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bug成神 第七十一章:一本书的时间


一秒记住【捧手小说网 www.0731xf.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自从汉灵帝和张让品尝过我的菜后,我菜肴的名声算是彻底打响了。于是,在张世平这种专业人士的运作下,飘香楼的声望高得是无以复加,几乎洛阳所有的王公大臣都恨不得能来飘香楼品尝一下美味佳肴。自从飘香楼开张以来,它的盈利水平居然一举超过了天仙阁,成为了我盈利的又一个重要来源。

  同时,我的四轮马车也在洛阳打响了名声。自从张让和袁逢也拥有了一辆属于自己的四轮马车之后,洛阳城的王公大臣们都疯了。杨家因为一开始没有买四轮马车,觉得在袁家面前丢了面子,直接拿着三千两黄金找上了我,要我给他们定做三辆四轮马车。同时,荀家、曹家,甚至远在州郡的徐州陈家、糜家,荆州蔡家、黄家,江东陆家、张家等大家族也都拿着黄金找上了门来。

  面对这么多的订单,我一边让马钧做好保密工作,一边又雇佣了大批的工匠加班加点的制作。因为四轮马车所雇佣的工匠太多,我就让马钧给制定了一套分工制造的流程。每个工匠都只负责制造几个特定的零部件。等所有工匠把零部件制造完毕后,再由马钧手下那帮最核心的工匠负责组装。经过这么一番规划之后,四轮马车的制造速度明显快了起来,几乎每天都能出产一两辆马车。

  即使是有了这么高的马车产量,我也从来没有降价销售过。每辆四轮马车仍然是固定的一千两黄金一辆。能卖得出去就卖,要是卖不出去我就自己用。这些四轮马车的负重量比两轮马车高了好几倍,我有那么多的东西需要运输,正好派上用场。

  当然,我现在要挣钱也不仅靠这玉露酒、飘香楼、四轮马车这些小玩意。身为郎中令的我,几乎全天下的兵马、粮草都归我管,这就相当于整个中国每年三分之一的财富都要从我手里过一遍。既然汉灵帝已经破罐破摔了,那我也不必和他客气。在祢衡、张世平等人的秘密操作下,我在全国的每个州中都置办下了一份田产、房屋。这些房屋平时可以囤积一些财富,一旦到了战时就可以成为我屯兵的基地。

  经过我给汉灵帝敬献四轮马车、新式菜肴两件事情之后,汉灵帝对我又恢复到了宠信有加的地步,在为数不多的几次上朝过程中,都是让我和张让来对付那些世家大臣们的奏章。不过,自从汉灵帝对西凉北宫伯玉那票兵马放任自流后,就已经形成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习惯。只要是不能够威胁到京师的贼寇,那汉灵帝是绝对懒得派兵剿匪了。于是,本来被我平定黄巾后打下的大好局面,又逐渐变得动荡不安起来。

  虽然我手下的人都在忙活着挣钱,但我却一点没有耽误学习。除了我在发明四轮马车、新式菜肴那几天的时间里,我仍然是每天都要到郑玄府里拜望,并跟着郑玄学习半天的时间。

  转眼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新春佳节。正月初一大早,我带着我最新的发明来到了郑玄的府上。

  在郑玄家的门口,赵商正在迎接前来拜年的师兄弟们,看到我也来了,就半开玩笑的说:“吆,刘大老板也来了你飘香楼和马车行的生意不忙吗怎么也有时间来给老师拜年了”

  我说:“有人做生意是为了享乐,有人做生意是为了养家,有人做生意是为了忠君,有人做生意是为了救天下。今天还真让你说中了,我就是到老师这里来做生意的,师兄你也一起来吧”

  “什么生意啊你拿着这大包小包的就是你说的生意”赵商看我说得神秘,不禁也引起了他的兴趣,于是就跟着我来到了郑玄的屋里来。

  见到郑玄之后,我先向老师见礼、恭贺新禧,然后才拿出了我包袱里的东西。

  郑玄见我拿东西出来,还以为是寻常的礼品呢,就说:“你这个孩子也真是的,每次都要给我带东西来。我对于这些吃喝受用的东西真没什么兴趣。你要有这些多余的钱财,不如去接济一下你那些寒门师弟们。”

  我笑了笑,说:“师尊,我是师傅也要送,师弟们也要接济的。师尊您来看,这样东西就是您和师兄弟们都能用到的东西。”

  郑玄拿过我手中的东西一看,居然是一叠雪白的纸张。郑玄把手中的纸张一摸,只觉得轻盈柔韧,比丝绢的手感还要好。郑玄叹了一口气,说:“剑儿啊,这些纸张好倒是好,但售价恐怕不低吧这么贵的东西不如直接卖掉,多换些竹简来,也好让多一些的寒门弟子能够用得上。”

  我故作神秘的说:“那师尊以为这样的纸张能够卖到什么价钱呢”

  郑玄又摸了摸手中的纸张,说:“这样的纸张恐怕比最好的绫罗绸缎还要贵。你也别卖关子了,你就说说什么价钱吧。”

  我拿过一张纸来,说:“以前的蔡侯纸是用树皮、麻头、破布、渔网等材料压制而成。蔡侯纸虽然轻便,但颜色泛黄,而且也极易损坏。所以这么多年来,大部分的学子还是用竹简来书写文字。但最近,我在蔡侯纸的基础上做了改良,把纸张的制作材料改成了麻纤维、竹纤维,在把各种纤维材料做成纸浆后,再井盐熬煮,日晒夜收,并在收尾阶段用面粉打磨研光。最后才做成了这种雪白光亮,并且韧性极高的纸张。而最重要的是,由于我改良了制作工艺,这种纸张的成本只有蔡侯纸的八成左右。所以老师你真的冤枉我了,这种纸还真不贵。”

  “是吗”郑玄惊叹一声,说:“假如真是像你所说,这对于天下学子来说还真是一大喜事呢。要是用这种纸做成的书,比竹简的书要轻好几倍,光是这运输的便利就大大提高了。”

  我又笑了笑,说:“老师,这纸张做成的书籍可不仅仅是运输方便而已。以前咱们做一本书,要把竹子砍下山,然后煮透,去青,去水,晾乾,磨平,揉制,穿孔,装订。这么多的工艺下来,一片竹简也不过才写十个字左右。即使是一棵碗口粗细的竹子,也才能写五六百字。假如是一个人这么制作竹简,恐怕一年也就只能书写五千字左右。光是抄写一部论语就要用两年的时间。天下莘莘学子一辈子才能读几本书呢”

  郑玄眼睛一挑,说:“听你的意思,你制作这纸张用的时间比较短”

  我眨巴眨巴眼睛,说:“没错,要是搭配得当,我那作坊里平均每个匠人每天可以做出一百页纸来。”

  赵商吓得一哆嗦,说:“那岂不是以前两年时间才能做出的万字竹简,在你这里一天时间就能完成”

  我点头道:“师兄说对了,差不多是这样的。”

  郑玄摇了摇头,说:“恐怕你们少算了一样东西,那就是抄写的时间。这识文断字的事情匠人们恐怕是做不来的,还要士子来抄写。而且以前用竹简抄错了,可以刮掉重写,不过要是用你这纸张来写,即使错了一个字这一整页就要废了。这么雪白的纸上要是写错了字,还真是有点可惜呢。不过剑儿啊,你能做出这样的纸张为师已经非常高兴了。你能造出这么多的纸,不知多少士子要从中受益呢。我儒学广大有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