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来袭:腹黑总裁偏执爱 第1370章 夫妻吵架了


一秒记住【捧手小说网 www.0731xf.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邵强心里一紧,“怎么不好了?快说!”

  那厢抽噎着说了什么,邵强听完扭过头,眼神怨怒地扫了郑易桦一眼,然后不耐烦地吼了声:“我就过来!”

  他走了,连饭也没吃。

  郑易桦到了餐厅,顾欣妍轻轻问他:“叔叔找了你?”

  “嗯。”

  “他怎么走了?烨儿。”余慧问。

  “接了个电话,好像有事。”

  余慧哼了声:“他还真是忙,刚回来半天又被叫走。”

  大家没吱声,余慧也不好意思再发牢骚。

  吃过饭,顾欣妍上楼铺好床,准备午睡一下,又接到了邵强的电话:“顾欣妍,你背后让人做了什么?”

  顾欣妍听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叔叔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回来的时候,四个戴墨镜的男人就把乔秘书的门和墙面用油漆泼了,还责令她搬出去!是不是你派人干的!”

  这几天顾欣妍催乔一蕾把房子卖掉,乔一蕾无动于衷,他们俩都想到这可能是顾欣妍背地里逼他们就范。

  顾欣妍听了好笑,“叔叔你觉得我会这么做?”

  “不是你又会是谁?那门上写着滚出去三个字!”

  “呵!我顾欣妍做事光明磊落,如果你问到我,我没必要否认!”

  “不是你?”邵强的反问是半疑的。

  “我要是想这么做,可能会亲自上门,不会派别人来做!”

  顾欣妍吸了口气,郑重其事地又说了句,“不过,他们既然替我做了,我倒觉得痛快!叔叔不防劝乔秘书把房卖了,省得以后别人再找上门来!”

  叭!

  顾欣妍不等邵强回话,摁断电话,把手机扔到了沙发上。

  郑易桦推门进来,刚好看到这一幕。

  他微微一笑,“老婆,跟手机置气那?”

  看到丈夫,顾欣妍清冷的面色立刻扬起了灿烂的笑容,“哪里啊,我想午睡,怕手机有辐射,扔远点。”

  郑易桦不想戳破,要知道,他刚才在门外已听到了她最后一句话。

  “好,老婆做得对,来,一起午睡吧。”

  躺到床上,顾欣妍侧身望着丈夫的俊脸,清眸含笑,“老公,呆会睡醒,我们去逛街好不好?”

  郑易桦亲昵地捏了下她的鼻尖,“嗯,听你的,你去哪,老公跟你去哪。”

  顾欣妍开心,脸蛋贴上他的肩脖,“好,那睡吧。”

  郑易桦低眸望着她,见她唇角含笑,浓密的眼睫遮了眼睑,一副安心的样子,完全看不出被烦事所困,忧心忡忡的神色。

  看来,老婆的内心真的强大。

  他唇角微扬,怜爱地抹了下她细如杨柳的眉毛,“亲爱的,我难得回来一次,有什么事需要我帮你做吗?”

  顾欣妍阖着眼,“没有。”

  “让老公为你分担一点,别什么事都一人扛着。”

  “真没有。”

  “老婆,工作上的事不要一个人硬撑,难以解决的可以大家商量着一起办。”

  “嗯,老公,我知道。”顾欣妍环过手,抱住他的肩膀。

  她想静一静,郑易桦便不再多说,轻吻了下她的额头,“睡吧。”

  ……

  下午,俩人手挽手去逛街,买了不少东西。

  在某商场上扶梯时,俩人有说有笑,那高颜值令许多下行顾客纷纷侧目。

  其中一对母女也朝他们看了几眼。

  下了电梯后,当母亲的还朝后面看,女儿不高兴地一把拖起她的手,“妈,你能不能把他给忘了?”

  这对母女正是尹菊和秦爽。

  尹菊眼睛微闪,“我没有看他。”

  “别否认了,我看得清清楚楚。”秦爽微沉着脸,“都过去那么多年了,你看到他,那眼睛还是要突出来的样子。”

  “小爽,你怎么能这么说妈妈?”尹菊生气。

  秦爽:“你不想我以后看不起你,我希望你能忘记过去!做一个像模像样,规规矩矩的母亲!”

  说完,她放开尹菊,一个人走进了一家服装精品屋。

  尹菊望着她的背影,真是越想越气,这女儿自从订了婚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一不高兴就给她放脸子,说话也常常夹棒带刺。

  看来,让她答应嫁给黎志明,自己是做错了。

  可现在木已成舟,生米都煮成熟饭了,她能怎么办?

  “小爽,妈妈陪你买了衣服,你再去医院检查一下身体好不好?”她对女儿露出了讨好的笑容。

  秦爽面无表情,“不去!”

  “去吧,你不是大姨妈没来吗?”

  “没来不是好事?我怀了他的孩子,你不是更称心如意?”

  “是好事,但总得有个真实单子给邵家姑姑看啊。”

  “你想讨好她?”

  “女儿,这不是讨好,你要真的怀上了,妈妈可以催她早点把你俩的婚事办了,别等到你肚子大了再办,那样子你穿婚纱就不好看了。”

  秦爽的脸依然没情绪起伏,平静得很,“放心,真的怀上我会打掉。”

  尹菊惊讶地张大嘴,“这……”

  “别啰嗦了,快看衣服吧。”

  买好衣服下了楼,秦爽在停车场还是遇到了郑易桦夫妻俩。

  她想避开,顾欣妍却叫了她一声:“秦爽。”

  尹菊看了眼郑易桦,见他看也不朝这边看一眼,面无表情地去开车门,把手里的东西放进去,她又讪讪地收回目光,转身也去开车门。

  “顾大小姐。”秦爽朝顾欣妍点了下头。

  顾欣妍一笑,“这两天好吗?”

  “好。”

  “那……再见。”顾欣妍说完坐进了车。

  至始至终,她也没有看尹菊一眼,似乎尹菊已成了空气。

  尹菊心里憋着气,坐到副驾驶座上哼了声:“有什么了不起。

  秦爽扣好安全带侧过头,表情微显严肃,“妈,你和她的恩怨就此了结,你可以把她当陌生人,但绝不要在背后骂她,议论她。”

  “喂!小爽,她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你竟这样维护她?”

  秦爽扭燃引擎,冷笑一声:“如你所愿,我会成为她的表嫂,那就是表妯娌,我想跟她搞好关系,而不是成为仇人。”

  尹菊又被女儿这句话给震到了。

  她朝外面看了眼,见郑易桦已把车开走,她回头朝秦爽涩然一笑,“小爽,你想把她当亲戚,她不一定会领这份情,别忘了,志明跟他俩是有仇的。”

  秦爽没好气地一脚踩下油门,吓得她急忙抓住了安全扶手。

  脸微白,她望着面色阴沉的女儿,“小爽,妈妈这话难道有错?”

  秦爽扭头白她一眼,“你明知道黎志明跟顾欣妍有仇,可你偏偏让我嫁给黎志明,想让我成为你手中报复顾欣妍的一枚棋子对吧?我不会如你的愿!”

  “……”尹菊睁大眼睛,哑口无言。

  “小哥。”这辆车里,顾欣妍温柔地跟丈夫说着话,“跟你说件事啊,我发现秦爽变了。”

  郑易桦望着前方路况,淡声道:“发现了。”

  “嗯?你怎么发现的?”

  “她今天看到我们一点笑容都没有。”

  在京都第一次见的时候,那是一个月前,秦爽见到他们还是羞涩的,笑容里带着一丝难为情。

  那时的她还干净,清纯,像一个刚刚走出校门的女学生。

  而今天,她的穿着,她的妆容,就连表情都被世俗染得艳丽浓重了,在她身上,已找不出往日那清纯的模样,就是眼睛,也掺杂了尘埃。

  顾欣妍叹了口气,“她有心事,我感觉她破罐子破摔。”

  “其实她可以争取出来,人生一世,没必要这么毁了自己。”

  “我在想,黎志明是不是要挟了她?”

  郑易桦微蹙了下眉,若有所思地说:“这事你还想管吗?”

  顾欣妍一笑,“我随便说说。”

  郑易桦腾出一只手轻拍了下她的手背,“你不是救世主,先顾好自己吧。”

  他嘴里这么劝说妻子,到家后却避开她给黎伟成打了个电话,让他好好问问黎志明有没有要挟秦爽。

  黎伟成答应他:“好,我会找机会问一下。”

  黎伟成今天休息在家,接到郑易桦电话的时候,青凤正给他泡了一杯咖啡过来,听到他的话,青凤敏感地问:“是谁的电话?”

  “烨儿。”

  “烨儿找你有什么事?”

  黎伟成表情严肃地睇着她,“我问你,秦爽跟志明订婚,是不是志明逼迫的?”

  青凤两眼一瞠,恼怒,“事情已过去这么久了,他们还要拿这件事出来翻炒?什么目的?”

  “你现在别管他人什么目的,你就直接回答我的问题。”

  “不是!”青凤铿锵道,“尹菊把女儿许配给我们儿子,她已经欢喜得不得了,巴不到到庙里烧柱高香,希望这门亲事顺顺利利,怎么可能逼迫她们?”

  “我问的是小爽!小爽她的态度!”

  “她的态度,订婚那天你不是见到了吗?她是自愿的!自愿的!”

  青凤说完,气呼呼地把咖啡杯撂到桌上,溅出来的咖啡也不管了,转身就离开了客厅。

  呯!

  她用力把卧室的门甩上。

  拿了手机,她拔下了尹菊的电话,语气不爽,“喂,尹老板,你女儿又作了是不是?”

  尹菊懵愣,朝正在插花的女儿看了眼,压低了声音:“夫人,小爽在花店里呢,发生什么事了?”

  青凤哼了声:“我家烨儿惦记着她呢,看来,你女儿比你有魅力啊,老的他不要,这小的他倒上了心。”

  尹菊听得心头活泛,大为吃惊,郑易桦要变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