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仙医 第26章 暗流涌动


一秒记住【捧手小说网 www.0731xf.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也就是为什么修炼者都要随身携带养神丹和养气丹的原因。

  受伤可以吃个养神丹疗伤。

  没真气了可以吃个养气丹增加点真气方便继续放大招。

  而且,叶尘也答应过江源,送他两枚养神丹,以便江源和他女儿修炼突破的时候用。

  不能怪叶尘抠门,在古武学界的交易市场上,一枚养气丹或养神丹就要两千万华夏币呢,品质好一点的更是卖到三千多万!

  叶尘知道,神农鼎的传承是另辟蹊径,炼制丹药时以身为炉,将丹田作为基础,阴阳生死诀迸发真火炼丹。

  当下,他宁心静气,将一箱子药材分好种类,全部投入丹田气海之中,然后心神内视,利用阴阳生死诀催生真火,开始炼制丹药。

  一个小时后,丹药炼制完毕。

  叶尘擦了擦脑门上的汗,自言自语道,“娘的,这么炼制丹药虽然不会浪费药材的精华,可是却消耗大量真气,看来一定要找寻一个能够修炼出大量真气的法子。”

  “要不然不要说用真气打架了,光炼药就不够用的。”

  不过,叶尘看着自己面前的二十枚养神丹,三十枚养气丹,心情才好了不少。

  “哈哈,看来这神农鼎炼制丹药的方法就是厉害,成功率直接堪称百分之百。”

  他准备了炼制五十五枚丹药的药材,最后炼成了五十颗,难怪他高兴。

  以前在血衣楼的时候,叶尘听说炼丹房的那帮老家伙炼制下品丹药的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五十!

  而他第一次炼制丹药,就成功了百分之九十五以上!

  太牛叉了!

  心情舒畅的叶尘先是自己吃了两枚养气丹,奖励一下自己。

  然后,他拿出电话想找江源,给江源送两枚养神丹。

  不过,他又把电话放下,想了想后,叶尘觉得送丹药的事情放一放。

  毕竟,叶尘才是龙源集团的幕后大老板,江源是给他打工的,名义上虽然江源是龙源集团董事长,可作为真正大老板的叶尘,觉得自己有必要学会认准自己的身份定位。

  上司和下属之间可以交好,但不能太亲近,要不然下属就会觉得上司好说话,背后可能就会搞点利己的小手段。

  这跟人品无关,纯属职场规则。

  虽然叶尘相信江源的人品,但只有让江源更加信服自己,更加感恩自己,才能让江源继续老老实实地给自己干活挣钱,挣大钱。

  毕竟,谁能保证人心不会变呢?

  要知道,人心算是世界上最不靠谱的东西了。

  想明白这些,叶尘便开始打坐,修炼自己的阴阳生死诀,同时,他利用神农鼎的凝神功效修炼自己的精神异能。

  之前叶尘的精神异能是五级,却因为受伤退步到一级,虽然吸收了杨晓萱体内的阴性先天元气,修炼境界、武者境界和精神异能都有了显著提高,可他的精神异能等级还是不太稳定。

  毕竟,只要不是自己一点点修炼上去的修为层次,都会有些不稳定的。

  当下,叶尘今天的修炼主要以稳固状态为主。

  此时。

  杨家别墅客房内。

  从燕京来给杨晓萱治病的高阳拨通了一个数字夹杂乱码的电话号码。

  接通后,高阳恭敬地说,“六爷,晓萱的病情已经稳定,据我所知,是有高人相助。”

  “哦,不错不错,看来四哥在潜龙市没白混,竟然也跟修炼界的人有交情。晓萱的病痊愈了吗?”电话那头的‘六爷’笑着说道。

  高阳说,“没有痊愈,但已经得到控制,近年来不会再复发,如果想彻底根治,只能修炼心法了。而且……”

  ‘六爷’打断高阳的话,说,“没事你就回来吧,潜龙市的水并不像我们看到的那么清澈。”

  高阳还没应下,对面已经挂了电话。

  电话中的六爷,便是燕京的杨家老六,杨鑫谷的六弟,杨善谷。

  杨善谷挂了电话,手中油彩笔随意挥洒,竟是在画一幅水彩画。

  而画中却是一个年轻男子。

  如果此时叶尘在这里看到这幅画,一定惊得下巴都掉下来了。

  因为,这次画中的年轻男子,竟然是他!

  难道,这个长眉入鬓,英姿不凡的杨善谷竟然喜欢男人,暗恋叶尘?

  尼玛,这是不可能的!

  只是叶尘给杨晓萱治病的事情,已经被杨善谷调查清楚了,而且,他还拿到了叶尘的资料和画像。

  杨善谷画完收笔,对身后的管家福伯说,“阿福,你说这个男人的资料是不是水份极大。”

  福伯跟随杨善谷多年,知道杨善谷做事谨慎,他慢慢说道,“资料上说叶尘从小隐居山野,跟随无名师傅修炼,这次是刚刚学成下山历练,偶遇晓萱小姐发病才结下善缘,表面上看不出什么破绽,但阿福觉得,越是看上去清白的东西,就越有问题。”

  杨善谷点头,“你觉得他会对四哥什么态度?”

  福伯思索一会,说道,“暂时看不出来,不过他不像是要对四爷不利,如果那样,早就应该下手了。”

  杨善谷笑道,“难不成他是想先跟四哥交好,然后对我们杨家不利?”

  福伯摇头,“暂时看不出来,只能看看再说,我们的人已经盯上他了,有什么情况会及时汇报给我。”

  杨善谷站起身来,来到露台的藤椅边上,拿起一杯绿茶喝了一口,说道,“老爷子让我掌管家族的地下势力,表面上是看似是把我当未来家主培养,可是,我觉得自己有点冤,一直在给别人挡箭……”

  福伯不说话,他知道杨善谷的意思,但是牵扯到了老爷子的话题,他从来不发表自己的看法,这就是下属懂不懂分寸的问题了。

  一个下属,或者是一个谋士,可以给主人出谋划策,但主人的家事,还是不要参与的好。

  福伯知道,杨善谷虽然在杨家位高权重,掌管情报和杀手这部分强大势力,但杨善谷真正喜欢的,是艺术。

  虽然他心狠手辣,做事谨慎,为杨家立功无数,让家族成员对其忌惮三分,但杨善谷终究不会成为家主。

  而最有希望成为家主的,福伯觉得还是下放到潜龙市多年的四爷杨鑫谷!

  杨善谷舒服地躺在藤椅上,微微闭着眼睛,不经意地说道,“如果我没猜错,估计老爷子已经开始考虑把四哥召回燕京了。”

  福伯心惊,如此说来,四爷杨鑫谷因故下放到潜龙市多年,老家主真的是有点保护‘太子’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