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我用尽余生 第两百五十八章 目前只有一个办法


一秒记住【捧手小说网 www.0731xf.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一切到底是真的,还是刘倩倩的圈套?

  叶沁涵立在原地神色复杂,情绪似被胡乱搅在一起的线团,根本理不清。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罢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能在这里先自乱阵脚。

  她抬眼看了一下天空,明明刚刚还有太阳的,现在被乌云覆盖,似乎下一刻就要落下雨来。

  这一刻,倒真的是希望陆瑾旭赶紧出现。

  笔直的马路上车辆在快速行驶,陆瑾旭将车开得飞快。

  他的脸上带着一丝笑,显然是心情很好的样子。

  “叮铃铃——”

  谁来的电话?会不会是叶沁涵?

  陆瑾旭也说不清心里来的莫名其妙的情绪,他快速地往手机屏幕上望了一眼。

  ——何子念。

  瞬间高昂的情绪就淡了下去,他想也没想,直接按了挂断。

  可是何子念似乎格外锲而不舍,又打了过来。

  陆瑾旭实在是被搞得心烦,冷着脸接起来,“什么事?”

  最好是有什么重要的事,不然……陆瑾旭眯了眯眼睛。

  那边的语气很急,“陆瑾旭,你赶快回来!刘菲菲的孩子没了!”

  陆瑾旭脸色一变,捏方向盘的手一滑,车子轮胎往右突兀地滑了几步,发出摩擦地面的刺耳声音。

  他踩了刹车让车停下来。

  他离开监狱才多久?怎么好好的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喂,喂,”何子念在那边叫了好几句,“你倒是给个反应啊,这事肯定要你过来才能处理。”

  陆瑾旭这时幽幽道:“什么叫我过去才能处理?刘菲菲和我现在又没什么关系。”

  虽然说是这么说,他还是调转车头,往警察署的方向驶去。

  一开始的情绪波动过后,陆瑾旭现在倒是很平静,但刘菲菲毕竟……罢了,就看在之前的情谊上。

  再去这一次,日后,便再也和他没关系。

  这时候雨已经开始下了,噼里啪啦砸在玻璃上。

  医院病房里,叶沁涵赶紧把窗户给阖上,目光放空,似是瞧这铺天盖地而来的雨幕。

  陆母的抱怨声在身后响起,“你说那个不靠谱的臭小子怎么还没有过来?这都过去多少个小时了!”

  叶沁涵被这话拉回神,笑了笑,“您别气啊,也许是有事情耽搁了,我们反正没有事,多等一等也没什么。”

  说是这么说,可这心里也是十分不安宁,希望不是发生了……

  “这么大的雨,也不知道他带伞了没?”陆母瞧着雨皱起眉。

  叶沁涵坐回去陪她说说话,“果然是父母心疼孩子,您嘴上说着臭小子,可是比谁都担心他。”

  这本是调侃的一句话,为的就是帮助陆母放松情绪。

  陆母却叹息似的拍了拍她的手,“等你为人母以后就知道了,孩子就是父母心里的命根子,想要把世界上所有的好东西都捧到他跟前。”

  闻言,叶沁涵心里咯噔一下。

  她有些愣愣的,“世界上所有的父母都是这样的吗?”

  “那可不是,想当初我查出怀上瑾旭的时候,他爸可是高兴到几乎哭了,那样严肃的一个人。”

  陆母的目光有些悠远,似是陷入了遥远的回忆,甚至,眼角都泛出了点点泪光。

  陆母说完见叶沁涵一直沉默,“你这是担心什么?放心,瑾旭肯定也是喜欢小孩子的,男人嘛,都是嘴硬,心里指不定多想要呢。”

  这才是大问题啊,叶沁涵心里苦笑。

  如果真的像陆母说的这样,那么多多少少都是在乎刘菲菲肚子里的孩子的,如果真没了……

  不敢想象。

  警察署外面,何子念正在门口,时不时往门口望着。

  他惯常都是冷淡的,这倒是第一次。陆瑾旭下车时见到他这幅模样,意识到事情或许很严重。

  他几步走过去,“走,带去去见见刘菲菲。”

  何子念边走边和陆瑾旭说,“你走后我将刘菲菲安排去一间监狱里,算是开庭前的暂时看押。涉及到犯人的隐私,监狱里是没有摄像头的,我没想到在短短时间内会发生这样的事。”

  “刘菲菲现在情况怎么样?”

  陆瑾旭看何子念把他带的方向是警察署内部的医疗室,快到门口,已经闻到了空气中漂浮的血腥味。

  有一股令人作呕的腥味。

  “很不好,失血过多,现在还在昏迷。因为情况紧急,我们并来不及送去医院,好在警察署的医疗设施和医生都是备齐的。”

  何子念在给陆瑾旭打开门的时候,犹豫了一瞬,“做出这件事情的人心机缜密,实在是不好查,只能等刘菲菲本人醒过来问一问。”

  门打开,里面的医生还在忙碌。

  陆瑾旭透过白大褂的缝隙,看见了脸上血色尽失的刘菲菲,手术台上有暗红的血迹,触目惊心。

  他眉头皱了一瞬,犹豫几秒还是退了出来。

  “你不在里面?”何子念见到他这么快退出来,惊讶了一下。

  陆瑾旭坐到旁边的椅子上,摸了一下口袋,倒是有些想要抽烟了。

  “我又不是医生,在里面有什么用。”

  这倒是符合陆瑾旭冷情的性子,何子念叹息一声,“这女人也是挺可怜的,昏迷了的时候嘴里还喊了好几句你的名字。”

  他说这话的目的,纯粹就是想看一下陆瑾旭会有什么反应。

  何子念成功看到了陆瑾旭神色更冷了几分,“这件事发生在你们警察署内部,这你要是都查不出来,你可以辞职回家了。”

  “……”或许,他就不应该问。

  徒然安静下来,良久。

  医生总算从里面走出来,面色上有些疲惫。

  “何警官,已经好了,血已经止住,没什么大碍。”

  陆瑾旭指尖敲了敲椅子的扶手,“能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

  他问得讳莫如深,医生还是懵的,但是何子念却一下子就听懂了。

  “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流产的?”

  医生连忙道:“肯定是因为用了烈性的药物,这具体的是什么药,怎么用的,我就不清楚了。”

  所以,还是得查。

  陆瑾旭捏了捏眉心,“现在你说怎么办?”

  何子念想了想,“目前只有一个办法,等刘菲菲醒来自己说。”

  “何子念,你对警察署真的是疏于管理了。”陆瑾旭眼里光芒沉浮,看不清他到底在想什么。

  警察署其实也并不是何子念当家,他只是掌了一部分权,所以陆瑾旭如果把所有的错全部都推到何子念的头上,那他也是不认的。

  可是,因为刘菲菲是陆瑾旭嘱咐了何子念的,现在发生这样的事情……

  何子念肃了神情,“你放心,这件事我会给你一个交待的。”

  “接下来,我会派人看好刘菲菲。对了,你对法院提起上诉的时间是不是要推迟?毕竟这刘菲菲的身体状况不适合。”

  原本,何子念是想直接问陆瑾旭是不是要放弃对刘菲菲的起诉,话到嘴边又换了一个说法。

  然而,还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不推迟,三天后,那时候她的身体应该差不多。”

  空气里的血腥味淡了点,可这是阳光也照不进的走廊,光影明灭中,陆瑾旭的五官似乎格外不近人情。

  何子念心里思绪转了转,陆瑾旭就是陆瑾旭。

  女人,或许在他眼里并没有那么重要。刘菲菲是,那么,叶沁涵也是。

  想起那个五官明媚美丽,气质却清丽柔婉的女人,他幽幽叹息一声。

  正在这时,走廊里响起一道粗犷的声音。

  “何大警官,你这皱着眉,是发生了什么大案子?”

  脸型方正带着笑意的男人走近,见到陆瑾旭,眼里瞬间冒出惊喜之意。

  “原来陆总也在这里,实在是失敬失敬!”他伸出手,就要和陆瑾旭握握手。

  陆瑾旭抬眼瞧了眼前的人一眼,很眼生,只冲他淡淡颔首,并没有伸出手去。

  被拒绝了,男人也不生气,乐呵呵收回手。

  何子念这时候反应过来,“吴警官。”

  怕陆瑾旭不认识,顺带和陆瑾旭解释了一下,“这是我们警察署新来的吴警官,是探案的一把好手,上面很器重。”

  陆瑾旭和何子念接触久了,自然能听出何子念话中的深意,面上不动声色,但是余光却在打量。

  这吴警官肯定和何子念不是一拨的,看样子,还分去了何子念的很多权力。

  吴警官连忙摇摇头,“不敢当,不敢当,何警官才是一表人才,年纪轻轻就坐到了这个位置上。”

  何子念没吭声,没有回吴警官的应和。

  吴警官这时视线自陆瑾旭身上划过,语气别有意味,“听说刚刚发生了件大事情啊,犯人在看押期间受到人身伤害,这还真的是警察署头一回。”

  何子念皱眉,“吴警官是听谁说的?”

  刘菲菲的消息他已经吩咐了瞒着的,不可能传的这么快。

  “这警察署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吴警官幽幽叹息一声,“这件事情算是我们警察署工作失误,上级也不知道会不会问起。”

  他这样一说完,何子念登极脸色就变了。

  陆瑾旭视线定在吴警官的脸上,“既然吴警官也是警察署一员,想必上级责怪起来,连你也逃不过。”

  陆瑾旭这时候瞧着这位新来的吴警官,目光中倒是有了些深意。

  有些事情,倒是不好说。

  吴警官没料到陆瑾旭也会插嘴,愣了一瞬,“陆总说的是,所以在上级责查之前,先搞明白谁是凶手才是主要。”

  “这倒不用吴警官担心,何警官肯定会负责好,”陆瑾旭自他身边走过,“毕竟这不是吴警官的指责范围,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