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大嫂不能当 九十四 山雨欲来


一秒记住【捧手小说网 www.0731xf.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时候我们都信誓旦旦,好像什么都坚不可摧。

  —*—

  天气不错,隔着落地窗看过去,一汪平静的大海,波澜缓缓如画,几片白帆在远处摇曳,程锦声打了个哈欠,关掉了红色笔记本电脑。他穿着哈姆太郎的睡衣,左摇右晃的下了楼,透明的玻璃台阶上印满了红色的脚印。

  “声哥。”一名黑衣人拿了一块湿布,他跪下来,帮程锦声擦干净了两只沾满血水的脚。

  “真是讨厌,那个女人在peter那儿被弄得全身都是伤,虽然她求我,但是,我和peter毕竟是老朋友,他的玩具,我可不能动。”程锦声无辜的说,那个被鲨鱼啃掉小腿的女人还活着,这令他大感意外。

  “声哥,夏哥来得电话。”一名黑衣人将座机拿了过来。

  “啪”程仲夏一巴掌打了过去,斥道:“叫六爷,叫什么夏哥,我弟弟又不是黑社会,你这样说出去,别人还以为他是出来混的。”

  “是,声哥,六爷的电话。”黑衣人是擦掉嘴角的血水,默默的退了出去。

  “喂,是仲夏啊?有什么事吗?”程锦声靠在沙发上,看着椰子树下的小情侣。

  “最近五哥在忙什么呢?【云端娱乐】风头很劲。”程仲夏拿起报纸,笑着说。

  “怎么?和云端的合作,出现了什么问题吗?”程锦声招手让黑衣人过来,将他腰间的手枪拿了过来。

  “声哥,你这是……”黑衣人看向椰子树下卿卿我我的小情侣,这里是锦城的富人区,随便来个散步的老太太都是市长的亲妈。“声哥。”

  “嘘——”程锦声把枪瞄准了小情侣的位置,仿佛只是瞄准着玩,“仲夏,程家老太太,现在在干什么?”

  “她呀,整天都在发火,不让程远和韩愈见面,韩愈……被软禁了,程远仍然照常上班。”程仲夏咳嗽了两声,韩愈被软禁之后,禁止任何人探望,三个孩子整天大眼瞪小眼,连小程惜的眼泪在阮香玉面前都没用了。

  “哟呵,气得不轻啊。”一声枪响划过,椰子树上的椰子掉了下来,直直的砸晕了小情侣中的男孩。“呵呵,请你们吃椰子。”说完,程锦声就把枪还给了黑衣人,转而问那头的程仲夏道:“想清楚没有?”

  “五哥……我,不想再和程家有什么瓜葛。母亲死后,我和程家,就再也没什么关联了。”

  “你是要中立?”程锦声失望了拖长了音节,“哦,你是我唯一的弟弟,就是让我和你分享一个女人,我也无所谓。”

  “五哥。我真的想,过正常点的生活。”程仲夏想起了德国那段留学时光,在留学最初,因为年幼和阮香玉的刻意为难,他挨饿受打,受制于人。“我现在很好,程家的事情,与我无关。”

  “噢?是么,也包括韩小姐。”程锦声谐谑的笑声响起,而后嗯了一声,说:“我会尊重你的选择,不过,游戏结束之后,韩小姐可就是我的战利品了,我真想试试,程宏和程远都干|过的女人,到底是什么滋味。”

  “五哥!”程仲夏站了起来,家族内斗与这个女人何干?

  “哦,抱歉,我的用词太过粗鄙,你知道的,五哥本来就是黑社会,说话比较直接。”程锦声倒了一杯牛奶,听见那头的程仲夏的呼吸声,就说:“不过,我确实对韩小姐很感兴趣。”

  “五哥……”程仲夏又坐了下来,与虎谋皮的滋味大概就是如此,一方面程仲夏利用程锦声的关系网,迅速的累积财富,一方面,他又要在战与不战间左摇右摆,他不认为自己和满心仇恨的程锦声是同一阵线,二人小时候关系确实良好,但……“让我再想想吧。”

  “哦,天啊,我绝对威胁你的意思。只是,如果能和最亲爱的弟弟,一起将程家给毁掉,我们彼此都会感到痛快。”程锦声说完就干脆的挂掉了电话,他“咕咚咕咚”的喝完牛奶,楼下传来警车的声音,黑衣人箭步的跨到面前,说:“有警察过来了,是查刚才的开枪位置。”

  “是吗?”程锦声惊讶的用手捂住了嘴巴,继而拍拍脑袋,说:“说起来,我已经很久没和警察局长丁启文喝咖啡了。对,我应该要和他叙叙旧才对,走,正好坐警车一块去。”

  —&—卷轴界—&—

  ㊣(4)醒过来的时候,窗帘是紧紧拉着的,韩愈只觉得浑身无力,她爬了起来,在一旁打瞌睡的范妈也醒过来,连忙搀她起来,又对外面喊了一声,家庭医生走了进来。

  “怎么回事……”韩愈小声说。

  “没什么的,大夫人,你只是一时情绪激动。”家庭医生给她简单的检查了一下,说:“没事了,休息一下就好。”

  “我本来就没什么事。”她费劲的抬了抬手,四下看了看,问:“程远呢?”

  范妈支支吾吾了一阵,家庭医生则开门离开,“他去哪儿了?”

  “二爷上班去了,大夫人保重身体,我一会儿送中饭来给您。”范妈说完就准备退回去,韩愈见状,问:“怎么回事?怎么了?”

  “大夫人,老夫人说,不准您出房间一步。”范妈“啪嗒”一声关上门,韩愈靠在原地,双手抓着被单,“……不让我出去?”

  “来人!来人!”韩愈撑着走到了门边,“开门,开门?!”门是锁着的,她使劲的拍了几下门,“你们当我是神经病?凭什么关着我!”

  范妈和一干女佣在外面听着,都屏气凝神,大家该扫地的扫地,该浇花的浇花,全当没听见。韩愈在屋内喊了一阵,声音就渐渐弱了下去。

  “哎哟,终于不喊了……吵死人。”

  “真是不要脸,竟然主动勾引二爷。真是看不出来,亏我以前还觉得大夫人守寡很可怜呢。”

  “什么可怜,说不定在外面不知道和多少男人那个过……你看她,上次二爷订婚的时候,跟个妖精一样的跑去了。”

  ……屋内的韩愈滑坐在地上,借着昏暗的光,她看向程宏的照片,说:“我又被关起来了,你喜欢关我,程远也喜欢关我,现在……你妈也关我。”她将脸埋在双膝之间,隐隐的啜泣声在静谧的屋内渐渐散开。

  给读者的话:

  baby们猜猜看,程宏,爱韩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