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大嫂不能当 九十一 私奔到曼谷


一秒记住【捧手小说网 www.0731xf.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疯了,疯了,真是疯了。

  —*—

  “嗯……”韩愈拽掉了眼罩,从程远的怀中爬了出来,她闭着眼睛来到了窗边,习惯性的拉开了窗户,“刺啦”一声,她嘟哝道:“程远,起床,上班了。”

  “唔……”程远睁开眼睛,韩愈就这么赤身站在窗户边,他赶紧下床用被单裹紧了她,又拉上了窗帘,说:“还没睡醒?这不是在家里。”

  “啊?什么……快起床,要上班了。”韩愈仰头揉着眼睛,胸口还有一片干涸的可疑液体,程远抚摸了两下,这才想起来昨晚的失控,两个人都没有洗澡就睡着了。

  “我们是在新加坡,洗澡去。”程远将她抱起来,按在水中,上上下下的清洗干净,韩愈像个宠物一样被他抱在怀里,任他揉弄着,最后程远开始擦头发的时候,韩愈的眼神才清明了,盯着程远看了很长时间,程远也盯着她的眸,半响,韩愈皱皱鼻子,摸着肚子说:“好饿。”

  “我昨晚,还没喂饱你吗?”程远抱住要走的她,两个人晃到了镜子前,他盯着镜子里的韩愈,说:“是没喂饱,都流到了床单上。”

  “变态!”韩愈推开了他,脸红的走了出去。

  程远挤了牙膏,笑着开始刷牙。

  —&—卷轴界—&—

  程家这天的早餐,注定是难以下咽的。程非凡看向坐在长桌那头的奶奶,从头至尾都是闭着眼睛,没有动一筷子,原本冒着热气的汤面浓粥都渐渐变得冰凉。程依依看向楼梯,又摸了摸饿肚子的小程惜,示意他千万不要抗议出声。

  “不要等了,吃饭吧。”程九柏拿起筷子,正准备张口,就听“啪”的一声,阮香玉将自己的餐盘挥至地上,原本也想动筷子的小程惜吓得缩了手。

  “依依,给你妈妈打个电话,问问她现在人在哪儿?”阮香玉看向程依依,吓得程依依连忙站了起来,点头道:“我这就打。”

  “妈妈昨晚没回家吗?”程非凡很意外,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二叔昨晚也没回家。”阮香玉加重了语气,程仲夏低下头,阮香玉已经完全被激怒了。

  “妈妈和二叔,是不是去什么地方玩了?都不带小惜……”小程惜扁扁嘴,委屈的说。

  “老夫人,二爷来的电话。”福伯将电话拿了过来。

  “妈,我人在新加坡,这边有点事情要处理。”程远将韩愈圈在怀里,张嘴吃着她喂过来的早餐,“嗯,可能要在这儿呆几天。”

  “叫韩愈听电话。”阮香玉冷声说,正此时,韩愈的手机响了,韩愈还没来得及看,程远就将她的手机彻底关机,听到母亲的问话,程远抱紧了韩愈,回答道:“她还在睡觉。”

  “好啊,程远!你真是出息了!连嫂子你也敢绑架!”阮香玉吼道,三个孩子吓得站了起来,程仲夏安抚着他们,轻声说:“你们都去上学吧,没事的。”

  “妈。”程远喊了一声,继而就是一阵沉默。

  “你要带她去哪儿?私奔?”阮香玉气急败坏的猜测着。

  “不会,等事情忙完了,我们就回来。”程远见那头没有说话,就率先挂掉了电话,抱着韩愈问:“你刚才不是说想去看大象?我们去泰国。”

  “程远……”韩愈将母子二人的话听得清清楚楚,婆婆这回不会轻易饶了他们。

  “嘘——”程远捏住她的下巴,吻住了她的嘴,温柔的碾转着,两人刚喝过橙汁,这清新的吻彻底安抚了韩愈,她心疼的抚上他的脸,说:“为了我,值得吗?”

  “你害怕?”程远不怕闹得人尽皆知,更不怕任何人戳着脊梁骨骂他。

  “有点。”韩愈笑着回答,亲了亲程远的额头,呢喃道:“傻瓜。”

  “走,小家伙,哥哥带你去看大象!不怕不怕。”程远就这么将她夹在了腋下,笑着拍打着她的屁股,大步走出了酒店的房间。

  —&—卷轴界—&—

  “慢点,拉着我的手。”程远拉着韩愈从机场走出来,阳光热烈的不像话,到处都是听不懂的泰语。“走,过来。”

  “哦。”韩愈新奇的到处看,他们坐上了一辆吉普车,没一会儿就停在了海边的一个小别墅外,司机说的泰语,韩愈听不懂,不过看起来,这小别墅是程远的。

  两人刚进门,一个菲佣就双手合十的走过来,给韩愈和程远都套了一个花环,幸好菲佣说的是英语,韩愈在她的带领下找到了自己的房间。

  “哇哦!好大!”推开门就看见了铺撒在床上的心型花环,她坐在了床上,笑着问程远:“什么时候准备的?”

  “在飞机上,你打瞌睡流口水的时候。”程远也坐了过来,不客气的将她按倒在身下,亲亲她的唇,问:“喜欢吗?”

  “不算差劲,还有点浪漫细胞。”韩愈点点他的鼻子,程远将脸埋在她的脖颈处,说:“我都不想回去了,不想工作,只想和你呆在床上。”

  “禽兽!”韩愈咯咯的笑起来,两人玩闹了一会儿,糟蹋了一床的花瓣。

  傍晚降至,韩愈坐在泳池边,看着程远游来游去,她的两只脚在水里“啪啪”的搅拌着,向远处望去,海天相接的地方,是一层静谧的金色,这里是曼谷,一个没有人认识他们的地方。

  “不想游泳?”程远游了过来,抓住了她的双脚。

  “腰疼,没你那么有精力!”韩愈嗔道,“不知道……孩子们怎么样?要不,我打个电话给依依或者非凡?这样走了……”

  “我也关机了。”程远一跃而起,水淋淋的坐在了韩愈身边,说:“就我们俩。”

  “嗯……”韩愈歪头靠在了程远的肩膀上,“呐,程远,大象呢?”

  “这里有一只。”程远将她的手拿过来,轻轻的按下四角裤上,“这㊣(5)是大象的鼻子,它要喝水,还要喷水。”

  “你……”韩愈这才感到手下的“象鼻”早就开始蠢蠢欲动,明明还没到晚上,“晚上再……嘶……”程远不知从哪儿拿过来一块冰块,就这么在韩愈的比基尼上滑来滑去,像个多动症小孩一样,用纯真的眼神看着她,在她耳边说:“大象要喷水咯……要喷到哪里去呢……”

  “唔嗯……”韩愈无助的软倒在泳池边,天空全是斑斓的红绸彩云,被过度索取的身体有一些疲累,但她发现,**也像是海绵里的水一样,挤一挤,又溢了出来。