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来袭:腹黑总裁偏执爱 第1416章 你才是坏女人!


一秒记住【捧手小说网 www.0731xf.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里面没有声音。

  顾欣妍心里一紧,用力地扭了下门把,结果发现门锁了。

  她只好又敲:“星儿,星儿,你衣服换好了吗?”

  “嫂子。”邵骏飞听到声音从楼上下来了,他说,“你别敲了,星儿他说有点累,他想睡一会,让我过一个小时之后再叫他。”

  “骏飞,你哥说星儿闹情绪,你知道什么原因吗?”顾欣妍问。

  邵骏飞把她拉到楼梯口,“星儿刚开始一直不跟我说话,游了几圈后,他说自己来京都后悔了。”

  “后悔了?”顾欣妍非常吃惊。

  当时要来京都读书,儿子可是兴奋得一晚上没有睡觉啊,而且还让大家瞒着酸菜,怕酸菜知道会哭。

  怎么不到半天,他又后悔了呢?

  “嗯,他说自己很想巴哥和酸菜。”

  顾欣妍这才舒了口气,笑了笑,“原来是想他们了。”

  “嫂子,星儿虽然这么说,可我觉得还是不大对劲,他既然想巴哥和酸菜,那为什么对我哥哥这么咬牙切齿的?”

  顾欣妍眼皮一弹,“你说什么?星儿怎么可能对你哥哥这样?”

  “嫂子,我亲眼看到的,他闹别扭的时候,我哥抱他,他就挥着双手打我哥,还两眼瞪他,那眼神明显是愤恨的。”

  顾欣妍听完心中一凛,秀眉不知不觉地蹙起……

  难怪丈夫的脖子上有一点破皮,这应该是星儿抓的。

  怕她不开心,邵骏飞又懂事地说:“嫂子,你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星儿,他很信任我,也喜欢跟我在一起,我会让他打开心扉的。”

  顾欣妍感激地一笑,“谢谢骏飞,那嫂子把他交给你了,有什么事的话你立刻给你哥或者我打电话。”

  “嗯,好。”

  下了楼,顾欣妍也不多说,只是告诉郑易桦,儿子睡了,要迟一点吃晚饭,邵骏飞会照顾他。

  “骏飞没跟你说星儿为什么生气?”郑易桦真想知道米容星生气的原因。

  “说了,说想巴哥和酸菜。”

  郑易桦剑眉一拢,这是他要跟自己愤怒的理由?

  虽然疑惑,但一时半会也搞不清楚,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郑易桦便挽住顾欣妍的肩膀说:“走吧,我们吃了晚饭就早点回来。”

  “嗯,好。”

  夫妻俩走到屋外,还没上车,傅淑敏就急急地赶出来。

  “欣妍,你能不去吗?”

  “妈,怎么了?有烨儿陪着呢,你还不放心?”

  傅淑敏打量了一下她的鞋子,“那你要去,也换算平底鞋吧,妈怕你不小心拐了脚。”

  郑易桦一听,忙说:“我去拿鞋。”

  他跑回屋,从鞋柜里拿出一双黑色的平底跛跟鞋,横竖看了眼,他又放回去,拔拉几下,又拿出一双白色的球鞋……

  “噗……”不远处有人在笑。

  郑易桦扭过头,看到余慧掩嘴,俊脸不由一红,“婶子。”

  余慧过来,帮他从柜子里挑出一双平底凉皮鞋,“这双适合,而且还凉快。”

  郑易桦呵呵一笑,“谢谢婶子。”

  “慢点开车,别让欣妍吃得太油腻太辣。”余慧又嘱咐一声。

  “好。”

  郑易桦跑到妻子前,蹲下来替她脱鞋,穿鞋,然后拎起高跟鞋递给母亲:“妈,麻烦你。”

  傅淑敏满意地对他一笑,“出门在外,照顾好欣妍,要不然,你爸都会批评你的。”

  郑易桦:“妈放心吧,她是我手中的宝。”

  傅淑敏开心地笑起来,“好样的,比你爸知道疼老婆。”

  余慧站在门口,等他俩坐上车,她转回身,却在玄关处差点撞上偷看的青凤。

  俩人对视一眼,迅速避开。

  “哎,这顾欣妍是去见秦爽?”青凤问。

  余慧没理她,径直往餐厅走。

  青凤追上去,“哎哎,你给我评评理,这秦爽原来是我家媳妇,就因为顾欣妍一搅和,我孙子没了,这媳妇也跟志明闹掰了,你说这顾欣妍是不是坏女人?”

  “你才是坏女人!”余慧蓦地转身,怒气喷了青凤一身。

  青凤往后退了一步,瞪大眼睛,“你这么凶做什么?”

  “嫌我凶,就别在我们面前唧唧歪歪,这样大家心里都舒服点。”

  “你……好个余慧,你现在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别忘了,你们夫妻俩还分房睡呢,小心哪天邵强不要你!”

  余慧冷哼一声:“二姐,你也别忘了,你今天刚出院,别稍微好点就想把这个家搅得不安宁,你要再上窜下跳,捣鼓着哪对夫妻不和,小心再胃出血!到时候你也别想我再为你煲汤熬粥!”

  “妈!”邵莹莹突然从餐厅里冲了出来,“你干嘛那么好心啊,姑姑会把你的好心当驴肝肺的,你以后别再犯贱了!”

  说完,她拖起自己母亲的手就进了餐厅。

  青凤愣在原地,这侄女的话让她全身的细胞都在冒火点……

  结果胃部一抽,她疼得弯下腰,摁住自己的肚子倒在了沙发上。

  傅淑敏进来,看她在沙发上蜷缩成一团,急忙过去关心道:“二姐,你这是怎么了?”

  青凤紧闭着眼,脸上的汗慢慢渗出,咬着牙没吭声。

  “是不是胃又疼了?药吃了吗?”傅淑敏轻轻地扶住她的肩膀。

  青凤深吸一口气,微睁了下眼,“我……我是被气的。”

  “气的?二姐,你忘了医生说的话了?你这病是不能生气发火的,气大伤身,你不懂吗?”

  “别说了。”

  “好好,我去给你倒杯热水,你缓一下气息,有事呆会再讲。”

  傅淑敏走进餐厅,见邵莹莹噘着嘴还在余慧身边嘀嘀咕咕,便走过去问:“莹莹,是你让二姑生气的?”

  “我就骂我妈犯贱,她气什么呀?”邵莹莹不悦道。

  傅淑敏回头倒了杯水,再轻轻道:“姑姑她现在是病人,而你是小辈,遇上她情绪不佳的时候,你能不听就不听,别拿话刺激她,她现在是更年期,脾气容易激动。”

  邵莹莹低下头,“我……我只是不想让她再骂我妈,而且我妈和爸爸这样全是她挑拔的,我对她有意见。”

  “你爸已经认识到错误了,只要你妈妈哪天原谅他,他们夫妻俩会好起来的。”

  傅淑敏说完看了眼一语不发的余慧。

  余慧讪讪地扯了下唇,一丝苦笑掠过……

  “阿慧,我们先忍忍,我相信二姐她哪天也会认识到自己错误,毕竟人心都是肉长的。”

  余慧这才应了声:“她能明白到自己错就好了,我怕的就是她永远都这副嚣张,喜欢在娘家当老大的样子。”

  “不可能的,这个家有老爷子在呢,还有你我,她当不了我们的家。”傅淑敏一笑,再望向邵莹莹,“你去楼上看看,若星儿醒了,你和骏飞好好跟他说说话。”

  “好。”

  邵莹莹走出餐厅,忽见旁边人影一闪,定晴一看,竟然是青凤。

  看来,刚才她们在餐厅里说的话,青凤她都听见了。

  邵莹莹撇了下嘴,也没说什么,径直上了楼,来到了邵骏飞的房间……

  “星儿他快醒了吗?”她问。

  邵骏飞在看书,淡淡地摇了下头,“没有,估计还要半小时。”

  “他为什么要发脾气?”

  邵莹莹这段时间出去学舞蹈了,回到家听到此事很惊讶,她一直觉得米容星比顾凌琦阳活泼好动,整天乐呵呵的,想让他生气都难。

  “说是后悔来京都,想巴哥和酸菜了。”

  邵莹莹眉心收拢,只是这样?

  伦敦顾家庄园。

  凌琦月吃完饭回到自己的房间,忽然听到手机一直在包里响,她掏出来看了看,眼睛亮闪了……

  “星哥哥!”电话一通,她兴奋地大叫。

  米容星却无精打采,“酸菜,我想你们了。”

  “星哥哥,你想我们啊?”凌琦月笑嘻嘻,“你怎么刚到京都就想了?”

  “嗯,我想。”

  终于发现他的声音有点低哑,凌琦月奇怪了,“星哥哥,是不是你小爸爸家的人不欢迎你呀?你这是不高兴了吗?”

  好朋友一关心,米容星的眼睛就红了,泪水瞬间饱满在眼底,“酸菜,你和巴哥要过来吗?”

  “我要去演戏,巴哥也陪我去,所以……我们可能不会过来了。”

  “那我也回来。”

  “啊?”凌琦月更惊讶了,“星哥哥,你不是想跟姑姑一起生活吗?为什么我感觉你不开心呢?”

  “酸菜,我想我爸爸了。”说到这,米容星发出了呜咽声。

  凌琦月不知道怎么劝他好了,孩子想父母很正常啊,她也想呢,特别是一到假期,她更加想念在国内的爹地妈咪。

  她同感身受地红了眼睛,“星哥哥,你别难过,等你爸爸赚够了钱,他就会回来看你的。”

  可米容星听到这句话就把电话挂了,凌琦月呆呆地立在原地,既不能理解米容星的行为,又觉得很难受。

  抹了下眼角渗出的泪水,她拔通了顾明煊的电话……

  “爹地。”

  顾明煊正抱着三儿准备吃晚饭,听到女儿的声音,他喜笑颜开,“宝贝,想爹地了是吗?”

  “是,爹地,我想你,想妈咪,还想弟弟,我可不可以先来京都玩一个星期啊?”

  顾明煊笑笑,声音温和,充满了宠溺,“宝贝女儿,叔叔说你明天要去澳洲拍戏,你怎么能来京都呢?要不,我们不演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