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老公宠入骨 第64章 无权干预


一秒记住【捧手小说网 www.0731xf.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64章 无权干预

  一路闯了十几个红灯,唐少珂心急如焚的回到了玫瑰花园。

  “先生,您回来了。”兰姨看到唐少珂回来,笑的很是开心。

  “太太呢。”

  “太太今天等了你很久,后来就先回去睡觉了。”兰姨如实回答。

  等他等了很久?唐少珂先是一愣,旋即心头有什么快速跳了跳,一天的疲倦就在这一瞬间彻底的烟消云散了,微微的喜悦夹杂着淡淡的暖意在心中缓缓蔓延,他再也忍不住,一边解开领带,一边匆匆走进卧室。

  他想见她,已经想的快要发疯了,如果可以,他宁可她来给自己当秘书,也不想让她去小小的摄影部上班。

  轻轻推开卧室的门,唐少珂一眼就看到床上蜷缩成一团的小人。

  南笙其实并未睡着,听到动静,立刻就抬起身子,转过头来,眼底是掩不住的一丝欢喜:“少珂,你回来了。”

  看到她还没睡,又想起了兰姨的话,唐少珂心生自责,走过去,抱住南笙,在她的唇角轻轻落下一吻:“以后这么晚了,就别等我了,早点休息。”

  南笙脸颊微微一红,“我才没有等你呢,只是我今天睡不着而已。”

  她只是习惯了身边那个温暖的怀抱,暖暖的,让她无比安心,少了他,整个房间空空落落,她的心也空空落落起来。

  “我工作上忙,太晚了,以后就别等我了。”唐少珂将她拉入怀里,紧紧的抱着:“有件事正好和你说,后天我有个友人要动手术,在国外,所以我大概要去三天的样子,明天就走。你一个人在家,要乖乖的等我回来。”莉莉周的事情,他还是没想好该怎么和南笙解释,还是等到以后,想好了再说吧。

  南笙无意识的伸手搅虐弄着他胸前的领带,轻轻的“嗯”了一声,虽然她心中很想告诉唐少珂,让他早些回来,但是她也清楚自己的身份,一个名义上的妻子,是无权干预唐少珂的决定的。

  唐少珂扶着她睡好,拉起被子给她盖上:“我得去把资料准备一下,今晚你一个人睡,可以吗?”

  南笙闻言立刻闭上眼睛,假装睡觉的样子,等听到唐少珂离开的脚步,才又将眼睛睁开。

  南笙心中的失落化为了嘴角的一丝苦涩,心酸的将头埋的更低,她没勇气让唐少珂留下来,像唐少珂那样的男人,工作自然是最重要的。

  在巨大的空空落落里,不知过了多久,南笙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她梦见自己被人关在笼子里,童安澈一脸冷漠的站在外面,那表情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两个医生拉住自己的手,将她瘦小的身体压在身下……而她的澈哥哥,就那样冰冷的站在远处,面无表情的看着她身上的衣服被一件又一件扯落。

  “不,不要……”额头渗出一层细密的汗水,南笙痛苦的皱紧了眉头,恐怖的回忆像是一张大网,将她死死包围,在梦境里她完全分不清现实与虚假,窒息的画面让她死死的拉住辈子的一角。

  医生狰狞的面孔,将手向她的胸前探去—

  “不要!”她惊声尖叫,惊魂甫定的猛然惊醒。

  房间里空空荡荡,黑暗压抑,是噩梦?她松了一口气,泪水却是止不住的流淌,她抱着被子,蜷缩在大床的一角,将头埋进膝盖里低低的啜泣着。

  恐惧如同漫天的黑幕,彻底将她笼罩,记忆里不堪的画面压迫的她全身都在微微颤抖!

  “南笙?”突然间,冰凉的身体落入一个结实温暖的怀抱,熟悉的安全感将她紧紧包围。

  南笙没有抬头,她不想让唐少珂看到自己在哭,也不想让他发觉,她已经是这样离不开他了。她一直都告诉自己要坚强,可在他面前,她才知道自己脆弱的就像暴风雨下的野草,少了他的庇护,她随时都会夭折。

  “把头抬起来,让我看看。”唐少珂急了。

  原本打算好好看一下手术资料,没想到一向注意力集中的他在书房里却是一个字都读不下去,索性就回房看陪她,可没想到一进门就看见她抱着膝盖蜷缩成一团的模样,就像是针一样,狠狠的刺在他的心上。

  南笙哽咽的抽了抽鼻子,把头抬了起来:“我……我做噩梦了。”

  唐少珂一愣,旋即松了一口气,又气又好笑的揽住她瘦小的身子,下巴轻轻压在她的额头上,“我在这里陪着你,别怕。”

  南笙鼻子一酸,那声“别怕”童安澈也曾经对她说过,可现在,她却再也没有办法回到过去的生活了,一想起梦里童安澈那冰凉的表情,南笙的眼泪便止不住的往外流,贴在唐少珂的胸膛里,咄咄的问:“你在骗我,你说过的,你娶我是因为你在意我的身体,等你哪天不在意了,就会不要我了。”

  唐少珂心中狠狠一抖,眼神似乎被尖锐的刀锋割裂,碎了满地。

  当时他无意的一番话,这丫头竟然一直记在心里?他怎么能忘了,南笙是个孤儿啊,孤儿最害怕什么,孤儿最害怕的就是被人抛弃了。他的话,对南笙,究竟是多残忍。

  可现在,看着南笙,他怎么舍得抛弃她?

  他的心里,早就已经认定了这个女人。

  唐少珂低头,轻轻吻上南笙的眼角,她的眼泪清冷酸涩,让唐少珂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他的动作越发轻柔温暖,手指缓缓的划过南笙的额头,“南笙,你记住,我在意你,这个期限,是一辈子。所以,我不会厌烦你,我只怕你会厌烦我,明白吗?”

  南笙脸颊渐渐染上一层红晕,他的目光很是灼热,让南笙的脸颊都要燃烧了。

  唐少珂将她拉入怀中,紧紧呃抱着:“你厌烦我也没关系,反正你是永远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即使天涯海角,我要要抓你回来。南笙,你是我的,永远都是我的。”

  南笙心脏猛烈的跳动着,脸颊红的几乎要滴出鲜血来,一股异样的情绪在她的心中慢慢膨胀,她猛地推开唐少珂,用被子遮住发红的脸,急着辩驳:“自恋加自大!不想看见你,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