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来袭:腹黑总裁偏执爱 第1098章 一早起来很尴尬


一秒记住【捧手小说网 www.0731xf.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1098章 一早起来很尴尬

  茹思娅红了脸,“再冲个澡吧。”

  “好,听你的。”

  开心的男人早已按捺不住兴奋,在浴室里抱着茹思娅就求欢,一次过后不满足,到了床上,依然抱着她耳鬓厮磨……

  “你不累吗?”茹思娅揉着他的头发,羞涩地望着他的脸。

  被激情洗涤的男人又美又性感,浑身散发着一股苛尔蒙的气息,迷惑着女人……

  “累什么?”顾浩然亲着她的脸,亢奋不已,“老公可以爱到你天亮。”

  “可我想睡了。”

  “不准睡,呵呵……”他更热烈地亲着小女人,在她耳边说着情话,“今夜洞房花烛,你好好享受。”

  茹思娅捶打着他的背,“顾浩然,你这话说过几次了?每天晚上你都说是洞房花烛……”

  “嗯?你还有力气说这么多话,看来一点都不累,那再来一次。”

  “啊……”

  天亮了,窗外的鸟叽叽喳喳地叫着,清凉的风透过窗落进房间,带来清晨的一丝花草芳香。

  安迪翻了个身,揉了揉眼睛,慢慢地睁开,看到天花板上的粉色水晶大吊灯,他眼珠不动了。

  尔后,他扭了下头,发现自己的小床不是黄色的,而成白色的了,透过床档,他看到了漂亮的粉色窗帘……

  这是哪里?

  “嗯……不要啦。”忽然,他听到了有人在说话。

  脑门一紧,他攀住了床档,转过身来,望向了旁边的大床……

  大床的被子在动,有男人粗嘎模糊的声音,“香……老婆真香。”

  “快起来!”

  被子掀开一角,安迪看到了妈咪的脸,他惊喜地眼睛一闪,“妈咪!”

  儿子的叫声吓了床上的老子一大跳,他下意识地抱紧了怀里的小女人,眯着眼,哭笑不得地望着不合时宜醒过来的儿子……

  “安迪,你醒了?”茹思娅红着脸,一脸羞涩。

  “妈咪,粑粑。”

  安迪坐起来,一脚跨上床档……

  准备攀爬过去。

  “哎哎,儿子,不准上来!”床上的老子不得不开口,举手打住了他的越“狱”行为。

  要知道,他俩还没有穿衣服呢。

  更重要的是,他还想要啊……

  某少爷后悔把儿子搬进主卧室了,早知他这么大胆,就应该让他一个人睡儿童房。

  “粑粑,我要尿尿。”

  “尿尿自己去,安迪大了,很厉害的是不是?”顾浩然挥了下手。

  茹思娅推他,这家伙怎么这个时候还抱得住她呀?就不能避讳一点吗?

  可他却悄悄地附在她耳边说:“先别动,我俩昨晚连浴巾都没带上床。”

  茹思娅这才恍悟过来,如果这时候下床,那不是更出糗?

  所幸,安迪乖乖地下床了,他一边走一边朝大床上看,总觉得俩个大人怪怪的……

  儿子一离开,顾浩然就急忙爬起来,落下地帮茹思娅去拿了衣服扔上床,正准备给自己找件新衣服穿上,儿子出来了。

  “粑粑。”

  “唔……”顾浩然急忙抓起沙发上的靠枕盖住了自己的身体,脸色泛红。

  安迪愣了愣,上下打量他一眼,然后回转身又去了洗漱间……

  当顾浩然套上裤子,安迪已为他拿来了一条白色浴巾,“粑粑,这个给你。”

  “哈哈哈……”已经穿上裙子的茹思娅大笑起来。

  她发现,这安迪是越来越聪明好玩了。

  顾浩然也开心地笑起来,抱起儿子大亲一口,“宝贝真乖,真不愧是粑粑生的。”

  茹思娅过来白他一眼,“你小时候有迪儿这么聪明可爱吗?”

  “有啊,我妈说我比哥哥可爱呀,我哥从小就冷性子,喜欢摆酷,就像他现在的儿子顾凌琦阳,可我不会,我从小讨我妈妈,爷爷乐,哈哈……”

  看着他开心,欢乐的笑容,茹思娅心知,他虽然离家独立生活,跟父母关系闹僵,其实内心里有多爱他的亲人,恐怕连他自己都没发觉。

  “粑粑,我饿了。”安迪搂着顾浩然的脖子,小身子往门口倾,“我要吃面包。”

  “好好,粑粑去烤面包。”他说完,转头对茹思娅温柔地说,“你慢慢漱洗,洗好再下来。”

  茹思娅点了下头,望着他抱着儿子哼着歌下了楼,她微微一笑,感觉这样的生活还真像一家三口的幸福生活。

  所以,她必须为这样的生活多作努力,而不是轻易放弃。

  ……

  顾家大院。

  顾锦成夫妇俩刚吃过早餐,管家就匆匆进来了,神色看去有些慌张,“先生,夫人,程中豪夫妻俩来了。”

  “他们来了?”顾锦成惊讶,看了身边的妻子一眼。

  陈怡兰也是一脸讶色,从椅子上站起来,问:“说什么了没有?”

  “只说要见你们。”管家回答。

  陈怡兰神色微显紧张,推开椅子,对丈夫说:“我去迎接。”

  “我也去。”顾锦成跟上去。

  “不!”陈怡兰阻止,“你先上楼,如果他们一定要见你,我再让蔚伯上去叫你,我要先听听他们的来意。”

  顾锦成上楼去了,陈怡兰吸口气,宁了宁心神,才对管家点了下头,“走吧。”

  走出屋子,她看到程中豪夫妻俩已进了院子,安依娜抬步下了长廊,目光冷冷地扫过来……

  没有说话,陈怡兰就已接受到了她的恨意。

  这女人又高又漂亮,今天穿了件黑色的长裙,头发高盘得一丝不乱,更显得高贵冷艳。

  “欢迎。”陈怡兰迎上去,朝安依娜伸出了手,“程夫人,很高兴你能过来。”

  安依娜淡淡地瞟了眼她的手,拿着手袋一动不动。

  陈怡兰的手落在半空中,神色变得尴尬,正微扯着唇角想收回手,程中豪微微一笑,轻轻地握了下她的手,“顾夫人不必客气。”

  相对安依娜,陈怡兰一直觉得眼前这个俊朗的男人更平易近人,善解人意。

  “你好,程先生,请进屋坐吧。”陈怡兰朝他亲切地笑了笑。

  程中豪迈步要走,安依娜一把拖住了他手臂,面无表情地说:“老公,就跟她在这儿说吧。”

  程中豪停下脚步,关心地望着她,“老婆,外面热。”

  “热什么?想想女儿的事,你的心不冷吗?”安依娜不悦地看着他。

  陈怡兰困惑了,“请问,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是这样,夫人。”程中豪开口,在老婆的注视下,他的态度变得严肃冷漠起来,“我们是过来要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