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我用尽余生 第八十八章 你又彻夜不归了


一秒记住【捧手小说网 www.0731xf.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从远看去貌似照片没什么大问题,看上去是大白天拍摄的,阳光很烈,照片现场的人数很多。

  等等!

  那个穿着黑西服的男人,不就是……阿旭吗……

  刘菲菲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颤抖着嘴唇,信封被她用力拧的皱皱巴巴。

  他在哪儿,大白天的时候他在哪儿?

  照片里的陆瑾旭依旧帅气的让人自惭形秽,不少女人围成一大圈将他众心捧月,眼带倾慕,仿佛他是比明星还要耀眼的存在。

  翻到下一张照片,他与一个身材健硕的男人正在格斗,旁边是他刚买的崭新的兰博基尼。

  刘菲菲记得,他今天第一次开了出去,而他身上的西服也是今天换上的。

  重重现象表明,陆瑾旭再一次对她说了谎,他没有去与仲夜商讨金融方面的事,而是当街与人斗殴。

  刘菲菲不可置信的摇着头,每翻一张照片她的心都似在滴血。

  这还是她认识的阿旭吗?原来他不是文质彬彬的绅士,而是会格斗术的勇者。

  他从来都没有告诉她,他的喜好,他的讨厌,他擅长什么,他竟然从来不曾向她提起过。

  为什么要隐瞒爱人?

  原来,他们之间竟有这般深的隔阂,不过幸好,陆瑾旭对所有女人的态度都是不冷不热,如果刘菲菲的待遇只能是这般,其他女人只会更惨。

  她依旧是陆瑾旭最宠爱的女人,即将登上陆氏舞台的陆太太。

  倒数第二张照片,拍摄的角度很是刁钻,难得拍摄到了兰博基尼车的近景,而且连车内人的脸部都清晰的捕捉在了相片中。

  男人们在一旁格斗,坐在车里的女人也不好受,拉下窗户似乎想要劝架,却被陆瑾旭的一招瞪眼杀给阻止,女人的表情里是满满的无奈。

  只消一眼便知道,照片中的男女关系绝非一般。

  倒数第一张照片,这是最后的彩照记录了,刘菲菲握紧相片的手气的颤抖,她瞪大眼睛死命盯着照片中的女人。

  那个女人站在陆瑾旭的身边,眼睛的方向对准了陆瑾旭肩膀的方位,她的嘴角勾着笑容,看似没什么情绪起伏,可眼尖的刘菲菲却明白,照片中的女人眼睛里藏着浅浅的心疼。

  陆瑾旭的头虽然是对着别人,可刘菲菲却在猜测,他的余光是不是正瞄向叶沁涵?

  是这样吗?

  刘菲菲像疯了似的大笑:“叶沁涵啊叶沁涵,我以前真的是小瞧你了,果然就如刘倩倩所说,你的存在是个天大的威胁。”

  她重新认识了这个对手。

  隐隐的还起了杀心,刘菲菲收好照片重新塞回信封里,思考着要怎么才能彻底将叶沁涵铲除……

  不能再等了!

  ——

  陆宅。

  “陆瑾旭,都怪你!”

  叶沁涵一脸绝望的把头埋在枕头里,因为这个可恶的男人,她再一次的彻夜未归。

  徐格会怎么想?还有那名姓延迟的帅气医生,她还没向他们打招呼,甚至连字条都来不急留下。

  会不会以为她不告而别,远走他乡?

  “都怪你都怪你,坏死了,又不借我手机,成天害我被人误会。”

  陆瑾旭坐在笔记本面前处理公事,漫不经心带着耳机,自动屏蔽了女人的吵闹。

  “陆瑾旭,你倒是说一句话啊!”

  陆瑾旭给她比划了一个手势,意思是:你自找的。

  谁叫她睡的跟猪似的,抱了半天也不见她醒。

  “我是病人,你有原则告诉我的朋友,我现在的落脚点在哪儿!”

  叶沁涵气成了小猪脸,急匆匆的就想从床上爬起来。

  可才刚刚立起半个身子,许是起身太猛,而身子又没有完全康复,扑通一声又砸回了柔软的被褥中。

  通红的小脸埋在天鹅绒的被褥里面,小腿却不甘心的挣扎着,惹的正在处理公事的陆瑾旭一阵嘲笑。

  叶沁涵真是受够了,不服气的扬起脸来:“陆瑾旭,我不是在跟你闹着玩,你就这么想让自己拐卖少女的名声落实?”

  陆瑾旭冷嗤一声,望着她时眼底藏满揶揄,纤长的手指快速的敲击着键盘,一心二用的正好:“叶沁涵,谁给你的脸说出这种话,你是少女?”

  说罢,陆瑾旭玩味似的瞧着她胸前的高耸,打字之余还抬起左手比划了一下,模拟着替她按摩时的动作。

  这男人真是个变态,以前她怎么硬是没看出来?

  是,她不是少女了,这都是哪个畜牲害的她?

  “你又彻夜不归了,陆先生。”

  叶沁涵双手环臂,轻而易举找到他的丝血,再一击必中:“想好怎么向小菲菲解释了吗?嗯?怕不怕我瞧瞧把实话透露给她。”

  “叶沁涵你皮痒了?”

  陆瑾旭在键盘上噼啪的敲击着字母,速度飞快的让人眼花缭乱,显然他在处理一组极为复杂的程序,正是需要他专心致志的时候,却没想到叶沁涵真跟她闹起来了。

  陆瑾旭阴鸷的瞪了她一眼,随即又把目光落回屏幕上的代码,空出点精力回复叶沁涵的话:“我跟菲菲的事,你没有资格过问,以及,你也没有见她的可能。”

  以他的手段,是无论如何都会阻止两人的见面。

  叶沁涵姿态慵懒的坐在床沿边,揉了揉太阳穴,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跟他争执了,不然又是一番吵闹。

  她头疼,叶沁涵决定使用迂回战术,先示好,慢慢博得他的信任后,再悄悄去客厅打固话,联系徐格跟她报一声平安后,叶沁涵就能专心致志的跟陆瑾旭斗了。

  很好,正好他从陆氏辞职,眼下没了工作,又能在陆宅白吃白喝一阵,能在他们俩彻底掰了后获取些利益,以叶沁涵薄利多销的性子才不会拒绝。

  陆瑾旭有他的阴谋计,叶沁涵也有她的对策,且看两人对决谁先输。

  “陆瑾旭,我要喝药了。”

  叶沁涵垂下眼眸,看似虚弱的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疲乏的眼,看上去似乎又回到了昨夜的高烧不醒时刻。

  她演的很好,难得发挥了一次高超堪比演技派高手的水平,可陆瑾旭却似乎并不想理她。

  “自己去喊薛姨,别烦我。”

  陆瑾旭不耐烦的看她一眼,薄唇微抿,手上速度不变,暗地里思咐着这女人有完没完?

  她是头一天住在陆府?平常睡在床上跟只猪似的,怎么都不愿意爬起。

  难得爬起,却是懒散的用被褥罩着脑袋,迷迷糊糊不清醒的时刻还跟仆人们撒起娇,弄的仆人们一阵尴尬,不知所措,然后她却跟没事人似的,把山珍海味翻菜谱似的跟一一报蹙。

  因此,陆府厨艺最佳的薛姨为了符合叶沁涵平民化的口味,特意学了各种价格实惠的街边小吃。

  陆瑾旭何等身份?可陆太太却是个接地气的小吃货,这引来了要求极高的陆瑾旭的极度不悦,甚至几次威胁要把小吃丢掉,把陆宅都给哄臭了!

  在吃食的问题上,两个吵架就不下十回,每次都是两败俱伤,谁都没讨得好!

  然而事实上来说,亲密男女之间的斗争,从来没有胜利可言。

  “薛姨……我要喝药……”

  叶沁涵病恹恹的聋拉着脖子,也不跟陆瑾旭客气,既然他愿意让她这个离异女士使唤他家仆人,她满心的别扭也就收起,就如以前一般面对薛姨就好。

  薛姨是个性子温柔的中年妇女,与叶沁涵在平常的相处上就比别的仆人要更亲近,虽然叶沁涵并没有什么想法,但一生无子的薛姨早就把叶沁涵当做自家闺女看待。

  如果她的女儿还活着,也有叶沁涵这般年龄了,所以在叶沁涵搬家走后不就,薛姨的心房又块温暖的地方像被掏空了,漫天的空虚扑面而来。

  幸好,叶沁涵在相隔数日后又回来了,虽然不清楚陆先生究竟会留她多久时日,但薛姨信奉着能多一天便是一天,珍惜当下的每一日。

  “陆太太,药来了,小心点后。”

  薛姨是宅中难得没有跟换称谓的仆人,还是按照以前的习惯,称呼她为陆太太。

  “咳咳……”闻言,叶沁涵猝不及防被呛到,因为咳嗽的剧烈,眼泪彪出了好几颗,远远的落进了药碗中。

  薛姨脸色大变,忙上前替叶沁涵顺背。

  陆瑾旭正专心致志的在办公桌上处理文件,听闻叶沁涵剧烈的咳声,脸上的表情并没有比叶沁涵好看到哪去,眸光晦暗的盯着薛姨手上的碗:“伺候不周?”

  “唔!”叶沁涵急匆匆的摆了摆手,启了启唇想替薛姨解释。

  那不是薛姨的错,是她承受能力太弱被呛住了,那一声陆太太实在太震惊,没想到薛姨并不觉得那是口误,还笑嘻嘻的连喊了好几声陆太太。

  叶沁涵表示受到了惊吓,捂着扑通通跳的小心脏,也不知陆瑾旭有没有听见,他竟然神色如常的没有任何不对的反应。

  叶沁涵还来不急说出口,就被陆瑾旭的突然出现给打断了所有想好的思路!

  陆瑾旭的速度快如闪电,根本不给叶沁涵解释的机会,叶沁涵才刚把唇给张开,露出粉嫩娇柔的小舌头,薛姨手上的碗,就瞬间出现在了陆瑾旭的掌心中。

  薛姨也是个眼尖的女子,只消一眼便明白陆瑾旭要做什么,抿嘴偷偷笑了笑,保持着端庄却按捺不住替叶沁涵喜悦,双手交叠按在身前,恭敬的候在床门边等候施令。

  陆宅的仆人礼仪方面真做到了国际一流水准,任谁进来都能享受到比七星级酒店还要舒服的服侍。

  可谁能想象,陆氏的最大boss陆瑾旭,高高在上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竟然也会为一个女人“下海”,破例为她端茶送水!

  陆瑾旭托着青瓷碗,另一手理了理棕色风衣的下摆,眯着眼瞧了叶沁涵一眼后,姿态帅气的大摔了把风衣,嘴角的笑容狂涓带着丝王族贵公子的气质。

  叶沁涵哪会看不出他是在故意耍帅呢,换到以前陆瑾旭哪怕是喝多了,都不会做出这等幼稚的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