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仙医 第708章 听我解释


一秒记住【捧手小说网 www.0731xf.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王贺想要对付叶尘,准确来说,是想要对付一个足够当他对手的叶尘,所以,经常让阿K和这个张怡宁联系,获取一些消息。

  只是,让阿K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号称坐拥数亿资产的张怡宁,竟然被叶尘这个草根出身的暴发户给弄翻了。

  王贺交代给他的任务,阿K只能说完成了一半,他成功激怒了叶尘,而且也激发出了他一定的能力,但是在和他手下的对决中,他也并没有讨到太多的好处。只是,听消息说,叶尘为了救出那个女人,竟然不惜燃烧生命。

  这个事情,如呆让王贺知道了,恐怕才是真的大麻烦。

  “那把刀呢?”这些事情是在太过糟乱,阿K索性不再理会。他突然想起了那把刺伤他下体的能发出龙吟声的大刀,于是有此一问。

  “放在旁边呢,不过没几个人能够抱得起来,真的很怀疑,那小子究竟是怎么用的。而且,在受那么重的伤的情况下,居然还能把这把大刀当飞標使,这真是太诡异了!”

  “你懂个屁!”阿K立马一同冷水泼了过来。“这把刀非常有灵性,是会认主的!”

  “扶我起来,让我去看看!”阿K顿了一下,继续说道。

  如果说能得到一把好刀,献给王贺,到时候,他一开心,说不定也就能放自己一马那也说不定。阿K若是想道。

  “怎么样,你男人醒了没?”孙晩晩走进病房,看到何玉燕正在用热毛中给叶尘擦脸,如是问道。

  “哪儿,哪儿有!?”何玉燕有些结巴地说道。

  “没有?那你脸红什么?难道说,是因为看到我害羞了?”孙晩晩笑道。

  “不跟你胡说了,对了,晩晩姐,你为什么住在这么荒凉的地方啊,我刚才往外面看了一下,这里的电都是靠前面的小河发的电。

  说好听点儿,这里是世外桃源,说不好听点儿,这里就是原始社会呀!我看你这一身行头,也不像是村儿里的人啊?”

  听到何玉燕的发问,孙晩晩气就不打一处来,她在一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然后道:”别提这事儿了,本来吧,我在外边儿玩呢还,结果我爷爷突然给我打了一电话,说是超急,没办法,我就过去看看呗,谁让他是我亲爷爷。

  可是谁知道,刚一到地方,他就把我给电晕了。再然后就给我丢在了这里。说什么,他要搞一些有些危险的事儿,让我在这里避一避,这可倒好,他搞点儿危险地事儿,反而把我给充军了,你说这日子能过吗?真是坑爹!不,坑孙女儿!“

  “噗!”何玉燕听到孙晩晩的话,突然笑了出来,“哪儿有你这样说爷爷的,你爷爷肯定是怕你受到伤害才对啊!”

  孙晩晩啜着嘴道:“可不就是这样嘛,要不然谁听他的呀!”

  对于孙晩晩这个爷爷,她也是又当长辈又当小辈,虽然有时候很不满他的蛮横的决定,但是一想到他也是为了自己的安全,级使这里很无聊,她还是接受了他的决定。

  “好了,你已经一天一夜没好好休息了,我在这里看着,你赶紧去隔壁休息一下吧!”

  何玉燕伸了一个懒腰,点点头,他的两只眼睛已经快要肿成了大熊描,虽然有些舍不得,但是,她不想让叶尘一醒来就看到自己这副模样。最终还是同意了孙晩晩的建议。

  何玉燕刚一走,孙晩晩就走到叶尘的身边,然后好奇地看着叶尘,脸在他的脸前贴得很紧,然后低声说:“你到底有什么好的,为什么玉燕那姑娘这么喜欢你?”

  说完,用食指勾搭了一下叶尘的鼻子,又接着说道:“可惜了这么好的一个姑娘,如果你死了的话,她肯定是要守寡了,没办法,看来我只能牺牲一下了。”

  如果此刻何玉燕在这里,一定会非常惊讶,因为孙晩晩竟然主动吻上了叶尘,起初,叶尘就像是一个睡美人,期在原地一动不动。

  后来,仿佛有一道光从孙晩晩的嘴里慢慢输到了叶尘的嘴中。

  这时候,叶尘的身体开始有了反应,整个人开始慢慢地动起来,就仿佛局促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很不舒服,尝试着舒展起来。

  后来,动作越来越大,他伸出双手,突然抱住孙晩晩,舌头竟然主动換开了孙晩晩的牙关,就像是一个不速之客,和孙晩晩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孙晩晩的眉头一皱,她可以确定,以现在叶尘的状态,是不可能醒的过来的,此刻的动作肯定都是发自本能。

  “这个坏家伙,梦里面都不老实。”虽然孙晩晩想要摆脱叶尘并不麻烦,但是如果这样一来,刚才的一切,可就前功尽弃了,也只好忍着,可是过了一会儿,竟然有些喜欢上了这种感觉。

  此刻的叶尘已经进入了深度睡眠的状态,整个人仿佛都置身在一个虚无的空间里,人的意识也都是模糊的。

  迷迷糊糊之间,他仿佛听到有人在呼唤他,一让他快点醒来。这个声音,既熟悉又陌生,但却让他感到很亲切,像是何玉燕,又像是林淼,又像是其他人。

  突然空间里的景象一变,仿佛变成了他和何玉燕水乳交融的场景。

  叶尘的呼吸急促起来,这时候的孙晩晩也是大惊。很显然,叶尘已经将她当成了何玉燕,他翻身将她压在床上,双唇拼命地亲吻着。

  吱呀,门被打开了,何玉燕的声音突然穿了进来,“你们在干什么?”

  声音中有一丝怨气,有一丝不满,还有一丝的伤心。

  何玉燕知道,她是不可能成为叶尘唯一的女人的,但是让她不眠不休守候了一天一夜的男人,竟然一醒来就跟别的女人纠缠在一起,还是让她伤心到了心碎。

  呼!孙晩晩终于第一次呼吸到了空气,他拼命地想要推开叶尘,可是叶尘却像一头老牛,瘫软地趴在他的身上,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在況溺于她的体香。

  “玉燕,你听我解释,这是有原因的!”

  本来何玉燕都已经躺下了,可是过了一个多小时以后,辗转反侧,仍然没有办法睡着,所以又起身来到叶尘的房间,想要陪着他。可是,没想到一推开门,竟然看到了这样的场景。

  好不容易孙晩晩将叶尘推开,从床上爬了下来,她的头发和村衫,都已经变得有些凌乱,清秀的头发也都交错成了一团乱麻。

  “其实,我们孙家是药王孙思邈的后人。”

  “这个事情,你已经跟我说了。”何玉燕淡淡地说:“其实,之前我们有约定,你如果真的想成为他的女人,我,我不会阻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