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大嫂不能当 四十一 这世界上最美丽的相遇


一秒记住【捧手小说网 www.0731xf.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各自的面具,各自的妆。 已经很久没有跟组化妆,对于他这双点石成金的手,他向来十分珍惜。导演在那头喊话,他半遮住嘴巴,无奈地看着那些临时请过来临时演员,对于这些乡土气息过浓的脸,他兴趣缺缺的将手放进了绿蕾丝手套,打了两个哈欠,冲摇滚小天王道:“还是别拍了,他们可不像吸血鬼,像怪物史莱克。”

  程仲夏闻言看过去,sam算是程家御用的化妆师,韩愈每次参加重要活动,都是他化的妆,程依依的订婚宴妆容,也是他亲自上阵,靳寒和sam合作过几次,这位精通各种妆容的大师是个闲云野鹤,这次来跟组,肯定是云端娱乐花了大价钱请过来的。

  不过,给死去的程家大夫人画过妆,这本身就是极大的噱头。

  “别这样,sam。今天必须得杀青。”摇滚小天王无奈的请求道,孟骄阳点头,说:“他们脸,确实无法变成吸血鬼。”

  “前辈,只是几个镜头,应该不成问题。”

  “几个镜头,决定一张专辑的销量。”孟骄阳肯定的说。

  导演喊累了,叫了cut,他气喘吁吁的坐在藤椅上,和策划在讨论什么,脸色不太好,孟骄阳又说:“也难怪啊,他们可不是专业的演员。”

  “前辈,你救救场。”

  “……sam,这五对当中,最重要的是中间那对,我觉得换掉中间那对,就可以了。”

  sam猛点头,说:“micky,说得简单,哪里找人去?”

  “我可以叫小回反串这场的女主角,至于男主角……”

  “咦?刚刚那个人呢?我刚才看到罗泽明身边有个男人……”摇滚小天王站起来,指着罗泽明的方向看。“咦……孟回和那个男人都不见了。”

  孟骄阳浅笑,点头附和道:“他们俩……正适合。”

  “我叫人去找。”程仲夏吩咐两个人去找了,他看向孟骄阳,说:“孟先生真要孟总反串女主角?”

  “这没什么……小回小时候,就是被当做女孩子来养的,是家里人人疼爱的老幺,而且,你们也看出来,我弟弟长得太过美丽,介于男人和女人之间的美丽。”

  “前辈。我也这么认为呢。”

  程仲夏觉得孟骄阳在谈及孟回时,总带着一种过分宠溺的口吻,他喝了一口水,看来,他们兄弟二人的感情真的很好。

  “那今天真是我的幸运日。”sam从口袋里掏出一瓶香水,仔细的喷了两下,众所周知,孟回极有可能是gay,sam从未见过孟回本人,但光是从公开场合的特写镜头来看,面对面见真人的话,一定会让人兴奋的晕过去。

  “sam,我弟弟和你不一样,她可不是gay。”孟骄阳打趣的说。

  “gay是可以培养的,尤其是遇到过分出色的对象。”sam眨眨眼睛,又抽出小镜子使劲照了照,“哦,如果程远也在这里,那将是这世界上最美丽的相遇。”

  孟骄阳一笑置之,程仲夏脸色沉下去,他觉得遇到程远,是孟回的灾难。

  —&—卷轴界—&—

  “所以你不该不打声招呼,就到康城来?最起码该和乔秘书说一声。”

  “是。”程远已经听孟回那张小嘴教训到现在,他不以为意的喝着香浓的果汁,拭了两下嘴唇,盯着他不停开合的嘴唇。

  “小程总初掌程氏,你不该把所有一切包袱都扔给他。……程礼,能帮他吗?”肖礼是韩愈一直不愿提及的话题,不过此刻身边没什么人,她不在意的问道。

  “阿礼很聪明,他现在已经是非凡的左右手。兄弟俩感情也不错。”程远拔掉一瓶黑红色葡萄酒的软木塞,给韩愈倒了一杯,两人坐在流动餐桌边,四处都是静悄悄的草丛,阳光洒在餐桌上捆成一束一束的生菜上。

  “那很好。”韩愈抿了一口红酒,肚子已经吃了七分饱,“我们到前面去。”

  程远立即握住她的左手,说:“再坐一会儿。”

  “和一个男人拉拉扯扯,似乎是程先生的强项。”

  “我的强项还有很多。”程远笑着抿了一口红酒,指着远处的村庄,说:“这里是韩愈的家乡。”

  “嗯。”程远的手有些粗糙,就这么包裹住自己的手时,带着很宁神的温暖。

  两人看向村庄淡淡飘起的炊烟,彼此沉默。

  “呃!”【程仲夏】的两名工作人员找到他们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副场景,在那似乎永无止尽的无声中,程远和孟回周围的一切,都被置身在触不到的漩涡里。两人就这么坐着,沉默着,除了二人牵着的手之外,再无其他逾矩的动作,甚至没有四目相对,那么静谧,那么……亲密。

  “咯吱~”是树枝被踩断的声音,程远立即松开手,站起来道:“他们是来找你的。”

  被丢弃的左手陷入冷风中,韩愈神色微变,她看向两名工作人员,程远又说:“我们到前面去。”

  —&—卷轴界—&—

  化妆车内。

  “二哥,别胡闹了!sam,停手好吗?”韩愈觉得孟骄阳眼中的戏谑真是让人头疼,她再次从梳妆椅上走下来,sam正勾画眉毛,这下倒好,眉笔斜了一下,直接划到了太阳穴,右侧脸多了一条黑线,正好成了当下孟回美人心中的真实写照。

  sam叹了一口气,说:“孟总,您还是坐好,只是几个镜头而已,我画完妆之后,帮您打理好吸血鬼的造型,是没人会认出来您的。”

  “sam……”韩愈看了他一眼,sam嘶了一声,退后几步,手里还拿着眉笔和眼线液,说:“这双眼睛,真是……很像呐。”他越看越不像自己的眼睛,这双眸子,和这双眸子传递出来的喜怒哀乐,都和韩愈一模一㊣(5)样。

  韩愈将孟骄阳拉到一边,小声说:“二哥,你是想让所有人认出我来吗?”

  孟骄阳摸摸她的头,说:“放心吧,没人会认出来的。小回……演戏要演全套,真金不怕火炼。”

  “二哥……我……”韩愈犹豫的抿嘴,“这世界上有心人太多了,被认出来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哈哈……”孟骄阳扶着她的肩膀,又重新将他推至梳妆椅上,“兄弟俩”对着镜子相互看着,说:“相信sam,相信二哥。孟回可不会怕这些事情,你长大了,是个男子汉,你是掌握全局的人,也只有你,能掌握全局。”

  “二哥!你就是在给我下套!”韩愈恨恨道。

  孟骄阳使劲揉了揉他的头发,小声附在他耳边说:“你是孟回,是我最爱的弟弟。知道去除怀疑最好的方法是什么吗?”

  sam看到兄弟俩说悄悄话的样子,不禁感叹道:“程家专出在上面的男人,孟家专出……看起来像是在下面的男人。”他感叹完转过身,吓得差点尖叫起来,上帝今天似乎就要来一场最美丽的相遇,眼前这个面无表情,眼神冰冷的高大男子,不就是被罗泽明推进来的程远吗!!!

  “是什么?”

  “按照他可笑的猜测去做,让他无话可说。”孟骄阳转过身,意外的说:“原来是程总,很高兴见到你。”

  “你好。”程远皱皱眉,孟回的脸化得乱七八糟,“我需要化妆吗?”

  “您……您只需要简单的换身衣服,上点淡妆即可,这边请,这边请。”sam擦擦汗,程远还是亿年难以捉摸的高深莫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