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276章:凶多吉少


一秒记住【捧手小说网 www.0731xf.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冯刚眨了眨眼睛,道:“你的意思是说我的师父和李青川就是那对师兄弟的传人?”

  朱美菊点了点头。

  “这些问题你咱会知道的?”

  “是你师父跟我讲的。”

  “我师父咱会给你说这些?”

  “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给我说这些,反正他就是给我说了。”

  “你给我讲的,我大概明白了,不过我咱觉得这太假了些,就跟武侠小说里面的情节一样?我有些接受不了呢?”

  “当初我听了我也接受不了,不过当时你师父是这样跟我说的,他说我们中国地大物博,历史久远,什么要的能人异士没有,别以为这个世界上就没有高人异人?更别以为这个世界上没有所谓的武林高手,这种人多的很,只不过他们都躲在暗处,我们中国做为四大文明古国,其间受过多少异族的侵略,但最终的结果是什么,结果就是最终拥有这片土地的是黄种人,是汉人!不要觉得好像很假,其实这都是真的!真真正正的存在!就像这个世界上科学一再证明这个世界上没有鬼,没有神,但是为什么会有唯心主义?为什么还有风水阴阳师,而且这个职业还很火?为什么到佛庙寺院烧香拜佛的人还那么多?那就是因为这个世界上本身就存在一些让人捉摸不定的东西的事情!”

  冯刚摸了摸鼻子,点了点头:“好像是有那么一回子的事呢。”

  “现在觉得假不?”

  冯刚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还是觉得有点儿假。”

  “哪你修练《御女十二式床谱》的特殊感觉是哪里来的?”

  “是啊。”

  冯刚搔了搔头,“婶,我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嘛,明明可以给我讲嘛,为什么非得要逼着我把第六式修练成功了再给我说呢?”

  “因为你师父说要利用你的好奇心逼迫你赶快修练,好让你在八月十五的时候有所作用,但是你最终还是没有修练成功。”

  “哦,对了,婶,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昨天晚上是你墓门开启之日,也是你师父和李青川决战的日子。”

  “这么说来,我师父他真的没死?”

  朱美菊点了点头:“之前的确是没死,不过现在嘛,我想肯定是凶多吉少了。”

  “咱了?”

  “昨天晚上李青川功力大涨,强行撕开宫殿的门,当时你师父和我准备突然冲进去,结果李青川功力高强,我被震了出来,而你师父因为功力比我强一些,当时跟李青川一起挤了进去,那宫殿的门又被强行关住了。当时李青川的女徒弟意图杀我,结果被我偷袭,受了重伤,逃走了,我也遭到她的攻击,伤势很严重。”

  “昨天晚上还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我本想过去看看的,但我不知怎么回事,竟然睡着了。”

  “可能是你师傅嫌你功力太弱,偷偷跑过去凑热闹,提前给你施了手脚,才让你一夜睡到天亮的吧?”

  “极有可能。”冯刚点了点头。

  师父没死,又让他点燃了希望,不过如今师傅生死未卜,却又让他压力颇重。

  “婶,你的意思是说师父和李青川不可能逃出地下宫殿喽?”

  “原则性来说是的,如果能出来,现在他们都已经出来了,没有人进去过,所以具体的情况,我也不知道。”

  朱美菊陷入沉思之中,“从我昨天晚上感受到的那石门爆出来的强大能力,我觉得他们应该凶多吉少。”

  “你在这里躺着,我过去瞧瞧看。”

  说罢,冯刚一溜烟的跑了出去,径直进入到村长的家里,在屋里屋外检查了一遍,没有看到李青川的身影。

  果然没有出来,看来朱美菊没有说错。

  冯刚再一次回到黑寡妇家里的时候,李丹杏告诉他:“朱美菊躺下休息了。”

  冯刚关切地问道:“她没事吧?”

  李丹杏摇了摇头:“我也不晓得,不过我也挺担心的。”

  看着李丹杏那曼妙玲珑的娇躯,冯刚轻声道:“丹杏嫂子,你现在比以前漂亮了很多哦。”

  李丹杏羞涩一笑,低下了头。

  “好好照顾美菊婶,李青川恶有恶报,你再也不用见到他了。”

  “他怎么了?”李丹杏赶忙抬起头来问道。

  她受李青川迫害极深,对李青川恨的咬牙切齿,现在听冯刚这样一说,她的情绪显得有些激动。

  “估计死了吧。”

  冯刚叹了口气,“你放心吧,你以后再也见不着他了。”

  两行清泪顺着李丹杏的眼角滑落下来,扑簌簌的落在地下,她又蹲在地下,抱着双膝,呜呜咽咽的哭泣起来……

  李青川不见了。

  这个消息在紫荆村里犹如炸雷一般,传到每一个人的耳朵里面。

  不过事情刚刚发生,村民们倒也没有多么注意,毕竟昨天都有人看到李青川好好的呆在家里,保不准李青川是不是出去跟他媳妇旅游去了?

  所以李青川究竟去了哪里?村里人也懒得理会,反正只要不是自家的人不见了,他们才懒得理会呢。

  冯刚自然清楚,只不过他也不说出来,目前还是静观其变的好。

  李青川不在,对于整个紫荆村的村民来说,这都是一件天大的好事,以后也不用看李青川脸色行事,而且也不用担到李青川到自家来调戏自己的婆娘。

  祸害走了,麻烦也就少了,村民们乐意之至。

  所有人都认为,李青川肯定偷偷到哪里去旅游去了。

  所以受到李青川压迫过的村民们,现在都能昂首挺胸的走路,也敢放声的大笑了,在田坎上也敢嘴村里的漂亮媳妇说笑了。

  有一些人走到李青川的家门口,就会吐上两口口水,极尽鄙视。

  八月十六,艳阳高悬,晴空万里,紫荆村一派其乐融融。

  冯刚把曾云海请来给朱美菊看了一下病,曾云海给她开了几副药,只说目前朱美菊暂时没事,但是接下来就说不清楚,她的病很严重。

  送走了曾云海,让李丹杏在家里好好照顾朱美菊,按时服药给她喝,他也准备回家,问问苗苗姐有没有什么治疗的办法。

  回到家里,见老妈拿着一把镰刀蹲在磨刀石旁边正在霍霍的磨刀。

  “妈,啥时候割谷啊?”冯刚问道。

  “今天太阳晒一天,谷子应该都干了,明天一早我们就去割。”

  “明天?要是再下雨呢?”

  马桂兰瞪了他一眼:“下了这么多天,哪里还有雨下?哦,要你给你三叔打电话,你打了没?”

  “哦,忘记了,我现在打,我打,你说啊。”

  冯刚幡然醒悟,摸出手机给三叔冯东盛打电话,结果……

  “还是关机哩。”

  冯刚摊开手机道。

  “咱都中午了还关机呢,他们这搞工程的,应该不会关机的啊,你去问问你三妈。”

  “问三妈干吗?三叔手机关机,她又没办法,三叔又没回来过。”

  “你去问问你三妈你三叔为什么关机啊?我说你个小王八蛋,你爸在外面打工赚钱,你咱一点儿都不关心啊。我今儿个眼皮一直跳个不停,总感觉要出什么事,你赶快去问问。”

  看着老妈焦急的模样,冯刚叹息一声,嘀咕了一句,只得往三妈家里走去。

  很快,冯刚就回来了。

  “我就说三妈不晓得吧,我问了三妈,三妈也不清楚,她说可能三叔手机没电了吧?妈,你不过多虑啦,不会有事的啦。”

  冯刚想的开一些,宽慰道。

  “去你的。”

  马桂兰叱了儿子一句,从盆子里掬了一捧水洒在磨刀石上,然后一手抓着镰刀把一手按着镰刀尖,一前一后在磨刀石上霍霍地磨着。

  进到堂屋,叶苗苗独自坐在堂屋看电视,电视上正在播放着一个综艺节目,叶苗苗的脸上笑如春花,美丽之极。

  “苗苗姐,今天怎么样?好些没有?”冯刚甫一进门,便直接问道,看着叶苗苗那美艳不可方物的笑靥,心中微微一荡。

  “嗯,好多了,你回来啦?”

  “嗯。”

  “什么事一大清早就急急忙忙的跑出去?”

  冯刚笑了笑,抽出洗脸皮,扯了毛巾,提起热水瓶倒了点水,道:“别人有点儿急事让我出去一趟,所以急急忙忙的连脸都没洗。”

  冯刚拧了毛巾,把脸擦了一下,目光一扫,看到叶苗苗的耳朵上有一点点黑色东西,径直走了过去,把温烫的湿毛巾往她娇嫩的耳朵上一擦,叶苗苗娇躯一震,抽来螓首,扭过头,奇怪地看着他。

  “你耳朵上有点儿黑色的东西,我帮你擦一下,你别那么紧张。”

  冯刚笑的云淡风清,人畜无害。

  叶苗苗躲闪的美眸在冯刚的白毛巾上面一扫,果然看到一点儿黑色污渍,不由轻轻一笑:“早上帮婶烧火,可能是在灶前蹭上的一点儿吧?没注意,谢谢你啊。”

  “谢啥呢,这是我应该做的。”

  冯刚目光死死的盯着她的眼睛,“这是一个男人对他的女人最起码的照顾!”

  叶苗苗笑容顿时凝固,脸上肌肉轻轻扯了一下,白晳的脸蛋上飞出两团迷人的嫣红,垂下玉着,别过脸去,目光再一次落在了电视上面。

  冯刚看了他一眼,咧嘴一笑,转过身把毛巾丢在水里揉搓了几下,拧干后挂上,倒掉水,摸出香烟,“啪”的一声,点燃了……

  “苗苗姐,其实我觉得你真的没有必要对我这么躲躲闪闪,你一晚上是我的女人,这辈子都是我的女人,我冯刚认定了的!”

  凑到她的耳边,冯刚用着那让人不容拒绝的口吻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