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大嫂不能当 八十 白兰


一秒记住【捧手小说网 www.0731xf.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从未像现在这样高兴,他就在我的楼下,和我同眠。

  —*—

  从旧旧的唱片机里流淌出老上海的歌舞升平,黑胶唱片有时候会卡住,程锦声就会拨弄一个磁头,然后那些动人的音乐,就会再次响起。他闭着眼睛,浅笑着轻晃手中的高脚杯,那杯中是blue rain,他每次喝到br,都会想起那天晚上,孟回喝了一杯未稀释的br却依然能屹立不倒。

  “呵呵~”换了一首轻快的《给我一个吻》,他哼着歌,开始在地板上跳踢踏舞,孟回就是在这种节奏感极强的“嘀嗒”声中醒过来,在梦中,他也能隐约听到歌女落寞的歌声,像是从极远的海面上传过来,他伸手摸了一下脸颊,全是泪水。

  渐渐回归了现实,孟回听到了男子的轻哼声,这首歌以前阮香玉也在家里放过,他抱着双腿,靠床坐下来,随着踢踏舞的节奏,孟回擦干了眼泪,将梦中那种不安的漂浮感抛到了一边,他知道,自己现在是一个人,同一个看不见的敌人战斗,如果畏惧,只会不战而败。

  从被关进来那天算起,已经快一周了,囚禁自己的人没有露面,每天一日三餐,都会在自己睡着的时候,神不知鬼不觉的送过来,偶尔会传过来一些声响,但听不到人声,孟回觉得自己遇上了最难对付的人。

  “给我一个吻,可以不可以……吻在我的脸上……”程锦声唱了出来,他捂着嘴巴,笑着将耳朵贴在地板上,地下室里还是没什么声响,不过,凭借杀手级别的警觉,程锦声能听见孟回轻轻的苦笑。“汪汪~”他学了两声狗叫,希望能逗他开心,可惜底下还是没出声。

  “咚咚——”黑衣人敲门进来,看到自己的老大又趴在了地板上,不禁感到头疼,“声哥,车已经预备好了,您是现在去【夜色】吗?”

  “是。”程锦声站了起来,换上了一身浅棕色的西装,正好和他刚染的棕发相配,他扣紧了手腕的纽扣,说:“晚上给孟先生做点补汤,他好像还没完全适应地下室的无所事事。”

  “好的,声哥。您路上小心点,六爷已经在【夜色】的包房等着了。”

  “我不过是去玩玩儿。”程锦声收敛了笑容,上了车。

  —&—卷轴界—&—

  程仲夏坐在包厢里,看着赌场的几个监控镜头,手在键盘上敲了两下,靳寒看他心不在焉的样子,就问:“你怎么了?”

  “没事。五哥怎么还没到?”程仲夏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卡,扔给了靳寒,说:“这个月的所有入账,你看看。”

  “我又不是会计,等他来了,让他自己查吧。”监控画面里,全都是挥金如土的贵人,靳寒心疼的说:“这些人真是烧钱。”

  “钱对他们来说,就是废纸。”程锦声吹着口哨,推门进来,“呀唬~仲夏,我来迟了。”

  瞧他一脸红光的样子,程仲夏打趣道:“五哥,换新床伴了?”

  “当然不是。”程锦声将那张卡插进了电脑中,一连串数字蹦了出来,他诧异道:“这个月,我们收了这么多帐,看来,程远的这两家正规赌场,确实人气很旺。”

  “对。”程仲夏关掉了监控画面,说:“自从孟回消失之后,程远也面临着危机。不少人,都开始在背后诟病。”

  “是吗?那是好现象,程远这两年,都快成圣人了。”程锦声看完那些数字,抬头笑着说。

  “五哥,是不是你做的?”程仲夏不想再绕弯子,这件事情,肯定和程锦声有关。他的直觉告诉他,孟回应该在程锦声手上。

  “我做了什么?”程锦声无辜的耸耸肩,“我可不会为了为难程远而为难程远,我得趁他生龙活虎的时候,和他一较高下。他的腿好了吗?”

  “听说已经好了。”程仲夏低下头,说:“五哥,孟回和这件事没关系,你不要将他牵扯进来。”

  “他已经在里面了。”程锦声站起来,说:“我做事会有分寸的,你不用担心,好好帮我盯着赌场就好了。”

  “五哥,你还是赶快放了他吧。他是个很有创意的年轻人。”

  “我当然知道,我不过是希望能多了解他。”程锦声说完就推门出去了,程仲夏原本想跟上去,却被黑衣人推了回来,看着他越走越远的倨傲背㊣(4)影,程仲夏头疼的眨了眨眼睛。

  —&—卷轴界—&—

  车子缓缓的行驶在铺满月光的大道上,程远试着踩了一下油门,腿上的伤已经完全好了,坐在副驾驶上的韦静松了一口气,说:“终于,两条腿都没事了,瞧你现在开车,比平时还利落。”

  “终于好了。”程远也松了一口气,他继续缓缓向前开着,停在了一家小花店门口,“你坐在这儿等一下,我去买点花。”

  “我和你一起去?”韦静刚想解下安全带,就被程远按住了,他说:“你在这儿等着吧,我下去。”

  “叮叮叮——”连续清脆的风铃声划过,程远推开了花店的门,一眼就看到了蹲在地上挑选白兰的程锦声,他对女老板说:“给我一束薰衣草。”

  程锦声抚摸白兰的手指停滞了一下,他若无其事的在那些白兰上打转,没有起身,也没有转头打招呼,二人都各自挑选着各自想要的,好像是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

  “这位先生,薰衣草包好了。”女老板笑着说,今晚真是走了大运,连续来了两个大帅哥!

  “谢谢。”程远付完账,拿着薰衣草就走出了花店。他走出去的时候,程锦声立即站了起来,对女老板说:“给我一束白兰。”

  “好的,马上为您包好。……我很好奇,你为什么喜欢白兰?这种花,很少拿来送人的。”

  “喜欢就是喜欢,喜欢,我就想把它占为己有。”程锦声笑了笑,抱着那束白兰,他希望孟回看到这束白兰时,能像平时在公众场合那样,满是浅浅的笑容。

  给读者的话:

  歪头看小声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