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蜜宠:总裁夜夜欺 第四十九章 再一次的偶遇


一秒记住【捧手小说网 www.0731xf.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么一大串的诉苦,让尚铭顿时有些的不知所措,自己的女儿一向都只会容忍而已,重来不敢正面的反驳自己。

  可是现在竟然当着外人的面这样子的说他。

  脸色变得越发的暗沉了,尚铭听着他的话,一直低着头也看不清脸上的表情,让人有些捉摸不透。

  “一诺啊,你现在是盛世集团的夫人了,所以我这个坐牢的父亲就可以随意唾弃了吗?你别忘了,你就算是飞上枝头变成凤凰了,你也是一个杀人犯的女儿。”

  尚铭突然对着尚一诺邪笑了起来,让人看了顿时有一些得毛骨悚然。

  “爸,我和他只是……”

  尚一诺刚想要说出事情的原委,但又想到契约书上的约定,刚想要说出的话又咽了下去。

  “不管你怎么想,但是放你出去这件事真的不是我能做主的,但是,爸你上次的事情真是让我太失望了。”

  尚一诺原本还有些色彩的眼神瞬间变得黯淡了下来,脸上的表情也慢慢的凝了。

  尚一诺只是没有想到生下她的父亲居然会对他的女儿做出那样的事情,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都不应该。

  如果那天她没有那么幸运,没有砸晕龙哥,那她就真的毁了,也许一辈子都葬送在那件事情上。

  我给她的一生都造成阴影。

  可是他的父亲,他唯一的亲人,却能绝口不停的当初的那件事情,还如此义正言辞,要自己放他出去。

  尚一诺原本想要这件事情就这样的过去,就此烟消云散,可是父亲这样的态度实在是太让她伤心了。

  “什么?”

  尚铭自然是听懂了她的话,但还是一副装傻的样子,眼神慢慢的避开了尚一诺的眼睛,不敢直视她的逼迫,脸色也慢慢变得难看了起来。

  “慕修的事情只有你一个人知道而已,你敢说不是你告诉龙哥的吗?爸,你是我的爸爸啊!你怎么能帮着外人来欺负我呢?”

  尚一诺看着父亲的样子更加的悲切了起来,泪水也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一诺,我……”

  “时间到了。”

  尚铭刚才要说一些什么就被狱警打断了。

  看着父亲被粗暴的带了进去,尚一诺的泪水终于控制不住的喷涌而出。

  毕竟是她的父亲啊。

  好像所有的事情都是上天安排好了的一样,自己是那么的无力,好像所做的一切都十分的徒劳。

  世界上从来就没有免费的午餐,就算是自己和魏谨琛的婚姻,她从来就没有想过会成为盛世集团的总裁夫人,可是却好像命运捉弄一般。

  想到父亲刚刚说的话,心里却又是无尽的痛楚,飞上枝头变凤凰……,说的好像从来不是她。

  就像现在,她即使是这个身份,这个地位,可是做什么事情还是如此的无力,不过是个空枝头罢了。

  垂下的眼帘突然抬了起来,尚一诺知道一味的哭泣是没有用的。

  擦干了眼泪,就转身离开了监狱,这次的不欢而散,让尚一诺的心里又有了一个结。

  走在大街上,尚一诺被风吹的心里有一些的乱,看着热闹的街道,孤单的走在街上。

  回想起了自己的上半生,好像都是在打工中度过的,每天都在为着自己的生计奔波。

  根本就没有时间去交朋友,除了慕修,向她的哥哥一样照顾着她,可是现在却连他也不在自己身边了。

  慕修,你现在在哪里?过得还好吗?

  “一诺!”

  突然,一个声音打断了尚一诺的思考。

  被阳光照过的脸显得更加的年轻灿烂,眼前的人除了卫远恒还会有谁呢。

  尚一诺有些诧异的看着他,自己已经不是第一次在大街上偶遇见他了,也说不清楚是缘分还是什么的,只是这样子预见实在是太巧了。

  “怎么了?愣住了?”

  卫远恒见她不说话的样子,忍不住问道,原本笑着的脸更加的灿烂了。

  卫远恒只是想着今天是礼拜天,她肯定不上班,原本想要约她出来玩一下,可是没想到大街上就遇到了。

  “啊,好巧啊。”

  尚一诺原本面无表情的脸扯出了一丝的微笑。

  卫远恒这才定了下来,看清楚她睫毛上还亮闪闪的泪水。

  “你怎么了?哭了?”

  卫远恒的心突然像是被一块石头堵住了一样,看见她一副强颜欢笑的样子,心中很是不忍。

  “没有啊,诶,今天礼拜,你是出来玩吗?”

  尚一诺故意的扯开了话题,眼睛向着四周飘散着,太阳的照射让她的睫毛变得更干爽了起来。

  “啊,我就出来走走,要……一起吗?”

  卫远恒看着她一副不想要说的样子,还是试探性的问道。

  “好啊,我正好,也想走走。”

  尚一诺情绪低落的向前走着,来到了附近的公园。

  早晨的空气总是最新鲜的,让人闻起来就心旷神怡。

  两个人就这样并排着走着,十分默契的谁也没有打破这片平静。

  “一诺,你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你可以告诉我把我当做一个倾听者。”

  卫远恒看着她憋屈的样子,觉得这样子肯定是不行的,一个人沉闷久了,整个人都会变得阴沉起来。

  “我……刚刚见到了我的父亲。”

  尚一诺闭着眼睛,好像不愿意回想到刚刚痛苦的回忆。

  卫远恒听到这句话,瞬间明了,小时候卫远恒就听尚一诺提起过她的父亲。

  她的父亲,总是每天喝的醉醺醺的不回家。

  她的父亲,每每喝的宁酊大醉,回家的时候就会打她。

  她的父亲,生气的时候不会给她吃饭。

  她的父亲……

  尚一诺之前所说的一切都是深深的烙印在了卫远恒的心中,那是他第一次听说父亲是那样的一个角色,好像和他从小所认知的都不一样。

  可是年幼时的尚一诺说出来的时候一点都不悲伤,好像在诉说着别人的故事一样,那股子倔强,让卫远恒生起了怜悯之心。

  “一诺,有些人,有些事,不是我们所能够改变的,扪心无愧就好。”

  卫远恒自从遇见她之后,就开始调查她的一切,他想知道他错过的这么多年,到底发生了一些什么。

  尚一诺的父亲入狱,欠下了巨额债务。

  卫远恒很想要帮她,可是他最终是错过了,债务已经有人还了。

  尚一诺听到这话,猛的抬起了头。

  “你,怎么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