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我用尽余生 第一百七十九章 割腕自杀


一秒记住【捧手小说网 www.0731xf.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陆瑾旭怒不可遏,在他的固有印象里,刘菲菲是一个娇小柔弱需要人体贴的女人。

  可现在,这个满脸尖酸刻薄、出口成脏的人,怎么会是刘菲菲?

  “瑾旭……”刘菲菲震惊地张着小嘴,满脸难以置信:“你竟然这样说我。”

  她指着他怀里抱着的叶沁涵,颤抖着:“因为这个女人说我,你、你真的是我的瑾旭吗?”

  除了上一次在医院里的不愉快,陆瑾旭几乎对她百依百顺,可今天却说了这样的重话。

  陆瑾旭此时也有些懊恼,刚刚一时间没控制好情绪,说出的话是有些重。

  他缓和语气:“菲菲,你些冷静一下,我们需要好好谈谈。”

  这就是给刘菲菲一个台阶下,在这么多女佣面前,给双方一个面子。

  刘菲菲哪里顾得到,推着轮椅就冲过去,“我不要冷静!我现在就要你把这个贱女人放下!”

  他的怀抱是她的,谁也不可以分享!

  “陆瑾旭,你的小情人来了,还不把我放下来?”叶沁涵蹙着眉头,没心思参加这“三角恋”小剧场。

  她挣扎着要下来,而陆瑾旭却愈发生了反骨,偏偏把她搂的更紧。

  陆瑾旭磨着牙齿恨恨道:“你再乱动,我就把你一辈子关在陆宅!”

  他就是要抱着怎么了?到时候摔了,难受的还不知道是谁。

  叶沁涵不敢动了,万一陆瑾旭发起疯来,谁也拦不住。

  几句话的功夫,刘菲菲已经冲到跟前来。

  她眼眸中隐隐有了疯狂的意味,站起来伸出手就要扯叶沁涵的胳膊:“你给我下来!”

  “嘶——”好疼。

  叶沁涵扭着手臂想躲,刘菲菲的指甲太长,几乎已经戳进了她的肉里。

  而刘菲菲偏偏要扯,手下了狠劲,似不拽下一块肉来不罢休。

  “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陆瑾旭彻底冷了脸,眼神凌厉如冰刀,“还不过来把人扯开!”

  女佣们瞬间一拥而上,掰开刘菲菲的手,想要把她重新安放进轮椅里。

  可刘菲菲哪里肯。

  红着眼睛就是要拉叶沁涵,嘴里囔囔:“给我下来,快给我下来!贱女人!”

  不能踹开刘菲菲,陆瑾旭抱着叶沁涵就要躲开。

  叶沁涵终于受不了。

  她使出了吃奶的劲,一把挣脱陆瑾旭,直接一屁股摔倒在地。

  顾不上疼,笑得嘲讽:“行了,我主动下来。别一口一个贱女人,你自己也挺贱的,就别厚此薄彼。”

  刘菲菲被弄进轮椅,见此情景,火气腾的一下又冒了起来。

  “你才贱,我可是未来名正言顺的陆夫人!你这个下堂妇。”

  “那我就先在这恭祝未来陆夫人早日生子,和陆先生百年好合。”叶沁涵挑着眉微笑,很好脾气。

  要是她看得见,就立马送给陆瑾旭和刘菲菲一个“好一对狗男女”的眼神。

  “都给我安静!”

  陆瑾旭一个头两个大,没想到有一天他竟然会面临这样的情形。

  他一脚揣上楼梯,发泄心中的怒火:“都是成年人,能不能理智点?在下人面前吵成这样,嗯,像个什么样子?”

  这话明显就是对着刘菲菲讲的。

  佣人低着头不吭声,陆宅这一天的戏可真是格外精彩。

  “先把菲菲小姐带到二楼的书房。”

  佣人们应了是,可是刘菲菲死活不愿意:“瑾旭,我要跟你在一起~”

  她嗓音哀求婉转,早没了一开始的嚣张跋扈,她知道陆瑾旭就吃她这一套。

  可陆瑾旭在见识了她大闹一场的手段后,还需要静静。

  “让你去就去,派人守着,没我的吩咐不准出来。”

  刘菲菲的低泣声在楼梯上渐渐消失,叶沁涵舒了一口气,顿觉神清气爽。

  女人太吵了也真是让人头痛。

  “你这么想躺在地上,我就让你在这里躺一天,好不好?”陆瑾旭优雅的蹲在叶沁涵的跟前,冰冷的视线把她牢牢锁住。

  叶沁涵皱着眉头表达不满,“喂,我这不是为你好,刘菲菲就是因为你抱着我才闹的,我主动下来,你还反过来教训我?”

  可是她越这样,陆瑾旭越不开心。

  嗓音愈发森冷,散发着彻骨的寒意:“难不成我还要夸你大度?”

  叶沁涵尴尬的笑笑:“这倒是不用,你还是赶紧去安抚你的小情人吧。”

  “好,叶沁涵,很好。”

  陆瑾旭抿着薄唇,下颌崩的紧紧的,就在发怒的边缘。

  这么大方的把他让出去,连点犹豫都没有的,真的是一点都不在乎他啊。呵,没心肝的女人。

  听着陆瑾旭十分平静的语气,叶沁涵缩着脖子不敢动,这人肯定是格外生气。

  她有点想哭,她没说错话啊?

  “早餐你也别吃了,中午的话,看我心情。”

  陆瑾旭冷冷地吩咐佣人把餐桌上的食物给收起来,迈着步子就往楼上走。

  幼稚!专断!

  叶沁涵由着张妈把她扶起来,嘴里嘟囔着。摸摸已经扁扁的肚子,她饿啊!

  张妈没错过叶沁涵摸肚子这个小肚子,料想她应当是饿了。

  “夫人,你要不要去求求先生,说点好听的话?”张妈那叫一个操碎了心,夫人这么喜欢和先生对着干,怎么可能有好果子吃。

  陆瑾旭在陆宅的威严甚重,说一不二的。叶沁涵也不想为难这些佣人,宁可饿着肚子也不愿意去厨房偷吃点东西。

  可让她去求陆瑾旭,下辈子吧!

  “不去,我饿着就好。”这点骨气还是有的。

  张妈叹口气,这夫人啊,脾气也是倔。

  她作为旁观者十分清楚,刚刚先生在夫人和菲菲小姐的对战中,明显是帮了夫人的。

  叶沁涵揉着被摔到的地方,哭丧着脸,她来了陆宅才多久,已经摔了n次。

  “夫人是摔疼了?” 张妈有些紧张,“您跟我先到我房间里去,我给你揉点药酒。”

  “好。”

  张妈的房间有淡淡的阳光味道,叶沁涵很喜欢,趴在被子上昏昏欲睡。

  昨晚前半夜待在沙发上没睡,后半夜是被陆瑾旭缠着,根本没有机会睡。

  “夫人啊,这药酒是我从老家带来的,药效很好的,我给你揉一揉,保管你明天就不疼。”

  张妈掀开叶沁涵的衣服,倒了点药酒上去,那手掌开始细细地揉动。

  目光落在那些有些青紫的暧昧痕迹上,张妈老脸一红,又有些欣慰。

  她就盼望着陆宅有个小孩子出生,好多点欢乐。

  被揉的很舒服,叶沁涵眼皮愈来愈模糊,还是说出了一直想说的事情。

  “张妈,你刚刚都听到了,我和陆瑾旭已经离婚,你可以别再喊我夫人。”

  事实是这样没错。

  张妈却没当回事,“我们做下人的,是要看主人的眼色,既然先生没有阻止我们这么喊,我们就不能改口。”

  “……”

  叶沁涵叹口气,不纠结这个问题。

  用过药酒的皮肤烫烫的,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昨天陆瑾旭似乎也摔得不轻,昨晚上激烈的……时候,她一不小心碰到那块地方,听到他低低的闷哼了一声。

  “张妈,你这药酒还有多吗?可以分一点给我吗?”

  张妈乐呵呵说好:“行,要多少都有。”

  默默被人关心了的陆瑾旭,现在心情十分不爽。

  上楼梯一直在念叨着是不是应该给叶沁涵一个教训,没发现二楼此时诡异的安静。

  拐到书房的位置,女佣低着头立在那儿。

  陆瑾旭正了正神色:“菲菲小姐现在情绪好点了吗?”

  女佣战战兢兢,“菲菲小姐一进书房,就把我们赶出来了。一开始还有点吵闹的,后来突然就安静下来。”

  陆瑾旭皱着眉头表达不满,“你们就不知道进去看看?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你们拿什么来陪。”

  菲菲的腿有毛病不太方便,书房没人在,肯定会不舒服。

  陆瑾旭推开门走进去,环视了一圈,整个书房空荡荡的,根本没有人。

  他心头一跳,厉着声问女佣:“人不是让你送到书房,现在怎么不见了?”

  女佣红着脸支支吾吾,都快哭出来了:“先生我真的是把菲菲小姐送进书房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她余光瞥到什么,惊喜的出声:“人在那里!”

  她伸出手指着书房最边上的一小扇侧门,那儿开了点缝隙,应该是有人进去过。

  陆瑾旭大步迈着往那边走。

  书房开了扇侧门,里面是一个小型的洗漱间。

  “菲菲你在里面吗?”陆瑾旭怕有什么不方便,先是在门上轻轻敲了两下。

  没人应答。

  陆瑾旭这下直接一把推开门。

  看到里面的场景,陆瑾旭瞳孔猛然一缩,惊恐不已的喊道:“菲菲!”

  女佣心脏狠狠一抖,赶忙也凑过去。

  “啊!死人了!”

  她吓得直接瘫倒在地上,两眼泛白,晕了过去。

  只见在不大的浴室缸里,娇小的女人穿着白裙躺在里面,手腕搁在浴缸的边沿,上面被水果刀划开了一道很深的痕迹,正不断地往外冒出鲜血。

  鲜血随着边沿流入浴缸中,染红了满池子的水,甚至把白裙都漂红了。

  而她头发四散,正飘散在水面上。

  这场景,格外阴森吓人。

  陆瑾旭怕,很怕。不是怕这个场景的恐怖,而是怕刘菲菲真的是没了声息。

  那他,将一辈子活在愧疚当中,也一辈子不能原谅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