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来袭:腹黑总裁偏执爱 第1430章 让我抱抱你


一秒记住【捧手小说网 www.0731xf.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林彤彤心下一喜,紧张地抓住水果盘,眼中的泪水在夕阳的照耀下晶莹闪亮,如彩色的水晶在发光。

  没错,她看见了,看见了那辆黑色的豪华宾利。

  这是景铭最爱的座驾。

  不过,自己的母亲会在车上吗?

  嘀嘀……景铭的车到了,转弯时,他看到了三楼露台上的两抹美丽倩影。

  于是,他高兴地摁响了喇叭。

  “走,我们去迎接他们。”邵薇拉着林彤彤的手就走。

  今天邵志辉不在,晚上他还有个会议要开,估计要很迟才能回来,而目前家里只有一名保姆,一名园丁,所以,许多事邵薇喜欢自己来做。

  “等等。”到了楼下,林彤彤放下水果盘,犹豫着对邵薇说,“能不能你先出去帮我看一下?”

  邵薇眨了下眼,“你怕见你妈妈了?”

  “我是怕她没有来。”

  “好,那你先呆在这,如果她来了,我叫你。”

  邵薇说完就跑出了屋,看到园丁替景铭开了门,她笑嘻嘻地迎上去,“景老板你好!”

  “你好!”景铭朝她扬了下手。

  邵薇一扫四周,再盯住他的车子,“景老板,车里还有人吗?”

  景铭摇了下头,再打开后座车门,“车里还有这些东西。”

  邵薇朝里面探了一眼,呵呵一笑,“这些是送给彤彤的吗?”

  “是,还有两盒是送给你的礼物。”景铭从车里提出两只漂亮的袋子,微笑道,“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谢谢你收留了彤彤。”

  看了眼外包装,邵薇就知道里面的东西很贵重,除了一盒首饰,还有一只名牌包包。

  邵薇客气地拒绝,“这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景铭硬塞到她手里,说:“真的非常感激你,你若不收下,我以后也不敢来了……彤彤呢?”

  邵薇拿着礼物涩然一笑,“她妈妈为什么没有来?”

  景铭尴尬,抬头望了眼别墅大门,头一次说话吞吞吐吐起来,“她……她妈妈有事,酒吧忙,她就,就让我先过来看望彤彤。”

  他转个身,再指着车后座,脸色微红,“这里面的东西有些是她妈妈买的,比如衣服和包包,邵小姐,你帮我把她叫出来行吗?”

  邵薇笑了笑……

  虽然景秋没有来,但礼物到了,林彤彤应该会高兴的。

  “好吧,我去叫她。”她高兴地走了。

  然而,五分钟过去了,景铭没有看到俩姑娘出来。

  他靠在车上吸了根烟,凝神听听屋里的动静,结果一点声响都没有,而时间又过去了十分钟。

  景铭有些不安,正徘徊着,邵薇端着水果出来了。

  她面露难色,歉意地说:“对不起,我没有做通彤彤的思想工作,她还是不想见您。”

  景铭微怔,难道邵局长没有跟林彤彤说自己是她的亲生父亲?

  “那个……邵小姐,彤彤她知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是谁?”他忍不住问。

  邵薇两眼奇怪地一闪,“不是你的二哥景轩吗?”

  景铭一愣,“你爸真的没对你们说?”

  “说什么?”邵薇眨眨眼,“难道不是?”

  “不是,我……我才是彤彤的亲生父亲。”

  闻言,邵薇双手一抖,差点把水果盘给扔了。

  她睁大眼睛,惊讶无比,“你……你才是啊?那,那为什么不跟彤彤明说?你知道,她说自己非常不喜欢那个景二爷那。”

  景铭讪笑,“我跟你爸爸提过。”

  “那……我去告诉彤彤。”邵薇转身就要走。

  景铭叫住了她,“等一下。”

  ……

  林彤彤坐在书房里,两眼呆呆地望着自己的手机屏幕。

  从昨晚开始,她就把手机打开了,看到了无数个未接电话,其中景铭打了十次,景秋打了八次……

  没有景轩!

  而今天,大家得知她在望湖别墅后,她一个电话也没有接到。

  可她多么盼望景秋能给自己打一个。

  “妈,你真的不认我吗?”她难过地哽咽着。

  “我长到这么大,没有得到过奖学金,也不会琴棋书画,除了会洗衣服,会烧饭……我没有一样能让你感到骄傲的,所以你才不想要我这样的女儿对吗?”

  “可妈妈你知道吗?从我懂事起,我就渴望自己的父母哪天能出现,你们能像其他父母一样,牵着我的手去一次儿童公园,陪我去看一场电影……

  如果这些你们做不到,那就陪我吃一顿饭不行吗?

  我不要漂亮的衣服,不要贵重的礼物,不要女孩们都喜欢的包包和化妆品,我只要你们能叫我一声女儿。

  可为什么?你为什么连这个都做不到?我不要那个父亲,可我要你,我就要妈妈,就要妈妈……”

  林彤彤伤心地说完,趴在桌上抽泣起来。

  之前,当邵薇进屋告诉她景秋没有来时,她大失所望,激动的心情像被当头浇了盆冰冷的水,浑身凉透了。

  她当时就捂住嘴冲上了楼,无论邵薇怎么劝她,她都不去见景铭。

  因为在她眼里,景铭只是她的一个老板,而不是什么亲舅舅。

  “彤彤。”忽然,身后传来一道低沉的亲切声音,随声,林彤彤的肩膀上传来一股温暖。

  是只手,一只带着温热的大掌轻轻按在她抽动的肩膀上。

  林彤彤哭声一滞,身体微僵。

  “彤彤,我才是你的亲生父亲。”

  “……”林彤彤蓦地抬起头。

  “女儿……”

  声音低沉,浑厚,微哽,是男人的声音,是景铭的声音。

  绝不是景轩!

  林彤彤僵住的身体微微颤抖起来,收住的泪水又在眼底涌动……

  “你……你叫我什么?”

  景铭两只温热的大掌包揽住她纤瘦的肩膀,慢慢地把她的身体转过来,濡湿的黑眸温柔地望着她,“彤彤,你是我的女儿。”

  林彤彤紧缩着泪眸,摇了下头,“不可能,你在骗我?”

  “不,我不骗你。”

  “不……你在骗我!”林彤彤激动地站起来,挥开了他的手,“你怎么可能是我的父亲?”

  “可我就是。”景铭难为情地一笑。

  林彤彤靠到桌子上,还是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帅气多金的年轻男人是自己的父亲。

  他才三十七八岁,还那么年轻,怎么就成了自己的父亲?

  要知道,她认识他,是因为报名参加了景家的“选美”。

  如果那晚她不坚持住底线,不把持住心,不想念着聂可澄,她可能就成了他的“女人”。

  多么可笑的一段经历。

  林彤彤慌乱地决定离开,这消息太意外,太不可思议,她需要时间来消化。

  “彤彤!”看她转身要逃,景铭伸手就抱住了她,“别走,别走……让我好好抱抱你。”

  林彤彤思潮起伏,心情大乱,她推拒着,“不行,我……我不相信,我要景经理亲口对我说。”

  “彤彤,一切都是真的,我没骗你。”景铭搂住她不放,激动地告诉她,“那年我十八岁,生日过后的第二天晚上,我被人下药……稀里糊涂中伤害了你的妈妈。”

  闻言,林彤彤不动了。

  “我被我父亲痛打了一顿,自以为替我解药的是个女佣人,我想找她道歉,却发现父亲把家里的佣人全辞退了……”

  景铭把那年发生的事一一告诉了林彤彤,包括景秋平时对他的照顾和关心。

  他搂着女儿足足讲了有半个小时。

  而林彤彤靠在他怀里越来越安静,他身上有股淡淡的古龙香水味,那味道夹杂着烟香,还有他身上特有的男人气息。

  林彤彤从没有被一个男人抱这么长时间,也从没有好好闻过男人身上的味道……

  这回她被父亲的味道紧紧包裹着。

  她突然发现父亲身上的气味竟能让她浮躁不安的心趋于安宁,让绷紧的神经都慢慢松驰下来。

  原本心底那抹抽搐般的疼痛……也没了。

  她从没有过这样的舒心和温暖,闭着眼,她有种想睡觉的感觉。

  “彤彤。”看她没有任何反应,景铭微讶,轻轻推开她一点,盯着她半阖的眼眸,“怎么了?”

  林彤彤微弹起浓长的眼睫……

  明亮的灯光下,两颗晶莹的泪珠子挂在浓黑的睫毛上闪闪发亮,更衬得她俏丽的脸蛋楚楚动人。

  “老板,你能抱着我睡一会吗?”她低低道。

  景铭心里又酸又疼,之前在屋外,邵薇已经告诉他,林彤彤已经两天两晚没有好好睡一觉了。

  眼下,她放下了所有的戒备,放下了恐惧与伤痛,像一叶浮萍找到了一个可以依托的安全港湾。

  她想睡了。

  虽然她还是叫自己“老板”,但起码她已经不再抗拒自己了。

  景铭激动无比,“好,我抱着你睡。”

  邵薇推门进来时,景铭已坐在沙发上,他搂着怀里的女儿,低眸望着她的睡颜,凉薄的唇角弯起了一抹俊美又满足的笑意……

  邵薇高兴地扬起笑颜,轻轻地掩上门,然后拿着手机给自己的父亲发去一条信息——

  “爸,今晚你可得早点回来,林彤彤已与她父亲相认,估计会回去。”

  一分钟后,邵志辉回复:“好,我早点回来,明天带你去见大爷爷。”

  京都顾家别墅。

  天色渐暗,顾明煊才提着公文包回到了家。

  走进客厅,看到米容星蜷着腿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他惊讶道:“不是说不来了吗?怎么又过来了?”

  米容星紧张地看他一眼,把身边的顾琦宸拖到自己怀里坐好。

  “是邵骏飞送他过来的,说星儿吵着要过来跟果果玩,欣妍就答应了。”凌沫雪走过去微笑道。

  今天下午顾明煊很忙,带着助理和工程队队长巡查顾氏大厦的建筑情况,所以,凌沫雪就没有给他打电话。

  顾明煊把公文包交给凌沫雪,再走到沙发前,眼眸紧盯着米容星的脸……

  在外甥的脸上,他看到了惊慌与紧张。

  就连顾琦宸都发现他在害怕,因为他的双手紧紧地箍住他,一双腿也在轻轻发抖。

  “胖星哥哥,我难受了,你不要这样抱我。”顾琦宸用力去掰他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