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来袭:腹黑总裁偏执爱 第395章 操场上霸道亲吻


一秒记住【捧手小说网 www.0731xf.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陈怡兰浑身一震,心跳加快了,她一手握拳,紧紧地咬在嘴里,泪水却禁不住滚落了下来……

  来了,他真的来了!

  真爱夫妻是有心灵感应的。

  俩儿子没有找到母亲,顾锦成却找到了。

  “三十年过去,你还是这么傻吗?”顾锦成大步流量地过来,身上的一件黑色昵大衣在寒风中飘逸着。

  昏暗的灯光照耀下,他依然身姿笔挺,气宇轩昂。

  好帅啊!我的老男神。

  陈怡兰看他一眼,想起照片上的镜头,她又赌气地别转身。

  “傻婆娘!”顾锦成一步跨到她跟前,王者般双手叉腰,严肃地睇着她,“脑子锈掉了是不是?”

  “没有!”陈怡兰见他对自己还那么严肃霸道,气不打一处来,“我只是傻,傻了三十年,不管你对我亲热也好,冷淡也好,我一直那么喜欢你,信任你!你就是我的天,我的君王!可现在,我的梦醒了!你背叛了我!”

  “……”顾锦成张了下嘴,深邃的眸子闪过一道火光,他鼓了鼓胸口,似乎被妻子气着了。

  然而,才过三秒,他的气就泄了,嘴唇一扯,英俊的脸上扬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

  “你真傻啊?真相信我背叛了你啊?”他语气柔和了。

  “是!”陈怡兰瞪他。

  “好吧,我老婆傻。”

  顾锦成一把拉起她的手上了观众看台。

  陈怡兰想挣脱,可无法憾动他的力量,她被他牵到了最高一级台阶,让她站好,扬了扬眉,“傻吧,你就像三十年前一样向全世界的人喊一喊,就喊我老公背叛了我!背叛了我!我恨他,不喜欢他了!”

  “你以为我不会喊?”陈怡兰撇了下嘴。

  顾锦成点了下头,“会啊,我一直很相信你的。”

  “喇叭呢?”

  “有!”顾锦成的手到大衣袋里一掏,掏出一块硬纸板,又掏出早准备好的胶带扎了两圈,一个简易的“喇叭”就做好了。

  他递过去,一本正经,“荷叶枯萎了,这个替代一下吧,还比较硬,效果会更好。”

  陈怡兰没想到丈夫有备而来,拿着喇叭一时哭笑不得。

  他还真让自己喊啊?

  她犹豫了,这男人如此淡定从容,想必事情并非自己想像的那样,要不照片就是假的,要不那女人就不是他的什么情人。

  虽知道丈夫一直处事不惊,但被人偷拍到,他还如此不心虚,不慌乱,实在是匪夷所思,让人捉摸不透。

  但眼下丈夫都把喇叭递给自己了……

  “顾锦成,你是个老混蛋!”

  “顾锦成,你老混蛋!你不爱老婆!”

  听到老婆的骂声,顾锦成不但不恼,唇角还微微上扬,那深如幽潭的眸子里隐蕴着一丝宠溺的笑。

  “老婆,你内心那点少女般的傻气确实没有消失啊,多大的人啦,还当自己十九岁那。”他摇摇头。

  陈怡兰偏多喊了一句:“顾锦成,你可以滚啦!”

  “滚球!”顾锦成一把拉下她,扣住她的脑袋就吻上了她微凉柔软的唇瓣……

  陈怡兰双眸一滞,手中的纸喇叭掉了,唇齿相贴,他霸道地索取,火热不减当年,令陈怡兰一阵头晕目眩,身体渐渐发软。

  一吻结束,顾锦成掏出手机,轻轻一摁,电话拔出,随后他搂着妻子的腰,把手机放到俩人跟前……

  “嫂子你好,我是小秦,曾是顾团长手下的一名军医,也就是照片中的女人……”

  屏幕中的小秦四十多岁,光彩照人,她把事情解释了一遍,并把自己现任的丈夫拉到镜头前,说现在的自己很幸福,不但有好老公,与前夫生的一对孩子也长大了,现在自己的肚子里还怀了一个。

  事情已经非常明了,陈怡兰红着脸,为自己误会丈夫而觉得羞愧。

  顾锦成挂断手机,手指轻轻地摩娑着妻子的脸,声音相较以前变得异常温柔,“老婆,娶了你是我这一生最大的荣幸,你在我心里一直是第一位的,见不着你的时候,我都会拿出照片看看你。”tqR1

  “以前不回家,实在是因为工作太忙,我想趁年轻把事业搞好,这样你和孩子就没有后顾之忧。”

  “老婆,不是老公故意疏忽你,而是老公相信你会懂我的心,你辛苦了。”

  “老公……”陈怡兰哽咽,泪水再次跌破了眼眶。

  顾锦成捧着她美丽的脸庞,微微一笑,“Iloveyou!”

  陈怡兰一怔,他说什么?自己没听错吧?结婚这么多年,他从没有对自己说过这么甜蜜的一句话。

  她睁大了眼睛,眼里的泪水折射了灯光,晶亮晶亮的,异常璀璨。

  “老公,你说什么?”

  顾锦成蹙了下眉,神情又变得严正,“我不说第二遍!”

  “你说你说!”

  “不说!”他甩手离开,她又追上去。

  他急速走,她偏抓着他的手,他忍俊不禁,一把揽过她的腰,低沉的声嗓里夹带着一丝沉到喉底的笑,“我说你越老越傻!”

  这话不美,落进耳里却满含宠溺,陈怡兰笑了,笑中带泪,一股甜蜜如清泉般缓缓注入心涧……

  “你才傻!老混蛋。”

  “是,我傻,不傻会娶你?”

  “后悔了?”

  “嗯,后悔年青的时候没有天天把你捆在身边,错失了那么多次ML时间,少生了几个儿子。”

  “不正经。”她娇嗔。

  他一个侧转,紧箍着她身子在她脸上用力地啄了口,“老子在老婆面前就爱不正经!”

  陈怡兰一拳头擂在他胸口,“那我就要在你面前傻!”

  “好好,老子喜欢!哈哈哈……”他笑了,弯下腰,一把抱起老婆大步朝校门口走去……

  嘭啪!嘭啪!

  当顾锦成的车子缓缓驶进顾家大院时,大院上空顿时绽放出了朵朵烟花,顾家的主人与佣人们都立在别墅前迎候他们归来!

  陈怡兰下车,凌沫雪就把手里的一束玫瑰花献了上去,张开手轻轻地拥了下婆婆,“妈,我爱你!”

  陈怡兰激动得两眼泛泪花,“雪儿,妈妈也爱你!”

  “奶奶!我们爱你!”凌琦阳兄妹俩跑过来,把手中一枝红玫瑰递过去,又转身递顾锦成一枝,齐声说,“爷爷,我们爱你!”

  顾锦成高兴地点了下头,“好,好孩子。”

  米容星手里捧着一串珍珠手链,“姥姥,这是我妈妈让我送给你的,她说你和姥爷结婚三十年了。”

  说到这,他朝后面一排站立整齐的人们点了下头,于是,大家齐声高喊——

  “祝愿二老的婚姻永远高贵纯洁!吉祥如意!祝二老永远平安健康,白头偕老!”

  大家喊完了,结果一道不谐调的稚嫩声音还没有停下,她多顺溜了一句——

  “早生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