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我用尽余生 第两百六十四章 迟早都是要解决的


一秒记住【捧手小说网 www.0731xf.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镜头这时候打到了旁边,让所有人都看见了白思雨的父母。

  两位中年人俱都是泪水涟涟的,互相扶着,注视着白思雨的目光带着怜惜。

  白思雨还在继续:“我以前觉得我也许死了才会好受,可现在,发现我即使死了也不能洗干净我身上的这些污水,我的父母也永远抬不起头来。”

  她深吸了一口气,“当初我在陆氏就职,为陆氏尽心尽力,因为我爱慕陆瑾旭,可是他拒绝了我,我也是一个知道廉耻的人,我主动离开了公司。在陆氏遇到了困难的时候,陆瑾旭又忽然对我抛出橄榄枝,他说只要白氏帮陆氏,他就和我在一起。”

  “我同意了,”白思雨脸上的神情懊悔,“我听他的话,去了酒店赴约,然后,男人却不是他……接下来的事,你们也都知道了……”

  场下的媒体瞬间就躁动了,“这陆氏总裁竟然是这样的人!”

  “陆氏肯定也不是一个正规的企业,被这样恶心的人带领着!”

  媒体的反应都这么激动,足以想象那些无知的网民会怎么想。

  小徐简直恨不得冲到现场把白思雨给扒拉下来,就没见过这么会颠倒黑白的。

  “特助,这件事怎么解决?”

  被边上的人唤回了神,小徐沉吟一声:“你多买点水军,就问她酒店的视频证据能不能拿出来?”

  可是就连小徐自己都知道,这样的行为收效甚微,毕竟白思雨现在是站在了道德制高点上。

  “白思雨。”

  忽然身后传来低低的一声呢喃。

  小徐被吓了一跳,转头一看,就见到了自家boss。

  陆瑾旭脸上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她怕是活腻了!”

  想来当初他做的还不够狠,让她现在还能在这里蹦跶。

  “去把酒店当时的录像弄出来。”陆瑾旭想了想,还是要去警察署把当初白思雨雇佣绑架叶沁涵的那几个男人给找来。

  他们是可以直接证明白思雨是犯错的那一方。

  陆瑾旭的目光沉沉的盯在白思雨那张狼狈的脸上,转而又看到白父沉痛的脸色。

  都联合起来设计我是吧?到时候就让你们知道,自己犯的错可是要加倍尝到苦果的。

  ……

  “竟然真的是这样!”

  陆母心里存了心事,无意中打开电视,想要看些节目排解一下。

  可是一打开电视,铺天盖地而来的都是陆氏的消息。

  加上那些触目惊心的图片,和不堪入目的描述语言……

  陆母身子晃了晃,捂着心口,几乎要晕过去。

  “刘菲菲竟然真的怀了瑾旭的孩子,”陆母死死撑住床边的扶手,盯着电视上丝毫不敢放松,“而且,还被涵涵害掉了……”

  她瞬间想起来昨天刘倩倩来,和她说的意味不明的那些话。

  如果在昨天她还在犹豫刘倩倩说的那些话有可能是假的,可是在这一刻,她是真的全信了。

  陆母这一刻的情绪十分复杂,然而最后归结为一句的时候,那全部成了对未出世的那个孩子的惋惜。

  即使刘菲菲是她不喜的,可是孩子是无辜的。

  可是,竟然是叶沁涵做出来的……

  这时候的陆母的关注重点全部都在刘菲菲没掉的孩子上,而不是刘菲菲成了陆瑾旭的原配。

  而本该是最有资格站在陆瑾旭身边的,反而成了小三。

  陆母缓缓坐下来,思考着这些事情,她脑袋乱的很,来的太突然了,给她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妈,妈。”

  这时候,门口忽然响起敲门声。

  陆母神色一凛,立马把电视给摁灭。

  她一直没理门外的喊声,敲门的声音停了下去,然后陆母听到了远去的脚步声。

  陆母保养得宜的指甲掐在电视遥控上,生生弯了。

  叶沁涵有些纳闷,往常这个时候她都要去找陆母聊聊天,这是午睡后起来的点。

  一直都没有乱过,陆母不可能还在睡觉啊。

  不过她也不敢贸然就进去,怀着一份疑惑往回走。

  今日的天色也不大好,外面还是暗沉沉的,看样子要下雨。

  她走到窗户边,雨前的压抑气息笼罩着她。

  总觉得心里有种不安的感觉……

  她坐回到床上,房间里面没有什么娱乐的措施,手机没有,杂志也已经看完了。

  想了想,她打开已经落灰的电视。

  她不是爱看电视的人,在陆母那边倒是会陪着看一点。

  “咦,这不是白思雨?”叶沁涵在看到电视上那张脸的时候,有一瞬间的恍惚。

  这白思雨自从上次的事情出来后,就没有见过了,现在是在做什么。

  叶沁涵仔细看了好一会儿,然后顿时十分恼怒。

  “这分明是血口喷人!”

  要不是白思雨上次雇人绑架她,想要拍出那样的视频,陆瑾旭后来怎么会生气地对她做这样的事?

  不管如何,也是她先有那样的心思在前!

  可现在,她居然在媒体面前颠倒黑白,想要把所有的污水全部都泼到陆瑾旭的身上!

  “我现在能怎么做?”叶沁涵站起来着急地踱步,发现自己能做的竟然没什么。

  她也出不了这个医院。

  对了,千万不能让陆母看到这个消息,她的身体才好,可受不了这个刺激。

  这般想着,她就往陆母的病房走去。

  叶沁涵再次敲响了陆母的房门,等了一会里面还是没人出声。

  她不放心,继续敲着:“妈,你还在睡觉?”

  好一会儿,她似乎隐隐约约听到了脚步声,还有陆母的咳嗽声。

  这是怎么了?

  叶沁涵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

  房门被打开,陆母并不怎么好的脸色映入眼帘,“怎么了?”

  这语气和平常的亲昵并不一样。

  “平常这个点都来这边陪着您,可是刚刚敲了门没应声,我想着还是过来看看。”叶沁涵因为担心的情绪居多,也没有发现陆母的不对劲。

  “哦,这样啊,那你进来吧。”

  门被让开,陆母先往床边走过去,独独留给叶沁涵一个背影。

  她原本要扶住陆母的手落了空,垂在空气中,心里起了点狐疑。

  叶沁涵心里存了事,落后几步跟着进去,很快就看到了搁在床上的电视遥控器。

  陆母和陆瑾旭一样,都是有些洁癖的,床上不喜欢放一些多余的东西。

  而目前的情况来看,陆母肯定是刚刚就在看电视,然后遥控器是随手搁在了床上。

  “妈,您刚刚看了电视?”她眼睛眨了眨,这般问道。

  陆母闻言脸色僵了僵,随即才道:“是啊。”

  她也在挣扎,刚才电视上看到的消息,到底是成了心底的一根刺,牢牢扎在心底。

  现在面对叶沁涵这个她曾经最喜欢的儿媳妇,也起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的确,要是换成任何一个人站在叶沁涵的角度,都会对刘菲菲产生深刻的厌恶,毕竟这是破坏了婚姻的第三者。

  可是,她毕竟是陆瑾旭的母亲……

  “唉。”她心里的心思百转千回,最终化为了嘴里幽幽的一声叹息。

  叶沁涵却以为陆母是看到刚刚她看到的消息,她心里当即着急起来。

  安慰道:“您是不是看到白思雨在电视上污蔑陆瑾旭的消息,您不要生气,这样的人迟早会受到惩罚的,清者自清——”

  “你说白思雨?”陆母疑惑的道。

  看陆母这样的表情,是还不知道,可是那为什么她刚刚会叹气。

  叶沁涵拿过遥控器,原本想要打开那一则消息给陆母看一看,可旋即又收回手。

  还是不要继续受刺激为好,既然没看见她就当做不知道。

  她笑了笑,“就是她故意在媒体前面闹了些幺蛾子,不过问题不大,陆瑾旭肯定是会解决的。”

  陆母的心思本来也就不在这个上面,随意点了点头,一时间也没有和叶沁涵说话的心思。

  “妈,您心情不大好?刚刚为什么叹气?”

  既然被问到,陆母又几分想要问出来的心思。

  犹豫了几秒,话到嘴边还是换了一个意思,“涵涵,我问你,你现在对瑾旭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叶沁涵瞬间心里就是咯噔一下,陆母这该不会是怀疑她和陆瑾旭是在她的跟前演戏?

  她笑容尽量真挚,“就是您想的那个意思。”

  她尽量含糊其辞,不想让陆母发现端倪,却不知道因为这个陆母愈发存了想问的心思。

  “涵涵,我不是老糊涂,我能看出来你现在和瑾旭之间有问题,我之前是想睁只眼闭只眼,可是现在……”她的目光复杂,隐隐带上点质问。

  陆母一直以来对她是疼爱的,这是第一次看到这样凌厉的视线,就像对着一个犯人。

  叶沁涵不知道她这是怎么了,可是再说假话糊弄是不行了。

  不过,她和陆瑾旭的事情是应该好好说一说,迟早都是要解决的。

  叶沁涵笑容僵了,断断续续道:“既然……您看出来了,我也就这次和您说一说,您保证不要生气。”

  在看到陆母点了点头后,她才继续,“您也是知道的,这段婚姻一开始,我和陆瑾旭并不是因为相爱,他喜欢的人是刘菲菲,我虽然……虽然是喜欢他的,可是如果不是因为您的恩情,我是不会……”

  她说着的时候小心翼翼觑了一眼陆母的脸色,见她没有任何不适才舒了口气。

  “他身边一直有刘菲菲的存在,当中发生的事情现在也必要细说,可是这更加使得我不敢表露自己的心思。或许我的心理承受能力还是不行,对着一个不爱你的丈夫,只能勉强做好自己的本分,而不去在意其他的事情。”

  叶沁涵尽量扯出一个释然的微笑,时间远去,可是有些记忆却成了伤疤。

  她现在只是稍微揭开一丝,就尝到了很细微的疼痛。

  这时候手上覆上了一只有温度的手,抬眼,陆母对着她的眼神带着一抹心疼。

  叶沁涵回握过去,“然后,一切的压抑到了一段时间就会爆发的,我有思考过离婚的事情。可是在有一天,陆瑾旭他就先对我提了,他给我离婚协的时候是很愤怒的,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也签了。”

  她故意隐去了当时离婚协议上那些对她极为不好的污蔑,尽量用最平静的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