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来袭:腹黑总裁偏执爱 第145章 一切太出乎意料


一秒记住【捧手小说网 www.0731xf.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明煊,你说句话。”她哽声道。

  顾明煊缩了缩黑瞳,唇角微抽,眼底的神色闪过一丝不明意味的复杂。

  微阖了下眼帘,再抬眸时,他已恢复平静。

  目光平淡无波地上下打量了凌沫雪几眼,见她身上穿着一套昂贵的秋装,眉心一拢,开了口,“你来做什么?”

  听到他说话,凌沫雪又惊又喜,捂着嘴似笑似哭,好一会,她平稳了心境,放下手中的包,坐到床前的椅子上拉起他的手。

  “明煊,我是做错什么了吗?”凌沫雪情绪激动得把他的手放到自己的脸上,泪水从眼角滚落了下来。

  当季峰说出一声“车祸”时,她真的快晕过去了,五年前的惨烈画面还那么清晰地印在脑海里,她不要!也不想去回忆。

  可不断上涌的恐惧就像毒蛇舔舐了她的心,她浑身颤抖不止。

  幸好季峰又补充了一句:“车子撞在了隔离带的一个石墩上,安全气囊弹开,顾总只是额头和脖子受到了点伤。”

  听说顾明煊受伤不是很严重,她才恢复了元气,问季峰:“他为什么要连夜赶回来?”

  季峰蹙着眉,看她的眼神有些怪异,过了半晌才说:“你还是去问顾总吧。”

  宿醉了一晚的凌沫雪完全不知道自己跟穆少枫的照片已传到了网上。

  “监视”她的人真是无处不在啊,她喝醉了,穆少枫抱着她走出酒吧,抱着她走进酒店的暧昧画面全被人家拍到了……

  网上的八卦贴子已满天飞,可她还蒙在鼓里。

  “你的手机呢?”顾明煊不答反问。

  此时,他的脑子是清醒的,昨晚看到照片他立刻就给凌沫雪打电话,但是电话一直是关机状态。

  凌沫雪抓过袋子,手一摸才恍然过来,“没电了,来得匆忙,放在办公桌上没拿来。”

  顾明煊脸色微沉,声音里透着一丝不悦,“让我手机不离身,你呢?你昨天晚上为什么不接电话?”

  这语气蓦然让凌沫雪表情一僵,清眸直愣愣地望着他,良久,她后知后觉地吱唔出声,“你……你是因为没打通我电话才赶回来的?”

  “别自作多情!”

  闻言,凌沫雪怔愕,这话就像一把剑刺在了胸口,痛得她呼吸一窒,脸色惨白。

  “明煊……我做错什么了?”她难过地再问。

  头突然又有些昏沉沉,好像昨晚的醉意未消。

  “花心女人,我真是太相信你了。”顾明煊冷冷地把手掌抽离出来,转开头,不想再理凌沫雪。

  凌沫雪不知道自己错在了哪里,不就是他没打通电话吗?

  正难过着,病房的门打开了,顾欣妍带着姜蔓丽走了进来,姜蔓丽的手里捧着一束娇艳的鲜花,打扮得花枝招展。

  看到凌沫雪,她倨傲地扬起一抹冷讽的笑意。

  “谁让你进来的?”顾欣妍则气愤地一把拉起凌沫雪,把她往门外拖。

  “明煊!”凌沫雪回头痛苦地叫了他一声。

  顾明煊扭过头,朝顾欣妍冷冽地瞪去一眼,“她要走自己走!你少碰她!”

  顾欣妍唇角一抽,伤心道:“明煊,你被她害得还不够惨吗?如果你没有看到她昨晚跟穆少枫亲热的照片,你会着急赶回来吗?你不赶回来就不会受伤了!”

  凌沫雪听完浑身一震,水汪汪的大眼睛睁圆了……

  顾明煊赶回来不是因为打不通电话,而是看到了她跟穆少枫在一起的照片?

  瞬间,她情绪激动起来,反过来一把抓住顾欣妍的手,气恼地问:“顾欣妍,是不是你做的?是不是你又乱发PS过的照片想挑拨我跟明煊的关系?是不是?”

  “滚开!”顾欣妍气愤地推开她,低吼,“你有脸做为什么没脸承认?上次你跟穆少枫在酒吧里出来,俩人搂搂抱包,后来又去公园里亲密,被我当场抓包,昨天晚上,你又跟穆少枫在一起,他还抱着你出来……”

  抱着我?穆少枫抱着我?

  凌沫雪的耳朵“嗡嗡”作响,脸色已白得没有一点血色,脑门直抽疼。

  这么说来,自己在楼梯上推拒了穆少枫之后还是被他抱着离开的?后来又抱着走进酒店,才把自己交给了夏阿姨?

  见凌沫雪无语以对,表情慌乱,顾欣妍又冷笑一声,“这下你没脸为自己辩解了吧?告诉你,昨天晚上我爸爸也亲眼所见!你靠着穆少枫的胸口多亲密啊,你简直把你孩子的脸都丢尽了!”

  “滚!”突然,顾明煊冷冽地吼出一个字!

  凌沫雪心口一震,整个人都惊愕得僵直了……

  他让自己滚?

  “你滚不滚?”顾明煊的目光肃杀得血红,慑人的气息站在几米远也能震憾到。

  季峰马上进来,顺着顾明煊的目光,他走到顾欣妍跟前,“顾大小姐,你快走吧。”

  顾欣妍一怔,扭过头,当真看到顾明煊面色铁青,目光森冷地盯着自己,她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委屈无比。

  “明煊,姐姐……姐姐是在帮你出气啊。”

  “顾欣妍,我告诉你,你无权指责和辱骂凌沫雪,你以后再敢欺负她,我一定不会认你这个姐姐,也不会再给你们米家一分钱!”

  听了这段冷酷又威胁的话语,顾欣妍的泪水顿时汹涌而出,她伤心地指着顾明煊,“没良心的,你为了她都这样了,你……你还要骂我,我以后不管你了!”

  她流着泪跑出了病房。tqR1

  而留在病房里的姜蔓丽俏脸一片僵硬,扯着红唇似笑非笑,紧张无措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凌沫雪捂着嘴,激动地望着顾明煊,泪水如断了线的珍珠。

  她一直努力不想让自己流泪,可现在无法控制。

  “明煊,你听我说,昨晚……”

  “我不想听,你走吧。”顾明煊手一摆,冷酷的俊脸又变得一片冰冷,眉宇间还染着薄怒与厌烦。

  “明煊,”凌沫雪不想让他误会,自我折磨心理,“你说过,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是,凌小姐,昨天晚上很多人看见了。”姜蔓丽突然插了话。

  凌沫雪张着嘴,还想再解释,忽见顾明煊的手又一摆,“姜小姐留下,季峰,你送凌小姐马上离开。”

  凌沫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眼睛瞠得老大。

  这……这算不算自己眼见为实?

  他顾明煊竟然开口留下了姜蔓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