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来袭:腹黑总裁偏执爱 第181章 这不是在做梦吧


一秒记住【捧手小说网 www.0731xf.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她打定主意,就算此次去要过火山,要踏刀尖,她凌沫雪也想当面过去告诉顾明煊——

  锅巴和酸菜是你的亲生孩子!

  当车子快接近帝华庄园时,凌沫雪的心跳快了。

  自己没猜错,季峰真的带她去见顾明煊。

  明煊,JACK……

  庄园的绿色大门徐徐拉开,凌沫雪微阖上了眼眸,一只手放在胸前,努力让自己的心跳处于平静。

  然,下一秒,她就闻到了一股沁人心脾的花香,这么浓郁的花香,她上次来好像都没有过。

  蓦然睁开眼,她发现季峰已落下了车窗,车速很慢,每滑过一段距离,她就能看到色彩艳丽的鲜花。

  树上一束,地上一簇,绿树绿草只是陪衬,整个园子似乎成了花的海洋。

  “怎么回事?”她喃喃出声。

  季峰朝后视镜望了眼,微微一笑,却没有回答。

  车子停了,季峰下来替她打开车门,恭敬道:“凌小姐,请进屋吧,总裁在里面等你。”

  时间已是下午三点十分,天气晴朗,空气芳香。

  凌沫雪拎着包慢慢踏上台阶,怀着心中的疑惑,又慢慢地走进了明鉴照人的客厅。

  客厅依然奢华整洁,宁静得连自己的呼吸声都听得见。

  她垂眸,看到地上有一双粉红色的女式棉鞋,新的,干净得还散发着一股香气。

  她套上棉鞋在客厅里转了个圈,发现柜子上,餐厅里同样放了一束束花,而且主打红玫瑰。

  难道是昨晚他订婚才装扮成这样的?

  这么一想,凌沫雪激动的心又蓦然一沉,想着顾明煊昨晚与姜蔓丽一起离开,这胸口又像长了麦草似的,凌乱又纠扯着……

  相爱又怎么样,他怎么说都已经是姜蔓丽名副其实的未婚夫了。

  心情直线低落时,楼梯上突然响起低低沉沉的脚步声,随即,凌沫雪隐约听到楼上传来美妙的钢琴乐曲,正是她弹的那首《爱之梦》。

  降落的心又缓缓上提,她背脊僵直,鼻子有些发酸。

  脚步声趋近了,她听得出来,这是顾明煊的。

  她同样闻得出来,一股清冽的,带着薄荷味的气息就像雨后的芳草散发出来的馨香丝丝萦绕上了她的鼻端。

  尔后,她的身体就被两只遒劲的手臂抱住了,整个人被罩在他温暖的怀抱里。

  耳边,呼吸喷薄而来,他温热的唇轻轻地吮了吮她的耳垂,惹得她一个轻颤,耳根子倏然发红。

  “宝贝,我爱你!”

  多甜蜜的一句话。

  就像美妙的音符穿入你耳膜,让你身心禁不住愉悦。tqR1

  如果没记错,这是他第一次这么正式地向她表达心中的爱意。

  凌沫雪眼里的泪意更浓了,身体却依然僵硬。

  “对不起,让你久等了,让你伤心了。”他温热的气息不停地扑洒在她脆弱的耳畔,令她的肌肤泛起一片桃红。

  “一切都过去了,从今天起,你是我至爱的老婆,我是你听话的老公,宝贝。”

  身后的男人几近痴迷地闻吸着她身上的女人味道,眼睛深情地注视着她精致的侧脸。

  他看到,她眼角的泪滴犹如晶莹的珍珠般滚落了下来。

  心,似乎被她的泪珠砸到,隐隐作痛。

  顾明煊慢慢转到她跟前,温热的大掌抚着她柔顺的发丝,轻轻扣住她的后脑勺,俯下头,他轻柔地吮去她脸上的泪。

  然后又慢慢地游移到她的嘴上,爱意浓密地攫住了她颤抖的嘴唇……

  凌沫雪闭着眼睛,任凭男人亲吻着,爱抚着自己,而眼泪却如决了堤止也止不住地流。

  她梦想的就是哪天顾明煊能这样对她表白,能给她一个安全又幸福的港湾。

  梦想似乎已经降临了,触手可及,就在眼前,快得让她都不敢想像。

  她怕自己在做梦,这一切……只是一个梦境。

  好吧,如果真是梦,那她就暂时享受下这样的温馨与幸福,拥住自己心爱的男人,让所谓的他人“未婚夫”滚蛋去吧!

  叭嗒!

  她手中的包落地了,僵直的双手下一秒就箍住了顾明煊的腰间……

  她突然回应他,激烈而蛮撞,笨拙又急切,惹得顾明煊热血沸腾,两眼发红,双手一提,抱起她冲上了楼梯……

  嘭!当身体被男人抛到柔软的床垫上时,凌沫雪脑袋一晕,一道电光在眼前闪过。

  “慢!”她突而伸手,阻止了男人下一步的动作。

  顾明煊气喘吁吁地望着她,这半路被人打断的味道简直是要命。

  “怎么了?宝贝。”再怎么,他也得忍,俯下身子轻轻吮了下她的唇,扯唇一笑,“还不想给我?”

  凌沫雪一把推开他,红着脸坐起身,手扯住他的衬衣,瞪大眼睛大声问:“身为姜蔓丽的未婚夫,你亲我也就够了,你还想得寸进尺?”

  好吧,她又清醒过来了。

  顾明煊俊脸一僵,随后呵呵一笑,带了丝捉狭之意,“亲爱的,刚才你不也积极回应我了嘛。”

  “我想咬你!”

  “不是,你吻我!”

  “无耻!无赖!”某女赌气,满口酸味。

  “哈哈……好,我无耻,我无赖,我无耻地想要凌沫雪,我无赖地要把她留在身边一辈子!”

  他笑着搂过她,宠溺地揉着她凌乱的头发。

  凌沫雪听得发懵,推开他的手,“你说什么?”

  “我说我们要一辈子在一起,哦不!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生生世世在一起好不好?”他墨眸含笑,像个狡猾又勾人心魂的狐狸。

  凌沫雪别转头,生怕多看他一眼就沉迷进他深幽邪魅的双眸里毙死。

  “顾明煊,你变了。”

  他明明不喜欢说甜言蜜语的,可今天的嘴却像抹了蜜。

  可某男今天就是开心啊,贴上她的脸又温柔地说:“亲爱的雪儿,我爱你,你同意嫁给我吗?”

  凌沫雪一怔,凝起秀眉,慢慢转过脸,对上他柔情的视线,心儿“咚”的一声。

  “你……你这算求婚?”

  他摇头,“不算,口头先问。”

  “你昨天晚上亲姜蔓丽的时候也是这样贴着她的脸,然后跟她说……你爱她?”

  这女人吃起醋来,你男人不好好解释,堵在心里就不吐不痛快!

  凌沫雪不是圣女,她同样脱不了俗。

  你男人爱我,那就把心也交给我啊!

  “哎,我没有亲她呀,你没看到我连手指头都没让她碰?”某男一脸委屈。

  “可我看到她给你戴戒指了。”

  想到昨天晚上的情景,凌沫雪忍不住心酸,那种气恼,悲伤,担忧,还有害怕,多种情绪交织在心头,一般人是难以体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