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我用尽余生 第四十二章 原来是想鸠占鹊巢


一秒记住【捧手小说网 www.0731xf.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怎么了。”

  叶沁涵觉得自己的演技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刘菲菲似乎被她这样热情的态度吓了一跳,却依旧保持着演员的良好素养。

  笑不露齿,面色微醺。

  叶沁涵微微蹙眉,后背生风。

  果然,刘菲菲一张口,就是威力满满的炮弹。

  “叶姐姐,有一件事,我挺为难的,不知该不该跟你说。”

  见她绞着手指,贝齿轻咬下唇,含羞带怯的样子,叶沁涵突然懂了,为什么陆瑾旭能把她宠的无法无天。

  嘴角有些抽搐,叶沁涵点了点头,示意她说。

  “我向来体寒,最近发现叶姐姐的房间早晚都很温暖,所以……”

  说着,小心翼翼的看着叶沁涵。

  原来是想要鸠占鹊巢。

  但叶沁涵却依旧秉持着陆瑾旭的命令至上的原则,满脸笑意的点了点头。

  刘菲菲嘴角的笑意越发的灿烂,似乎在嘲讽着她。

  你看,老娘不仅抢了你男人,就连你住的狗窝都要霸占了。

  叶沁涵神色复杂的看着叶沁涵指挥着佣人,将自己的东西搬了出来,放在过道。

  有一瞬间,她觉得自己好似被驱逐了一样。

  不过……

  等等!

  叶沁涵拦住一个拿着白色塑料瓶,带着口罩的佣人。

  “这是干什么?”

  隐约看出那是什么东西,叶沁涵微微有些疑惑。

  刘菲菲轻笑一声,摆了摆手示意佣人进去。

  扑哧。

  随着气味儿的飘散,叶沁涵脸色顿时变得僵硬。

  “消毒水?”

  这个女人连嫌弃自己都如此的明目张胆。

  没想到刘菲菲却丝毫没有觉得自己的行为是如何的过分,抬头,茫然而无辜。

  “叶姐姐,你该不会误会什么吧。”

  “怎么会呢。”

  几乎是从嗓子眼里挤出这句话,叶沁涵觉得太阳穴一阵的跳动。

  “奥……”

  刘菲菲的样子似乎有些失望。

  哎。

  轻不可闻的一声叹息。

  叶沁涵转身,进了对面的房间。

  她现在急需要平静一下自己的情绪,否则若是一个冲动,陆瑾旭回来看到的估计是凉了的刘菲菲。

  吱嘎。

  门从外面被轻轻推开,叶沁涵抬起头,看到刘菲菲站在门口。

  微微抱着胸,脸上的神情倨傲而得意,哪有刚才楚楚可怜的样子。

  往外看了一眼,佣人都已散开了。

  “不演了?”

  叶沁涵倒觉得无所谓,反正自己对陆瑾旭那个男人也没什么想法,倒是这个刘菲菲。

  啧……

  本来还算是好看的一双眼睛,满是挑衅。

  “我倒是很佩服,这样你都没有脾气?”

  刘菲菲靠在门框,微挑黛眉。

  “生气?”

  叶沁涵不禁笑出声来,耸了耸肩。

  “我为什么要生气,我又不喜欢这个男人。”

  刘菲菲没有说话,一双眸子紧紧的盯着她,似乎在猜测叶沁涵说的到底是不是实话。

  “那你准备什么时候跟瑾旭离婚。”

  刘菲菲的态度有些咄咄逼人,叶沁涵也失了耐心。

  “这个你要问陆妈妈了。”

  说着,站起身,轻笑一声。

  “你最了解他了,可是一个十足孝顺的人呢。”

  当初刘菲菲跟陆瑾旭在一起,就是因为陆妈妈的阻拦,这才无疾而终。

  提起陆妈妈,刘菲菲心底里都是满满的恨意。

  若不是这个老女人,恐怕自己早就是名正言顺的陆夫人了。

  “瑾旭喜欢我这件事情,你最好心里有数。”

  刘菲菲翻了个白眼儿,蹬蹬蹬的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倒是叶沁涵有些忧愁,刘菲菲特意将房间选在自己的对面,恐怕以后的几天日子不能安静了。

  果然,半夜的时候,刘菲菲的房间里突然传出来一声尖叫。

  撕心裂肺。

  叶沁涵被吓得顿时从床上蹦了起来。

  “地震了?”

  四处张望一下,看着桌子上依旧四平八稳的水杯,不禁松了口气。

  “啊!”

  又一声叫喊,听清了声音的来源,叶沁涵连忙起身往外跑去。

  猛然推开房门,刘菲菲蜷缩着身子,靠在床头上,不住的发抖着。

  叶沁涵看着她的样子,竟突然的有了一丝心疼。

  而刘菲菲看到门口站着的人,强压着心中的恐惧,勉强的扯出一丝笑意。

  “你怎么来了。”

  看着她眼中明显的戒备,叶沁涵似乎觉得此时的气氛有些尴尬。

  “我听到声音,以为……”

  话音未落,刘菲菲便开口打断她。

  “你出去吧,我现在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叶沁涵虽然有些担心,却也只好退了出来。

  站在外面,看着空荡荡的走廊。

  要不要告诉陆瑾旭。

  叶沁涵有些苦恼,自己现在好似越发的向老妈子的方向进化过去了。

  而此时,在刘菲菲的房间,那姣好的面容逐渐变得狰狞恶毒。

  “我不会,不会让你夺走瑾旭的,哪怕下地狱,我都不会将他让出来。”

  月色,渐渐迷蒙。

  夜……也更深了。

  第二天,叶沁涵看着刘菲菲盯着黑眼圈从卧室出来,下意识的选择忽视。

  每个人都应该有不愿为人提及的过往。

  本着人道主义精神,叶沁涵对刘菲菲笑了一下。

  却不曾想,对方压根都不理她,施施然从旁边走过去。

  香氛的味道迷人微醺,嗯,是她向来甜腻的味道。

  叶沁涵觉得自己的行为倒也是多此一举,手抬起又放下。

  只是……

  看了看坐在餐桌上吃东西的刘菲菲,若是自己再这样被软禁下去,恐怕早晚都得得心理疾病。

  “叶姐姐有事说?”

  刘菲菲的声音凉凉的,轻轻的扫了叶沁涵一眼。

  慵懒而不屑。

  叶沁涵已经习惯她这样的态度,倒也没有太过于恼火。

  “我一会儿要出去。”

  见刘菲菲抬头,叶沁涵接着说:“陆妈妈叫我,这次,你大可以继续跟着。”

  刘菲菲听到陆妈妈,拧了拧眉头。

  “去吧,我又没想着拦着你。”

  叶沁涵颇为担忧的看了刘菲菲一眼。

  她觉得已经被刘菲菲折磨的神经质了,她越好说话,她就越觉得这个女人的想法不简单。

  果然,刘菲菲清纯无辜的看了叶沁涵一眼。

  “可若是我在家出了什么意外,恐怕瑾旭回来,会扒了你的皮呢。”

  看着她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眼睛,若是在旁人看来,定然是天真无邪的吧。

  可叶沁涵可知道这个女人是一肚子的坏水,属于蔫坏的类型。

  “放心吧。”

  叶沁涵暗暗腹诽,现在宅子里所有人都把她当成了正室,若是能在陆宅出事,恐怕是天方夜谭。

  反正无论如何叶沁涵是去意已决。

  想起徐格给自己发的短信,叶沁涵的动作也变得麻利起来。

  这个女人,一大早上给自己发短信,说什么要勇敢的去追求自己心中的爱情。

  急匆匆的出去坐在车上,叶沁涵暗暗祈祷,那个柳咲可千万别说什么伤了自己闺蜜的心。

  到了地方之后,叶沁涵连忙打了个电话。

  “我在这儿。”

  徐格今天穿的格外的别致,灰色的呢子大衣,及膝长靴,脸颊微红,怎么看都是温柔灵动的小家碧玉。

  “你动真格的。”

  叶沁涵吞了口口水,徐格的另一面让她看到都忍不住想要怜爱一番。

  徐格嗔怪着,左右看了一下。

  小女儿的娇憨让叶沁涵不禁诧异,原来爱情真的会改变一个人。

  “我约了他。”

  徐格深吸了一口气,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将这句话说了出来。

  什么?

  叶沁涵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现在这丫头做事都开始先斩后奏了吗?

  但是事已至此,叶沁涵也不再说什么,陪她坐在咖啡厅。

  在她记忆中的柳咲性格洒脱豪爽,为人品性倒也是极好的。

  默默的抿了一口咖啡,又看了看旁边神经紧绷的徐格。

  爱情啊。

  铃铃铃。

  骤然响起的铃声,徐格连忙手忙脚乱的翻着包里的手机。

  叶沁涵叹了口气,将自己的手机接了起来。

  “你在哪儿?”

  依旧是清冷不掺杂一丝温度的声音,陆瑾旭身在大洋彼岸隔着时差,却依旧一心惦念这边的情况。

  辛苦。

  “你要跟伯母谈谈话么?”

  八成是刘菲菲跟陆瑾旭告了状,所以审问才来的格外及时。

  “叶沁涵,你以为所有人的智商都跟你一样?”

  陆瑾旭声线有些不耐,挑高了音调。

  “我不是告诉过你,好好照顾着菲菲。”

  “来了来了。”

  徐格的注意力全部都在外面来往的行人,看到那熟悉的人,连忙拽了拽叶沁涵的胳膊。

  “陆瑾旭,要是你再咄咄逼人,我就叫伯母找你好好谈谈心。”

  叶沁涵连忙挂断了电话,语气匆忙。

  而另一边,陆瑾旭拿着手机,听着电话那边的忙音,脸色铁青。

  挂自己的电话?

  这还是第一次。

  咬了咬后槽牙,若是此时那女人在自己的面前,一定要折磨的她哭着求饶。

  ……

  “柳先生。”

  徐格有些紧张,见他走了进来,直接起了身。

  柳咲温和的笑了笑,随即抱歉的说:“上次唐突了,希望徐小姐不要介意。”

  说到这里,徐格有些失落。

  他俩的关系一定很亲密吧,所以柳咲才会为她道歉。

  “怎么会……”

  一时有些语塞,徐格酝酿好的一肚子的话突然间都打结,憋在了肚子里。

  叶沁涵看到好友这个样子,自然知道她心里究竟在想什么。

  “小叶,最近在公司怎么样。”

  柳咲到没有察觉到少女的情绪,反而将话题转向了叶沁涵。

  “啊……”

  叶沁涵连忙点点头,看着旁边依旧坚持着保持着满脸微笑的徐格,暗暗叹了口气。

  三个人的会面有些尴尬,期间柳咲更是与叶沁涵频频聊天。

  后来,柳咲接了一个电话,电话那边是一个女生娇滴滴的声音,似乎在嗔骂着什么。

  柳咲也是充满耐心的样子,语气宠溺。

  “你真是的,等我现在就去接你。”

  挂断电话,抱歉的笑了笑。

  徐格心里有些酸痛,却依旧保持着大度的笑容,说:“下次再跟柳先生说小短腿儿的事情,先去忙吧。”

  柳咲点了点头,转过头对旁边的叶沁涵笑了一下,起身大步离去。

  看着徐格迟迟的难以回神,叶沁涵不知该怎么安慰。

  感情的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她只能希望,事情都会朝着好的方向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