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明天起做一个闲人 第四章蜈蚣鸡的故事!【完】


一秒记住【捧手小说网 www.0731xf.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因为他见到了一件很恐怖的事情,母鸡的身体内有一团绒毛。

  里面的鸡肉全都已经没有了,只剩下骨架,骨架外就是一身鸡皮。

  他可以想到,那毒虫就是躲在这里面的。

  然后趁着妻子在窝内拿鸡蛋的时候,一口咬住了她!

  让她中了剧毒,痛苦身亡。

  那……

  丈夫想到了一个惊骇的事情,那就是毒虫会不会已经进入了妻子的身体内!

  此刻正在啃食妻子的尸体呢?

  若是真如猜测这样,那妻子的尸体……

  丈夫飞奔着冲进了房屋内,看到了躺在床上的妻子。

  他跑了过去,用手按压妻子的脸庞。

  “没事,还有肉!”丈夫松了一口气。

  但他的眼神马上变了,因为他看到妻子的上衣好像瘪了下去。

  他颤抖的用手扯开妻子的上衣,见到妻子的胸口,肚子完全缩了下去。

  就如同泄了气的气球一般,皱巴巴的。

  肉没有了!

  丈夫大叫起来,冲进了厨房内操起了菜刀奔了过来。

  他站在床前手中的刀在颤抖,他在想要不要切下去,杀死那毒虫!

  “不,我这样会毁了妻子的身体,我去叫医生!”

  他是一个农民,切开妻子的肚子,他怎么可能切的平整。

  到时候恐怕会毁掉妻子的身体。

  如果喊医生过来,后面还有办法恢复。

  他飞奔着跑去找医生,花了接近四十分钟,他和医生一起来到。

  一路上丈夫将事情和医生说了一遍,医生大为惊骇。

  毒虫吃了鸡,然后毒死了女主人,接着进入了女主人的身体内,吃起了人肉,这种事情世所罕见。

  尤其是知道这毒虫躲在空空的鸡身体内,等着女主人来拿鸡蛋,然后毒死主人。

  他更是好奇,这东西怎么会这么狡猾,这么毒。

  它是怎么做到的?

  而且他可是见过死者的尸体,并且对尸体做过检查。

  身上只有一处咬伤,没有其他伤口,毒虫怎么会跑到肚子里面去,它是怎么进去的?

  疑问很多!

  医生肯定是要见一下,并且帮助村民打死这毒虫。

  如此害人的东西,怎么能再让它活在世上,任由它害人。

  “医生麻烦了!”

  房屋内丈夫双手拿着棍棒,随时准备出手打死那怪物。

  他心中很紧张,额头有汗。

  医生穿着白大褂,带着手套,拿着手术刀。

  他也很紧张,拿着刀的手都有点抖。

  “我开始了!”吞了一口唾沫,医生开始了。

  他先用手术刀插入了死者的胸口,缓缓拉开死者的肚子,一点点的切开。

  越是切的开,医生头上汗水越多。

  他深怕那毒虫会突然出来咬他一口,害他性命。

  丈夫在身边看着汗水更是落的凶猛。

  啪啪啪,黑色的血水流淌,将床上染红,接着滴落在地。

  不到五分钟,妻子的肚子被完全拉开,里面的情景一览无余。

  脸色发白,两人皆都如此。

  他们看到尸体的肚子里面五脏残缺不全,大部分的肉成了锯齿状,这是被啃食的现象。

  “医生有没有见到那毒虫!”丈夫问道。

  他身上被汗水湿透,身体有些虚脱!

  “没有,我再找找!”

  切开尸体的小腹,医生用手术刀在其中翻找着。

  房间内没人说话,只有血水的喷溅声与手术刀拉开尸体的声音。

  两个人聚精会神,若是不知道的人突然进来,看到这一幕会被吓死。

  两个人在房间内肢解尸体,血水染红了床铺。

  身体被分解,绝对的恐怖!

  时间过了半个小时!

  没有,什么都没有找到。

  “没有!”医生停下说道。“身体除了脑袋外全都找过了,没有那东西的身影,也没有发现那东西是从哪里进入的!”

  丈夫擦了擦汗水,看着尸体被完全打开的场景,他眼中通红。

  “要不要解开脑袋?”医生问道。

  现在肢解开身体,只要缝上,帮尸体穿起衣服,这具尸体依然是完好的。

  如果打开脑袋,那尸体的脸会破相。

  到时候就算缝上也是狰狞无比。

  丈夫咬着牙说道:“没有退路了,如果不打开脑袋,那东西又正好在脑袋内,那我们岂不是错过了!

  所以,一定要打开脑袋,就算破相,我想妻子也不会怪我。

  我一定要为妻子报仇!”

  医生点头。

  “那好,我们开始!”

  医生看向了脑袋,手术刀动了起来。

  划开下颚,分解脸上的肉,很快脑袋内一切完整呈现。

  解开之后,只见脑袋里面的大脑,脑浆没有了,只剩下一些脉络。

  “内耳被穿透,那东西肯定是从死者的耳朵里面进来。

  吃光了脑袋,然后沿着喉咙进入了身体内!”

  毒虫依然没有找到,丈夫手中的棍子放了下来。

  他的泪水涌了出来,他瘫坐在地上,眼中无神。

  医生眉头微皱,尸体解刨完毕,而没有找到半点毒虫的疑点与踪迹。

  这让他心中有种危机感,吃人的毒虫跑了。

  接下来肯定还有人遇害,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医生用针线将尸体复原,争取让尸体变回原样。

  然而在准备接上尸体左手臂的时候,医生停了下来。

  医生说道:“这毒虫估计一直在等着袭击你!”

  这时候医生说出了一个令丈夫毛骨悚然的事情。

  “你来看看你妻子的手臂!”医生说道。

  丈夫站了起来,看向了妻子的左手臂。

  只见妻子的左手臂空了,到了关节处。

  这关节处有了一个小洞!

  丈夫回想起了昨晚的事情,他一直拿着妻子的左手臂说着话语。

  如果今天他没有去找那毒虫,或许他下一步,就是走了妻子的老路。

  必死无疑!

  说到这里二叔停下了话语,他喝了一口酒。

  “来吃菜,再不吃就凉了!”二叔说道。

  张峰问道:“二叔,讲完了?”

  二叔点了点头!

  “那蜈蚣鸡呢?”

  “后来丈夫报了警,警察来临,在丈夫家中搜寻了一天。

  最后在丈夫的被褥下,找到了这毒虫的一个印记。

  蜈蚣的身体,鸡的脑袋模样。

  后来也没有人遇害,这件事就没有再传了!

  之后丈夫一直在找这东西,却没有找到!”二叔说道。

  这个故事就这样结尾了,让张峰有种真实的感觉。

  有些时候,有些东西真的很难被找到。

  “这蜈蚣鸡真的狡猾!”张峰说出了这句话。

  二叔喝了一口酒笑着说道:“它还不算狡猾,最狡猾的是一种名为鸡冠蛇的动物!”

  听到这话,张峰来了兴趣,他赶紧问道:“二叔讲来听听!”

  二叔摇了摇头。“天色晚了,而且你的房间还没有收拾,今晚早点睡。

  明天还要有事,故事还是明天晚上说吧!”

  张峰赶紧点头。“好好,我敬二叔一杯!”

  “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