊儿。”陈怡兰的手从他的额角慢慢摩挲下来,温暖的指尖带着深深的母爱滑过他眉头,眼睛……

  手一直在颤抖,她顿了顿,又慢慢地抚过他的鼻子,脸颊,然后落到他粗糙的下巴上。

  以乎,她要把儿子脸上的每一点都深深烙印在心头。

  “时间过得真快啊,转眼你这么高了,又做了父亲,虽说受了些磨难,但你每次大难不死,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儿子肯定是个有福气的人。”

  “妈……”

  陈怡兰又意蕴深长地说:“煊儿,这次出去旅游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想着爸妈,想着你的儿子和女儿,我们都需要你。”

  “妈,我知道。”顾明煊紧缩了下眸孔。

  “好儿子。”陈怡兰颤抖的双手捧住他的脸,声音喑哑,“你是妈妈的骄傲,妈妈一直引你为荣,以你为傲!以后……以后也别让妈妈失望好吗?”

  “……好。”顾明煊喉头一哽,抱住了母亲,“妈,好好照顾自己,保重!”

  看着这一幕,一直憋着哭气的凌琦月猛地趴到了哥哥的肩膀上,呜咽:“锅锅,我憋不住了,我想……哭。”

  “不哭。”

  “憋不住……”

  “不哭。”

  “难憋呀,呜呜呜……”

  “快走。”凌琦阳拖着妹妹朝屋里走。

  凌琦月扭过头,见母亲扶着父亲的手让他坐进车,她眼睛一瞠,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把甩开凌琦阳的手,“爹地!爹地!”

  真的憋不住了,她哭声宏亮,边哭边喊,“我不想你离开,呜呜呜……我会想你的,我想跟你去……呜呜呜……爹地,让我跟你走好吗?”

  顾明煊浑身一震,心痛得无以复加。

  他转过身来,望着女儿娇小的身影朝自己奔过来,他缓缓蹲下身,朝她张开了双臂……

  “爹地!对不起……”

  凌琦月搂住他的脖子,哭着道歉,“对不起,是酸菜的错……酸菜让爹地太忙碌了,你辛苦才会生病的,对不起,酸菜以后不顽皮了,不笨了,会好好保护自己,不让爹地担心,不让爹地太忙。”

  “酸菜……你没错,别哭。”顾明煊抹着她脸上的泪水,喉头哽得沙哑,“你是个好孩子,你一定会在家里等爹地回来,是不是?”

  “呜呜呜……酸菜憋不住,这泪水自己要流出来。”父亲擦了泪,她还是要流出来。

  “宝贝,试着把头抬高,眼睛眨两下,泪水就不会流出来了。”

  “嗯。”凌琦月抬高头,眼睛眨巴着。

  阳光下,她沾湿的眼睫在阳光下闪烁着晶莹的光亮,泪水却从眼角落下。

  好一会,她才低下头,抬手用力地抹了下眼角,“好了,泪水流到肚子里去了,可是,”她又抹了下顾明煊的眼角,“可泪水流到肚子里,肚子里就苦了。”

  顾明煊亲吻了下她的脸,“不会苦的,慢慢会甜起来,只要你想着开心的事,每天吃一颗糖,就会甜的。”

  “酸菜。”凌沫雪收住泪水,平复下心境把女儿从丈夫怀里拉出来,轻轻地抱住她,拍着她的背,“听话,你是顾明煊的女儿,顾明煊坚强!女儿同样是坚强的,知道没?”]

  我是顾明煊的女儿!

  是啊,我是顾明煊的女儿!

  “我知道,妈咪,我会坚强的。”凌琦月的头点得像小鸡啄米。

  劝哄好了女儿,顾明煊夫妻俩坐上了车。

  凌琦阳接过管家手里的一束花,走过来递给父亲,红着眼睛说:“爹地,我们等你回来!”

  顾明煊朝儿子点点头,同样红了眼眶,“好。”

  陈怡兰自从松开儿子后,一直很淡定地站在原地,当小酸菜哭得泣不成声时,她的眼泪也只是往肚子里咽,直到儿媳妇拉上车门,她积蓄在眼底的泪水才夺眶而出……

  儿子,我的儿子,你一定要回来啊!

  车慢慢开走了,大家目送着车子驶向大门,几乎同时,凌琦阳和妹妹迈开了小脚步,俩人飞快地追着车子跑……

  米容星不知道大家的神情为什么都这么凝重,他拉着顾欣妍的手,抬头一看,发现自己母亲的脸上挂着两行晶莹的泪水。

  “妈妈,你是怎么了?”他问。

  顾欣妍赶紧抹去泪,牵强地扯出一抹笑容,“妈妈是看小公主哭才想哭。”

  “唉,你们女人就是爱掉泪。”

  米容星说完,走到陈怡兰跟前,见她也泪流满面,又老气横秋地摇了摇头……

  “怡兰。”顾锦成突然叫了妻子一声。

  陈怡兰马上抹干了泪,吸口气,从袋里掏出锦盒走到丈夫身边,“走吧,带上这个给明煊。”

  “怡兰……”

  “我知道你不会放心的,昨天晚上你回来就一直坐在书房里到天亮……你去吧,家里的事全交给我。”说着,她朝屋里喊了声,“芳姐,把老爷的行李拿来。”

  “……”顾锦成微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