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大嫂不能当 九十二 你不配


一秒记住【捧手小说网 www.0731xf.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只有你。 只有我。

  —*—

  乔秘书第n次拨打了程远的手机,照理说成航电子的事情再大条,也不至于放下程氏不管,她拿着手机开始敲自己的脑袋,程十方兴冲冲的跑过来,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精明强悍风吹不倒的乔秘书,竟然在“自残”!他连忙握住她的手,问:“乔秘书,你失恋了?”

  “哦,程副总。”乔秘书站了起来,办公室内大家还是一切照常,她这个当秘书的这儿可就快开天窗了!“您请坐。”

  “怎么了,这是?最近公司喜事连连的。”程十方手里攥着一份报告,他朝思暮想的那条商业街终于弄到手了,这也是程氏在康城吃进去的第一口肥肉。“我进去了。”

  “呃,程总不在。”乔秘书小声说,冲程十方招招手,问:“程总去新加坡了,一直关着手机,打不通,福伯说,程总打过电话回家。”

  “呃,二哥也要玩失踪?”程十方大囧,这年头玩忽职守的人还真是一抓一大把。

  “听福伯的口气,是和大夫人出去玩儿了。”乔秘书坐了下来,程十方惊得站了起来,指指点点道:“不会吧……二哥……这要……大嫂?这怎么可能?妈一定会棒打鸳鸯的!”

  “程副总,您的声音太大了。”乔秘书尴尬着看着外面竖起耳朵的人民群众,程十方会意,捂住嘴巴,家丑不可外扬,不过,他一直以为,上次二哥不过是用大嫂当幌子。

  —&—卷轴界—&—

  剧组今天很忙,到了午饭时间,导演喊了“咔”,许悠然赶紧拿出毛巾,给micky擦了擦头上的汗,“你还好吧?”

  “还好。”micky瞅了一眼又高又蓝的天空,头枕在双手上,说:“晚上的演唱会彩排,你就不用去了。”

  “这怎么行?我可是你的金牌助理!”许悠然断然拒绝,刚开始的时候,她觉得micky这个人在台下很冷,相处时间长了,其实,他只是不擅长表达关心而已。micky最近都在给她削减工作量,原因无他,不过是希望许悠然这个单身母亲能有更多时间去陪医院里的小许湛。

  “反正你笨手笨脚的,也帮不上什么忙。”micky接过盒饭,他今天是在一所锦城大学拍一场戏,角色是个有点抑郁的大二男学生,如果自己的家族还在,他的年龄,正好就是个大二学生,micky这样想着,眉头微蹙,现在的锦城,恐怕已经没人记得当年风光无限的孟氏一族。“说起来,你的那个姐姐呢?”

  “和她男人去度蜜月了吧。呵呵。”许悠然回答道,“喂,你怎么会关注起她?”

  “她……有点像我死去的弟弟。”micky吃了一口红虾,“我母亲最近又开始念叨了……”他淡淡的说着,脸上带着忧伤。许悠然低头吃饭,micky不喜欢透露任何**,她进公司到现在,都不知道micky的中文名到底是什么。

  —&—卷轴界—&—

  “请进。”程仲夏一直看着窗外,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他放下了画笔,低声说道。

  “仲夏,吃中饭了。”阿金将两个食盒拿过来,说:“【空净轩】的新品,老顾客半价。”

  “谢谢。”程仲夏摘掉了黑框眼镜,阿金放好食盒,问:“仲夏,大夫人最近不上课了吗?”

  “她……有事出国了。”程仲夏顿时觉得食难下咽,总觉得缺少些什么,胸口闷闷的,工作的时候总是走神,“陈语早晨来找过我?”

  “是的。她放下花就走了,说……你是不是忘了她这个女朋友?”阿金促狭的说,程仲夏工作起来可以什么都不管,这在工作室内众人皆知,目前为止打破这条定律的人,只有韩愈。

  “替我给她订束玫瑰花吧。”程仲夏和陈语都很忙,平时聚少离多,用傅子寅的话说,看他们俩约会就跟例行公事一样,无趣。“她是个好女孩……”

  阿金听他这么自言自语,就提醒道:“仲夏,恕我直言,你如果不喜欢陈小姐,还是尽早说清楚的好,省的耽误了人家。”

  “好。”程仲夏干脆的开始动筷子,阿金的下巴快掉到地上了,哪有男人会对着陈语那样秀色可餐的清纯女大学生如此……干脆?

  一天的工作就在浑浑噩噩㊣(4)的缺失感中度过,程仲夏下班后找到靳寒,两人再次来到了【full】,靳寒对这间顶级会所向来敬而远之,他对限制级游戏不感兴趣。

  “你……”靳寒和程仲夏就坐在包厢里,没有任何人作陪,程仲夏一句话不说,静静的喝着酒,过了很长时间,他睁开了眼睛,说:“程远和阮香玉撕破脸了。”

  “所以?”靳寒反问,程仲夏的眸子很冷。

  “他竟然来真的?”程远的冷血是程仲夏见惯的,为了韩愈,程远已经踩平了底限。

  “男人有时候会为爱情冲昏头脑,这很正常。你……没恋爱过,可能不会有那样的感觉。”靳寒打开电视,全都是club内的一些监视画面。

  “五哥说,这是个好机会,程家会乱一阵子。”程仲夏不想参与程锦声的猎杀游戏,但……不自觉的,一步一步的,开始跟上程锦声的节奏。

  “仲夏。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坐收渔翁之利,对于现在的你来说,是最好的选择。”靳寒诚恳的说。

  “你是程远安排在我身边的人吗?”程仲夏向前,水果刀已经贴在了靳寒的喉间。

  “不是。”靳寒轻笑,“我还真不知道,原来,你会使刀。”

  “不是就好。”程仲夏重新坐了下来,按下遥控器,按照日期搜寻之后,画面又重回到韩愈被程远压在身下的那天晚上。

  曼谷之行很快结束了,韩愈和程远刚到家,就看到了面无表情的阮香玉。

  “妈……我们回来了。”韩愈抬头道。

  “啪!”阮香玉几乎没给二人思索的时间,就这么一巴掌打在了韩愈的脸上,啐道:“韩愈,我错看你了。你没资格成为阿远的妻子,你不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