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大嫂不能当 九十三 家法伺候


一秒记住【捧手小说网 www.0731xf.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韩愈,走过这一段,我们就能在一起,相信我。

  —*—

  “跪下。”阮香玉坐在祠堂的木椅上,身穿一身灰蓝色老式旗袍,头发依旧和平时那样梳得一丝不乱,她看了一旁的福伯一眼,说:“把家规拿来。”

  “是。”福伯担忧的看着跪在那里的韩愈,脸上的巴掌印已经红肿,她低下头,程远跪在她身旁,紧紧握住她的手,眼睛盯着阮香玉,没有丝毫的退缩。

  “程远,你太令我失望了。”阮香玉气的浑身发抖,“你一点儿,也没把我这个妈放在眼里啊,到底是翅膀长硬了,这么不要脸的事情,也敢光明正大的和我摊牌?”

  “妈,我上次已经和您说过了,只是,您选择了忽视。”程远时刻注意着韩愈的变化,她始终低着头。

  “好,我不说你。韩愈,你们……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祠堂内又是一阵寂静,外面传来了树木的沙沙声,一些昆虫的鸣叫令人烦躁,韩愈出了一身的汗,被打的半张脸又麻又疼,她再次捂住脸,含糊不清的说:“不……知道。”

  “不知道?你这个做嫂子的?会不知道?”

  “她一直都不知道,我是这趟把她拐出去,才告诉她的。她是无辜的。”程远辩解道。

  “韩愈,自从你嫁过来之后,凭良心说,婆婆亏待过你吗?阿宏在世的时候,天天把你捧在手心里疼着,你怎么能和阿远做出这种事?阿宏地下有知,该是多难过。”

  “我……”韩愈泪如雨下,一提到程宏,她感觉自己的一颗心被切成了两半。“妈……我……”

  “不要叫我妈!”这时候福伯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个银盘,银盘上有一本书和一根金棍,程远看到金棍的时候脸色一变。“福伯,读家法第二百零三条。”

  “咳咳……”福伯面色无奈,翻开了家法,“凡我族人,不得行败坏伦理纲常之事,致使家族受辱。”福伯读完之后,程远侧头,说:“妈,我们在一起,并不会使程家受辱。”

  “你是让这个妖精给迷晕了!鬼迷了心窍!我也老了,竟然听信你的话,原来,连自己儿子的话,也是不能信的!”阮香玉前些日子还相信,他们二人这八年是清白的,可现下看程远狡辩的样子,越发觉得他们早就在一起了。“韩愈,我告诉你,你已经克死了我一个儿子,我能让你再毁了我另一个儿子!我还指望着,将来老了,有儿子送终!”

  “妈……”韩愈睁开泪眼,难以置信的看着阮香玉,“宏的死……我……”

  “妈,大哥的死是意外,请您不要将这些归咎于韩愈。”程远扶住了韩愈,说:“那不是你的错。”

  韩愈摇摇头,其实程远这么多年,都在对程宏的死耿耿于怀,她擦干眼泪,点头道:“对,宏的死,都是我害的。”

  阮香玉瞪大眼睛,说:“你还有脸说!要不是看在三个孩子的面子上,我早就将你扫地出门,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和那个冯秋白之间的勾当!”

  “妈!够了!”程远吼道。

  “我和冯秋白之间根本没什么,那天晚上宏跑过来找我,看到我和他在一起,就愤怒的跑了出去,然后出了车祸。我发誓,我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他的事情。”韩愈揪着程远的衣领,“我爱他,就像他爱我一样。”

  “好了,好了,我知道,我都知道。”程远使了个眼色给福伯,韩愈全身发抖,和多年前听到程宏死讯时如出一辙。

  “你终于肯相信我”韩愈问。

  “我相信你,我知道你很爱我哥。”程远看向隐忍泪光的阮香玉,“妈,她已经够苦了,你不知道,她这八年和活死人没区别。请你,不要在她伤口上撒盐。”

  阮香玉也意识到自己说过了,对于长子车祸的始末,她都了解的一清二楚,她心里纵使怨着韩愈,也从来不会在口头上责备她,有句话叫人死不能复生。“你们……又何尝不是在妈妈心口上撒盐?”她低声反问,“韩愈啊,阿宏爱你是爱到骨子里去了,你今天却和他最亲的弟弟……你把这个家搞得乌烟瘴气!”

  韩愈哑口无言,她的眼泪止不住的滑落,“对不起……对不起……”韩愈现在能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内心,每当和程远在一起的时候,她㊣(4)已经完全忘记了程宏。

  “你们,背着我,做这些事情,我能装作不知道,可今天,你们却要我开口承认你们。我阮香玉这辈子,只好我还有一口气,就永远不会答应。韩愈,想当年你进门的时候,不过就是一个乡下来的丫头片子,什么都不懂,我是手把手教你,如今真是出息了!妈真是没想到,你也会勾男人,而恰恰,你勾的还是三个孩子的二叔!!外面的野男人一抓一大把,你……你要那三个孩子怎么想?”

  “妈,我一直把那依依、非凡和小惜当做是亲生孩子。”程远知道韩愈已经情绪失控,他将她揽在怀里,想要给予她支撑。

  “呵呵,傻儿子,你也被韩愈利用了。作为一个母亲,她缠着你,不过是为了三个孩子将来能多分一杯羹。韩愈,你说,我讲的对不对?”阮香玉步步紧逼,韩愈抬头,但没有说话。“你要是为了孩子,好,我现在就能写文件,将来即使是阿远有了孩子,这三个孩子应得的,我都会加倍的补偿。”

  “老夫人,老爷来了。”福伯走了进来,穿堂风一瞬而过,韩愈就这么直直的晕倒过去。

  “韩愈!韩愈!”程远打横将她抱起,对福伯说:“医生过来了吗?”

  “已经来了,您快点送大夫人过去。”福伯擦了擦头上的汗,程九柏看到程远脸上的神色,对阮香玉说:“香玉,把韩愈和阿远隔开,免得再出什么乱子。”

  看着二人离去的身影,阮香玉冷笑道:“你一向都知道装好人,坏人都要我来演。”

  “阿远,真的长大了。”程九柏感叹着,以前的程远,何时与父母唱过反调?

  给读者的话:

  夏天宜潜水,宜喝浓茶,宜多食水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