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大嫂不能当 一百零二 双人狱


一秒记住【捧手小说网 www.0731xf.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因为我们不是貌不惊人的泛泛之辈,所以,这场牢狱之灾显得更加扑朔迷离。

  —*—

  “淅沥淅沥”雨水从铁架上滴落下来,溅在了韩愈的脸上,她从稻草堆里爬出来,盯着阴晴不定的天空,每年秋初,康城总能一刻不歇的落雨,她打个哈欠,身上穿着宽大的囚号服,上面的编号是70890073,现在是午后的放风时间。

  那场审判的最终结果是,程远和孟回得在这个康城郊区的看守所里呆一段时间,直到事件平息,韩愈至今还记得那个法官在审判结束后,一脸无奈的神情,他用苍老的声音,轻笑着说:“如果你们只是貌不惊人的泛泛之辈,那张照片不算什么。如果你们只是一对没有金钱和权势的同**人,出了正当自卫,你们也不会被推上被告席。可恰恰,你们具有人们嫉妒的所有因素。”

  简而言之,这是一场来之不易的活该。最起码,这一笔在程远的个人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让整个程家刻骨铭心。韩愈转动了几下脖子,有点“咔咔”作响。

  “70890073!”程远学着监狱长的模样吼了一声,韩愈转过身,仓库的门口,程远双手插在口袋里,笑着站在那儿。“我到处找你,下雨了。”程远的脸上露出一丝无奈,入狱之后,两人睡得是上下铺,不过很少沟通,通常孟回都会把自己的头捂在被子,不管黑天白日的一顿痛睡。

  “放风,和你一样。”程远的编号是70890074,74谐音就是气死,每天晨跑的时候,监狱长会念每一个犯人的编号,韩愈每次听见都能保持一天的好心情。

  这是个私人监狱,犯人加起来只有一百二十六个人,除了横空降落的程远和孟回,全都是很出名的重刑犯,睡在309室(程远和韩愈的狱室)对面的就是个连环杀人案的变态杀手,他一直很沉默,从来没有和新来的两位邻居说过话。

  “原来你都是躲在这里。”程远拔了一根稻草,叼在了嘴里,监狱里没有雪茄,他憋得够呛,许进上次来探监的时候,还笑着说,这真是十年风水轮流转,如今高高在上的程远也会在监狱里闲晃。当年他锒铛入狱的时候没占上一张报纸头条,程远入狱,已经连续成了各大一线报刊的头版头条。但这种荣誉,着实令人头疼,程非凡已经为此焦头烂额,程远这次出事,他自己完全没有做任何处理,全都一概扔给了下任继承人。

  “我没有躲,这里睡觉正好。”韩愈又倒了进去,盯着外面阴沉的天空,说:“你不该来坐牢的,程氏的股票已经快……”

  “那是非凡的事情。”程远也倒了下去,他枕着她的大腿,问:“孟回,这里很安静,不是吗?”

  “是。”韩愈叼着一根稻草,缓缓的闭上眼睛。

  “只有我们两个人。”程远也闭上眼睛,“我不用工作,你也不用工作,我们每天都能见面。”

  “程爷,您富甲四方,当然不会在意工作的事情,我就不同了,如果我再不出去,【回眸】【一笑】就该在群龙无首的状况下,高调倒闭了。”

  “你的罗秘书能搞定。”程远不以为意的笑了笑,“我们不谈工作,只谈我们。”

  “我们有什么好说的?两个男人。”韩愈摸着程远的头发,说:“请程先生停止不切实际的想象。”

  “外面已经默认了我们的恋人关系,你这辈子注定和我纠缠不清。”程远轻轻的侧躺,拥住了眼前的男孩,说:“只要你还在商界,总有一天,你还是会向我低头,做我的胯下之臣。”程远笃定握住了他的手,“虽然我答应非凡,不为难你,但是你必须在我身边,我要常常见到你。”

  “程远,你太自以为是了。”

  “如果你真像你自己认为的那样,厌恶我,你就不会来救我。也不会放着逃命的机会不要,孟回,你在对自己撒谎。”程远骑到了他身上,说:“从我们第一次见面开始,你看我的眼神就不对劲。”

  “那是你的幻想。”韩愈双手枕在头下,毫不在意程远跃跃欲试的眼神。“我从来没对你,有过任何超过男人与男人间友谊的肮脏念头。”

  “你为什么就不能听听你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关于我,关于我们。”

  “对不起,我不是女人,成天思考着这些无聊的问题。”韩愈扎住了程远的腰,下身恶劣的抬了两下,从远处看去,绝对是一个不堪的画面。“你这个姿势,很令人遐想,我们可以继续下去。”

  “你……”程远的脸颊立刻红了,他翻身下来,扣紧皮带,说:“如果要避免我们的不良反应,就别再开这种不良的玩笑。”

  “如果你不是心里有鬼,就不会在意这种玩笑。”草垛中划过一阵寂静,“程远,别再向前了,我以前就警告过你。”

  “向前会怎么样?”程远的音量陡然拔高,“你在遮掩些什么,隐藏些什么?你害怕我发现什么?”

  “没有,什么都没有。只是大家立场不同,这样下去,我们都会很辛苦。”韩愈侧过头,双手撑在草地上,“程远,在不久的将来,我们也许会是对手。”

  “你不是我的对手。”程远肯定的摇摇头,他知道面前这个男孩对自己有所企图,“你也许会变成我的玩偶。”

  “又来了,这就是程远,高傲的,不可一世的,永远以自己为中心。”孟回撇撇嘴,他眯着眼睛,盯着浅灰色天空的乌云,沉声道:“就要变天了,程远。”

  “无论怎么变,程远仍旧是程远。”程远分外笃定的盯着他的眸子,说:“你总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然后一脸无辜。”

  “我的确是无辜㊣(5)的。”韩愈站起来,哈哈大笑。

  “你可以试试离开我,从我眼前消失?……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真正的生不如死。”程远看他满脸不在意的笑容,心里又开始冒火,他有种抓不住他的感觉。

  “我已经死过两次。哈哈……程远。”熟悉的对白,熟悉的语气,这种威胁,程远以前就用过。他在那场失控的情事之后,曾保证过【韩愈,我答应过大哥要好好照顾你。我不会为难你,但是你必须在我身边,一直到你死。】

  给读者的话:

  boring,so,i can’t do t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