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来袭:腹黑总裁偏执爱 第30章 他又香又甜


一秒记住【捧手小说网 www.0731xf.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凌沫雪说:“上次金花手镯尺寸搞错,曹玲大姐不是有意的,你别让公司财务扣她奖金行吗?”

  “……”顾明煊眸色一沉,薄唇凉凉地勾起,声调又提高了,“凌沫雪,你还是小心你自己的奖金!”

  长臂把她拔到一旁,顾明煊冷冷地拉开门,大步走了出去。

  他生气了?

  凌沫雪闪闪眼,呆愣在原地,等他的车子启动,她才突然想起了那辆黑色宾利。

  快速跑出去,她看到的只是车后头闪烁的那两盏红灯……

  五年过去,真的没什么印象了,凌沫雪除了能回忆起整体车身的模糊样子,车号牌的一个数字都想不起来。

  而这个世界上,相同的豪车真是太多了。

  顾家大院。

  顾明煊停下车,几个佣人就迎上来站好,管家替他打开车门,伸手要接他手里的公文包时,他则手臂一挥,“全给我去睡觉!”

  一声令下,让所有佣人心惊胆寒,面面面相觑。

  管家急忙挥手,佣人们纷纷告退,没一会,整个顾家大院就变得空寂安静了。

  “煊儿,你是怎么了?”客厅里,陈怡兰匆匆下楼。

  顾明煊冷着脸,淡睇她一眼,“把我召回来做什么?”

  唉……见儿子这么冷漠的态度,陈怡兰既心痛又无奈,她走过来,伸手想替他拉一下衣袖,他却脚步一晃,依然避开。

  陈怡兰摇摇头,痛心地说:“煊儿,你不是可以接触女孩子了吗?为什么还不让妈妈碰?”

  “就为了这个?”

  他就知道,那个该死的网贴一发出,家里人肯定会追问原因,所幸,那个发贴之人不敢指名道姓,但熟识他的人都能看出那男子是他。

  防止出现负面消息,曹辉发现后立刻处理掉了。

  “煊儿,你不告诉妈妈那女孩子是谁吗?为什么你就能碰她呢?”

  顾明煊坐到沙发上,点燃起了一支烟,抽了几口,才慢慢地回了句:“这是我与她之间的事,妈妈也不用了解。”

  “煊儿,你怎么能这么说话?你可是我的亲生儿子呀。”陈怡兰难过地望着他。

  自从五年前出了事,醒来后的他可能怪家人对他隐瞒了什么,加上失忆,对家人总是若即若离,不像以前那么亲近了。

  特别是得了什么异性过敏症,作为母亲的她想碰一下他的手都难。

  顾明煊抬起头,眼睛幽幽地望着母亲,“我是成年人,做事懂得分寸,你尽管放心。”

  陈怡兰一噎,敢情他并不想让自己知道太多?

  “煊儿,我可听说她是个单亲母亲那。”陈怡兰索性打破了天窗。

  顾明煊吸了口烟,淡定从容,“怎么?单亲母亲就不能靠近我?”

  “煊儿,妈妈跟你说认真的,这种女人你远离的好,我们顾家不是一般的家族,想走进顾家的媳妇那都要经过精挑细选的,不但长相要美,而且还要知书达理,温柔贤淑,她还必须是名门闺秀,更重要的一点……她必须是个黄花姑娘。”

  顾明煊听得剑眉深锁,一把掐灭了烟蒂。

  “妈,那你就让我打一辈子光棍吧。”话落,他腾的一下站起来,面容冷峻,拿起公文包就走。

  “煊儿,你去哪里?”

  “去酒店!”

  目送儿子的车子离去,陈怡兰清秀的脸上浮起了一层怒火……

  凌沫雪,你到底用什么妖术勾去了我的儿子?别的女人都碰不了他,你竟然能!

  翌日清晨,凌沫雪被小奶包叫醒了,“妈咪,我得到了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啊?”凌沫雪打了个哈欠,揉揉女儿凌乱的头发。

  “昨天晚上,帅叔叔来看你了是不是?”

  凌沫雪躺着没动,抿唇不作回答。

  凌琦月依然兴奋,举着白嫩嫩的小手大声说:“他是不是就是你喜欢的大白葱?是不是又香又甜?”

  凌沫雪闭上眼,长叹一口气,“酸菜,那大白葱不香不甜,是辣的!”

  “辣?”

  “对,辣嘴辣眼睛,妈咪不爱吃。”

  说完,凌沫雪一骨碌爬起,抓起衣服就进了洗漱间……

  不能给女儿太大的希望,要不然,结局失望她会受不了。

  凌沫雪掬着水,不停地往脸上泼,哗哗的流水也没能盖过女儿的叫嚷:“妈咪,我必须明明白白地告诉你,我就是要帅叔叔做爹地!”

  凌沫雪手一顿,听到女儿脚步声远去,才慢慢抬起头,望着镜中自己水淋淋的脸,鼻子禁不住一酸……

  女儿,对不起!妈咪还是迈不出这一步。

  几分钟之后,凌沫雪下楼给一双儿女做了盘水果沙拉,又叫来了一份鲜肉包子,然后在桌上摆上香米粥,荷包蛋和几盘家乡小菜。

  她笑微微地望着凌琦月,“酸菜,今天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凌琦月拉着小脸蛋往桌上扫了眼,淡淡道:“我没心情吃。”

  “妹妹,你又不听话了?”凌琦阳严肃地睇着她。

  凌琦月瘪着嘴,抬眸看看母亲,又转头看看哥哥,眼睛一眨,眼角的泪就落了下来,伸手拿起一个包子,她塞进了嘴里……

  凌沫雪心里一阵难受,她端起一碗粥,埋头喝了起来,吃完一抹嘴,她说:“巴哥,酸菜,妈咪决定了,这个周末去相亲,给你们找一个帅爹地回来。”

  话说完,餐厅一片寂静,她没有听到预想的欢呼声。

  奇怪地扫了眼对面的儿女,见他俩睁大眼睛看着她,就像看外星人一样。

  “怎么了?你们不是想要个爹地吗?”

  “酸菜,去拿书包。”凌琦阳对她的话置之不理,拉起妹妹的手,一起走出了餐厅。

  凌沫雪被一双儿女给“无情”地晾下了,额上呼啦啦地直冒黑线……

  还是往日的那个时间,凌沫雪把一双儿女送到了幼儿园门口,目送他们进去。

  这时,一辆红色的法拉利驶过来,慢慢停在了她的小车后面,车门打开,下来的一老一小让她心里莫名一紧。

  “阿姨好!”米容星礼貌地叫了声凌沫雪。

  凌沫雪浅浅一笑,朝他点了下头,然后迅速拉开车门……

  “等等!”陈怡兰立刻叫住了她,把米容星交给了随后下车的顾欣妍,嘱咐了声,“你们先进去吧。”

  顾欣妍没好气地剜了凌沫雪一眼,牵起米容星走了。

  “你就是凌沫雪?”

  陈怡兰端着贵妇人姿态,冷傲不失优雅,一件宝蓝色的华贵连衣裙把她的身材勾勒得苗条又匀称。

  “是。”凌沫雪不卑不亢地望着她,手指微微曲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