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大嫂不能当 七十六 荒岛失踪


一秒记住【捧手小说网 www.0731xf.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一刻,我希望救援人员,晚点找到我们。

  —*—

  “嘎嘎——”

  “嘎嘎——”两只海鸥在天空盘旋,程远睁开眼睛,自己躺在一个树枝铺成的小床上,他低头看着自己的左腿,受伤的地方被包扎过,两三只苍蝇正在上面飞来飞去,他试了两下,左腿已经抬不起来,血水顺着包扎的地方流出来。

  “别动。”孟回出声喝止,他怀里抱着一些干柴,灰头土脸的走过来,“可能是跌断了,你千万别动,我接好了。”

  “你手怎么了?”孟回的手正在流血,那些鲜血一滴滴的落在了柴禾上

  “哦,可能是刚才让荆棘划伤了,我都没注意。”自从那次车祸之后,孟回的痛感神经已经粗到了一定地步,大伤小伤,基本上都感觉不到疼了。

  “这里有淡水吗?”程远的嘴唇起了一层皮,他的声音变得异常沙哑。

  “你可千万别发烧。”孟回不安的摸了一下他的额头,拿起一块贝壳,跪在地上,说:“呐,喝水,你睡着的时候,我怎么都灌不进去。”

  “你在哪儿找到淡水的?”程远喝了三口,摆手道:“不喝了。”

  “那我喝完了,一会儿再去弄,就在不远的小山谷里,这个荒岛好大。”孟回坐在了地上,又从大叶子里找出一些浆果,塞进程远的嘴里,说:“一会儿我去抓鱼。”

  “你受伤了吗?”程远摸摸他的脸颊,问。

  “没有。”孟回笑着说,“我总是那么幸运。……”他看向苍茫的海面,再过半个小时,整个世界就会陷入黑暗,海风也越来越冰凉刺骨,他裹紧了衣服,说:“我马上去捉鱼,你睡一会儿。”

  “我能帮你什么?”程远抓住了他的胳膊,问。

  “好好休息,等我回来。”孟回杵着一根枯木,小心的向前走着,咬紧嘴唇,走了十分钟,在一个礁石围绕的海湾里,他开始抓鱼。

  程远坐了起来,取下了手上的戒指,他又四处看了看,将戒指掰开,用重新组合成一个c形,对着它说:“我在这里,你们马上过来。”

  “呼——”孟回用拳头捶了两下自己的脑袋,拿着放在礁石上的两条鱼,走到了原来的避风港,程远坐在一堆燃烧旺烈的柴火边。

  “你是怎么做到的?我正在为点火发愁呢。”孟回笑着坐下来,双手放在火上烤了烤,“我来烤鱼。”

  “钻木取火。你的衣服都湿了,脱下来烤干吧?”程远又躺回了树床上,闭上眼睛道:“我睡了。”

  “嗯,烤好了叫你,救援队肯定很快就会来。”孟回找了一些树叶,盖在了程远身上,说:“晚上会很冷。”

  程远握住他的手,睁开眼睛问:“你到底哪儿受伤了?该死的,这还是人手吗?”孟回的手是彻骨的冰凉,没有一丝热气,简直如死人一般。

  “程远,其实我已经死了。现在在你面前的,是我的鬼魂。”孟回认真的说。

  “不准死。”程远依旧握着他的手,放在胸口道:“一会儿就会有人来救我们,你不用烤鱼了,脱掉湿衣服,到我怀里来。”

  “我还是烤干衣服吧。”孟回浅笑着抽回手,拴起了一个架子,将外套搭在上面,身子钻进了树叶中,程远双手枕在头下,看着广袤的星空,问:“你这小子,到底从哪儿来的?”

  “康城。”孟回靠在树上,闭着眼睛说。

  “还不说实话?”程远笑了一声,“你知道我的一切,所有的小习惯,你都知道。”

  “那又如何?我做过功课。”孟回小声说。

  “没人能知道那么多,只有你。”程远强调的说。

  “所以,你的猜测是什么?”孟回抱紧双腿,问。

  “你认识韩愈对不对?”程远坐了起来,看着靠在树边的孟回,目光灼灼的问。

  “韩愈,程家的大夫人,当年出车祸过世的那位,谁都知道。”

  “你以前,和韩愈认识,对不对?”程远透过火光,能看到孟回额头上的湿汗,他双眼紧闭,似乎是在忍受某种钻心的痛苦。

  “我不认识她,我从来都没见过她,只是听说过而已。”孟回眼前开始模糊,他脸部过敏,已经开始撕扯搬的疼痛,好像有千万利爪,在硬生生的划开面部的肌肤,势要将他的本来面目活剥下来。

  “只有她,能那么清楚的㊣(4)知道,我的所有事。”程远看向海岸那边,隐约听到了直升机的声音。“你怎么了?”

  “啊!”孟回咬住了手背,疼痛开始外溢,他无法控制的嘶吼起来,扯下外套,他转身朝林子深处跑去。

  “你去哪儿?”程远刚想起来,就跪在了地上,从左腿的伤痕处渗出了鲜血,“回来!回来!”

  “程总,您没事吧?”乔秘书打着手电筒走过来,一眼就看见了那些鲜血。“哦,天啊,医生,快过来看看。”

  “我没事,你们快点去找孟回,他跑进去了,快去救他!”程远咳嗽了一声,部分救援人员向林中走去。

  “别动,我要在这里等他。”程远看向乔秘书,坚持的说,罗泽明跟着救援队伍走进了林子。“我要等他……”

  “啊!唔!”孟回发疯般的开始向前奔跑,在暗夜中,已经完全分不清前路,他狂奔着,希望能借此减轻痛苦,那些药全都没带,脸上的疼痛全都钻进了心里,他的心脏都开始不规则的跳动,看来赖医生说得对,自己是该接受一对一治疗。

  “咳咳……哈……啊哈……”孟回停了下来,靠在大树上,他已经精疲力竭,“十一,二十八,九十,四零九……五……九……七……零……三……”

  他反复重复着这个数字,这是以前程宏让韩愈背的,每次只要韩愈一犯错,程宏就会让她背这些数字,“十一,二十八,九十,四零九……五……九……七……零……三……”他开始想一些比疼痛更痛的事情,例如程宏和肖舒慧的私生子肖礼。

  “十一,二十八,九十,四零九……五……九……七……零……三……”孟回捂住脸,身体开始痉挛,又过了一会儿,他陷入了黑暗。

  给读者的话:

  营业员,我想抱抱你,抱抱,过来~接下来我得调整节奏,先把身子养好再讲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