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大嫂不能当 二十八 程远的女人


一秒记住【捧手小说网 www.0731xf.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是一种既心酸又兴奋的心情,我竟然会因为一双相似的眼睛就失眠?见鬼!

  —*—

  “啪”的一声,程宅的餐桌上,正在看报纸的程远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手臂一挥,一杯牛奶和几样点心砸在了地上,程惜吓得差点噎到,程非凡和程依依对看一眼。 范妈赶紧过来收拾,早晨程远在房间里就打碎了几个杯子,昨夜他是在韩愈的房间休息的,照以往来说,只要在大夫人的房间醒来,二爷的脾气一整天都会很好,这是下人们摸索出来的定律,这两年也一直如此。

  “二叔……你怎么了?”程惜擦擦嘴,瞪大眼睛问他。

  “没事。”程远放下报纸,摸摸程惜的头,“是哪天的家长会?”

  “后天上午八点半。”程惜回答道。

  程非凡和程依依又对看了一眼,二叔的语气没有丝毫生气的感觉,那为什么要打碎盘子?“二叔,是不是,我在公司,做了什么不对的事情?”程非凡诚恳的问。

  “没有。”范妈重新端了一份早餐过来,程远吃了两口,看向程依依无名指上的钻戒,说:“订婚戒指不是现在戴的。”

  ?程依依满头问号,难道是因为自己的订婚戒指才发火的?她赶紧拽了下来,说:“哦,那订婚宴的时候,再戴上,呵呵。”

  “小惜,家长会我会准时出席,和你的班主任说一下。”程远转过身,来到车库取车,程仲夏正好开车回来。

  “二哥,早。”程仲夏笑着说。

  “早。”程远关上车门,猛的将车开了出去。

  —&—卷轴界—&—

  当一切都时过境迁,感情也会随之冲淡。但气味,面容,身体的热度,这些东西,就像镌刻在心中最底层的痕迹,无法磨灭。程远踩下刹车,就这么停在了路边,在这两年里,他从未忘记过韩愈的一切,只是,他不知道的是,自己竟然能记得这么彻底,只要有人或者事物与她相关,心就会跟着倾斜、疼痛,还有莫名的失落。

  孟回,男,二十一岁,笃信金融学院在校学生,资产不超过八十万,和所有男人一样,这个男孩喜欢追逐漂亮女孩。这样的男孩,没什么特别,唯一对程远来说特别的是,那双眼睛深处,被掩饰的恰到好处的疼惜。

  一个男人,为什么会用那样的眼神看着自己?程远想不出原因,单是看他用夹子夹取那些糕点时的侧脸,就能看出他并没有把坐在对面的自己看作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金融大鳄。相反的,牡丹亭的那次短暂见面,孟回表现的不卑不亢,像是他们早就认识,且深知对方的喜恶。如此自然的讨好,实在令程远觉得他的城府很深。

  有种被利用被窥伺的感觉。在上流社会,玩|漂亮男孩的人比比皆是,一些男孩更是以此一步登天,程远从未觉得拥抱一个男人是多么令人兴奋的事情,他觉得那样真恶心。

  结论是,孟回早就调查过自己的饮食习惯,利用了那双和韩愈相似的眼睛,来博得自己的好感和信任。

  车后响起了喇叭声,程远回过神,不禁放松了不少。孟回应该会有下一步的行动,一切,才刚开始,他嘴角微翘,眸中隐含笃定。

  —&—卷轴界—&—

  楼家,楼珍珍的卧房外。

  楼国章第三次敲了房门,里面没有一点声音,他笑着对孟回说:“不好意思,孟助理,珍珍睡得很熟,要不,你再等一会儿?”

  “哦,可以。芳姐说,这几件衣服是要亲手交给她的。”孟回指了指楼下的十个袋子,全都是这一季的新款,基本上都是厂商赞助的。

  “那你等一会儿吧。”楼国章知道,面前这个叫孟回的助理,就是micky的弟弟,珍珍曾多次在他面前夸奖他能干。

  “叮咚—叮咚—”从院子里传来清脆的门铃声,楼国章赶忙下楼,对孟回说:“你随意。”

  “是您的客人?我要回避吗?”孟回问道。

  “不用咯,是永和制药的柳总,我的老友,他那个宝贝儿子要订婚了,非要亲自来送喜帖。呵呵。”孟回随着柳国章走下楼,柳子强眉开眼笑的走进来。

  “子强兄来了。好久不见,坐,坐,啊,这位是珍珍的新助理,小孟。”

  “你好。”柳子强看了他一眼,“这位孟先生好眼熟啊,好像在那儿见过。”

  “我是大众脸。”

  “长成孟先生这样的可不多,太俊了。”柳子强坐了下来,说:“老楼啊,呐,订婚喜帖,您一定要赏光。”

  “这是当然,到时候带珍珍一块去,她和小恢也算是青梅竹马。”

  “是啊,小时候她常上我们家玩儿。”

  两位老友寒暄着,孟回不好插嘴,过了一会儿,问:“想必柳先生的儿子,要订婚的对象,就是程家的大小姐了?”女儿就要订婚了,孟回希望能送一份让她开心的礼物。

  “是啊,报纸上电视上天天说他们俩,孩子们压力大,早订婚,双方的家长都安心了。再者……自从依依她母亲过世之后,程家一直没办过什么喜事,这次订婚啊,一定办得热热闹闹。”

  说起韩愈的车祸,楼国章也感叹了一番,说:“可惜了,是个苦命的女人。”

  孟回皱皱眉头,转移话题道:“她地下有知,也该十分高兴的。令公子,是个很优秀的年轻人。”

  “哎,就是话少。”柳子强又看了一眼孟回,“咦……你还真别说,孟先生的长相,和程家的大夫人倒是有些相似,我说呢,好像在哪里见过”

  “她是女人,我是男人,哪里相似?”这么久以来,这是他头一次听到别人这么说,心里还是高兴的。

  “啧啧,小孟你大概不知道,程家大夫人是少见的美人呢,老柳这么说,是拐着弯的说你长得英㊣(5)俊呀。”楼国章笑着说。

  “可惜她不在了,要不然,一定登门拜访。”孟回笑了笑,被人夸奖的感觉已经久违了,他记得程远最常说的就是【你这样真难看】或者是说【你的身材走样了】。

  “你这小子可真贫!”楼国章摇摇头,低叹道:“就是她还在,你也够不着,她是程远的嫂子,也是他的女人,你啊,想都别想。”

  孟回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心里被酸涩涨得满满的。柳子强笑着说:“当年这事儿可真是闹得满城风雨,听说铁娘子给程总下了紧箍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