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我用尽余生 第一百七十章 甜蜜的烦恼


一秒记住【捧手小说网 www.0731xf.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刘菲菲尖叫一声,崩溃般的大喊:“你不要说了!闭嘴!”

  似乎是早已经料到了刘菲菲会有这样激动的反应,刘倩倩欣赏的有滋有味,轻飘飘的捂了捂耳朵:“喊这么大声,想把我吵聋吗?”

  刘菲菲心底的恐惧,只要在遇上刘倩倩的时候,就会倾巢而出。

  她狠狠吸了好几口气,才勉强能直视刘倩倩整容后这张精致的脸,“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你不是知道吗?”

  刘菲菲捏紧了扶手,她现在无比悔恨要出去透风的这个想法,要不然怎么会碰上刘倩倩!

  现在只能自食恶果,“我不知道,麻烦你说清楚点!”

  “还敢跟我凶,我可是能让你一无所有的。”刘倩倩瞄一眼手表,到了要给陆母送餐的点了,暂时不愿意在这里过多纠缠,“晚上8点天台见,你要是不来——”

  刘倩倩笑笑,扭着身子就往楼梯口走。

  走廊里的高跟鞋声音远去,徒留下一地寂静。

  刘菲菲胸口不断起伏,狠狠的喘着气,指甲刺进扶手上的软皮,留下深深的痕迹。

  好一会儿,才恢复平静。

  阿闪还在愣着,还没从刘倩倩的撩拨中回神,一个大男人,脸颊上的那抹红,怎么看怎么诡异。

  刘菲菲怕刘倩倩,可是对其他人,只有盛气凌人的模样,“看上那个蛇蝎毒女人了?你这眼睛瞎的可以啊。”

  阿闪眉头皱起,想吭声,又抿嘴忍住。

  他这么多年来一直跟着先生,什么女人没见过,可是这么明目张胆的被撩是头一次。

  想着刘倩倩那张美艳的脸,阿闪眸光有些激动,他想,他是有点喜欢这类型的女人 。

  刘菲菲气不打一处来,阿闪竟然会看上刘倩倩,那个整容怪有什么好的?

  “呵,你要是看到整容之前的模样,肯定就会收起你现在的幻想,那个丑八怪,哈哈哈。”

  这突兀的满含嘲讽的笑声,让阿闪捏紧了拳头。

  要不是多年的保镖素养,说不定现在冲上去就是一拳。

  阿闪直接推起刘倩倩的轮椅,没一点温柔可言,速度快到要飞起,刘倩倩最后身子没稳住,直接跌倒房间的地毯上。

  “菲菲小姐,在房间好好呆着,不要随便外出!”

  说完,阿闪就大步走出去。

  刘菲菲整个人狼狈的贴在地上,“等着,都给我等着!”

  ……

  另一层陆母的心情却是很不错,录音机里面放着戏曲,咿咿呀呀的,陆母还能跟着哼上几句。

  刘倩倩笑着推着餐车进来,她褪去最真实的一面,戴上厚厚的面具,来讨陆母的喜爱。

  “伯母,今天心情这么好?”她笑盈盈的,抿着唇,端的是一副乖巧可爱的模样。

  陆母转头一看来人,是她喜欢的刘倩倩,笑容愈发大了。

  几步走过去,拉着刘倩倩的手,“倩倩啊,你过来和我听一段这个戏曲,是不是很不错的样子?我这曲子听了好些年,一直想着去听一场现场版的,可惜一直没有机会。”

  刘倩倩眨眨眼:“为什么啊?是陆先生不同意你去?”

  陆母点点头,“可不是,说戏剧院人多,不让我去,唉。”

  刘倩倩就笑,“伯母,我怎么瞧着您嘴里抱怨陆先生,可是语气却挺开心的。”

  她拍了拍手掌,恍然大悟般:“不就是网上常说的那样——甜蜜的烦恼。”

  陆母“哎呀”叫了一声,没好气的瞪了刘倩倩一眼,“你哪里看出我甜蜜了,分明就是不喜欢。”

  刘倩倩看得出来陆母不仅没有因为她的话生气,反而表现出亲近的意思,她走过去挽着陆母的胳膊,有点带撒娇的意味,“这不是陆先生心疼你?您有这样一个儿子,时时刻刻担心着你的安全,指不定被多少人羡慕呢。”

  陆母当然是十分满意自家的乖儿子,现在仿佛被人戳中了痒点,说不出的舒畅,对着刘倩倩的语气更显亲昵:“我看倩倩的妈妈也很幸福,有你这么一个乖巧可爱的女儿。”

  她左右端详着刘倩倩娇嫩的脸蛋,越看越是说不出来的喜欢。

  陆母本是好心夸奖的一句话,哪知道刘倩倩听完忽然低下头,原本开心的氛围变得很低沉。

  “伯母,我也不瞒着你,我的父母亲都去世了。”刘倩倩沙哑了嗓音,仔细听,还有些哽咽。

  这下陆母就心疼了,还有提到别人伤心事的心疼:“倩倩,乖啊,伯母不是有意提前的。”

  她抱了抱刘倩倩的肩膀,还拍了拍她的手背,细心的安抚。

  刘倩倩抬头,眼眶都红了一圈,语气却是感激的,“伯母您不要这样说,我知道的,只是想起了那些伤心事,一时间有些缓不过来。”

  陆母看她这样故作坚强的样子,更是心疼的不得了,“倩倩你如果不介意的话,就把我当妈妈,我也心疼你的。”

  刘倩倩抿出一个清丽的微笑,可真是我见犹怜,“谢谢伯母,我一直没跟您说,第一眼看见你和蔼可亲的样子,我就想起我的妈妈了。”

  刘倩倩像是陷入了沉痛的回忆中。

  “我妈妈是个好看的美人,可是最后惨死的时候,连脸……都瞧不清楚了。”

  陆母赶忙把刘倩倩安放进沙发上,看她颤抖道断断续续的样子,拿着热水想喂给她喝:“都过去了,以后会好的。”

  不过倩倩的母亲惨死,里面是不是有什么不知道的隐情,可是看她这样激动的样子,陆母也不好意思问的更多。

  刘倩倩接过杯子乖乖喝了一口,“我爸妈当年都是被害的,这些年我一直在找凶手,从来不曾放弃。”

  她垂下的眸子掩盖了真实的思绪,里面是怨毒的光芒。

  这些话,她说的真真假假,只要达到她想要的效果就好。

  陆母果然没有犹豫就问刘倩倩:“那现在是有什么消息了吗?”

  “有了一点点,还在找。”

  陆母心疼这样的小姑娘家承受着这样的痛苦,叹了口气,“有什么需要伯母我帮忙的,我一定不客气。”想到她的儿媳妇涵涵,也是当时小小年纪,就要担负起照顾母亲的责任。

  刘倩倩听到这个眸光一亮,“伯母,说到这里,我就有个不情之请了。陆先生和警察署那边的人有点熟,我求到过警察署那边好久,可是都不给我查找元凶,所以……”

  刘倩倩咬着唇,没有继续说。

  陆母现在被迷惑了心眼,还有什么不答应的,“行啊,我到时候就跟他说说,让他帮帮忙,你不要担心,我那臭小子很听我话的。”

  要的就是你这句话!

  刘倩倩在陆母看不到的地方,嘿嘿一笑,陆瑾旭一直对她有所防备,要想接近他,还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录音机里的戏曲已经播放到尾声,刘倩倩有些歉意:“还没有好好欣赏伯母给我听的戏曲,要不这样,伯母,我们两个人去戏剧院听一场?我认识戏剧院的一个人,叫他给我们安排一个二楼的贵宾室,就不会那么挤了。”

  陆母心下欢喜,“那敢情好,顺带也让我出去放放风。”

  ……

  陆瑾旭顶着个浓重的黑眼圈出现在餐桌上,张妈怎么忍也没忍住,视线总是有意无意跑到陆瑾旭那儿去。

  陆瑾旭冷了脸,“张妈你看什么?”

  “诶,没看、没看什么。”张妈舌头被吓到打结。

  陆瑾旭忍不住开始散发低气压,从他坐着的地方开始,三米以内,不敢出现任何生物。

  张妈捂着“砰砰”跳的心,小心翼翼移到后花园,程叔正在花园后面悠哉的修剪花枝。

  张妈拍着胸脯走过去,心有余悸:“老程,我可受不了先生那样的低气压了,要不你去餐厅伺候?”

  程叔眉毛都没动一下,“不去。”先生明显心情不好,他又不是傻,这时候撞枪口上去。

  张妈给了他一个白眼,“这些茉莉有什么好剪的,不是前天师傅刚来修过,倒是花圃里的那一片玫瑰,旁边杂草都长满了。”

  程叔把剪子放下,对着张妈道:“这你就不懂了,夫人最喜欢茉莉,要是她回到陆宅,看到这些养的好好的花,心情不就是好了。”

  这陆宅上下,到底是记挂着叶沁涵的好,还记得叶沁涵喜欢茉莉。

  张妈听到程叔提到夫人,就是叹气:“先生和夫人闹成这样,他心里也是不好过的,平常嘴巴硬,什么都不承认,到了喝醉了的时候,到底想的是谁,可实诚了。”

  陆瑾旭不知道陆宅的下人围绕他做了一个深刻的探讨,现在在他们眼里,他已经光荣晋升为“口是心非”第一人。

  司机正要松陆瑾旭去公司,阿枫和阿木赶到他的跟前。

  陆瑾旭一身低调奢华的高定手工西装,边走边系着袖扣。

  “你们来是有什么事情?”

  阿木支支吾吾:“先生,我们在琼花大道找了很多天,根本没有发现叶小姐的影子。”

  陆瑾旭冷气又开始往外四溢:“哦,那你还不去继续找,跑到我跟前来找死?”

  阿木被骂的像个缩头乌龟似的,阿枫看不过去,主动站出来,“小姐应该是被人刻意隐藏了行踪,上一场新闻上出现的绯闻可能让那人引起了担忧,换了个地方。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是弄错了方向,应该换个地方开始找。”

  小姐,我能帮你做到的也只有这些了。

  陆瑾旭皱着眉头,阿枫说的是有点道理。

  加上何子念昨晚打电话来的消息,他想了想,“那就听你的,把主要的寻找范围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