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大嫂不能当 九十六 风满楼


一秒记住【捧手小说网 www.0731xf.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即将破裂的世界,你我都开始向下沉。

  —*—

  韦杰西坐在程氏的会客厅内,墙上是一幅富丽堂皇的法国宫廷画,乔秘书给他端过来的咖啡已经凉了半截,他看了一眼手表,不由叹了一口气。想当年他们韦家还风光的时候,谁敢这么把他晾在一边?这样一沉思,他就想到了当年四大家族势力均等的时候,谁也不会不给谁面子。就拿程宏来说,知道韦杰西看韩愈的眼神有点不对劲,但还是装作不知道。那时候,他的大姐韦静时常会叫孟谦、莫晨、程宏到家里来玩,因为都是四大家族将来的顺位继承人,平时的生活都相当忙碌,大家能聚在一起都挺不容易,自然比旁人更能玩得开。

  事情似乎是从程家和孟家不经意间对峙开始的,孟谦和程宏在当时的锦城,都是无人能敌的商业奇才。韦杰西自愧不如,莫晨当时还没有显露锋芒。四大家族,之所以能在锦城呈四足鼎立的状态,完全是因为四家人都在不同的行业拔尖,所谓井水不犯河水。不过,孟谦显然不满于程家在远航运输的垄断,这就开始打仗了。

  起初,韦家和莫家都持观望状态,后来见闹得太凶了,也出来劝阻过,韦杰西记得孟家破产之前,他还去程家求过情,哪知道程宏答应放过孟家,程家的第五子程锦声却不肯放过!这位程五爷弹了弹烟灰,就这么将孟家逼至绝境。

  从那之后,四大家族的繁荣不再,走得走,散得散,再加上程宏车祸过世,锦城就在一片阴霾之中迎来了新的王者——程远。韦杰西一直对程远抱着敬畏的态度,程远与程宏是截然不同的,程远是一匹吃人不吐骨头的黑狼,据他所知,能制得住程远的,恐怕也只有阮香玉那只千年道行的老狐狸。

  “韦总,很抱歉,让您久等了。我们程总请您过去。”乔秘书笑着走过来说。

  “好的,烦劳您了。”韦杰西整了整衣领,韦家转入国内的路途很忐忑,在康城的项目刚刚启动,这时候偏偏莫家半路杀出来。

  “请进。”韦杰西走了进去,眼前的程远却让他有点吃惊,比几天前瘦多了,那双眼睛简直堪比铜铃。心里惊奇,面上还是压了过去。

  “韦总刚从康城回来?”程远给自己点了一根雪茄,示意他坐下,韦杰西坐了下来,程远的情况很容易让人想到后院失火。

  “是的,程总。想必你也知道,莫家也入驻康城了。”

  “这个当然。不过,韦家的那几块地都肥的很,莫家再怎么介入,也不会产生影响吧?”程远揉了揉鼻梁,上半年原本该平静的商海,因为莫晨的突然出现,已经开始从底部掀起一波又一波的巨澜。

  “程总。我们韦家能顺利标下那几块地,都是程家出手相助,要不然,在国内,我们可一点势力也没有。莫家就不同了,也不知道莫晨到底是有什么法宝,叫政府办事儿的速度那叫一个快!”韦杰西恨恨的说,“和政府打不好关系,今后的路就别想走顺。莫家的项目是一个接一个,我们的项目呢,就一个挨一个的靠后。”

  “程氏的状况也是一样的。”程远失笑,排队等着打饭,这是程家第一次碰见的状况,他安抚道:“现在不比当年,你知道的,莫家的底,深的很。”

  韦杰西了然的点点头,摇头道:“要是莫晨去东南亚,我非要他好看!这分明是想独吞康城,然后再与锦城对抗!”

  “……你姐姐最近怎么样?”程远立即岔开话题,莫晨至今没有在任何正式场合宣布回归的消息,他只是去康城过了过场,过早的判断的对方的敌意,会让程氏,以及依附于程氏的企业都无端陷入作战状态,有句话叫,世界上最大的敌人不是别人,而是自己。

  “我姐挺好的,过些日子东南亚那边不忙了就回国看看。”韦杰西已经探到了口风,便不再多说,反正也不是他一家等着,那就等着吧,其实莫晨这样,无非是给程家提个醒!将来要是再打仗,怎么着也轮不到韦家。

  —&—卷轴界—&—

  窗外的夕阳渐渐滑落,韩愈趴在窗口,盯着那条笔直的梧桐大道,她揉了揉眼睛,这个时间,程远马上就要回来了。有时候路过的佣人会侧目看过去㊣(4),就看到面无表情的大夫人像个孩子一样趴在那儿,时间长了,大家都明白她在等谁,老夫人明令禁止两人见面,只有在二爷出门上班和下班回来才能远远看见。宅子里已经有不少人怀疑,大夫人已经疯了,在程家,有疯子也不稀奇,佣人们依旧和以前一样忙碌,见到什么,听到什么,都装作不知道。

  “怎么还不回来……有应酬吗?”韩愈自言自语,没一会儿,程远的车就开了过来。

  坐在车内的程远同样在看韩愈的方向,前几天他知道韩愈只是躲在窗户后面看着他,最近忽然胆子大了,就这么趴在阳台上等着他回家。加快车速,车子驶入了铁门,他以前的习惯是直接把车子开进地下停车场,现在就全由护院代劳,他在门口下了车,隔着很远的距离,仍能看到阳台上的韩愈。

  “你能看见我么,还装作看这里?”韩愈知道程远有一点近视,也许,这么远的距离,在程远的眼中,只是会移动的一个大斑点,见他傻站在那儿,她满心的不安就放空了,知道他每天回家,她就觉得心安。

  这阵子风大,干燥的春风拂过程远的脸颊,血色残阳在暮色里摔破,乍现的金光让程远觉得眼疼,他双手插在口袋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有点迷恋上这样的感觉了,在这个时候,程远相信,在韩愈眼中只有自己。

  春风也从韩愈脸上飞过,她抚了抚鬓角,站直了这么看着程远。两人对视着,给予彼此鼓励、安慰,还有无法出声的……爱。

  给读者的话:

  下班回来,住的这一片都停电了,我捶地。等到现在,呃,晚了点,勿怪,好像是施工队接错了线,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