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大嫂不能当 九十七 原来


一秒记住【捧手小说网 www.0731xf.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在程家整整十六年,一个女人,能有多少个十六年?

  —*—

  程家上下都陷入的永无止境的宁静中,三个孩子自从知道自己的母亲被软禁之后,已经很多天没有说话。 程依依不相信奶奶所谓的旧病复发的说辞,而程非凡已经在两次偷偷去看母亲被抓之后,对这个强权**的家庭彻底失去了信任,小程惜到处哭鼻子,可爷爷奶奶不买他的帐。

  “呜呜,为什么把妈妈关起来?妈妈……我要妈妈……”小程惜趴在程依依的腿上嚎啕大哭,程仲夏坐在一旁,他也无能为力。

  “六叔,到底为什么,奶奶要这么做?这也太过分了!妈在程家已经十六年了!一个女人,把她十六年的青春,都埋在这里!现在,却要受到这种待遇?奶奶做事,怎么这么不分青红皂白!”程依依愤怒道,在阮香玉面前,她已经快到到爆发的边缘。“就算是妈妈惹她不高兴,说两句也就算了,何必关起来?我妈也是人啊!把她关起来试试!”

  “姐。”程非凡站起来,说:“我去和爷爷说,带妈妈去英国。”

  “回来回来。”程仲夏将程非凡拉了回来,以严肃的口吻说:“这件事情,你们这些孩子,还是不要插手。放心吧,你们的妈妈不会有事。”

  “再这么关下去,正常人也变成疯子了!那些下人,最近都说我妈勾引二叔?这又是怎么回事?二叔在春会上不是说着玩的吗?二叔怎么可能会和我妈有什么?这些人乱传话,我恨不得剪断他们的舌头!”程依依捶着沙发,餐桌上的二叔也不再开口,整个家都能冷冻结冰,奶奶每次回来,准没好事!

  “都会过去的。”程仲夏不知道该怎么和三个孩子说这件事情,他看向程非凡,说:“你最近课业忙,早点休息吧。”

  “六叔,是不是……因为……二叔要娶我妈?”程非凡冷静的开口问,这个问题已经快逼得他无路可逃。他无法相信这个事实,但是种种迹象表明,奶奶会如此震怒,就是起源于二叔和母亲一起去新加坡那件事。他们早就习惯了二叔和母亲的亲密,直到最近,他和肖礼无意中聊到了家里的事情,肖礼的话,才让他明白,在其他家庭,小叔子和嫂子不可能会亲昵到如此地步。换言之,二叔和母亲的熟稔早就超过了界限,使他们太迟钝,没有早点发觉。

  小程惜也不哭了,他瞪大的红通通的双眼,扁嘴道:“二叔最坏了,为什么抢走妈妈?还说喜欢妈妈呢!呜呜……”

  程非凡见程仲夏不开口回答,后退了一步,说:“我真不敢相信……二叔竟然会……”

  “这么晚了,都不睡,在这儿做什么?”程远穿着睡衣走过来,话刚出口,小程惜就跑过来,一把拽过他的手,狠狠的咬着他的手背,口齿不清的说:“我最讨厌二叔了!”

  “嘶……”程远和程非凡对视了一会儿,“小惜乖,松口。”

  “二叔。”程非凡开口之际,早已浑身冰冷,他脑海中出现了很多细节,这些细节拼凑起来,都在指向一个事实,“二叔……你和妈妈……”

  “非凡。我很爱你妈妈。”程远笃定的说。

  程非凡上前,怒吼道:“你这也叫爱她?是你强迫她的,对不对?她现在被关起来,而你,却在这里高枕无忧!”

  少年的吼声震天,连福伯也惊了过来,他看到眼前的对峙的二人,哑着嗓子说:“二爷和大夫人的情分,不是一天两天了。非凡少爷,请自重。”

  程非凡压下怒气,他无法相信自己引以为豪的二叔竟然会做出这种暗度陈仓的事情,转过身“啪”得一声关上了房门。程依依已经被吓傻了,她从未察觉到这层关系,她一直认为二叔是看在父亲的面子上,尽心尽力的照顾自己的母亲,她两眼无神的关上门。

  “来,小惜,今晚和六叔睡。”程仲夏抱过小程惜,哄道。

  “不要,不要,我要妈妈!二叔,把妈妈救出来!”小程惜的哭喊声越来越远,站在原地的程远扶住墙,在如此不堪的状况下接受孩子们的目光,一切都让他始料不及。

  “二爷,回房休息吧,大夫人饮食睡眠如常,一切都安好。”福伯说完,发现程远仍站在原处,“二爷,现在,您㊣(4)和大夫人能做的,只有等待。不能再和老夫人硬碰硬,否则,受伤的,终究是大夫人。”

  —&—卷轴界—&—

  阮香玉这边一切如常,她每日照样出去参加各种名流聚会,偶尔会碰到有些人问最近怎么没带媳妇出来,她只是笑说媳妇偶感风寒,在家养病。三个孩子的反应让她觉得烦躁,照她看来,韩愈这样的妈不要也罢,性格太过怯弱,经不起多大的风浪。程九柏则借口与老友外出游历,从韩愈被软禁之后,就没有再回过家,毕竟在韩愈面前,他还是要维持一个谦和的公公形象。

  锦城的上流社会也换了一拨又一拨,阮香玉参加聚会多半是为了给程家添彩,她此时正在洗手间的隔间里,外面的传来了风言风语。

  “我给你说啊,我有个亲戚,在程家做事的。程家最近啊,真是不得了咯。”

  “喂,不会吧,阿阮治家,那可是很有手段的。”

  “她老了!前些天不是老带着媳妇儿来嘛。我告诉你们呐,还是韩愈那个乡巴佬有手段,把程远迷得七荤八素,正在家和阿阮较劲儿,要娶自己的嫂子啊!”

  “咦呃……这不是乱套了吗?”

  “我看阮香玉这回是鼻子嘴巴眼睛都气歪了!她最看不起自己的媳妇,这下好了,两个儿子都栽在了她手上,都收得服服帖帖的。”

  ……议论到后面开始不堪,阮香玉等这群八婆走了之后才出来的,她看着镜子里自己衰老的脸,正沉思着,手机响了。

  “喂?……什么,孩子找到了。验过dna了吗?若不是宏儿的孩子……我可不会承认。”阮香玉笑着挂了电话,低声道:“肖礼……呵呵……是个好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